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守護學術良知──莊秉潔老師5月3日(四) 下午3:40台北地方法院(台北市博愛路131號3樓第25法庭)
2012/05/02 18:49
瀏覽3,816
迴響12
推薦88
引用1
 
 

牆上相片 作者:陳秉亨

二年前,陳秉亨拍攝莊秉潔老師主動走向支持國光石化,走入那群看起來像黑道的人群中,發送他的簡報紙本,關懷他們的健康。

莊秉潔老師溫和而堅定,無畏黑道的恫赫,他是勇者,也是仁者的極致。

這一剎那,讓我不禁潸然淚下,

佛陀的救世,基督的救贖,既不在佛殿也不在教堂,而在於塵土裡奮進。

看見國內環保學者,基於社會良心,無不疲於奔命於說明會上,心裡有說不出的心疼與感動,感動他們對這片土地的愛與付出

然而財團之勢大權大,左手使黑道,右手用司法,無論在士林王家的都更案或者在石化業說明會上都是黑影幢幢!

要不然就是告死你們這些無權無勢的小老百姓!告死你們這些學生!

我們能讓學生、讓老師們孤軍奮戰嗎?

我心裡輕輕的問,而什麼是「是」,什麼是「非」,大是與大非,已不辯自明...... 

 

 


 
 
 
 
反對財團透過司法壓迫學術自由!
「捍衛學術言論自由 反對鴨霸財團欺壓研究學者」連署聲明書
針對台塑集團因學術研究報告之檢視而向中興大學環工系莊秉潔教授提起妨害名譽及巨額求償之舉,呼籲台塑企業勿濫用公權力壓迫言論自由及學術自由,臺化纖公司與麥寮汽電公司應立即對莊秉潔老師撤告,還給學者及社會大眾對於其企業經營方式享有評論以及監督之空間。
連署說明如下:
六輕對環境造成之衝擊有目共睹
台塑六輕興建至今已十多餘年,由於環境變遷及近來重大工安事故頻傳,引發外界對於六輕營運對周邊居民健康、漁業、環境衝擊及工安管理的普遍質疑,當地民眾抗爭事件不斷。不僅行政院環保署於2010年10月間密集舉行六輕計畫總體評估,希望能釐清六輕對整體環境之影響;同時在幾次嚴重工安意外之後,目的事業主管機關經濟部亦要求六輕在一年內應分批停工檢查與更換老舊管線。
莊秉潔教授引用之分析研究模式獲得國際期刊發表 非憑空捏造
中興大學環境工程學系莊秉潔教授本於學術專業與學者社會責任,根據環保署委託中興工程的調查報告,參考國內外相關學術文獻,再藉由其研究團隊獲得國際專業期刊發表的模擬模式加以研究分析,發表有關台中港區等工廠、以及台塑六輕中含66家工廠300多根煙囪和製程中的確有排放重金屬、戴奧辛等致癌物。同時醫學資料顯示雲林縣沿海居民主要癌症(全癌症扣除肺癌、肝癌及口腔癌等癌症)死亡率近年來確有升高情形,因而據此成果規劃雲林縣之監測方案,並在由環保署召開的內部專家會議中提出建議。
恣意興訟 以鉅額求償企圖壓迫學術自由 製造寒蟬效應
媒體在去年底刊載相關報導之後,台塑集團竟以此對莊秉潔教授提起高達新台幣四千萬元之妨害名譽損害賠償訴訟,企圖利用高額賠償金及法院訴訟程序製造學界的寒蟬效應,企圖讓民主社會中學術多元討論論證的機制退化到集權下的一言堂。
企業利益不應凌駕學術自由之上
 
台中電廠是全世界CO2排放量最大的燃煤電廠,六輕也有CO2排放量躍居世界第四的麥寮電廠。台塑集團身為國內石化產業之龍頭企業,其企業之經營方式、對社會環境可能造成之正負面影響,不僅均應為可受公評之事項,更是相關環境工程、公共衛生等學科學者所必須加以關注研究的對象。當一個學者基於專業提出研究結果,理應享有憲法第11條所保障之言論自由與學術自由,可以對政府及上市上櫃公司提出警訊,作公開或非公開之評論。
開放的討論有益社會進步 應予尊重
此外,台塑集團財力雄厚、政商關係良好,若其認為相關新聞報導有所不公或莊教授之研究有未盡之處,盡可提出相關資料召開記者會說明、投書媒體加以反駁或另外委託研究計畫加以澄清,而非利用大企業與學者經濟基礎差距甚大之優勢,以起訴求償方式加以恫嚇,藉此讓所有關心此議題之學者噤聲,實有藉由司法及不平等的經濟權力,企圖干預學術研究空間及言論自由。
因此,邀請您連署譴責大企業此種不當運用民事訴訟手段、嚴重威脅學術自由的作法,並呼籲臺塑集團立即聲請法院撤回相關訴訟,給予莊秉潔教授以及其他學者應有的尊重,還給社會大眾對於其企業經營成效享有評論以及監督之空間。
基於上述的理由,我們堅決反對財團透過司法壓迫學術自由。
若您同意連署,請將連署人姓名、服務單位及職稱

 
 
 
【台塑好乾淨?人民好放心?】
民間團體聯合聲明記者會 採訪通知 
時間:2012年5月3日(四)上午10:00
地點:立法院 中興大樓103會議室(台北市濟南路一段3-1號)

與會者:雲林縣淺海養殖發展協會 林進郎理事長
    大城鄉反汙染自救會 許立儀
    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 蔡嘉陽副理事長
    荒野保護協會 賴榮孝理事長
    地球公民基金會 廖本全董事長
    台灣永續聯盟 張恆嘉秘書長
    台灣環保聯盟 李卓翰秘書長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 陸詩薇律師
    綠黨 潘翰聲
    張曉風立法委員
    田秋堇立法委員
    劉建國立法委員
 
從陳定南與王永慶的世紀辯論開始,66家工廠、上百個製程和排放管道、上千座儲槽、上百萬設備元件數的六輕工業區,究竟是否「比廚房還乾淨」、「空氣清新、景色怡人」等環保汙染問題早已屬公共領域可受公評;再加上近年來堪稱「全球石化工業區罕見的」火災連環爆、毒氣外洩、運輸意外等工安事故,環保團體不斷揭發與抨擊「這隻汙染大怪獸」,對媒體來說早已不是新鮮事,也有媒體自嘲「集滿台塑的存證信函」。台塑集團耗費司法資源,面對環保違法裁罰,屢次提起訴願及行政訴訟,遭駁回再上訴,也讓許多環保執法人員抱怨連連。
 
今年數個關於台塑六輕的健康風險評估研究成果即將出爐,台塑不思徹底改善環保與工安,日前竟對中興大學莊秉潔教授之學術研究提起「妨害名譽」之訴訟,企圖造成相關研究之「寒蟬效應」;而原本應徹底負起監督開發單位「汙染減量」與「資訊公開」職責的環保署,署長竟然對媒體發言:「不能只有環保團體能上法院,財團卻不行,法院是澄清事實的途徑,學者要為自己的研究負責。」殊不知民間團體上法院乃是行政機關失職怠惰、政商密切配合下弱勢民眾討回公道的最後途徑,對於如此無良企業與無能政府我們將發出最高之譴責!
 
民事訴訟開庭時間
5月3日(四) 下午3:40
台北地方法院(台北市博愛路131號3樓第25法庭)
歡迎各界旁聽關心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2) :
12樓. 大老鷹姐姐
2012/05/09 21:33
2012環保金人獎得主 冒死捍衛環境

2012環保金人獎得主 冒死捍衛環境


摘譯自2012年4月16日ENS美國,舊金山報導;沈瑞筠編譯;莫聞審校

環保金人獎基金會16日宣布2012年6位得主,表彰他們用生命捍衛環境與社區。此獎項已持續23屆,每年頒發給全球六大區域選出的基層環保英雄,是全球性基層環保行動獎項中最大規模的,每位獲獎者會得到15萬美元獎金。

環保金人獎得主(左起)Edwin Gariguez, Caroline Cannon, rear: Evgenia Chirikova, Ma Jun, Ikal Angelei, Sofia Gatica(照片由環保金人獎基金會提供)

主辦單位16日晚間在舊金山歌劇院的非公開儀式中頒發獎金,18日則於華府的史密森國家自然史博物館舉辦一個小型公開儀式。

環保金人獎是1989年由已故的舊金山公民運動領導人兼慈善家古德曼(Richard N. Goldman)與妻子( Rhoda Goldman) 共同創立。此獎項今年度候選人包含了超過50個致力於環保議題的組織及150位來自70個國家的環境專家,歷時5個月的資料確認後,由國際評審團無記名投票選出獲獎者。

自1989年起,共產生了來自81個國家的151名致力於保護環境的環保金人獎獲獎人。2012年六位獲獎人介紹如下:

非洲:Ikal Angelei阻止蓋大壩

來自肯亞的Ikal Angelei獻身於阻止奧莫河(Omo River)上興建吉貝三級大壩(Gibe 3 Dam)(譯註:大壩位於衣索比亞),奧莫河挹注了90%圖爾卡納湖(Lake Turlana) (譯註:圖爾卡納湖位於肯亞)的水源。

圖爾卡納湖名列世界遺產中,是世界上最大的沙漠湖泊,鱷魚,河馬,蛇,魚等生物棲息其間。它提供了當地成千上萬的農民、牧民和漁民重要的水源。

吉貝三級大壩將成世界第四大、非洲最大的水力發電廠。因興建大壩導致的水位下降、湖泊萎縮預期將增加貧困社區間的資源衝突。

Angelei生長於種族間的暴力盛行的圖爾卡納湖盆地,服務於圖爾卡納盆地人類學研究中心,她首次聽聞衣索比亞大壩興建的消息是在2006年。對大壩興建過程中完全沒有對當地社區溝通過程的憤怒,Angelei於2008年成立了「圖爾卡納湖之友(Friends of Lake Turkana,簡稱FoLT)」社團。

