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池田屋襲擊(特別篇)
2018/12/07 00:56
瀏覽80
迴響0
推薦6
引用0

二十一、池田屋襲擊(特別篇)

作者: 加州清光
  池田屋殉難七志士,再加上之後傷重不治而亡,前前後後共計死亡十二人。

  宮部鼎藏

  志士首領級。肥後國益城郡出身,名增實,號田城。家中代代行醫,但宮部無心繼承家業,而是刻苦鑽研山鹿流兵法。三十歲時雖被熊本藩起用,不過沒堅持多久便離開熊本遊歷各國,結識了眾多志同道合的攘夷志士。隨後便與長州的吉田松陰一同趕赴奧州。文久二年(1862)遇見清河八郎,被其慫恿上京。之後前往薩摩與有馬新七、田中謙助等針對當下時局展開探討並回國向藩主呈遞了請願的建白書。
  文久三年,根據朝廷向各藩發出的派遣御親兵的指令,宮部便帶領藩兵五千餘人上洛。這時從各藩派遣而來的藩兵已超過三千,而宮部便被任命為大軍的總督。八月十八日的政變後,在京都失去立足之地的的宮部便帶領大部隊同長州一道返回;翌年元治元年,宮部再次上洛密會古高俊太郎,針對長州勢力奪回一案展開討論。與此同時池田屋事件發生,宮部在戰役中全身數處受創,留下一句“志士怎可受此被縛之辱”,無介錯切腹自盡,享年四十五。明治二十四年,追封為正四位。  

   

    北添佶磨


  土佐高崗郡出身,其父為大內村的村長。安政年間後,由於對幕府的開國政策的不滿,開始產生尊王攘夷之念。文久三年化名為本山七郎在江戶進行遊學時拜入大橋正壽門下,因而結識了不少攘夷同志。隨後從奧羽經由蝦夷地轉至京都,被允許出入公卿府邸後便頻繁造訪,為攘夷大計出謀獻策。
  近藤等人闖入池田屋引發騷動時,北添竟然以為是其他同志到訪,滿面春風地出來迎接,沒想到竟然是死神上門。還沒來得及跑成便被近藤從頭部到肩膀一刀斬中,當場死亡,享年三十歲。明治二十四年,追封為從四位。

  吉田稔磨

  其父為長州藩士吉田清內。吉田稔磨本名林太郎,早年間拜入同姓的吉田松陰門下之時,因才華橫溢深受松陰偏愛,便賜名“秀實”,字無逸。松陰曾對他說,“如果將來國家多事,一定將你委以重任。”當時吉田松陰門下三位高徒,人稱“三秀”的久阪玄瑞、高杉晉作,另一位就是吉田稔磨。安政五年的“安政的大獄”中吉田松陰被捕入獄,吉口稔磨將自己關進房中整整一月閉門不出。後來執行的兵庫警備一職時,吉田稔磨脫離警備隊伍來到江戶,準備窺探幕府動向,伺機報仇。但三年後長州藩奉命守護禁門時,吉田呈上謝罪狀,得到了原諒並返回祖國。

  池田屋騷動事件前,吉田本打算經由京都東下前往江戶,路過京都長州藩邸便進來與同志京都留守居役乃美織江敘舊,乃美當時特意告誡吉田:近日京都情勢有變,趁早離去為妙。吉田聽後不以為然,離開長州邸後直接動身前往池田屋,結果遭遇新選組突襲。根據長州藩重臣浦韌負的日記,是說吉田身受重傷之下仍突破重圍,但傷勢過重,跑到加賀藩邸門前遇追兵,激戰之下死亡,享年二十四。同被追封從四位。

  杉山松助

  杉山松助,長州出身,名律義,號寒翠。安政五年(1858)為誅殺彈壓浪士的間部詮勝而與吉田松陰一道脫藩。不過這項計畫最終還是沒能實現。文久二年上洛後,與久阪玄瑞一同為發展攘夷運動而奔走,其功績受到藩主讚揚,並給予了武士身份。

  根據桂小五郎的自傳,池田屋一役中杉山身在長州藩邸,聽說新選組對池田屋展開了突擊,擔心桂小五郎安危,於是前往查看,結果在途中被聯合藩軍砍傷,回到藩邸的時候已經被砍斷了一隻手,雖即刻施救,但已是回天乏術,杉山於次日死亡,享年二十七。明治二十四年,追封為從四位。

