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毓老師 走了 後續文字
2011/04/10 11:10
瀏覽1,875
迴響5
推薦55
引用0

剛剛瀏覽新聞,意外看到標題,毓老師走了。當年學生們「毓」老「毓」老地稱老師,他真的走了。

大學畢業後,我有機會去他私塾上課三年。從四書上起、上完才有資格繼續報名上更深的易經或戰國策等等。

那是個上課環境很克難的地方,卻是啟發最大的地方。我不是用功學生,只是一週要兩三晚去他那邊聽課。

國內很多政界、文化界、新聞界的前輩,都是他的子弟。

心情有點感傷,我把他弟子們懷念的文章網址,貼給大家。不妨去看看所謂的毓老師是怎樣一位受學生尊敬的老師。一共有九篇吧。大家可以慢慢看。

http://blog.chinatimes.com/dustmic/archive/2011/04/06/642064.html

泰山頹兮──悼毓老師

  • 2011-04-08
  • 中國時報
  • 【張輝誠】

      孔子臨終前七日,早起,負手曳杖,神色自若,脫口而出:「泰山其頹乎,梁木其壞乎,哲人其萎乎。」第一時間獲知毓老師故去,腦海便響起這幾句話,泰山傾頹了,棟樑毀壞了、有智慧的人過世了。然後,悲不可抑。

     顏淵曾經這樣描述過孔子:「仰之彌高,鑽之彌堅,瞻之在前,忽焉在後。夫子循循然善誘人。博我以文,約我以禮。欲罷不能,既竭吾才,如有所立,卓爾。雖欲從之,末由也已。」我在毓老師奉元書院讀書兩年餘,最深的感受,就是這段話。

     毓老師出身滿清皇族,光緒三十二年(1906)生,禮親王嫡傳,幼時曾入紫禁城毓慶宮讀書,受業於陳寶琛、王國維等名儒,同時亦受英國教師莊士敦西學。七、八歲時,太福晉(親王正室,毓老師母親)親授四書,十三歲時讀完五經(熟背),後留學日本、德國,滿州國成立時曾任職,民國三十六年被蔣中正軟禁至台灣,初到台東教育山地學生三年,後回到台北任教大學數年,自辦奉元書院講學,直到二○○八年,整整六十餘年。臨終前猶不斷接見學生,深切囑告,一生講學,死而後已。

     毓老師因出身皇族,近代史上君王將相、名公巨卿,多曾與之交往周旋,親眼見證中國百年來風起雲湧、潮來潮往。毓老師有一回提及二次大戰中最著名的一本書《我的奮鬥》,便說台灣恐怕只有他見過希特勒,二戰時義、德、日、滿聯盟,他代表滿州國去義大利,碰上希特勒。毓老說:「先不論後來結果,希特勒這個人充滿領袖魅力。」上課時偶然評及宣統、老蔣、小蔣、汪精衛、殷汝耕、周恩來、五四名儒、台灣早期政治人物(辜顯榮、黃朝琴等),也不是憑空談論,都是曾親身與之交遊周旋。毓老師前半生投身政治,轟轟烈烈,亡國再復國,復國又亡國,歷經千險萬惡,嘗盡百般滋味。後半生在台隱居講學,裁成學生,孜孜矻矻,六十年如一日。由此便可知,毓老師講經書,絕不尚空談,全是要拿來用事,成就自己之外,還要經世濟民。

     ●

     孔子學生曾評論孔子:「夫子賢於堯舜遠矣!」毓老師解釋過這段話:「堯舜是兩個成功的政治家,別看夫子沒有為帝為王,別看夫子政治上一事無成,可是夫子『加吾王心』,刪詩書,定禮樂,撰《春秋》,成就遠遠超過堯舜!」毓老師丟下粉筆,大嘆:「孔子是樂死的!我是氣死的啊!」接著搖頭再說:「我天天講人話,竟教出一批渾蛋!早就承認失敗了,產官學沒有出一個人才。」接著又勉勵同學:「每個人都應該有素王之志啊!」(素王者,孔子無王位,卻修撰君王才能修撰的《春秋》,一字定褒貶,後人因稱「素王」)。也就是說,毓老師期望學生無論處在什麼位置,都要發揮最大的影響力。實際上,毓老師學生遍及產官學,人才濟濟,任官者如江丙坤,毓老師上課就稱讚「人品第一」;經商有成者如溫世仁,毓老師得知溫氏過逝時,感嘆不已:「當初回來說:『老師,東北(幫助中國)交給你,西北就交給我!』這麼好的人怎麼這麼早就過去了呢?」學者如劉君祖,毓老說:「劉君祖是李登輝的老師,在古代就是帝王師,那我不就是帝王太老師?」其餘學生在政界、在學界、在商界,秉持師訓,略有所成者,無可勝數。但毓老師為何總說,自己教出一批混蛋、學生一個比一個渾,那是毓老師期望老同學還能得到更大成就,新同學可以得此激勵奮發猛進。