Angelei結合了在地被蒙在鼓裡的長老、酋長及意見領袖們,並整合了圖爾卡納湖區意見紛歧的社區共同反對大壩的興建。在2009年2月,當地部落發表「圖爾卡納湖人民宣言」,委任FoLT為他們對外反對大壩的意見代表。

Angelei帶著宣言會見了肯尼亞國會議員和內閣部長,敦促他們重新考慮肯亞與衣索比亞的電力採購協議。2011年8月,議會一致通過要求肯亞政府必須提出獨立的環境影響評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委員會亦要求在進一步調查結果出爐前,停止大壩建設。Angelei說服世界銀行,歐洲投資銀行和非洲開發銀行等各大銀行,撤回其對於吉貝三級大壩的融資。

目前吉貝三級大壩已完成40%,衣索比亞政府正努力的籌措資金。如果肯亞在電力協議上與依索比亞不同步,將使包含最大投資國中國在內的投資者卻步。

亞洲:馬軍的毒蘋果戰役

來自中國的馬軍是一位致力監督企業違背中國空污法及水污法的記者。

馬軍近期最受矚目的便是對蘋果公司的報導,蘋果名列2010綠色IT報告的29家重金屬污染公司的其中之一、且是唯一藉由維護供應商隱私政策為由沒有回應的公司。

馬軍結合了非政府組織,發動了「毒蘋果」抗爭活動,抗議蘋果公司對產品供給鍊缺乏監督。2011年9月,經過一年半的沉默,蘋果公司接觸中國的環保團體,並開始督導其供應商必須清理其產出的廢棄物。

馬軍的戰役始於1990年代,當他目睹中國許多流域環境污染和因而遭殃的人民,他將作品發表於南華早報(South China Morning Post)。他的著作「中國水危機」喚起了全中國的環保意識。

認知到訊息提供促進公眾參與污染防制,馬軍創辦了公眾與環境事務研究所(簡稱IPE),並將得自中國政府的監測數據上網,並將前述數據結合於在空氣污染、水污染地圖上。至今馬雲和他的團隊揭露在中國經營的本地及跨國公司超過90,000筆污染空氣和水的事蹟。

透過至少41個當地非政府組織參與的選擇綠色供應鏈計劃(Green Choice supply chain program),IPE鼓勵消費者以他們的購買力,影響企業的採購和生產過程。雖然沒有政府的強制力,在馬軍的領導下,IPE已成功地獲得超過500家公司公布他們清理其設施的計劃與成果。

馬軍目前致力於與主要品牌( 如沃爾瑪、Nike、通用電氣、可口可樂、西門子、Vodafone、H&M,愛迪達,Sony,Unilever、Levi's and Lenovo等 )合作,所有公司都會引用IPE的地圖和並自約束生產線的運作。

歐洲:Evgenia Chirikova捍衛莫斯科森林

來自俄羅斯的Evgenia Chirikova則為了莫斯科北郊2500畝聯邦保護公園Khimki森林的生存奮戰。

2007年,俄羅斯政府宣布將修建一條連接莫斯科和聖彼得堡的公路。在缺乏公眾參與的政府規劃中,選定的路線會將該地區的最後的老齡林之一Khimki森林一分為二,忽略可能保存森林的任何替代方案。

這條路線會為莫斯科的人口稠密區帶來木材及周邊發展的高額利潤,但對在地的交通壅塞情況則無所助益。2009年,總理普廷簽署了一項為了「運輸和公共建設」改變了森林的保護狀況的法令。同年政府批准了法國Vinci建築公司建設高速公路80億美元的合同,Vinci公司的俄羅斯合作夥伴則包括普廷的朋友和贊助者。

身為一個中產階級、兩個女孩的母親,Chirikova選擇搬遷至Khimki的乾淨小鎮以使小孩在親近自然的環境成長。在2007年的某一天,她發現樹木都被標誌了紅色的「X」作為要砍伐的標誌。

Chirikova雖沒有草根運動的經驗,仍毅然辭去工程師的工作,轉而組織保護Khimki森林團體,並號召公眾反對高速公路計畫。雖然遭致政府迫害,Chirikova仍成功獲得大眾的支持。保護Khimki森林第一次集會活動號召了5000多人,成為俄羅斯史上規模最大的環境抗議活動,並獲集了超過5萬個簽名。

Chirikova和她的伙伴們認為,高速公路的主要財政支持者—歐洲復興與開發銀行和歐洲投資銀行—撤回他們的資金,代表了環境、社會和金融界對此案的關注。政府已多次逮捕及拘留Chirikova並散佈毫無根據的謠言指稱她是美國間諜。Chirikova還必須面對兒童保護當局的不實指控,聲稱她忽視和虐待孩子,並威脅要帶走她的孩子。儘管如此,Chirikova和她的伙伴們仍繼續爭取替代路線和制止破壞森林。

太平洋島嶼:Edwin Gariguez對抗外資採礦

來自菲律賓的Edwin Gariguez在明多洛島(Mindoro)對抗挪威礦業Intex公司的露天鎳礦開採計畫。

Gariguez是明多洛島上Mangyan天主教教會的神父,當地人多稱暱稱他為「Edu神父」。

Intex公司預定礦區位於明多洛島上四條淡水河的水源、擁有高度生物多樣性的水域。這四條河供給島上區民飲用水及農田灌溉用水。且該預定區域為島上Mangyan原住民的傳統領域,礦脈的探勘階段已褻瀆了他們的墓地。

Intex公司將使用酸過濾法來提取鎳礦。這個過程會產生數百噸有毒廢物,島上的水資源將受到毒害、熱帶雨林將被摧毀。為了對抗鎳礦開採,Gariguez結合明多洛島居民、民選官員、民間團體、教會領袖和原住民形成同盟。

雖然不反對開採本身,Gariguez相信環境保護、原住民社區權利的保持、經濟利益的公平分配等項目應被開發公司確保。

即便來自礦業官員和軍方口頭騷擾與暴力威脅不斷、且工作伙伴因為他的行動遭到謀殺,Gariguezb仍成功停止Intex公司大規模開採活動。由於Intex公司忽略當地的法規,所以Gariguez前往歐洲對挪威國會和Intex公司股東發表演說,讓他們開始關注採礦衍生的相關問題。

協同挪威非政府組織,Gariguez向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提出申訴。2009年,他進行為期11天的絕食,直到聯邦環境和自然資源部(DENR)同意對採礦造成的環境和社會的侵害進行調查。

DENR無限期吊銷Intex公司採礦許可。最後,Intex公司的主要資助者撤除資金,迫使Intex公司在2010年試圖以24億美元出售此計畫但未獲成功。拙劣的銷售計畫後不久,Intex公司的CEO因「嚴重挫折」而辭職。

北美:Caroline Cannon阻止油田入侵北極海

來自美國的Caroline Cannon致力於阻止在北極海域激增的石油及天然氣鑽探。

Cannon是居住於阿拉斯加極圈內的楚科奇海(Chukchi Sea)海岸的偏遠村莊希望角(Point Hope)僅存的700名伊努皮愛克人( Inupiat)之一。如同他們的祖先幾千年來所為,伊努皮愛克人靠捕獵楚科奇海的北極露脊鯨,海象,北極熊,魚類,候鳥維生。

為了守護這些資源,Cannon從阿拉斯加來到華盛頓特區,代表希望角的人們出席上百場的工業會議及聯邦會議,在這些會議中分享北極海洋環境包括鯨類遷徙、海象的棲地及冰流的動態等傳統知識。

Cannon代表伊努皮愛克人,面對與美國政府2007-2012年在該地海上石油和天然氣開發計劃間的聯邦訴訟。她代表希望角的住民作為共同原告,於2009年獲得聯邦法院裁決,認為在石油及天然氣的開採契約缺乏考量對當地海洋環境產生的重大影響。所有的開採契約如今只剩一份仍在運作,Cannon和她的同伴繼續在聯邦法院努力對抗這份契約。

Cannon目前仍持續遊說國會,對抗產業界及政府在選舉年所承受來自各方期待國內能源發展及提升就業機會的壓力。

她與其他環保夥伴正號召大眾,共同反對2012-2017聯邦計畫,反對殼牌公司在楚科奇海開鑿數個石油與天然氣井。

中南美:Sofia Gatica對抗農藥噴灑

來自阿根廷的Sofia Gatica組織反對勢力來對抗威脅人類和環境健康大範圍的農藥噴灑。

Gatica住在阿根廷中部被大豆田包圍的地區Ituzaingó,在她僅初生三天的女兒因腎衰竭過世後,Gatica發現社區中的癌症發生率比國內其他區域高了41倍。神經系統和呼吸系統疾病、出生缺陷和嬰兒死亡亦高於其他地區。

只有高中學歷、沒有任何組織經驗的Gatica,結合了Ituzaingó的16位為人母者成立「Ituzaingó母親」團體,共同制止Ituzaingó區的農業濫用。

阿根廷是世界第三大大豆出口國。每年,大豆產業噴灑超過5000萬加侖的農藥(硫丹endosulfan和草甘膦glyphosate),這些農藥的主要成分是孟山都公司 (Monsanto) 生產的Roundup除草劑。

雖然孟山都公司聲稱這些成分對人體無害,2008年的科學研究發現即便在低濃度時,草甘膦導致人類胚胎,胎盤和臍帶細胞的死亡。硫丹為已在80個國家禁止的農藥,2011年5月,硫丹被加入斯德哥爾摩公約「應被消除持久性有機污染物(persistent organic pollutants to be eliminated)」清單中。

「Ituzaingó母親」團體有了上述發現後,他們結合環保團體發起「停止噴灑」活動。他們發佈新聞、出版教材將農藥的危險性告知大眾。Gatica和「Ituzaingó母親」成員皆飽受來自個人、警察及企業主的侮辱和威脅。2007年有人持槍闖入Gatica威脅她退出選舉,但她堅持自己的立場。

2008年,阿根廷總統下令該國衛生部長調查使用農藥對的Ituzaingó。在布宜諾斯艾利斯大學醫學系進行的研究證實了農藥殘害公眾健康。接下來,Gatica成功獲得市政條例通過,Ituzaingó禁止在靠近住宅2500米範圍內空中灑藥。

從2010年最高法院的裁決不只禁止在住宅區的農藥噴灑,它也扭轉了舉證責任。未來不再由居民提出噴灑造成損害的證據,而是政府和大豆生產者必須證明所使用農業的安全。

其他阿根廷的城市已要求Gatica幫助解決類似的問題。她與其他停止噴灑活動者正致力於要求停止所有空中噴灑,且在使用農藥時應建立緩衝地帶,避免在靠近住宅區及和水路附近使用農藥。

阿根廷將在2013年7月全面禁用硫丹,Gatica和她的伙伴們現正推動全國禁用草甘膦。

2012 Goldman Environmental Prize Winners Risk Their Lives
SAN FRANCISCO, California, April 16, 2012 (ENS)

The Goldman Environmental Foundation today announced the six winners of the 2012 Goldman Environmental Prize, people who protect the environment and their communities, often at risk of their lives.