  松田重助

  名範義,肥後國熊本出身。後拜同藩的宮部鼎藏為師學習兵法。十七歲時成為熊本藩小官吏,但由於成天針對時局展開大論,不務正業而怠慢工作,故被派至二之丸做看門人。嘉永六年(1853)離開江戶上洛,為勤王攘夷活動東奔西走。由於太過招搖便被幕府盯上,在各個旅館內張貼了松田的通緝畫像。但松田無所畏懼,堅持以真名投宿,並說道:“生死有命,自己性命交予老天保管。”八月十八日的政變之後,與長州軍一同逃離京城,元治元年初返京,遭遇池田屋襲擊。逃跑過程中遇追兵,血濺當場,享年三十五。明治二十四年,追封為從四位。

  大高又次郎

  本是赤穗四十七浪士之一的大高源吾的後代,播州林田藩士,自幼不喜文學,反而對甲州流兵法、西洋炮術、足防具製法等熱心鑽研。特別是皮製足護具的製作,深得父親六八郎真傳,在當時被譽為“大高製皮足防具”,受到廣泛歡迎。
  自安政年間便與勤王志士梅田雲濱交好,並寄居梅田家。安政的大獄中梅田被捕,大高一路跟到了江戶準備伺機營救。但梅田很快便死在了獄中,大高自己也差點被捕,好不容易逃出生天,喬裝成和尚一路逃回京都,藏進長州藩邸。
  不久後池田屋遇襲,大高奮戰到底,死於亂刃之下,享年四十二。後被追封為正五位。

  大高之妻在聽聞丈夫身亡後自盡,但被家人及時搶救,只受了皮外傷。自宅療養二日後,近藤帶領新選組隊士闖入家中,抓了六個孩子、二名弟子,家產也被沒收。一家人中只有長子幸一郎好不容易得以脫逃,順著鳥取方向去了。
  三個月後孩子們便被放回了播州的林田,但不久後大高之妻病故。

  石川潤次郎
  石川潤次郎名直義,曾被土佐籓雇用為足輕(也就是步兵)。元治元年奉命上洛,在黑谷的三條家別館輪流值番。六月五日夜訪池田屋的望月龜彌太,結果遭奇襲,被斬殺。享年二十八。明治三十一年,追封為正五位。

  望月龜彌太
 名義澄,土佐藩士望月清平的弟弟。文久元年(1861)武士半平太從江戶歸國,高舉攘夷大旗,這兄弟二人便一同加入武士麾下。

  文久三年,受到藩命拜入勝海舟門下學習航海術。隨後幕府在神戶設立了海軍所,勝海舟便被任命為塾長前往上任,於是望月也作為門弟理所當然地跟著去了。但元治元年接到命令立刻歸國,望月此時又不願放棄尊王攘夷的夢想,於是脫藩潛入長州藩邸,不久後便遇池田屋襲擊。
  當時望月趁新選組前鋒部隊人少之隙,從二樓跳到後院跑到街中,正好與包圍在大門口的會津、桑名藩士碰了個正著。望月雖拼死戰鬥,逃至長州藩邸後院牆角處,但大門緊閉無法進入,此時體力耗盡後有追兵,絕望之下便舉刀自刃。享年二十七。明治三十一年,追封為從四位。
  望月死後,勝海舟多次搖頭惋惜,“如果龜彌太能活到現在,早就成為一名出色的海軍了,真是可惜。”
  也正是由於得意門生的死亡,使勝海舟和新選組之間結下了深仇大恨,也為日後土方歲三的失利埋下了伏筆。

  野老山五吉郎:土佐藩七石七斗給料足輕,文久三年上洛,元治元年池田屋遇襲,重傷後六月二十七日,傷重不愈而亡,享年十九。明治三十一年,追封為從五位。

  藤崎八郎:土佐脫藩,六月五日夜執勤中被捲入池田屋襲擊事件餘波,身後被刺身亡。享年二十二,明治三十一年,追封為從五位。

  廣岡浪秀:長州大嶺神社的神主。池田屋事件中重傷死亡,享年二十四。

  吉岡莊助:長州藩士,池田屋事件後作為殘黨被會津藩士於酒屋肅清,享年三十四。

  被捕志士名單:(已知姓名)

  佐伯棱威雄、內山太郎左衛門、佐藤一郎、山田虎之助、大高忠兵衛、古高俊太郎、西川耕藏、大中主膳、澤井帶刀、瀨尾幸十郎、森主計。

  捕獲志士中已知姓名的以上共十一人。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歷史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