     毓老師一生述而不作,沒有留下任何著作。他常說:中國學問是解決問題,不是寫一本書教後人研究。古人的智慧,講就夠了,放著《論語》不讀,還讀什麼語啊?思想還有新舊?會用都是新的,不會用都是舊的,我們從中得到多少新的智慧?講學不是為留一本書,是為了達到聖功!「蒙以養正,聖功也」我們生下來都是小混蛋(蒙),第一個老師就叫啟蒙老師。養正,就是要止於一,止於元,元是善之長(所有善的圓滿),我們書院叫做奉元,就是這個意思。古人說三不朽:立德、立功、立言。咱們得先立德,再立聖功。

     ●

     有一天早上,讀國小的乾孫子跑出門,找到正在巷弄間散步的毓老師,興奮地說,門口被人用油漆噴了「八王」兩個字。毓老師問:「有沒有送聯?」孫子說:「沒有」等毓老回到家時,一看,大笑,也不擦掉。上課時就感嘆說:「王八,就是我的一生。我不寫回憶錄,如果要寫,就這幾句話:在日本混了半輩子,沒做漢奸;在老蔣時代,專唱反調,不當走狗;來台教書五十八年,成了王八。」

     這段話看似自嘲,其實大有深意,是毓老一生大自信之所在。

     從十三歲留日開始,二十多年間與日本人周旋,到滿州國覆滅。戰後審犯,皇族中只有毓老師不是漢奸(這是毓老師的大節不虧)。到台灣,想辦哲學研究所,老蔣撥一筆錢,毓老不肯接受,沒辦成;老蔣讓當考試院長,毓老師也拒絕。毓老師後來對我們開玩笑說:「不,大丈夫不可一日無權,當初應該讓老蔣給我當小學校長,還能指揮工友。」戒嚴時期講課,即使特務坐在底下,仍然天天罵老蔣(這是威武不能屈)。如今被人罵成王八,毓老師說:「就生氣了?智者不怒啊!散步時就笑自己,何以會在這屋裹坐了五十八年,這不就是以身殉道?」

     毓老師一生,就是在這些大節操、大德行、大格局、大學問之處,昂然挺立,堅毅不拔。毓老師過世了,泰山傾頹,但是他所裁成的數萬學生,日後也將長成一顆顆壯麗的樹,有些或許還努力地隆出山形,但他們都感念老師,因為登泰山才能小天下,不,是登泰山而懂得以天下為己任,那是毓老師教的,也是孔子教的、更是中國老祖宗教的。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思考
上一則: 放下挫折 把比賽打完
下一則: 享用今天了嗎?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5) :
5樓. 陳瑩珍
2011/04/11 11:30
一些報導
【聯合報╱記者何定照/台北報導】 2011.04.11 03:03 am


一代經學宗師毓老,離世前仍心念教學不輟。曾任台大歷史系主任的明清史專家徐泓指出,上月北京清華大學等校率團訪毓老,說將在清大撥地、建宿舍蓋「奉元書院」,還奉上王國維墨寶當禮。毓老約徐泓三月二十日早上十點共商大計,未料當日清晨毓老即猝逝。

徐泓指出,毓老教學從不僅是「讀書」,而是強調「要做事」,一心盼中國學問傳世發功效,「我讀經書,全靠他開竅,他幫我把經典讀活了,知道中國人智慧的厲害。」

南亞科技副總白培霖回憶,大學時毓老教課周一至周五輪流上不同經,分別是易經、四書、春秋、詩經、莊子等子書。大學生晚上恨不得去玩,他卻沉迷上毓老的課,「一般老師常用他人註釋講經,他總『以經講經』,再加上以人生經驗活用解釋,每次上完課我都覺得電力飽滿。」他強調,都是不會教的「冬烘先生」,才讓人以為經學枯燥無用。

台大社會系教授孫中興感嘆,毓老曾說想在苗栗山區土地建立學校,盼他研究,他卻因不熟悉,只在教育部福利社買了設校的法規辦法說明就擱延。

徐泓則指出,毓老雖已遠,但他的學生如劉君祖、王鎮華等人都在民間開課,期盼文化種子繼續傳承。

【2011/04/11 聯合報】@ http://udn.com/
紫微陳瑩珍
4樓. 陳瑩珍
2011/04/11 11:28
一些報導
【聯合報╱記者何定照/台北報導】 2011.04.11 03:03 am




經學宗師愛新覺羅‧毓鋆昨天舉行告別式,毓老的學生、李登輝的易經老師劉君祖代表緬懷先師。
記者胡經周/攝影

「中國有這麼多書,你們讀過幾本?有沒有讀懂?又會不會用?」台北第二殯儀館公祭會場裡,當經學宗師「毓老」愛新覺羅‧毓鋆頭戴瓜皮帽、鬚髯飄逸的錄影畫面出現,宏亮聲音迴盪室內,數百位遍及產官學界的毓老學生,不少人都止不住啜泣。