Now in its 23rd year, the Goldman Environmental Prize, is awarded annually to "grassroots environmental heroes" from each of the world's six inhabited regions. It is the largest award for grassroots activism with an individual cash prize of $150,000 for each winner.

The 2012 winners will be awarded the prize at an invitation-only ceremony this evening at the San Francisco Opera House. A smaller ceremony at the Smithsonian's National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in Washington, DC will follow on Wednesday.

The Goldman Environmental Prize was established in 1989 by late San Francisco civic leaders and philanthropists Richard and Rhoda Goldman.

Prize winners are selected by an international jury from confidential nominations submitted by a worldwide network of environmental organizations and individuals. The jury considers nominations from more than 50 organizations working on environmental issues and 150 environmental experts from more than 70 countries. These nominations are researched and fact-checked over a five-month period, during which time hundreds of references are contacted.

Since 1989, 151 winners from 81 countries have received the Prize for outstanding efforts to preserve and enhance the environment.

  • Ikal Angelei of Kenya, the 2012 Goldman Prize winner for Africa, has dedicated herself to stopping for the Gibe 3 Dam on the Omo River, source of 90 percent of Lake Turkana's water.

    Lake Turkana, a World Heritage Site, is the largest desert lake in the world, populated by crocodiles, hippos, snakes and fish. It serves as a critical water supply for the hundreds of thousands of indigenous farmers, herders and fishermen.

    Gibe 3 Dam would be the largest hydroelectric plant in Africa, and the fourth largest in the world. The dam is expected to cause the water level in the shrinking lake to drop even farther. Poverty and resource conflicts between communities are likely to increase as a result.

    Raised in the Lake Turkana Basin where inter-ethnic violence is rife, Angelei was working at the Turkana Basin Institute, an anthropology research center, when she heard about Ethiopia's construction of the giant dam, begun in 2006.

    Outraged that it was being built without consultation with local communities, she founded the group Friends of Lake Turkana, FoLT, in 2008.

    Angelei informed elders, chiefs and opinion leaders, none of whom had heard about the dam, and brought together Lake Turkana's divided indigenous communities to fight the dam.

    In February 2009, local tribes issued a "Lake Turkana People's Declaration" stating that they had given FoLT the mandate to communicate their grievances regarding the dam.

    Angelei took the declaration to Kenyan MPs and Cabinet ministers, urging them to reconsider Kenya's power-purchasing deal with Ethiopia.

    In response, in August 2011, the Kenyan Parliament passed a unanimous resolution for the Kenyan government to demand an independent environmental assessment from Ethiopia.

    UNESCO's World Heritage Committee responded by passing a resolution to halt dam construction pending further investigation.

    Angelei convinced major banks, including the World Bank, the European Investment Bank and the African Development Bank, to withdraw their financing of the Gibe 3 Dam.

    Currently, the Gibe 3 Dam is 40 percent complete and the Ethiopian government is struggling to secure funding. If Kenya pulls out of its power purchase agreement with Ethiopia, it would jeopardize future funding for the project as China, the last big investor, might not be able to justify its investment.

    Ma Jun of China, the 2012 Goldman Prize winner for Asia, is a journalist who became a watchdog for corporate violations of China's air and water pollution laws.

    Ma's most recent high-profile effort involved Apple, one of 29 companies named in a 2010 Green IT report about heavy metal pollution in China and the only company that did not respond, citing a policy of keeping supplier information secret.

    He led a coalition of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to launch a "Poison Apple" campaign, protesting the company's lack of supply chain oversight.

    In September 2011, after a year and a half of silence, Apple approached Chinese environmental groups and began to drive its suppliers to clean up their practices.

    Ma's campaign is rooted in his work at the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in the 1990s, when he witnessed environmental pollution and sufferings of people in many watersheds in China. His book "China's Water Crisis" became a national call for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Realizing that access to information facilitates public participation in pollution control, Ma founded the Institute of Public and Environmental Affairs, where he organizes monitoring and enforcement data from the Chinese government, making it public online in air and water pollution maps.

    To date, Ma and his team at IPE have exposed over 90,000 air and water violations by local and multinational companies operating in China.

    Through its Green Choice supply chain program, with its 41 local NGO participants, IPE has encouraged consumers to use their buying power to influence corporate sourcing and manufacturing behavior.

    Although IPE has no regulatory authority within the government, under Ma's leadership the organization has succeeded in getting more than 500 companies to disclose their plans and efforts to clean up their facilities.

    Ma is now working collaboratively with major brands such as Wal-Mart, Nike, GE, Coca Cola, Siemens, Vodafone, H&M, Adidas, Sony, Unilever, Levi's and Lenovo, all of whom now reference the maps and self-regulate their operations.

    Evgenia Chirikova of Russia, the 2012 Goldman Prize winner for Europe, is fighting for the life of the Khimki Forest, 2,500 acres of federally protected parkland in a northern suburb of Moscow.

    In 2007, the Russian government announced plans to construct a highway that would connect Moscow and St. Petersburg. Without public involvement, the government selected a route that would bisect Khimki Forest, one of the region's last old-growth forests, ignoring alternatives that would have preserved the forest.

    The route would yield profit from timber and development close to expensive, densely populated areas of Moscow, but would not relieve the region's traffic congestion.

    In 2009, Prime Minister Vladimir Putin signed a decree that altered the forest's protected status to allow for "transport and infrastructure." That year, the government awarded an $8 billion contract for the highway's construction to Vinci, a French construction company whose Russian investment partners include a Putin friend and supporter.

    A middle-class mother of two girls, Chirikova moved to the small, clean town of Khimki so that her daughters could grow up closer to nature. One day in 2007, she discovered trees marked with a red "X" that tagged them for removal.

    With no experience in grassroots organizing, Chirikova left her engineering job to form the group Defend Khimki Forest, and began organizing public opposition to the highway project.

    Despite government persecution, Chirikova has succeeded in gathering widespread support. Defend Khimki Forest's first rally drew a crowd of 5,000 people, one of the largest public environmental protests in Russian history, and gathered more than 50,000 signatures.

    Chirikova and her colleagues convinced the European Bank of Reconstruction and Development and the European Investment Bank, major financial backers of the highway, to withdraw their funding, citing environmental, social and financial concerns.

    Government officials have arrested and detained Chirikova numerous times and circulated baseless rumors that she is an American spy. She has fought false claims of neglect and mistreatment from child protection authorities who threatened to take her children. Still, Chirikova and her colleagues continue to fight for an alternative route and a halt to the forest destruction.

    Edwin Gariguez of the Philippines, the 2012 Goldman Prize winner for Islands, is battling an open-pit nickel mine on the island of Mindoro proposed by the Norwegian mining company Intex.

    Affectionately known as "Father Edu," Gariguez is a Catholic priest and pastor of the Mangyan Mission Catholic Church on Mindoro.

    The proposed mine area is within a biodiverse watershed that feeds the island's four major rivers, which provide drinking water to lowland communities and irrigation for Mindoro's rice fields.

    The proposed mining area is within the ancestral territory of Mindoro's Mangyan indigenous communities, whose burial grounds were desecrated during the mine's exploratory phase.

    The Intex mine would use acid leaching to access the nickel ore. The process would produce millions of tons of toxic waste, contaminating the island's water resources and destroying tropical forests.

    To fight the mine, Gariguez co-founded the Alliance Against Mining, a coalition of Mindoro residents, elected officials, civil society groups, church leaders and indigenous peoples.

    While not opposed to mining per se, Gariguez believes measures to safeguard the environment, protect indigenous communities' rights and ensure a fair distribution of economic benefits should be required.

    Undeterred by threats of violence and verbal harassment from mining officials and the military, and despite the murder of an ALAMIN colleague because of his activism, Gariguez succeeded in getting an island-wide moratorium that required Intex to stop activities related to large-scale mining.

    Intex ignored the local ordinance, so Gariguez traveled to Europe to address Norwegian parliamentarians and Intex shareholders, who began asking detailed questions about the mine.

    Together with a Norwegian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 Father Edu filed a complaint with the 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In 2009, he led an 11-day hunger strike until the federal Department of Environment and Natural Resources agreed to conduct an investigation into the mine's environmental and social violations.

    The DENR indefinitely revoked Intex's permit, halting the mine. As a result, major funders, including Goldman Sachs, divested of their funding, leading Intex to make an unsuccessful attempt to sell the $2.4 billion project in 2010. Shortly after the botched sale, Intex's CEO resigned due to "severe setbacks."

    Caroline Cannon of the United States, the 2012 Goldman Prize winner for North America, is working to halt the rush to drill for oil and gas in the Arctic seas.

