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高耀潔在哪裡?
2011/11/30 18:34
瀏覽1,522
迴響7
推薦150
引用0

12月1日是世界愛滋日,高耀潔醫師希望紐約哥倫比亞大學學生黃泓翔 的文章能被更多朋友看見,小美知道高醫師的心願,因之,我也響應小美,放在個人的小部落格,也歡迎各位網友們──盡情轉載,用力轉寄,讓更多朋友知道目前大陸農村的困境,特別是因賣血而感染愛滋的農民艱難的處境。請大家一起關注,冀望形成一股強大的民意,督促中國政府能夠正視輸血性愛滋的嚴重問題。
如果有朋友住在紐約,如果方便的話,可以前去探訪高耀潔醫師,十分感恩您!    
                                                                                                                                                大老鷹姐姐敬上


高耀潔,85歲,前河南大學醫學院醫師及教授,

1996年因揭發中國愛滋病禍源「血漿經濟」黑幕

貧窮農民因賣血感染愛滋病引起全球高度關注。

中華人民共合國 國家衞生部聲稱,愛滋病蔓延情況受控,統計數字更不升反跌。

高醫師眼見揭穿豆腐渣工程的譚作人被捕,

為了保存中國貧窮農民因賣血感染愛滋病的真相,高耀潔醫師遠走美國。

高醫師非常傷心,她傷心的是孩子們的受苦;

高醫師痛哭,痛哭的是大國容不下真相和仁義!

令高醫師深深感到痛苦的是──因中共官方的顢頇而可能導致中華民族的滅亡!

 

高耀潔醫師給 周小美的email:

小美,作者是上海复旦大学新闻系的毕业生,今年8月考入美国哥大,(来我处有7个学生,他们自行迭出这个24岁的小孩写的)你看着办吧,发的越多越好,他还没有在报纸上发过文。若能发在报纸上,你寄来一张,作为小黄的处女作,我明天看病不写了,我代他谢谢!!!!!!!!!!!!

小美,作者是上海復旦大學新聞系的畢業生,今年8月考入美國哥大,(來我處有7個學生,他們自行迭出這個24歲的小孩寫的)你看著辦吧,發的越多越好,他還沒有在報紙上發過文。若能發在報紙上,你寄來一張,作為小黃的處女作,我明天看病不寫了,我代他謝謝!!!!!!!!!!!!

本文由苦勞網特約記者周富美代為投稿至苦勞網刊登/香港獨立媒體


文:黃泓翔 (紐約哥倫比亞大學 公共管理碩士)

剛剛和朋友探望了病中的高耀潔老奶奶,這位當年感動中國的「中國民間防愛第一人」,在這2011年世界愛滋病日即將來臨之際,孤零零地住在紐約曼哈頓上西區一處不起眼的建築中,離哥倫比亞大學不遠。有各界包括美國政府的援助,有一些學生的照顧,如今高奶奶的物質生活條件不算太糟糕。但是按照她自己的話,身體是越來越不行了。文革時失去了大半個的胃,現在只能喝疙瘩湯度日,還面臨著血栓等問題,曾讓飽學的她引以為傲的腦子和記憶力,也不如從前了。這一切,仿佛是要逼我們去瞪大眼睛看著這個世界。英雄,已經八十多了。

高潔的靈魂

這是高奶奶送留學生們的自傳的名字,也確實是她人格的寫照。在昏黃的燈光下,我們回到了中原的艾滋村,回到了一幕幕人與豬一起睡的老畫面,回歸了活人和死人一起存在的空間和時間。

出生於富人之家,飽讀詩書的她,正做著婦科大夫,卻毅然踏入了「中原血禍」,揭露陽光下的黑暗,為那些因賣血輸血而得愛滋病的人呐喊。走進艾滋村,跟愛滋病人同吃同住,縱是醫生,有幾個人做得到?數十年如一日,「你政府官員的面子再重要,也重要不過人命。」她與地方權貴鬥爭,容不得生命面前的謊言。縱然經過了百般折磨,千種不幸,直到前些年,她還在防艾的最前線戰鬥。給我們看的,是2002年的照片,上面蔓延著斑駁的苦難。而那苦難一直在延續,無論是當年激昂喧嘩的,或者是而今靜默哽咽的。

