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動心之惡
2016/11/11 11:26
瀏覽457
迴響0
推薦19
引用0

 承認人性之惡很難,面對人性之惡進而揭露逼視,更非易事。人有趨利避難、好逸惡勞的本能,特別是當現實已千瘡百孔,又何苦自尋苦痛?所以南韓犯罪驚悚的類型電影真不討喜,殘忍的手法、沒來由的惡行以及顢頇的警政,都讓人民的受虐顯得如此無助。近來連看了《盲證》、《看見魔鬼》、《殺人告白》與《惡鄰拼圖》四部電影,慢慢整理出一些心得。

 這些作品都成功說了吸引人的故事,即便一開始就讓兇手現身,接著一樁又一樁的犯罪,仍讓人無法移開目光,因為佈懼的氛圍透過光影、音樂與演員的表情,讓觀眾對其後的收束充滿驚恐與期待。而四部片中的惡人,一登場就是天然惡,沒有原因,沒有理由,滿足私慾也好,變態反社會也罷,有智慧型犯罪的醫生,有看似廢物的底層遊民,也有以開校車的司機為掩護者。看似無所不在的罪犯,讓人沒有免於恐懼的自由,深陷惡人就在身邊的不安之中,而受害者多是女子、小孩,更凸顯犯人欺弱的自卑情結。停電的場景多用來逆轉情勢,支離屍體的手法頗常出現,最後就算犯人伏法或死亡,復仇者往往也付出極大的代價,而且背負沉重的內疚感。但再如何殘酷不堪,片中一定都會有溫情催淚的橋段:像是《盲證》裡的姊弟情,令人心酸;《看見魔鬼》中李秉憲報仇後的男兒淚,竟也讓我隨之泫然;《殺人告白》的頹廢刑警鄭在永,為女友失蹤的耿耿於懷;或是《惡鄰拼圖》裡後母願意去擁抱女兒鬼魂的釋懷,以及護衛其他女孩的真心。

 雖然都是犯罪驚悚的類型電影,這四部作品仍有不同亮點,是以獲獎頻仍。《盲證》利用後天目盲的特質,營造出盲人腦海中的視覺畫面,透過聽覺,想像出立體的投影空間,這個技術與構思相當令人驚艷,扣合女主角受過警察的專業訓練,對蒐證、線索、嫌疑犯的敏感度更勝於明眼人,對打混窮忙的警方似是有所諷刺。提及演技的對決,就非得推薦《看見魔鬼》不可,曾飾演《原罪犯》、《鳴梁》的影帝崔岷植對上李秉憲,兩個影帝級的飆戲,真是讓人看得熱血沸騰。不管是崔岷植殺人的冷靜、自在,還是李秉憲的俐落身手與面無表情的心痛,都令我呼吸困難,糾結不已。人可以為了要對付禽獸而變成禽獸嗎?面對一個不知痛苦為何物的人,我們永遠都是個輸家。最後一幕的殺人設計,出乎意料之外,編劇相當高明卻也殘忍至極,以牙還牙以眼還眼,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並無想像中的痛快。只見為未婚妻報仇雪恨後的李秉憲踽踽獨行,淚流滿面,長久以來只為仇恨活著的生命,從此將無以為繼,只能崩壞,只是殘破。這樣的大悲哀將我淹沒,不禁想到侯文詠曾說《金瓶梅》是部哀書,拿掉了慾望,裡頭的人物將空洞地無以維生,《看見魔鬼》中的李秉憲又何嘗不是如此?

 《殺人告白》劇情頗有推理的懸念,前半段從兇手自行出書曝光開始鋪陳,中間急轉直下,出現另一個自承才是兇手的人,然後被害人集團與警方各自緝凶,甚至相互掣肘,讓兇手漁翁得利,得以繼續犯下罪行。這部片中飾演刑警的鄭在永,之前演過《荒島‧愛》,從頗富喜感的負債男到女友喪生的窩囊男,他都能詮釋地精準到位,反差之大,讓我相當驚訝。只是後來真凶出現後,屢次和警方對決都能取得上風,打不死,抓不住,真是令人看得又急又氣,心中對於警察的遲鈍無用憤怒不已。我覺得此片的亮點在於受害者家屬假扮兇手的撲朔迷離,針對兇手想要出風頭的性格,引誘其出面澄清。殺人犯的性格似乎不能以常理論之,對於這種天然惡的不解釋,讓習慣分析追究的處女座如我,難以放下。剛看完的《惡鄰拼圖》,裡頭的小女孩正是和元斌合演《大叔》的金賽倫,小女生長大了,此次在本片分飾兩角,演技同樣自然動人,真是天才型的演員。此片相較於前三片,增加了心裡幻覺所產生的鬼魅橋段,甚至有通靈感應的喜鵲助陣,惡人一樣面目可憎,既猥瑣又自大,動不動就想殺害對他不友善的人。看多了這樣的片子,我真的忍不住會想,世上當真有這麼多隱而不顯的嫌疑犯嗎?誰沒有挫敗?誰不曾被斥責?誰沒有怨天尤人、無法可施的時候?累積眾多的負面能量,就可以構成殺人自毀的理由嗎?《屍速列車》裡的硬漢馬東錫,亦在本片飾演放高利貸的流氓一角,手臂爬滿刺青的他看似惡人,卻是後來緝拿兇手的大功臣。善惡之間,眼見不為真,終得路遙日久,才得見馬力人心啊!

 明知這又是篇很小眾的影評,還是得做個整理,對於類型電影的同與異,仍有許多值得玩味探究之處,不是嗎?其實我也看了新海誠動畫《妳的名字》,發現所有的似曾相識,其實都是久別重逢,只是經歷不等於記憶,所以始終尋尋覓覓。如真似幻的畫面,扣人心弦的配樂,都是本片吸睛所在,最後的相遇仍令我潸然淚流,卻再也回不去青春的追尋,感動卻很難心動,不似《看見魔鬼》的結局,讓我聽見心裂成碎片的聲音……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生活點滴
上一則: 穿越今昔的成長路
下一則: 與真實相遇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