    Cannon is Inupiat, one of 700 Inupiat people who reside in Point Hope, a remote village on the shores of the Chukchi Sea above the Arctic Circle. As their ancestors have done for millennia, the Inupiat draw their sustenance from the Chukchi's bowhead whales, walrus, polar bears, fish, and migrating birds.

    To safeguard these resources, Cannon has traveled across Alaska and to Washington, DC to attend hundreds of industry meetings and federal summits, representing Point Hope's concerns and sharing her traditional knowledge of the Arctic marine environment, including whale migration patterns, walrus habitat and the dynamics of ice floe movements.

    Cannon became the face of the Inupiat community in a federal lawsuit challenging the U.S. government's 2007-2012 offshore oil and gas development plan for the region.

    Her representation of Point Hope as a co-plaintiff in the case was instrumental in obtaining the 2009 federal court ruling that the proposed oil and gas leases failed to consider the significant impacts to the region's marine environment.

    The decision stopped all but one of the proposed leases; Cannon and her partners now are challenging that lease in federal court.

    Cannon continues to visit Capitol Hill, standing up to industry and government during this election year, amid growing pressure to support domestic energy development and create new jobs.

    She and her environmental partners are galvanizing public opposition to provisions in the 2012-2017 federal plan that would allow Shell Oil to drill several exploration wells in the Chukchi Sea.

    Sofia Gatica of Argentina, the 2012 Goldman Prize winner for South and Central America, organizes opposition to the widespread spraying of agrochemicals that threaten human health and the environment.

    Gatica lives in Ituzaingó, a working-class neighborhood of 6,000 in central Argentina surrounded by soy fields. After the death of her three-day-old daughter of kidney failure, Gatica learned of cancer rates in the community that were 41 times the national average, as well as high rates of neurological and respiratory diseases, birth defects, and infant mortality.

    With only a high school education and no organizing experience, Gatica co-founded the Mothers of Ituzaingó, a group of 16 mothers working together to put a stop to the indiscriminate agrochemical use that was poisoning their community.

    Argentina is the world's third largest exporter of soybeans. Every year, the soy industry sprays over 50 million gallons of agrochemicals such as endosulfan and glyphosate, the key ingredient in Monsanto's widely-used herbicide Roundup.

    While Monsanto claims there is no risk to humans, a 2008 scientific study found that even at low concentrations, glyphosate causes the death of human embryonic, placental and umbilical cells.

    Endosulfan is a pesticide that has been banned in 80 countries. In May 2011, endosulfan was added to the list of persistent organic pollutants to be eliminated under the Stockholm Convention, an international treaty.

    With these findings in mind, the Mothers of Ituzaingó brought together environmental groups for a "Stop Spraying" campaign. They led press conferences, demonstrations and published materials to warn the public about the dangers of pesticides.

    Gatica and the Mothers of Ituzaingó have endured insults and threats from individuals, police officers and business owners in Ituzaingó. In 2007, someone entered Gatica's home and at gunpoint demanded that she give up the campaign. She stood her ground.

    In 2008, the president of Argentina ordered the minister of health to investigate the impact of pesticide use in Ituzaingó. The resulting study conducted by the Department of Medicine at Buenos Aires University corroborated the mothers' door-to-door research linking pesticide exposure to public health.

    Gatica then succeeded in getting a municipal ordinance passed that prohibited aerial spraying in Ituzaingó at distances of less than 2,500 meters from residences.

    A 2010 ruling from the Supreme Court not only banned agrochemical spraying near populated areas, but it also reversed the burden of proof. Instead of residents having to prove that spraying causes harm, the government and soy producers must now prove the chemicals are safe.

    Other municipalities in Argentina have asked Gatica for help addressing similar problems. She is working with the Stop Spraying campaign to ban all aerial spraying in Argentina and create buffer zones so that agrochemicals are not used in close proximity to residential areas and waterways.

    With Argentina's ban on endosulfan taking effect in July 2013, Gatica and her colleagues now are pushing for a nationwide ban on glyphosate.

大老鷹姐姐2012/05/09 21:33回覆

台塑告莊秉潔,精采民事訴狀與答辯書大公開

因為不看電視和報紙,我對於台灣的消息總是慢人一大步。台塑告莊秉潔案的民事訴訟部分在五月三日下午第一次開庭,法官最後裁示:台塑須於六月十一日前「補齊證據」,六月二十一日再開庭。

補什麼證據?法官有什麼意見或態度?本案會讓財閥有恃無恐而導致寒蟬效應?還是還給學術圈和全國人公開論述公共議題的完整自由?這些都是我很想知道的。

網路上找來找去都沒有主流媒體的報導,
自由電子報可能是唯一的例外。但是自由電子報對法官鄭昱仁的關鍵性評論摘述得太扼要:「民眾本來就對排放物的污染問題有疑慮,莊的報告原本是針對國光石化,台塑自己跳出來告,台塑既是原告,就要舉證證明台塑沒有污染,這樣對台塑有比較好嗎?」,因而只引起我更多疑問。苦勞網的報導對我幫助也不

胡慕情的摘述似乎較精準而完整:「莊秉潔當初的研究是針對國光石化,關六輕什麼事?現在跳出來告,這樣也是蠻奇怪的。」「我問你的是『不實依據』是什麼。依據,不是你們說沒有就沒有,你說環保署說莊的模式是自創的,但證據卻是新聞稿。新聞稿是政府機關對外宣傳的工具,可以拿來當證據嗎?」「今天不是你們覺得他有瑕疵,就要換被告來負舉證責任。」「你們有沒有和當事人(台塑公司)討論過是不是要繼續提告?你們希望回復名譽,現在這樣作,對你們真的好嗎?」 不過中間夾了太多補充資料,看起來有點累。

公視新聞議題中心的報導最精采,主要是附了台塑的狀紙和莊秉潔教授委任律師寫的答辯書。只要認真比較這兩份訴訟文件,就知道這個案子最精采的核心。

台塑的狀紙當然精采,簡直像是在打自己的嘴巴。譬如,該狀紙第二頁第8-27行引述民法第195條第1項來陳述言論自由的適用性與界線,關心公共事務而又害怕被財閥用法律迫害的人很直得用心體會一下這一段文字的意涵。其中很清楚地指出:要控告一個人超出言論自由而須負損害賠償責任的前提要件之一是:「任意結合其他非真實之事實」。這就有趣了!台塑要如何證實莊秉潔教授的論述中含有「非真實之事實」?又要如何證明莊秉潔教授的「任意或故意」?

要證明莊秉潔教授的論述中含有「非真實之事實」,台塑必須舉出證據證明「與莊秉潔教授之敘述相反者為事實」。這下子台塑恐怕得要公佈六個煙道在100年11月3日以前的監控資料,而且還不得造假;此外,還要舉證駁斥起訴狀中所有粗體字為「非真實之事實」。台塑敢把這些事實拿到法院給法官看嗎?台塑有能力証明莊秉潔教授的推估為「非真實之事實」嗎?

再來,要証明一個學者的研究工作「任意結合其他非真實之事實」,這就更難了!學術研究是根據一套有秩序的邏輯演譯和推論過程而導出作者認定為最有信心的結論,你可以不同意他的結論,可以質疑他的過程,但是你要如何證明他是「任意為之」的「故意」?

光是看到這裡,即使不是法學專家也知道台塑的律師在自己踢鐵板,愈踢愈用力,卻根本是自傷而很難傷到別人。難怪法官要問台塑律師:「你們希望回復名譽,現在這樣作,對你們真的好嗎?」我覺得真的很不好!

莊秉潔教授的答辯狀是一向關心公共事務的詹順貴律師和陳彥君律師撰寫,更加精采胡慕情對法官的許多摘述都可以在這一份答辯狀裡看到清楚的論述。譬如:莊秉潔教授的論述是針對「六輕工業區」,台塑卻跑出來當「六輕工業區」污染議題的「受害者」,合適嗎?我覺得好笑的是:莊教授評論六輕污染而台塑自己跑出來對號入座,這是表示台塑認為自己是六輕污染議題的主要受害者?還是最大嫌疑?真的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如果說有誰要故意造成台塑的名義損傷,到底是出於莊秉潔教授的故意?還是出於台塑的故意?

其次,莊秉潔教授的答辯狀清楚指出台塑應負舉證責任的理由。最後,連登報道歉都不符合比例原則,4000萬賠償金當然更屬笑話。

把台塑的民事起訴書和莊秉潔教授的答辯狀放在一起看,誰在鬼扯當下立判。

看起來本案法官一點都不恐龍,台塑這下子是騎虎難下,我們大家可以放鬆心情看笑話了。
 
 
大老鷹姐姐2012/05/17 17:46回覆
11樓. 水 羚
2012/05/08 00:36
祝福

謝謝水羚,母親節快樂!

如果失去對公平正義的信心,這個社會必然逐漸走向沈淪和毀滅。

我們堅信,正義從來只是遲到而非缺席,當司法變成是財團的工具,「提告」變成是財團懲罰恫嚇良心學者的利刃,就是我們必須奮勇站出來!

一起保護為大眾爭取權益的學者──莊秉潔

連署網址:http://campaign.tw-npo.org/sign.php?id=201205303070500

 

詞 : 陳明章 曲: 陳明章 編曲: 蕭福德

一蕊花 生落地
爸爸媽媽疼尚多
風那吹 愛甲被
吳通乎伊墮落黑暗地
勿開耶花需要你我的關心
乎伊一片生長的土地
手牽手
心連心
咱站作伙
伊是咱的寶貝

我們熱愛土地,猶如嬰兒愛聆聽母親的心跳

我們熱愛海洋,猶如我們依戀母親的子宮

啊  請停止一切傷害母親的行為    停止人類的貪婪

大老鷹姐姐2012/05/08 07:41回覆
學者研究:5鄉鎮罹癌率 六輕「顯著相關」
台西、麥寮與對照區肝癌發生率比較表
六輕小檔案
我國歷年全癌症發生率
台塑六輕廠運轉,疑造成鄰近鄉鎮癌症比例增加。(記者林國賢攝)
1999年六輕運轉前後 周遭五鄉鎮市全癌症發生率比較表
六輕對周遭六鄉鎮健康影響

雲林委託調查 學界首度發表

〔記者劉力仁、曾慧雯、林國賢/綜合報導〕六輕排放的揮發性氣體與當地民眾健康有「顯著相關」!台大工業衛生研究所教授詹長權受雲林縣環保局委託調查,剛完成的「空氣污染對沿海地區環境及居民健康影響風險評估」報告,得到癌症發生率明顯增加的驚人結論!