而最為珍貴的,除了堅毅的品格,大概要屬她的靈魂了吧,是的,除了「高潔」,無其他可形容。

「人們給我的錢,我要省著花。」五美元一副的眼鏡,守護著最清澈的瞳孔。

「我準備把家電什麼都賣掉,活不了多久了,把之前搜集的材料照片都出成書,給人們留下來。」散去了千金,消去了物欲,她什麼也不打算帶走,一心想要留下更多。

「中國政府是有過失,比方說有的官員貪污腐化、貧富差距、社會治安問題等,但是在這裡打著批判共產黨旗子的,都是好人嗎?現在出國來的中國人漸漸多了,魚龍混雜,國內的小混混,甚至貪污犯,跑到國外搖身一變就成了英雄。」

高耀潔談了很多人和事,借著做公益事業、救助受害者為名,以諸如關注愛滋病人的名義,在國外招搖撞騙。更甚者披著宗教外衣、打著救人的幌子、幹著撈錢的勾當。雖然吃透了文革的苦,恨卻占據不了她冷靜分析的頭腦和高潔的心靈。

「高祖提劍入咸陽,炎炎紅日升扶桑……」她至今仍能將三國等兒時所學背出,聊起很多事情還是很有見地,說到興起,像小孩子一樣嘻嘻嘻地笑起來。

高耀潔在哪裡?

高奶奶說當時廣東也出現愛滋病問題時,有記者撰文:高耀潔在哪裡。「我就在家裏嘛。」她又嘻嘻嘻笑了。

但是,筆者卻笑不出。是的,高耀潔在這裡,在家中,她已經連出門都困難了。因而,蒼茫的中國大地上,竟已經沒有奔走的高耀潔了。

那麼,下一個高耀潔在哪裡?可以放棄物欲,放棄家財,放棄與家人的團聚,放棄呆在深愛的祖國的機會,只為了那世上的傷痛,而去與貪污腐敗,與謊言,與不公,與世界的「不應然」戰鬥的人兒,在哪裡?

探望過高耀潔老人的孩子,大概也很多了吧?從那本厚厚的贈書名錄,可見一斑。而相信所有的來者都和我們一樣,被老人的品質人格所震撼,為那段歷史的濃縮所傾倒。但問題是,走出了老人的家門,除了「高耀潔奶奶真是太偉大了」,我們是否還打算去具體地,做點什麼?如果我們有理想,那理想是否準備也繼承起老人未完成的部分?如果我們沒有理想,那麼,是否可以從這一天開始有理想?

以前聽過一句話,「慷慨就義易,從容赴死難。」其實放到這個情境也是類似的,我們在老人家中的這一刻,被老人的故事帶回從前,我們的靈魂被老人帶到那些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可憐人面前時,慷慨激憤是很簡單的,問題是,之後呢?那些雙親因賣血染病而死的孩子們,那些目送兒女死去、抱著攜帶愛滋病毒的小娃娃對著陌生人跪倒的老人,那個拽著上吊的母親的褲腳說「媽媽你快下來呀」的孩子,他們的痛,老人大概是一生記住了,並且從來沒打算讓自己從那種痛裏走出來。正因為長久地記得受難者的痛,她才可以放棄物欲和享樂,一直地為了某些目標努力。而我們呢?我們也許在那一刹那也感覺到痛楚了,但是,可以保持多久?

第二天的飯菜還會香對吧?第二天又可以跟朋友逛街購物了對吧?這樣的話,世界不會有絲毫的改變。

我們不是特別需要很容易難過的人,但是我們需要不容易從為別人的難過中走出來的人。
因為只有這些時時刻刻無法忘記別人身上傷痛的人,才可以真的決心去行動,為了有朝一日帶來改變。你不需要走那麼遠

2011年,對於紐約客來說,是親歷了浩浩蕩蕩的「佔領華爾街」的一年。10月,許多學生走出校園,去參與那場本質上是對社會不公的呐喊,哥倫比亞大學的學生也不例外。只是,當興奮不已的學生湧向地鐵站前往華爾街時,他們已經跟華爾街擦身而過了。是的,和身邊西裝革履的「Mr.和Miss.華爾街」們。

