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羅龍治,能飲一杯無?
2012/02/26 12:01
瀏覽1,973
迴響2
推薦107
引用0

山中迷走。山外積雲繚繞。

對於自已即將寫下的每一個字,我都很清楚。清楚為何?也清楚自已

扮演的角色,就像連接不同世界的管道:有形的是一支筆,無形的是風,

在春天和百花共舞,到了秋涼,便托著落葉擁抱大地。

我是管道。

多少年來我就知道:終要透過我,兩個久居台中的朋友才得結識。透過

我,一朵花化為一行詩,一湖鏡水引來更多渴望放下、觀雲的都市人

──其實反過來說也同樣真實:人在哪裡,花在哪裡,湖一直安靜的

臥在哪裡,而孤獨的是我,需要擁抱和一指禪的也是我。

生命的奧義有時真是不可說:不久前,我感慨著世人已忘了羅龍治,

三十年前,他的「狂飆英雄的悲劇」和在「人間」副刊的慷慨放歌,

是比「野火」更動人、也更具深度的一次點燃。當時,一部部感動了

幾十版的讀者,如今,恍若只得一句「俱往矣」?

人心是健忘的,速食化的現代社會更是如此!

若李敖都曾為年輕人遺忘過,羅龍治又算那顆蒜呢?

經過多年低潮,感慨之餘,這次,彷彿過關斬將,助我打通管道疏通

穴脈的,偏偏有一個他!

當我從書架意外發現「紫色之夢」──雖已是近四分之一世紀前的一部

書,今日翻開再閱,仍然新鮮強猛!

當時中壯的史學家,對歷史有新見解,下筆道來,一掃積塵,令人耳目

一新,雖不免引人側目冷哂,一已卻可痛快淋漓的出古入今,點評批判。

也在此際,我大膽忖測,性格三分似虯髯的他,或可能由好友古龍那

得到更上層樓的啟發:當時,小李飛刀和上官金虹正待對決──

忽有一老人說:「動即不動,不動即是動,你明白嗎?」

一少女接道:「既然如此,打即不打,不打即是,又何必打呢?」

因此引起一段關於「武學顛峰」的論述──別人可能要寫上一篇萬言文

甚至一部書,古龍透過對白用幾句話便交待得清清楚楚:

上官金虹以為「手中無環,心中有環」便到「武學顛峰」,其實還差十萬

八千里,就像羅大俠治史,再有獨到見解,不過由古入今而已。

要待「手中無環,心中也無環,環即我我即環」,也就是說,歷史反應

現實,現實溶入歷史,這才算貼近。像黃仁宇的「赫遜河畔談中國歷史」、

房龍的「人類的故事」,都達到此一地步。

可惜,這像神秀的詩偈:「身如菩提樹,心如明鏡台,時時勤拂拭,

莫使惹塵埃」,絕大多數的史學家,再有見識,甚至連「教授中的教授」

陳寅恪這般會二十幾種文字的通儒,「不古不今」,亦不過在較大的圈子

中打轉:「不敢觀三代兩漢之書,而喜談中古以降民族文化之史。」

包括一代宗師湯恩比之輩,無不如是。

若能達到六祖惠能所云::「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

何處惹塵埃。」禪宗至境便是武學顛峰,也是史學顛峰:

「萬事萬物,到了顛峰,」老人說:「道理全都差不多,」

相信羅大俠以史入道,經此「頓悟」或「點化」後,「天下事」無論何時

何地發生在何等人身上,皆為「歷史」一部份。

直到「歷史的藥鋤」,還以史學者、智識份子心眼觀察,到了「紫色之夢」,

從茶坊、佛教的花与性与企業化、修行与舍利子、厚黑教主与管理學

教授、從一幅畫看到承傳的衰敗,社會價值的疲乏,更從點點蹄痕中

看到莎翁的錯与歷史方向。

一篇篇道來的,不止「一花一世界」而已,信手揮灑處,無不如意,

「文無章法,隨意為之而已」,可謂已入化境,正是「天女散花」!

「事件」取代了「歷史」,生命的哲學和生活的奧祕都從平常處來。

越是心有同感,越是痛心不已!

悲愴的是,今世,台灣,學界,好不容易的孵出此等人物,就像南泉

斬貓,我忽然想到,我或竟就是趙州?因為遲到了,南泉不得不斬貓,

羅大俠夢如花碎、使命徒呼、不得不效「竹林七賢」污面酗酒、佯狂

避世?在大悟得道之後,回身關懷所置身的民主台灣,亂象頻乃中,1942

年生的他,假借退休,(也許)順便放下筆,吃喝拉撤睡,做一個人該

做的事──二十多年,或竟就如此這般的過去了?

我不知羅龍治是否偉大如六祖、氣沮如虯髯,但知今日之台灣能有他,

恰似「五四」有梁啟超,總得是另一位不甘寂寞的「管道」。我輩若不想

一味呼吸濁氣,就需要這等能以破立之姿,引進新鮮活氧的「管道」。

一國一地一個時代,莫不如此。

我不知他是否選擇了「神物自晦」,已臻太上忘情之境,但知我來了,

無論你在那裡:天涼好個秋,能飲一杯無?

<歡迎到FB 楊平 / 閱讀我^^>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另類創作
自訂分類:文史哲管見
上一則: 普希金的秘密日記
下一則: 黑色,卻不幽默的往事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迴響(2) :
2樓. 悅己
2012/04/05 01:57
飲一杯
羅君能得一襲白衣如此欣賞, 一定如見伯樂,欣慰歡喜﹗
1樓. 一畝桑田
2012/03/04 20:43
印象

印象中,

羅君個兒清瘦一幅飽學之士模樣,

治史有獨到之處,

都已多年往事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