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關於紫鵑的影射之謎
2017/04/20 13:10
瀏覽511
迴響0
推薦27
引用0
關於紫鵑的影射之謎
作者: 蘭國滄海客(天涯社區)
關於紫鵑的影射之謎,極少有人探討,小可不才,斗膽一解。
  我認為,紫鵑影射的是明光宗樂安公主的駙馬鞏永固,也就是崇禎皇帝的妹夫。
  鞏永固,宛平人,與樂安公主結婚十幾年,對公主既愛又敬。而敬是主要的,這源於他對大明的無比忠誠。和其他王公駙馬、宗室外戚的貪生怕死、各懷心思不同,他始終堅定不移地支持崇禎帝。在國家危亡之秋,崇禎想選派王公子嗣和駙馬入國子監進修,日後保家衛國。以成國公朱純臣、定國公徐允禎為代表的貴族們紛紛找藉口推脫,唯獨鞏永固主動報名。鞏永固能文能武,擅長騎射,崇禎皇帝出行或騎馬打獵時,總是讓他在近旁跟隨,一直到明亡的最後一天。崇禎上吊殉國,他也轉身回去,將年幼的兒女綁在去世不久的公主棺槨上,舉家自焚。死時年僅三十一歲,燕趙俠義人士捨身奉主的熱血精神,在他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
  要說紫鵑影射鞏永固有哪些證據呢?
  1)先看名字中的“紫”。 紫鵑為何稱紫鵑,為何不直接叫杜鵑?我認為這有幾個原因:
  其一,紫鵑與金鶯的名字相對。 金鶯就是黃金鶯,即鶯兒,是薛寶釵的丫鬟,紫鵑是黛玉的丫鬟。金色對紫色。而紫對應的是,紅到極致即為紫。林黛玉是紅樓夢裡的“紅勢力”,薛寶釵代表“金勢力”;紫鵑是紫,是紅勢力;鶯兒是金,是金勢力。

  其二,紫,在古代喻指高官,所謂朱衣紫綬。明朝以前一到三品大員,是穿紫色官服。明朝因為迷信“惡紫奪朱”的說法,才將紫色改為大紅色,但紫色一直是皇權的象徵色,民間也不得使用。 在明朝,駙馬爺是從一品,雖然有名無實,但也算是紫服高官。
  其三,紫,暗示是皇帝身邊的大紅人,特別是指皇帝身邊的近侍(不是指太監,而是近身侍衛)。從明正德皇帝起,近侍有穿紫花罩甲,明朝王廷相在《赭袍將軍謠》描寫明武宗(正德)侍從時寫道“牙旗閃閃軍門開,紫雲罩甲如雲排”。而駙馬都尉,正是皇帝身邊最重要的侍從。駙馬的本意就是指掌副車之馬,即跟在皇帝後面的陪駕到底馬車。後來駙馬都尉一般是由公主的丈夫擔任,所以才將帝婿稱之為駙馬,全稱是駙馬都尉。鞏永固是駙馬都尉,時常在崇禎皇帝近旁跟隨,又是崇禎晚期最信任的人,最貼心的人。
  2)黛玉紫鵑情同姐妹,崇禎、鞏永固情如兄弟。
  紫鵑是黛玉的好姐妹、好知己,紫鵑對黛玉的忠心、無私,處處為其著想,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而崇禎和鞏永固年齡相近,崇禎最後最信任的就是他,而鞏永固完全沒有辜負皇帝的這份信任,自始至終,誓死相隨,對大明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特別是甲申國難的最後關頭,兩人的情義令人唏噓感歎。
  --------
  在京城將被李自成軍隊攻破的前夜,崇禎皇帝召來鞏永固說:“你現在能不能招募人手?我想遷都到南京去!”  鞏永固說:“當初我還有把握可以,現在……人心離散,只圖自保,我沒有辦法,一個人都招募不到啊!”  
皇帝又說:“那麼,你能不能帶上家丁護送太子到南方去?”  鞏永固說:“家丁怎麼能抵擋強賊呢!再說,我一向恪守本分,從來不蓄養家丁。不要說家丁,就連我自己,一向跟在皇帝身邊,為了避嫌,手裡連半個武器都沒有!”  君臣二人一時無言,只有相對垂淚。  
  鞏永固猛然起身,衝出宮門,到崇文門去守內城了。  眼看內城也將不保,鞏永固退身趕往家中,路上看到一個農民軍,牽著一匹馬,好像在等什麼人。鞏永固殺了他,奪了馬,狂奔回家——公主還留下幾個孩子。家中的奴僕全都逃走,只有一個老奴安靜地坐在院子裡。
  鞏永固說:“你怎麼不走?”  老奴說:“我在等著服侍您,給您收屍!”  在滿城冷兵器的撞擊聲中,在漫天大火中,鞏永固在公主的棺木前擺下三杯酒,朝著北方端起酒杯說:“第一杯酒,還酹皇帝;第二杯酒,還酹公主;第三杯酒,給我自己。”  
  公主留下五個子女,大的才十二三歲。鞏永固把他們叫出來,用黃繩將子女全部縛在棺木上,說:“你們是公主的孩子,皇帝的外甥,不能受辱!”(“此帝甥也,不可汙賊手。”《明史》)  
  鞏永固把全部的酒都倒在棺木上,又拿出僅存的公主遺物,以及全部字畫文章,全家跟公主的屍身一起點火自焚。鞏永固死時才三十一歲。 也許就在同時,崇禎皇帝也親手砍殺自己的妃子和公主,然後到後山上吊自殺。這倒也應對了賈寶玉對紫鵑的那番心裡話:“……活著,咱們一處活著;不活著,咱們一處化灰化煙……” 鞏永固自焚而死,可真是徹底化灰、化煙了。
  3)崇禎、鞏永固“一君一臣”自殺殉國,與吳本裡黛玉、紫鵑“一主一僕”先後慘死,如出一轍。
  崇禎、鞏永固這“一君一臣”,在最後分開後,都選擇了自殺殉國。吳本裡,黛玉先將紫鵑支開,然後一個人來到柳葉渚,在老槐樹下上吊自盡。紫鵑到處找不到,最後發現時,頓時被驚嚇悲傷得神志不清:
  ----------------------
  ……邊走邊哭笑不住,又道:“這裡容不下咱們,咱們是該回去的時候了。”又忽然高聲喊道:“姑娘回去罷,他們不是好人啊!”走一路喊一路,聲音裡帶著悽楚悲涼,聽的人悚然驚畏,驚飛些棲鴉宿鳥,撲楞楞飛往空中去了。
  ……趙姨娘正和馬道婆說著話兒,忽聽遠遠有哭喊聲道:“姑娘回去罷,他們不是好人啊!”聲音淒慘悲愴,聽的人身上發毛,忙叫了下人過來道:“這是那個不怕挨刀的亂嚷,還不教訓了?”一賊笑道:“不知那府裡一個丫鬟,喊了一夜。這回又喊了起來,嘴裡都吐出大口血來,仍不停口,原是個瘋子。”
  -----
  紫鵑一路啼血,一路喊“回去罷”,這正是杜鵑啼血、不如歸去的典故,印合了紫鵑的名字喻意。這個結局雖然淒慘,但完全符合全書的意境和暗示。
  那紫鵑喊“回去罷”又有何喻意影射?
  4)“不如歸去”、“回南方”實則是指鞏永固的“南遷”主張。
  紫鵑在情辭試寶玉時,說林黛玉要回南方老家,將賈寶玉驚出一場大病,給賈府帶來了第一次大震動。賈府上下驚慌失措,林黛玉也是六神無主,大家都在責怪紫鵑多嘴惹禍。