當一群人在斥責華爾街的貪婪時,另一群人正在精心準備高盛、摩根斯坦利等華爾街巨頭的面試。十月是面試季的開始,無論是商學院還是聽上去更加承擔社會責任的「公共事務學院」,大多數最頂尖的學生以進入華爾街、拿天價工資為追求。而留美的中國學生中,以去金融業為目標的比例尤其高。無論承認與否,隨著商學經濟學變成顯學,隨著一次次社會價值觀對於物欲的妥協,對金錢的追求在中國已經甚囂塵上,青年無法免俗。

他們奔走,於一個一個招聘會之間,那匆忙的腳步大概和高耀潔當年有幾分相似。

他們努力,於一次一次面試之中,那執著的眼神大概和高耀潔當年有幾分雷同。

那麼,是什麼變了呢?是時代變了,還是青年變了?是時代變了導致青年變了,還是青年變了導致時代變了?是青年已經不需要再去像高耀潔那樣奔走了嗎?

每次見到出發去遊行的團隊,都很想對他們說:你們不必跑那麼遠去和華爾街「作戰」。華爾街就在我們的身邊,華爾街就在我們的心裡。

華爾街是什麼?那是一個獨立的存在嗎?不是的,那是一個一個具體的人組成的。這樣的權與錢的集合體還有很多,只要學生中的精英們仍以進入它為目標,它就不會倒下。

愛滋村是什麼?那是一個獨立的存在嗎?不是的,那是一個一個具體的苦難組成的。這般的天災與人禍的衍生還有很多,只要我們還置身事外,它就不會消散。

此刻,高耀潔在紐約的家中,由於心律緩慢、乏力等等病症,活動困難,已經無法出門奔走了。而我們青年人自由的腳步,哪怕是在高耀潔的家中稍作停留和滌蕩,也大多在出門後馬上追著利益和物質。中國的未來,我們的未來,會好嗎?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政治
迴響(7) :
7樓.
2012/04/05 13:02
联系方式
大老鹰姐姐你好,我是哥大的学生,非常想知道高耀洁医生的联系方式和住址,我和我的朋友都想去亲自拜访下高医生,不知道方不方便告知有关信息。非常感谢!!
6樓. ............
2011/12/10 23:58
非常怕

這三個字

愛滋病 新聞˙字眼

大家都怕

作好保護措施就沒事。

大老鷹姐姐2011/12/11 02:44回覆
5樓. 酷姬女王(原小燕子的feeling)
2011/12/09 17:51
痛心疾首

這則新聞記下中國貧窮農民的最大悲哀

中共官方更應該負起這愛滋病禍源的重責

不仁 不義 不齒 的真相,遲早是要被公開的並受譴責的

也為高耀潔醫師不畏大鯨魚吞噬的超高勇氣喝采

小燕子跟大老鷹姐姐問安來

只因這中間有暴利與市場的利基所在,地下私營買血大行其道

加上中共官方諱莫如深,農民不知其害,為了脫貧而賣血,而造成不可挽回的悲劇。

高醫師為農民不斷地奔走,她的高貴情操無人能比,非常期待美國能把高醫師的子女變成美國公民,讓高醫師她老人家能夠有個快樂溫暖的晚年,不知這是不是我的痴心妄想,一廂情願了。


同時也謝謝美麗的燕子來訪。

大老鷹姐姐2011/12/11 02:55回覆
4樓. john5438
2011/12/01 14:49
以前聽說過

應該是十年前吧! 當時忽然聽說 AIDS 已經在中國內陸蔓延相當驚訝!

但從來往大陸香港的從商朋友口中得知中共官方正試圖對此傳聞滅音! 這讓我更感驚訝!

中共是嫌中國人數量太多了嗎? 想要暗中從事"人口減量"?

還是說想藉由擴大傳染試圖找出天然的免疫者再加以研究解藥或是疫苗? ~~ 十多億的白老鼠! ! !

哀! 這真是可怕! 人類的浩劫!