六輕運轉10年 癌症發生率增

報告顯示,台塑雲林六輕所在地麥寮鄉及周遭台西鄉、東勢鄉、崙背鄉、四湖鄉,五鄉的全癌症發生率,在六輕一九九九年開始排放揮發性有機物(VOCs)之後,顯著增高,例如台西鄉的肝癌和全癌症的發生率,就分別成長了三成和八成。

詹長權表示,他採用三種研究方法:首先是以一九九九年六輕開始排放揮發性有機物為基準年,從衛生署、內政部、健保局等單位調閱人口死亡、就診及罹患癌症相關資料,比對運轉前後數年癌症發生率及死亡率。 其次是選擇六輕周遭十公里麥寮、台西、東勢、崙背、四湖、褒忠六鄉為暴露組,十公里外選擇都市化程度相當的莿桐、虎尾、二崙、元長為對照組,比較癌症發生率與死亡率。

第三是從環保署調閱連續十三個月空氣監測資料,研究空氣中揮發性氣體高時,當天因循環系統急性疾病就醫患者數量是否也跟著增加。

這項研究為期一年,是學界第一次公開相關研究報告。結論如下:台西惡性腫瘤與肺癌死亡率在六輕運轉的四至六年,比運轉的一至三年明顯增加;台西與麥寮在六輕運轉前後,肝癌死亡率高於對照鄉鎮;台西、東勢鄉、崙背鄉、麥寮鄉與四湖鄉的全癌症(各種癌症都統計)發生率,在工業區運轉後,比運轉前高,或是隨著時間變長而增高。

麥寮鄉急性骨髓樣白血病發生率在運轉後四至七年,顯著比運轉的一至三年高;台西與麥寮的肝癌發生率及麥寮急性骨髓樣白血病發生率,在運轉期間顯著高於對照鄉鎮。

從二○○一年至二○○六年,環保署監測台西的二氧化氮與臭氧,及崙背的懸浮微粒與二氧化硫濃度高低,也對測站周邊十公里內民眾健康產生影響,因此發生循環系統疾病而就醫住院人數亦顯著增加。

詹長權表示,死亡率跟民眾經濟情況、就醫品質有關,發生率比較精準,所以這個研究著重在癌症發生率研究。研究結果很清楚,即六輕排放的揮發性氣體與當地民眾健康有「顯著相關」,政府應儘速進行後續流行病學研究,控制干擾因子,釐清暴露與健康效應間關係,保障當地民眾健康。

台塑:環局多次稽查 均符標準

對此項調查,台塑強調,已做過健康風險評估,縣環保局也多次稽查並採樣檢驗,結果均符合標準。台塑麥寮管理處也指出,癌症發生的原因很多,歸咎於六輕運轉過於偏頗。

大老鷹姐姐2012/05/08 07:53回覆
10樓. 阿鍾哥
2012/05/05 11:45
加油 !

喝采 !

正義站在公理這一邊 !


阿鍾哥,感謝!啜泣

如果失去對公平正義的信心,這個社會必然逐漸走向沈淪和毀滅。

我們堅信,正義從來只是遲到而非缺席,當司法變成是財團的工具,「提告」變成是財團懲罰恫嚇良心學者的利刃,就是我們必須奮勇站出來,一起保護為大眾爭取權益的學者──莊秉潔。連署網址:http://campaign.tw-npo.org/sign.php?id=201205303070500

 

詞 : 陳明章 曲: 陳明章 編曲: 蕭福德

一蕊花 生落地
爸爸媽媽疼尚多
風那吹 愛甲被
吳通乎伊墮落黑暗地
勿開耶花需要你我的關心
乎伊一片生長的土地
手牽手
心連心
咱站作伙
伊是咱的寶貝

我們熱愛土地,猶如嬰兒愛聆聽母親的心跳

我們熱愛海洋,猶如我們依戀母親的子宮

啊  請停止一切傷害母親的行為    停止人類的貪婪

大老鷹姐姐2012/05/05 21:30回覆
莊秉潔案 向興大致敬
Ads by Google
科技人才職場大調查 www.pcschool.com.tw
快來巨匠填問卷A好康! 選擇有興趣的 課程,回答7個問題,線上課程免費送給您

◎ 祝平次

王氏財團近日控告空污專家莊秉潔教授的案子,可謂是荒腔走板、可惡至極的作法。

其提告理由,簡單而言,就是莊教授是空污專家不是流行病學專家,怎麼可以做出流行病學「專家」「才可以」做出的預測推估結果;而既然是推估的,怎麼可能是事實。然而,科學中的鉅觀和微觀之間,在目前還存在著經驗無法彌補的鴻溝,這也正是我們為什麼需要「推估」,而「推估」和「事實」之間一方面還是有很密切的關係,另一方面其合理性還是可以被檢驗。依照起訴的理由,那台塑應該請的律師都是流行病學專家囉?不然,他們怎能為他們不了解的事情提告?

台塑不把這件事情當做是企業聲譽的重要指標,反而掩蓋數據,迴避公眾監督;不思在實質上努力降低對於地方環境的負面影響,反而是利用財勢提起鉅額賠款,想要藉此造成寒蟬效應,對於即將出爐的台大教授詹長權的報告,以及其在多次公安意外之後被迫委託其健康風險顧問所率領的成大調查團隊造成威脅。

最不可饒恕的,就是扮演公家部門的環保署!對於在環保署的報告,被用來當成訴訟資料,不但沒有出面制止,反而藉口法院是找出事實真相的途徑,鼓勵台塑控告學者。不只如此,環保署還針對莊教授個人的研究舉辦說明會加以反駁。就一個一歷史學家的眼光來看,環保署的作為就只有一個解釋,選前為了保住國光石化,所以盡其可能地詆毀反面意見學者的研究成果。後來,因為擋不住,怕影響選舉,所以就停了石化。然而,對莊教授的興訟,可能遠遠不止於秋後算帳,還在於為國光石化轉為六輕擴建的借屍還魂手法先做準備,令人心寒。更不用說,後面公部門完全向私人財團屈服的政治暗示。

還好在這片黑暗當中,中興大學的管理階層為我們帶來了光!興大不但宣示要保衛莊教授的學術自由,還直言促進中部地區的理想發展是中興大學無可旁貸的社會責任。在整個台灣大學體系盲目地追求排名、政府亂開五年五百億支票的時候,終於等到有一位這樣的校長,來告訴我們,大學是存在的,而且大學的存在是與台灣社會密切關連的。對於這樣的光,對於這樣的平常而樸實的語句,才真正令人覺得投入高等教育的資源是值得的。

(作者為國立清華大學中文系教授,台灣守護民主平台執委)

大老鷹姐姐2012/05/09 21:38回覆
9樓. 瑩雪
2012/05/05 09:01
台灣...
就是有像您這種熱心公益, 同情弱勢人, 我們才會越來越好...給您拍拍手.我已了解:柔光照耀的房間, 的意義.
漂浪之歌




讓我們互相扶持,

這段艱鉅的旅程中,充滿懸崖荊棘,

路滑又滿佈吸血水蛭

同志啊,我們必需等等其他人,

不要讓任何人落單了, 

讓我們幫忙那些有困難的人

必需橫越的河流湍急且深,你要小心踏穩石頭。

─菲律賓科地科地雷拉Cordirela原住民歌謠~引自《我們》顧玉玲著~
大老鷹姐姐2012/05/05 20:31回覆
8樓. 大老鷹姐姐
2012/05/04 12:41
蕓薹網『真心尋龍』百萬環保小論文比賽

 

一、主旨:喚醒台灣人的環保與人文意識,提醒人們不要只在休假日往「乾淨」的地方擠,去搞破壞,試著真的關心曾經為我們默默奉獻,提供生機的河川,尋找屬於與我們每一個人生活息息相關「龍脈」,希望能透過這樣的活動,讓你們發現,台灣的水污染真的不能再等了。

二、主辦單位:蕓薹網。

三、合辦單位:

四、贊助單位:吉麒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五、我想告訴你們的故事:

你們知道不知道在很多年之前,這世界上住著一種很善良的生物,叫做龍。祂們帶給大地生物無限的生機,也承載著所有生物製造的汙染,用盡祂們的全力化解。

這種生物,在我們肉眼可見的範圍內,化身成為我們住的河川、溝渠,靜靜的經過你我祖先的身邊,陪伴著他們度過無限漫長的歲月。

然而,自從工業與化學興起以後,我們為了諸多便利,一次又一次的挑戰這些大能力者的極限,最後,終於讓祂們紛紛死去在我們這個如地獄般的世界。

更可悲又可怕的是,其實祂們不會死,死的反而會是我們這些無知幼稚的人。祂們只是暫時的休息沈睡,等待著我們的奢侈無知怠惰繼續擴散,直到毀滅為止。

你們有多久沒有關心過自己身邊的環境?我想,跟我一樣年紀的世代,除了去參加營隊以外,應該不會有「機會」去認真關心自己身邊的環境吧,要關心也是關心「哪邊好玩」、「哪邊乾淨」。

為什麼要去乾淨的地方去「讚嘆」大自然的華麗,而不去「不乾淨」的地方貢獻自己的心力?這不是很奇怪嗎?因為不乾淨的地方才是問題所在,才是需要我們的智慧去關懷的地方啊!