  在明末面對李自成軍隊的來勢洶洶,朱由檢再次想到了“南遷”,單獨召見駙馬都尉鞏永固。鞏永固極力鼓動皇帝“南遷”,認為如果困守京師,是坐以待斃。不久,李明睿公開上疏,建議“南遷”。都察院左都御史李邦華是支持李明睿的,他寫給皇帝的秘密奏疏,提出折中方案,派遣太子“南遷”,把南京作為陪都,留下一條退路,維繫民眾的希望。朱由檢看了他的奏疏,讚歎不已,興奮得繞著宮殿踱步,把奏摺揉爛了還不放手。
  然而內閣首輔陳演反對“南遷”,示意兵科給事中光時亨,嚴厲譴責李明睿的“邪說”,聲色俱厲地揚言:不殺李明睿,不足以安定民心。
  正是有了陳演、光時亨這種沽名釣譽之徒,害怕擔當駡名,同時想著皇帝南遷了,他們這些朝廷官員得到死守北京,肯定死路一條,還不如想法把皇帝留下來擋在最前面。
  崇禎皇帝在南遷問題上再次表現出了他的猶疑不定和不成熟,被一幫腐儒文臣弄得六神無主,最後又逞血氣之勇,覺得不能拋棄宗廟社稷,誓與京城共存亡,成就了“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的個人美名,卻斷絕了南明復興的最大希望,讓無數的遺民感到巨大的遺恨,這也是明末史裡最大的遺憾。
  林黛玉回南方老家,因為她“原籍蘇州”,這跟大明朝在南方金陵立國,原籍也是南方一樣。
  賈母安慰寶玉說“(蘇州)林家的人都死絕了,沒人來接他的……”。 在南京也沒有朱家的人,從朱棣時期起就遷到北京了,更沒有朱家的人來接崇禎回南京!
  紫鵑的“回南方”的玩笑話引發賈府第一次大混亂,鞏永固、李明睿等人的“南遷”建議,也引發了明亡前朝廷裡最大的風波。
  賈寶玉不願意讓林黛玉回南方,因為他象徵著北方政權,代表了大明的宗廟社稷(後面在寶玉篇詳談)。林黛玉去南方,就代表捨棄了北方政權和宗廟社稷,代表它已經“死”了,崇禎要是真南遷,整個北方肯定一夜之間心如死灰。書中借襲人的話描述了“死了半截”的情景:“不知紫鵑姑奶奶說了些什麼話,那個呆子眼也直了,手腳也冷了,話也不說了,李媽媽掐著也不疼了,已死了大半個了!連李媽媽都說不中用了,在那裡放聲大哭。只怕這會子都死了!”
  吳本紫鵑在臨死時一路啼血,一路哭喊“回去罷”,“姑娘回去罷,他們不是好人啊!” 我想這也絕對是駙馬鞏永固臨死時痛苦的心聲:“陛下,您應該早點回南方啊,他們都不是好人啊”。這個“他們”當然是指反對南遷的陳演、光時亨之徒。特別是那個光時亨,反對南遷時義正詞嚴,一副誓與大明共存亡的樣子,結果李自成一到,他立馬躬身投降。
  “不如歸去、不如歸去”,這是杜宇失國,化身杜鵑後的啼血悲鳴。這又何嘗不是鞏永固和無數遺民的泣血遺恨?崇禎或者太子真的南遷的話,南明又豈會有此後的那麼多混亂內耗?又豈會遭遇那麼多屠殺慘禍?相反完全可以坐視李自成和滿清虎兕相鬥,坐收漁利,起碼也可以學南宋苟活百餘年。

  綜上所述,從紫鵑和黛玉的關係,以及“回南方”的玩笑話,我認為紫鵑應該影射的是駙馬都尉鞏永固。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媒體出版
自訂分類:歷史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