在台講經逾一甲子的愛新覺羅‧毓鋆,為清太祖努爾哈赤次子代善的後代,學生尊稱毓老,三月二十日清晨因心臟衰竭於台北家中辭世,享壽一百零五歲。

他數十年的學生、南亞科技科技副總白培霖表示,毓老骨灰預定送回中國東北家鄉。

毓老一生傳奇,他和滿清末代皇帝溥儀同年,四歲由母親親授四書,六歲開始陪溥儀讀書,受業於王國維、康有為、梁啟超等名儒。十三歲讀完十三經後,又留學日、德學習軍事。

一九四七年蔣中正安排他來台,曾在台大、政大等校任教,並在胡適推薦下教導研究中國文化的博士生。一九七一年他在台北開辦私塾「天德黌舍」(後稱「奉元書院」),逾百歲仍教課,東西學生數萬人,包括內政部長江宜樺、海基會董事長江丙坤、監察院委員周陽山、明清史專家徐泓、台大社會系教授孫中興、作家蔣勳、張輝誠、科技人溫世仁等。

李登輝的易經老師劉君祖,昨天代表毓老學生致詞。他說毓老講經一甲子,一般認為這是「述而不作」,但毓老「把經講活,經世致用」,「這是『以述為作』!」

代表中年輩學生致詞的白培霖,回憶二、三十年前在毓老家上課,小小空間常塞滿兩百人,可見毓老魅力。青年輩學生則回憶,毓老百歲時一度住院,他前去陪伴,常半夜被毓老喚醒談經至清晨,還曾「一進病房就要我們抄『正氣歌』」。他難忘每次看到毓老,總是「左手放大鏡、右手捧書讀」的形象;「毓老還要求安眠藥減量,好多讀一些書。」

芝加哥大學教授夏含夷,昨天從美國專程趕來,代表眾多洋弟子向毓老致意。

他說六歲的兒子也很愛毓老,壓抑著悲傷要爸爸去台灣「千萬不要哭」,「從他的身上,我看到毓老傳經的願望,將會延續到下個世紀。」

總統馬英九也送來褒揚令,闡揚毓老傳授經典之功,由總統府秘書長伍錦霖代頒。學者黃光國因父親曾任溥儀醫師,因此與毓老結緣,也來現場悼念。

【2011/04/11 聯合報】@ http://udn.com/
紫微陳瑩珍
3樓. 陳瑩珍
2011/04/11 11:27
一些報導
聯合報╱記者何定照/台北報導】 2011.04.11 03:03 am


毓老出身滿清皇族,經歷過大清亡國、張勳復辟、滿州國興亡、又被迫到台灣。他的學生賴聲羽(賴聲川的哥哥)為文形容,毓老歷經三次亡國,又隻身來台,卻不抑鬱孤獨,「他像一陣天風,從中國吹到台灣,把消沉將熄的中華文化的灰燼吹醒,給年輕人帶來光明和力量。」

毓老學生白培霖指出,抗日勝利後,蔣中正發現毓老秘密聯合抗日軍,為中國貢獻良多。當時國共內戰,國民黨節節敗退,蔣中正開始運走黃金、國寶及人才,以免為共產黨所用,毓老也被點名。但毓老母親不願來,毓老只好讓夫人陪伴母親,未料一離便是家人永別。

毓老雖經蔣中正安排來台,卻始終受調查,還一度被「軟禁」。台大教授孫中興回憶,毓老上課時常諷刺「來臥底的調查員」,還指明某位打瞌睡的同學即是。孫中興初始不信,直到某學姊表明自己就是調查局的人,希望從他口中知道毓老「平常言行」,才恍然大悟。

白培霖指出,毓老曾說「在滿州國不當漢奸,在老蔣時代不做走狗」,開始教學後希望多收台灣子弟。終身未再婚的毓老,後來即住在生於嘉義的義子張景興家中。張景興十七歲開始上毓老的課,一跟四十年,也是另個傳奇。

在毓老公祭會場的錄影片上,毓老精神矍鑠,要學生明白「孔學不是只問怎麼讀,是要怎麼用」,並指「為什麼覺得怎麼學都用不上,是因為都讀不懂」,再度震撼毓老學生。

【2011/04/11 聯合報】@ http://udn.com/
紫微陳瑩珍
2樓. 漁樵子【外婆的澎湖灣】
2011/04/11 10:54

感謝分享
熙熙乎萬物未始有雜,敢問無心以致天地之方。
哈哈 澎湖二哥啊
你以為在facebook喔 還「讚」哩!

您可以瀏覽一下其他學長們的感言
毓老的學生們真是成群臥龍藏虎
以前上課就聽他講過誰誰誰是學長「們」

我聽了三年課
才有機會坐在他旁桌
幫他擦黑板 覺得無上光榮 哈
我還問過他問題
他瞪我一眼 說 這是什麼笨問題 哈 陳瑩珍2011/04/11 11:03回覆
1樓. 陳瑩珍
2011/04/11 08:32
世界真小啊
本來週日要請前一篇文章提到的B男吃飯(他來台開會)
訂不到位子 改15日見

我昨天下午五點
腳酸 坐在華那威秀台哥大門口的階梯上休息、玩手機
居然遇到B男跟上海同事出來逛街
他剛好逛完101 問我信義誠品怎麼去
他同事說 世界真小哇 哈
真的真的 本來就在週日遇見他的!!!!!!!!!!!!
紫微陳瑩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