即使我們都知道汙染很嚴重,但是,我們只會做了動兩下滑鼠,轉寄幾篇文章,然後撻伐政府。

我不想再等下去,所以舉辦了這個比賽,希望找到同樣不想再等下去的人,放棄幾次去汙染乾淨優雅環境的機會,好好關心離你最近的幾條,奄奄一息的水龍。

六、撰寫方向建議:

本來只是想要小小舉辦的比賽,卻把獎金提高,寫作過程變得嚴謹,最主要是希望可以喚醒以及獎勵真正願意關心環境的人。(但其實對真正有關注環境且願意提筆的人來說,這個寫作方式其實還是很隨性。)

重點在「製作美觀」、「資訊清晰完整」、「圖文並茂」,附上影片當然更好。總之就是請你們用心的找一條你們有興 趣的河川、溝渠,不論大小,將這條河川的一切盡可能都了解,包括人文背景(例如有些什麼知名或是故老相傳的故事)、地表各種水文資訊(例如流經區域等), 河川的生態系,現在有的各種汙染等。想辦法為這條河川寫一份求救書,能夠引來所有人對祂的關懷。

文學上的要求,可用敘事文、散文、遊記形式表現。可能是很早以前的傳說,也可能是在尋找河川根源之時發生的故事,又或者是關於這條河川的遊記描述。

地理資訊、生態系、污染等自然科學部分,如何撰寫整理,悉隨尊便,只要清楚便可。

攝影照片部分,越仔細,攝影技巧越高,當然會引來更多的關注。如果有影片,那更好。

我很希望找到的是可以以嚴謹的心態及中醫概念去看待汙染問題的人,有關懷的心,卻沒有正確的方法和視角,真的不只是無效,反而會成為加害者。關於以 中醫的概念去看待汙染以及解決汙染問題的方法,都會在蕓薹網Blog裡面的『蕓薹規劃書』中陸續闡明。希望找到志同道合者,一塊為了這塊土地的生命而努 力。

七、獎項:總奬金一百萬,首獎與優勝可從缺,但希望不會發生這狀況,佳作則是不會從缺,但可不足額。

首獎一名:每名獎金新臺幣十六萬元。

優勝最多十名:每名獎金新臺幣五萬元。

佳作十七名:每名獎金新臺幣兩萬元。

八、規定事項:

1.參賽作品請以Word、Pages或是PDF文件檔案,以14號字體打字,以電子郵件的方式寄送。如果是用PDF檔案者,請一定要附上可修改的Pages或是Word檔案。

2.參加比賽者,請附上個人資料,方便連絡給獎。

3.參賽作品,恕不退稿,請自行保留檔案或是底稿。

4.參賽作品必須是原創且未有任何版權牽制者,不得抄襲或是代筆,否則一經檢舉查獲便立即取消資格,得獎者追回獎金。

5.得獎作品之版權主辦單位擁有十年的使用權,且可以附加修改。

6.收件日期:自即日(2012年3月17號)起至2013年3月17號。

7.收件信箱:brassica.enprotection@gmail.com

8.揭曉日期:2013年5月2號

9.詢問處:
(1)蕓薹網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brassica2012
(2)蕓薹網Bloghttp://blog.brassica.tw/

10.此徵文辦法如有未盡事宜得隨時修訂補充。

大老鷹姐姐2012/05/04 12:41回覆
7樓. 大老鷹姐姐
2012/05/04 01:03
大家一起來吧!

大崩壞時代的一點點微弱而堅持的聲音
能做的是,讓崩壞慢一點,
我們不能期待政治改革了,
從社會的改革開始,
大家一起來吧!
── Mao Isle

誣之訟:陷專家於不義的環保署

《專家系列》
祝平一/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員

   台灣的環保署長不是人幹的。面對科技的不確定風險和公民意識的高漲,必須處理開發利益和環境保護的爭議。環保署長必須在政府、財團和公民的壓力下,承擔決策之責,其心理負擔不可謂不重。為了使決策更為圓融,環保署建立了專家會議的制度。環保署在2009年表示「這些各方推派的專家,一旦參與「專家會議」後,已不再代表任何一方的利益,甚至也應無自己既定立場,而是以追求事實呈現為目標,本專業、科學之中立客觀立場在充分資訊中獨立、理性審議相關證據,做事實呈現與影響推論。」在同一文中,環保署甚至強調:「專家會議是解決六輕爭議的有效制度」。環保署大費周章召開專家會議,理應讓專家本著自己的專長和研究自由發言;而專家意見亦僅備參,其後的決策,署長理應一肩挑起,和專家無涉。

喧騰一時的國光石化開發案最終以馬總統不支持而落幕。我們不知道馬總統參考了多少專家意見,才做出此決定;但是由環保署屢屢為文駁斥反同國光案的專家和團體,可知環保署明顯支持國光案的立場。如果有擔當,沈署長大可像前法務部部長王清峰一樣,在馬總統拍板定案後,辭職明志。然而沈署長不但沒有辭職,還在前國光石化董事長陳寶郎轉任台塑後、控告專家莊秉潔時,力挺台塑集團興訟。這除了令人瞠目結舌,佩服他的誠實外,也著實令人心寒。誠實──身為公僕,卻自貶行政中立的立場,大刺刺地支持台塑集團,將法庭視為審判持反對意見專家的場所;心寒──原來學者受聘為政府評估個案,提供專業諮詢,除了支持長官的預定立場外,已別無選擇,且其在專家會議中的言論不受保障。環保署長對該案的發言,無異宣告「專家已死」。無論專家的意見為何,他們只能迎合環保署的立場,當橡皮圖章。不然,環保署還會為幫著開發單位教訓你。

中興大學的莊秉潔教授為了評估國光石化的環境衝擊,以六輕推估國光石化案通過後可能的致癌風險。莊秉潔在國立大學任教,以中、英文出版了許多通過同儕審查的論文,他當然是合格發言的專家。他以六輕來推估國光也是合理研究策略,因為六輕是目前台灣最大的石化廠區,而國光石化的規模還更大;甚至他評估該案的邏輯也合乎一般環保署思考問題的成本效益模式。只是他多問了:「我們必須付出多少健康的外部成本﹖」他的研究方法合於一般科學常規,有模型、有數據,有推估。但環保署卻質疑莊教授的研究,指責他的數據有問題,是以推估的死亡人數不可信,而台塑更是據此興訟。學術研究事關個人的信譽與聲望,沒有任何專家願冒風險,以不夠好的資料進行研究。如果莊秉潔的數據來源在環保署看來有問題,個中透露的反而是更大的風險:即六輕這麼大又有那麼多工安事件的工廠,我們對其污染監控,所知微乎其微。也難怪莊秉潔在2011113日的專家會議中提出許多應該要有的檢測項目。

其實台塑要讓人安心何需興訟﹖若如台塑所言,他們已將資料交給政府相關單位,那便公佈,以釋眾疑。若還有很多應測未測的風險因子,最直接解決的辦法就是讓代表各方利益的專家組團進廠調查,公佈資料,以安民心。相信在團隊競爭的壓力下,每組專家勢必使盡全力,證明自己作為專家的公信力與尊嚴,而也正是專家馳騁的場域。亦唯有資料公開和透明,才是環保署和台塑建立國人信任的機制;而非以訴訟要持異見的專家閉嘴。

這一場訟案也為學界帶來一個教訓:學者專家的權威正因官僚體系或廠商的不當使用而日益傾頹。前農委會在「大老闆」的要求下,讓專家噤聲,已重創國人對專家的信任;而沈署長對本案的發言,更是在專家背後插刀,製造寒蟬效應。試問,若專家在專家會議中表達自己的專業意見,卻不時要面對訟案的騷擾,還有多少人敢直言不諱﹖這不恰恰違反了環保署設立專家會議的本意﹖此非寒蟬效應而為何﹖

研究與言論自由是公民與專家間建立信任的基礎,既不當因接受研究案而受制於官僚體系;也不能被委託廠商威脅利誘。為了抵拒不當的干預和保衛言論自由,「全台灣的專家學者,聯合起來!」
大老鷹姐姐2012/05/04 22:21回覆
6樓. 大老鷹姐姐
2012/05/04 00:06
是時候該檢討了,不能左手製造污染,讓老百姓生病,右手又搞醫療生技產業

影片說明:
16世紀,葡萄牙水手,在中西太平洋眺望一座林木蒼鬱的島嶼,驚呼 Ilha Formosa,這座美麗島嶼,逐漸吸引西方世界的目光。
四百多年之後,福爾摩沙島上成立了一家以福爾摩沙為名的跨國企業集團,它的經營規模與影響力,超越島上任何一家企業,就像一座獨立的王國。

福爾摩沙是台灣塑膠集團邁向世界的名稱,創辦人王永慶先生,為何能以不到五十年的時間,創造產值營收超過台幣二兆元,以及全球最大的單一輕油裂解園區。

台灣「經濟奇蹟」的最大功臣可謂台灣眾多辛苦奮鬥多年的企業家,沒有他們的創業、冒險、努力,就沒有今天堪稱小康的台灣,而大型企業的決策與一舉一動對於社會與環境都有相­當重大的影響,然而經濟成長除了帶來了金錢、物質上的富裕,也帶來了煙霧瀰漫的灰色天空、渾濁刺鼻的溪流、水泥包覆的海岸線、脆弱易碎的山坡地、難以迴避的氣候變遷。

導演的話:
海岸居民,經常向西遠眺的海洋地平線,已經被一根根高聳的煙囪所取代,週遭原來稍夾帶著鹹味的海風,也早已變味、酸化、嗆鼻,福爾摩沙的子民,是否可以自己選擇生存的價值­?當福爾摩沙集團日愈壯大之後「美麗的寶島-Illha Formosa」是否將越來越遙遠。

拒加台塑黑心石油~!!!