感謝您的來訪與推薦! 謝謝!

john5438

我們是小漣漪

試著把消息傳遞給更多人知道

相信透過網路

可以讓悲劇及早結束

受苦的人們

有一天有機會可以重新找回他們的尊嚴和希望

大老鷹姐姐2011/12/01 19:15回覆

 2009年 12月 1日,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2:57  資料來源: http://www.bbc.co.uk/zhongwen/trad/china/2009/12/091201_china_aids_gaoyaojie_iv.shtml

中國防艾滋病第一人高耀潔專訪全文

高耀潔醫師

高耀潔希望完成3本關於中國艾滋病疫情的著作(對華援助協會圖片)

12月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曾經被稱為「中國防艾滋病第一人」、八月通過秘密安排抵達美國的河南醫生高耀潔在美國舉行記者會,指責中國政府粉飾艾滋病疫情。高耀潔在記者會之前接受了BBC中文網記者威克專訪:

記者:您為什麼會決定離開中國?您是受到了什麼樣的壓力?

高耀潔:首先我今年已經83歲了,我手下有三本書。 因為我調查的艾滋病真實情況不能公布於世界,我出來之後是要整理我的書。四川的譚作人被捕後,我考慮到我比譚作人做得時間長、比譚作人做得面積大、比譚作人做得聲望也高,可是譚作人已經戴上顛覆國家政權的帽子。我比譚作人還重,我應該引以為戒。我就帶著我的三本書出來修改,現在我一直不想接電話,就是想抓緊時間修改我的書。

記者:以前您就一直在揭發很多有關河南艾滋病的內幕,現在要在海外出書,您是希望外界知道哪些內幕呢?

高耀潔:你這句話的認識是錯誤的。艾滋病不只是在河南,艾滋病在中國每個角落都有,而且是血液傳播,在中國31個省沒有一個空白點。這個問題不只限於河南,而是全國性的。

記者:你最想讓外界知道哪些以前不知道的信息呢?

高耀潔:我現在想把我了解到的真實情況寫成書,出來以後講個公理,以便成為歷史的一頁。

記者:萬一別人給您戴上一個您出書是為了沽名釣譽的帽子怎麼辦?

高耀潔:我不是在國內出書,而是在國外出書,因此沒有問題。

記者:但是中國政府沒有批准您出境,現在出來了,恐怕就回不去了。是不是這樣呢?

高耀潔:我現在正忙著出書,沒考慮過回去不回去的問題。我現在忙不完了,有一個章節找不到。

記者:吳儀過去擔任國務院副總理的時候,曾經單獨探望過您,您可以和她直言,不需要忌諱,後來情況為什麼發生變化了?

中國艾滋病患者

血液傳播是中國艾滋病傳播主要途徑。

高耀潔:我跟吳儀談了真實情況,吳儀也給我地址,但是後來向上反映問題反映不上去。主要是因為河南是個大黑坑。

記者:前幾天,中國的衛生部部長陳竺接見聯合國艾滋病官員的時候也表示,將加強發揮非政府組織和公民社會在防範艾滋病方面的作用,您要是在國外不就錯過了發揮您作用的機會嗎?

高耀潔:他(衛生部長)有嘴,他願意怎麼說就怎麼說,我願意怎麼寫就怎麼寫,我這裏有事實,有照片。他說,2006年中國感染艾滋病的人口有84萬,他現在又說是74萬,難道這10萬病人蒸發了?本來這個問題是個學術爭論的問題。他說沒有,我說有,因為我看見了。我說是血液傳播,因為我看見血液傳播了。

記者:中國政府最近幾年一直在強調艾滋病疫情形勢險峻,這不也就顯示出中國政府也是很重視艾滋病的問題嗎?

高耀潔:中國說他們重視了,必須有事實才行。

記者:那麼您覺得中國有哪些地方做得不周全呢?

高耀潔:中國領導人可以表明他們的觀點,我要表明我的觀點,我不管他們怎樣說。關於中國領導人自己說的問題,我不做答覆。

記者:所謂的「血漿經濟」,起碼在河南是造成艾滋病的禍首,聯合國有關中國艾滋病的報告說,中國現在艾滋病人數大約8.5萬人,其中3.5萬人是因為賣血和輸血感染的,您看這個數字準確嗎?

高耀潔:「血漿經濟」已經轉入地下。現在不只是河南,而是全國。他們有嘴,就讓他們說吧。現在湖北還在賣著,還有廣東、廣西、雲南,我有好幾張照片,山東有6張照片。

記者:我想再問一句,對於聯合國報告提供的有關中國因賣血和輸血感染的艾滋病人數,您怎麼看?