大老鷹姐姐2012/05/04 00:14回覆
5樓. 哇卡奈依
2012/05/03 18:17
財團眼皮下的次殖民地

環境權這議題,不容易以黑白善惡的二分法來選邊站,尤其是官vs民,財團vs百姓,彼此所掌握的資源(權力)與資訊(點石成金術和恫嚇人民的媒材),根本性的落差太大,尋常百姓要去對抗,就像朱淑娟記者講的一樣,不知江湖險惡的白目一族才會去做的事。因為就像是辯論的雙方,要是有一邊是主導議題的人,完全就立在不敗之地一般;只要政府和財團反問你要不要用電、用油來維持現代社會的運作的話,我們要反駁的立場頓時就矮了一大截,接下來就不知所云了。

我們根本就參與不了這些讓特許事業體富可敵國的業務機密,去衡算台灣究竟必要性地需犧牲的環境該有那些,才是最低的容許範圍!曾經是有過這麼時候,台電祭出限電的手段,逼迫人民得吞下核四興建的決策,後來,又推動汽電共生,向民營電廠買很貴的電,風力發電等等名似知恥圖強的作為,然而,到了今天,我們看到的結果,才知道根本不是這回事,他們念茲在茲的只是多發包點工程,增加雨露均霑的收益罷了,反正賠的是國家的錢,賺到的是自個口袋,何樂不為? 

台塑,只能說是一丘之貉。當初人民會支持六輕興建,主要也是鑑於中油這國營事業顢頇浪費的事業體,需要引進民間有效率的經營競爭,作為其改善企業文化的助力。結果,後來證明了人民的期望是兩頭空,除了台塑違棄當時的信誓旦旦,透過競價來造福國人的承諾,盯住了中油油價,就已經令其每年都以千億為單位的盈收飽飽。然後,中油還是之前那付德性,國內又多養大這隻污染恐龍,讓它更有銀彈來排除異己,繼續固本培元地發展其以鄰為壑而中飽私囊的事業。

商人的天份就是以最低的成本換取最大的利益,說穿了,這種思維也無可厚非。只不過如果其致富的方式是違背人權,剝奪環境做無限度的榨取,留下爛攤子讓所在地的人民暴露於疾病蔓延和物種大量滅絕的慘狀時,斯土斯民會不身心俱裂?我不禁想到財團這樣掠奪的方式,跟帝國主義盛行時,列強對待其他尚未跟上產業革命的他國國民,不啻一個模子所出⋯?

所以,我老是懷疑中華民國是否還為奉行資本主義,無顏號稱民主國家的次殖民地。不是嗎?

連署網址:http://campaign.tw-npo.org/sign.php?id=201205303070500


主旨:黑心台塑 汙染舉證 六輕立即公開所有汙染排放資訊

 
連署訴求:
【黑心台塑 惡人先告狀 全民忍很久 無能政府 縱容大怪獸 誰要負責任】
--民間團體聯合聲明 嚴正譴責台塑集團與環保署 

  66家工廠、上百個製程和排放管道、上千座儲槽、上百萬設備元件數的六輕工業區,從陳定南與王永慶的世紀辯論、雲林設廠營運以來,佔全國總量17.6%的高排碳量、從濁水溪上游專管直送每日34萬噸用水搾乾台灣第一大河,以及近年來堪稱「全球石化工業區罕見的」火災連環爆、毒氣外洩、運輸意外等工安事故,六輕環保汙染問題早已屬公共領域可受公評。

  台塑集團財大勢大,不惜以犧牲環境品質的超低成本換取高獲利,中央與地方環保機關無能駕馭,連六輕全廠區排放多少汙染物都無法監測掌控,法制失靈任憑六輕不斷擴廠、增加空汙量和用水量;環保團體不斷揭發與抨擊,對媒體來說早已不是新鮮事,更有媒體自嘲「集滿台塑的存證信函」。台塑集團「輝煌」的環保違法和勞檢裁罰紀錄,屢次提起訴願及行政訴訟,遭駁回再上訴,耗費司法資源。今年數個關於台塑六輕的健康風險評估研究成果即將出爐,台塑不思徹底改善環保與工安,日前竟對中興大學莊秉潔教授之學術研究提起「妨害名譽」之訴訟,企圖造成相關研究之「寒蟬效應」;而原本應徹底負起監督開發單位「汙染減量」與「資訊公開」職責的環保署,署長竟然對媒體發言:「不能只有環保團體能上法院,財團卻不行,法院是澄清事實的途徑,學者要為自己的研究負責。」殊不知環境基本法第四條明定:「環境污染者、破壞者應對其所造成之環境危害或環境風險負責。前項污染者、破壞者不存在或無法確知時,應由政府負責。」民間團體上法院乃是行政機關失職怠惰、政商密切配合下弱勢民眾討回公道的最後途徑,對於如此無良企業與無能政府我們將發出最高之譴責!

  六輕的汙染與健康風險爭議,不只當地居民多年來疑慮,監察院2009年調查鄰近多起國小師生嘔吐暈眩的「異味」陳情案,隨後要求環保署進行「六輕總體檢」。2009年起,雲林縣政府連續三年公布健康風險研究成果,發現包括麥寮、台西兩鄉居民長期暴露在氯乙烯、苯與1,3-丁二烯等致癌物質中,肺和氣管功能顯著比十公里外的鄉鎮居民差,且體內重金屬如釩、錳等濃度更比十公里外的鄉鎮居民高,證實六輕營運以來對鄰近居民健康影響「顯著相關」!

  2010年10月,環保署公布總體檢報告,發現六輕廠區44支燃燒塔,有35支操作時數遠超過規定,而且比對多起周遭國小師生頭暈嘔吐的「異味陳情」時間點,與燃燒塔異常排放相關,其中台化廠更有燃燒塔,98年使用了8760小時,等於全年無休。此外,總體檢公布之健康風險研究資料,亦指出「有石化工業進駐之雲林縣、麥寮鄉及台西鄉,在全部族群與男性年輕族群在全癌症的發生比上都有隨營運時間而增加的趨勢,且都在營運第4期有觀察到顯著高於全台的情況,也都能觀察到男性年輕族群高於一班族群的情況。」2011年9月,環保署審查台塑自行委託的健康風險研究資料,亦顯示「麥寮鄉肝癌的死亡率與發生率自 1995 年後有較為明顯的上升趨勢,且高於台灣地區與其他被比較區域」!

  面對全世界最大上、中、下游垂直整合的石化工業區,民間團體要感謝包括莊秉潔教授等多位學者,以各自不同領域的專業,不斷揭發六輕汙染環境、影響民眾健康的科學研究,對學者而言,賭上學術生涯、面對財團壓力一點利益都沒有,唯有勇氣的名聲而已。如果沒有諸位勇於挑戰巨大汙染怪獸的學者,這些毫無企業社會責任的公司只會更從容編織謊言、從土地上榨取財富,甚且擬態成慈善家。對於學者們無價的學術良知,民間團體絕對會捍衛到底!

  我們要再次高聲譴責台塑集團,你們可以對學者嗤之以鼻,可以繼續仗勢欺人,但無法阻止各界良心持續對你們發出公評的聲音!民間團體對台塑集團高層領導人和環保主管機關發出嚴正呼籲:

一、汙染者應負舉證責任,六輕應公開所有汙染物排放資訊,即刻提出可受評之研究數據,證實其營運未造成鄰近居民的健康與罹癌風險上升;若無法證明其創辦人王永慶先生所說六輕「空氣清新、景色宜人」,應儘速撤告,勿漠視此事將使你們的企業形象雪上加霜,惡化社會對你們的觀感和評價。

二、在釐清六輕廠區對鄰近居民現存的健康風險無慮、工安措施安全無虞之前,應撤回六輕四期相關擴建、環差偷渡擴廠的環評書件;專注檢討六輕廠區環境與工安問題核心,提出積極改善措施,汰換老舊設備、關閉危險製程,建構與社會大眾良善對話關係。

三、環保署應即刻展開追查六輕歷年來「違反多少環評承諾」的事實,在釐清事實之前中止所有六輕環評書件的審查,莫再切割「新廠擴建」與「既存風險」的關係,莫再持續惡化民間對環保署的不信任感,擔負環基法第三條所述「對環境有嚴重不良影響或有危害之虞者,應環境保護優先。」的基本職責!
發起單位:全民卯上台塑大聯盟
相關連結:相關連結一 相關連結二
附件下載:
 

 



已加入連署的單位(按加入先後次序排列,僅列出前十筆)

 農村武裝青年
 台灣西海岸保育聯盟
 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
 1982 Life House
 默契咖啡
 綠黨
 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
 反彰火聯盟
 苗栗縣通霄鎮環保協會
 構社

目前連署團體數:12 個   看完整名單

目前連署人數:86 人   看完整名單

大老鷹姐姐2012/05/03 23:05回覆
4樓. 大老鷹姐姐
2012/05/03 07:55
莊秉傑教授為環保出聲,以一名大學生的觀點

聲援莊秉潔老師-為環保讚出來寫於 2012年5月2日21:42 ·

我是中興環工系的大學生,我想提出一些個人想法,莊教授身為台灣空氣污染領域學的佼佼者之一,研究上一定有其依據;在2010年7月25日下午7時58分,六輕工業區塑化公司麥寮一廠輕油廠煉製二廠,係該廠低壓蒸餾區主塔設備成品重油外洩,而造成火災工安事件。此次事件台灣人民眾所皆知,而台塑公司本身因此事件委託過莊教授的實驗室為其研究火災發生時產生之大量濃煙中,而隨濃煙排放至大氣中的各污染物排放量。
 
 
個人曾經讀過莊教授實驗室為台塑六輕火災工安意外事件研究的結果"雲林縣九十九年度「六輕火災事件空氣污染物擴散模擬研究計畫」"其中內容提到污染物排放量的推估方法為莊教授提出之「高斯軌跡煙流傳遞係數模式系統」也就是「GTx」(此模式已得環保署的認可)將模式搭配由中央氣象局各地氣象站提供的氣象資料建立氣象場資料後,輸入模式中先行模擬出各種空氣污染物在大氣中擴散,並隨著空氣流動飄移至台灣各地後的濃度,再進行污染物排放量推估,但污染物的排放量很難計算出實際值,比較有效的方法是以廠區內所使用了何種油品、使用燃油之總量,並搭配中鼎公司所推估的全台污染源排放量資料庫和「空氣污染防制費收費辦法」之排放係數,將這些資料計算後所得的結果便是推估出的污染物排放量。
 