中國開展防範艾滋病宣傳活動

國際艾滋病日,中國開展防範艾滋病宣傳活動。(新華社圖)

高耀潔:那是他們的問題,我又沒有權。我是一個老人,能怎麼辦呢?我只能寫成書,大家做為歷史的一頁,以後可以看看嘛。你一直在強調河南,我都不高興聽了。艾滋病不只是河南,第一個傳出來的是河北,河南還是跟陝西出來的。

記者:中國政府在防範艾滋病蔓延方面開展的工作,你覺得夠不夠呢?

高耀潔:有關夠不夠的問題,我不加評論,我忙著寫我的書了。

記者:為了艾滋病的問題,您現在80多歲的時候還要背井離鄉,代價是不是太大了一點?會不會覺得有點淒涼?

高耀潔:如果我現在不抓緊時間,我一旦去世,這些材料就公布不出去了。

記者:你現在是否感到後悔?

高耀潔:無所謂後悔了,大家都不知道。你剛才只是提到河南,其實這個問題是全國性的。你們在英國如果不知道中國會說瞎話,那你們都是光顧著吃飯了。中國政府最大的能量就是能說假話。你沒聽說過老百姓有個順口溜:「村騙鄉,鄉騙縣,一直騙到國務院」。

記者:在治療和防範艾滋病方面,您最希望看到中國當局能夠做出什麼努力?

高耀潔:我這個年齡是看不到了,我已經朝不保夕,我血壓高到200多,一旦腦溢血就完了。

大老鷹姐姐2011/12/01 19:01回覆
3樓. 雅筑 清淨蓮台
2011/12/01 11:17
可以轉貼到 fb 嗎 此文?

  這位醫生非常了不起,她揭發這許多不為人知的心酸,

我在 公視 看過這相關報導,越是窮鄉僻壤的國度,

無知讓他們更辛苦! 賣血倒置 愛滋病漫延....

這會是人 類 的 浩 劫 ~~

  謝謝您~~


普賢行願品:

眾生至愛者身命,諸佛至愛者眾生;

能救眾生身命,則能成就諸佛心願。 雅 筑 合十

雅竺:感謝再感謝,請您盡情轉貼轉寄,謝謝您的菩蕯心腸 

大老鷹姐姐2011/12/01 13:13回覆
2樓. 周小美
2011/12/01 01:43

鷹姊,替高老師說聲,謝啦!^^

小美,謝謝妳為高耀潔醫師所做的一切

高醫師了不起的事跡藉著網路的力量傳播出去

就像蒲公英的種子,承載著希望飄向八方

期待有更多的年輕人成為小高耀潔,為了公義而奔走

而不是追求華爾街金錢名利的人生

大老鷹姐姐2011/12/01 08:26回覆
1樓. 大老鷹姐姐
2011/11/30 18:48
血漿經濟致中國愛滋病蔓延
 

文 ◎ 史靜

被譽為「中國民間抗愛滋病第一人」的高耀潔醫生,於3月20日和21日,分別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及紐約法拉盛圖書館,介紹在中國因為賣血導致愛滋病蔓延的事實真相。她指出,都是血漿「經濟」惹來的禍,受害地區不僅限於河南一省。 

應哥倫比亞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黎安友邀請,高耀潔醫生3月20日在哥大進行演講,通過幻燈片介紹了中國的血漿經濟,其中包括在2004年拍攝到的血站照片。 

高耀潔介紹說,中國的愛滋病主要是賣血和輸血感染,有人對500對夫婦做過調查,一方有愛滋病,另一方感染的還不到9%。對於一些人故意引導人們誤以為中國的愛滋病主要是性和吸毒造成的,高耀潔認為有些專家的人格低下,不配稱為專家。而有人在發愛滋財。曾經有避孕套廠長請她出面做宣傳,她說「我不出賣自己的靈魂」,就把電話掛斷了。 

高耀潔披露,目前中國愛滋病防治的主要問題是賣血轉入地下,夜裡12點到早上6點,人們擁擠的排隊等待採血,天一亮都撤走。高昂的利潤,巨大的需求缺口;另一方面是農民缺錢,使得農民賣血成為全國普遍性的事情。其實,農民賣800毫升血才可得到80元人民幣,相當於10美元,而在臨床上使用100毫升血就是100元人民幣。