 
在六輕廠區此次火災工安意外事件中,空氣污染物的監測資料因為六輕廠區附近的測站不足,僅有台塑自設測站三站,雲林縣環保局監測車兩台,及環保署於雲林縣設立之空氣品質監測站三站,況且其中只有環保署測站的監測能力比較顯著,故測站中的空氣污染物監測資料並無法明顯出來,在莊教授的計畫內容最後有提到 (以下節錄自雲林縣九十九年度「六輕火災事件空氣污染物擴散模擬研究計畫」鐘之內容)1.建議台塑六輕,增加廠區附近的測站數,使附近居民更能瞭解所生活地區之空氣品質  2.六輕廠區這次工安意外應變能力有待加強,希望台塑石化能定期輔導區內廠商工安意外應變能力,以及相關反應措施。 3.建議在六輕廠區設立一座風場雷達,觀測地面至高度約1000公尺之風場及溫度場,並在可能影響地點若干點觀測二次氣膠及其成份,才能真實了解六輕廠區二次氣膠之濃度及組成。 4.可以參考台中電廠平行監測模式,定期舉辦期中期末報告,使附近民眾了解台塑石化運作情形,以及污染源排放量多寡。但我不知道台塑公司是否有力行莊教授提出的建議。
 
 
而關於莊教授的雲林縣九十九年度「六輕火災事件空氣污染物擴散模擬研究計畫」,我想台塑公司對其內容也應該沒有質疑吧
 
 
現在既然有人提出重點是否應該在"莊教授宣稱的內容是否為真"的議題上,我認為可以請台塑公司提供出六輕廠區歷年來使用過的油品、燃燒油之總量這些資料,並且另聘其他學者進行污染物的研究,以學術研究的方法來質疑莊教授所提出之數據,這才符合"學術自由"的精神吧,不然在社會觀感上只會被當作財團惡意打壓學者之研究,侵壓學術自由。
 
 
另外也請台塑公司在提供六輕廠區歷年來使用過的油品、燃燒油之總量這些資料供其他學者研究後,也針對曾經在2010年被提及之"台塑六輕廢氣燃燒塔使用時數超過"這個環保議題,一併請學者進行相關之研究。在廢氣燃燒塔使用的這個環保議題上,成功大學環工系教授吳義林、輔大公衛系副教授劉希平這兩位學者也曾提出過其個人看法。
大老鷹姐姐2012/05/03 07:55回覆
3樓. 大老鷹姐姐
2012/05/02 23:50
卯上台塑的女人

黛安.威爾森,第四代捕魚人,五個孩子的母親,1989年起和石油化學工廠巨頭對抗至今。她發現她所居住的德州小鎮,竟被評為是美國「最毒」之地,大批海豚死亡,村裡長期賴以維生的捕魚業面臨蕭條衰敗,她再也無法坐視不管。本片紀錄她如何在充滿限制與成見的情況下,試圖打開更多觀點,扮演偵探、詮釋者,有時甚至必須像游擊隊地硬幹。

黛安.威爾森的個人第一本著作「卯上台塑的女人」"An Unreasonable Woman"
深入描述她對抗台塑等跨國企業與政商勾結體制,勇於揭發台塑在德州對環境生態與勞工安全、居民健康等種種「不公平正義的真相」,精彩媲美電影《永不妥協》、《絲克伍事件》、《大特寫》等。

出身於南德州的黛安,文章語調生動,風格介於愛麗絲‧沃克與威廉‧福克納之間,迷人的散文,讓讀者想起賈西亞‧馬奎斯作品中的魔幻寫實主義,作品中充滿夢境和預言。這本書開啟一種生動的新文學形式,讓我們見識到一位勇敢、充滿希望的女人是如何積極行動,而正是這個時代所需要的。

當「五個孩子的母親」卯上「王永慶的石化王國」

田秋堇(立法委員)、柳中明(台灣大學全球變遷研究中心主任)、
洪江波(畫家)、粘錫麟(環保運動者)、張大魯(部落客)、
張鐵志(政治文化評論人)、鍾文音(作家)、簡錫堦(社運工作者) 
相挺推薦(按筆劃序)

線上收看影片「德州環保女偵探」Texas Gold
PRODUCED AND DIRECTED BY: Carolyn M. Scott

大老鷹姐姐2012/05/02 23:51回覆
【讓我們卯上台塑吧】文:吳明益

幾天前我收到周桂田、陳吉仲教授的來信,問我是否願意參與一個連署運動的發起。原因是,台塑控告了中興大學的莊秉潔教授。

提告者是「臺灣化纖」與「麥寮汽電」,我仔細讀了莊秉潔教授寄來的民事庭通知寄達信,看著台塑這個心是塑膠做成的企業聘雇的律師,指控莊秉潔教授以引用環保署委託中興工程的調查報告,所進行相關工廠排放重金屬與戴奧辛煙塵的研究報告,涉及「指摘或傳述足以毀損原告公司名譽」。我記得去年就曾看到這則新聞,沒想到近年屢屢發生工安事故的台塑不但不思檢討,還厚顏地付諸行動,向莊教授求償不可思議的四千萬元。

這讓我想起黛安威爾森(Diane Wilson) 那本《卯上台塑的女人》。

黛安威爾森所居住的德州灣卡杭郡到處都是漁夫跟捕蝦人,她和她的朋友都沒有在任何有掛交通號誌的地方開過車,經營一個漁屋頗為自得。只是海灣的漁獲似乎愈來愈少,狀況愈來愈差,有一天她發現,卡杭郡在當年環保單位的報告中,是全美最毒的地方。這裡牡蠣無法食用、捕不到蝦、海豚死亡,濕地上鶴、塘鵝絕跡,居民罹癌率高居不下……絕望的拉瓦卡灣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化工廠。黛安這麼想,隨著她的自主調查,這間來自臺灣化工廠的排放污染物的證據愈來愈顯明。就在此時,被宜蘭反六輕拒絕的台塑,帶著三十億美元來到德州灣,宣稱要擴建高科技無汙染的廠房。黛安組成環保團體出面阻止,只是當地居民或懷疑她收了別郡的錢只為趕走台塑,或質疑她的資料的正確性,或搬出「我們才科學」的咒語,或以高失業率的痛苦來反駁她,甚至認為台塑設廠可以減低罹患精神病的人數…….。

為了仰賴這個「德州灣之珠」來解決失業的困境,卡杭郡就先花了兩億五千萬來疏浚航道讓台塑船隻可以進入,給予稅務優惠。結果呢?王永慶就像一個「強盜貴族」(書中一位記者的用詞),每天清晨起床健身、慢跑、伏地挺身,節儉度日,然後放任他的工廠把重金屬汙染的汙水倒到海灣,或滲透到土層中汙染地下水,讓氯乙烯、二氯化乙烯飄浮在空氣中,傷害居民與員工的肺跟靈魂。

那麼為什麼官員查不到台塑汙染的事實?因為台塑會掩蓋偵測井、捏造樣本、買通官員、雇用學者自製完美的觀測報告……。黛安寫道:「佛瑞德(台塑代表發言者)看起來很誠懇,台塑也是,好像他們排出來的髒污廢氣,他們又大又臭的油庫,他們成千上萬根輸送管,他們製造的一切一切,只不過是在製造爛香蕉……。」

威爾森不只是受到控告而已,她受到死亡威脅,律師被金錢收買策反,仍堅持和台塑纏鬥數年,絕食明志,硬是讓台塑簽下零排放的協議。台塑自此在美國聲名狼藉,而這個「跟大海一樣不講理的女人」則獲獎連連。地球已然判了黛安勝訴。

這樣傷害土地、形象惡質的工廠,竟然有顏面控告莊秉潔教授「意圖散布於眾……指摘或傳述足以毀損原告公司名譽之事項」?如果台塑仍有名譽存在,那必然是比爛香蕉更廉價的事物吧。

如果沒有像莊秉潔教授這種挑戰巨大汙染怪獸的學者,這些無責任感的公司只會更從容編織謊言、從土地上榨取財富,甚且擬態成慈善家。台塑大可尋求學界支援,以學術挑戰學術,若官司勝訴取象徵性的賠償即可。但台塑以官司取代研究,加以巨額求償,說穿了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引發學術界的寒蟬效應。他們要的不只是莊教授停止研究,更要其他正在默默以專業對抗他們的學者感到恐懼。

莊秉潔教授以他的專業揭發台塑的廢氣排放可能致癌,對他而言獲得什麼利益?唯有勇氣的名聲而已。台塑這場控告,證明了對抗粗野的、惡質的企業是有價值的,那就是價值四千萬的勇氣。

黛安威爾森說台塑的人否認真相時,「沒有一點心虛」,在〈熱情團結的島〉這章裡,提到宜蘭如何擊退六輕的,她說那是一種台灣的精神,「存在於他們的靈魂中,那股純粹的熱情,不是因為憎恨王永慶、中油,或是國民黨而產生,這股熱情的源頭和生命,仰賴東北角南雅奇石區中的峭壁險礁和一路延伸至龍洞、鹽寮的岩岸,福隆海灘的海水,蔚藍得讓人忘記其他顏色,彷彿只是簡樸的卯澳漁村上方,另一片晴朗無雲的天空。」(p.361)

我當然在第一時間就回信加入連署的發起,也決定回台北參加周日(4/29)的記者會。我們希望在之後,能激發出另一個「我也要卯上台塑」的運動,讓莊教授的勇氣增值到一億、十億、百億、千億……乃至無價如你我的生命,以及一片晴朗無雲的天空。
大老鷹姐姐2012/05/02 23:52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