就高耀潔自己的調查發現,人們對愛滋病缺乏瞭解,救助不普遍,導致在其他省份賣血比河南嚴重的多。人們知道河南的愛滋病是因為她呼籲了11年,而河南人賣血是從山西學的。高耀潔也親自租車走訪了雲南、貴州、四川、廣東等省份,發現賣血的情況非常嚴重。她用自己的積蓄和在國際上獲得的獎金印發小冊子讓農民閱讀,給他們買方便麵。農民說早知道賣血會得這個病,打死也不會去賣。 

村幹部把守,很難與農民接觸宣傳防治愛滋病。高燿潔說,村幹部把守的很嚴,他們懸賞500塊錢讓村民舉報高耀潔進村的消息。而農民要是患了愛滋病會受到歧視,也不敢承認。除非你送給他衣物或方便麵等, 他才會答理你。 

目前,中國官方控制有38個愛滋村,高耀潔說,她不去這些村,而是專門去政府不知道的村莊,回來以後再把照片公佈在部落格上。她認為這樣感染下去中華民族不得了。

原文刊登於香港獨立媒體/周富美

日前羅馬天主教會教宗本篤16世在他最新出版的《世界之光》一書裡,首度有條件鬆口,打破了天主教過去幾十年來,完全禁用保險套的教義,「防愛滋可用保險套」消息傳開之後,立即成為世界注目的焦點。

此時此刻,隻身流亡在異鄉的83歲中國婦產科醫師高耀潔,首度在台灣出版的新書《揭開中國愛滋疫情真面目》,卻鮮少有人關注。

被跟蹤、被監聽、被軟禁,儘管如此,這一切,依舊無法阻擋「中國民間防愛第一人」高耀潔的腳步,82歲的她,用裹著小腳的步伐,蹣跚地往前移動,直到2009年8月,終於踏出了中國的門,飛抵美國,幾乎是永遠地揮別了故鄉。

1980年代的中國,是個「想要奔小康,就去賣血漿」的「血漿經濟」年代,窮了一輩子的農民,靠著賣血致富,蓋起了青瓦紅磚房,卻因此使得愛滋病毒,隨著被滋染的血液不斷蔓延,20年過去了,在中國的版圖上,已經沒有愛滋病的空白點。

婦產科醫師高耀潔,在1996年的一次會診當中,發現了一名在生產過程中,被非法輸血因而感染愛滋病的婦女,因而掀開了中國大陸愛滋疫情的黑幕,非法血站私自採血、醫護人員非法輸血、當局拼命遮掩疫情、騙子和遊醫橫行,助長了愛滋病的傳播速度。

為了說出真相,高耀潔一次次地下鄉,前往河南愛滋疫情最嚴重的農村探訪,中國官方一次次地用500元人民幣懸賞,要農民一發現就舉報她,但是卻捂不住中國愛滋疫情不斷擴大的事實。

這一場中原的「血禍」,主因起源於人性的貪婪與自私。從1996年到2010年,14年來,高耀潔的吶喊,見諸於媒體之後,打破了長城內外的沉默,但卻不見容於中國社會,在高耀潔為結褵50多年後病逝的老伴郭明久先生,守孝屆滿三年之後,她決定出逃到美國,繼續筆耕,寫下她走遍愛滋村的所見所聞,終於在今年,第一次在台灣出版關於愛滋病的紀實報導《揭開中國愛滋疫情真面目》一書。

2010年10月上旬,我第一次搭上飛往美國的班機到了紐約的中國城,參加高耀潔的新書發表座談會,她在記者會上老淚縱橫,雖然人在異鄉,依舊心繫著中國大陸廣大的愛滋病患,依舊陷於貧病交迫的苦境。

據推估,目前中國大陸的愛滋感染者人數,將近有一千萬人,但是中國官方公佈的數據,僅有74萬人,在12月1日世界愛滋日前夕,天主教宗都已打破了數十年來的沉默,對於防治愛滋採取積極的態度,希望高耀潔這位83歲老人說真話、呼喊正義之聲,可以喚醒沉睡的中國,直視愛滋疫情日益嚴峻的真相。

大老鷹姐姐2011/11/30 19:08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