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關凌鳳與祖騰龍比鬥中的幾個小秘密
2013/06/09 00:47
瀏覽1,142
迴響0
推薦4
引用0

 

當上武林盟主的無敵女俠關凌鳳,在山谷森林裡與野獸大戰,關凌鳳以其高超武功殺死數百野獸,之後在森林中一處空地,遭突然冒出的祖騰龍襲擊,冷不防兩腳靴子被祖騰龍脫掉,關凌鳳就打赤腳與祖騰龍展開激烈拚鬥,拚鬥中據傳有幾段鮮為人知的小秘密,但不知這些小秘密祇是傳聞還是真有其事,且將這些不知是否真有其事的小秘密一一分敘於後:

 

小秘密之一

關凌鳳第一次躍上馬背,背對著祖騰龍高跪在馬背上,向祖騰龍露出她白嫩嫩玉腳的腳底,祖騰龍走到她腳底前,吻她的腳底,她向祖騰龍表示自己很樂意被吻,祖騰龍就吻她腳底愈吻愈有勁;然後祖騰龍還用手指摳關凌鳳的腳底,給關凌鳳搔癢,關凌鳳癢得不停的哈哈大笑,祖騰龍又嘲諷道:

「嗯!這威名赫赫天下無敵的武林盟主關大女俠原來怕癢。」

原已癢得發笑的關凌鳳,又被這話逗得發笑,笑得更厲害,祖騰龍就再問道:

「被搔癢的滋味如何呀?」

關凌鳳又是很開心的微笑答道:

「癢得真過癮,請再將本姑娘搔得更癢點。」

祖騰龍「哦?」了一聲,繼續用手指摳關凌鳳的腳底,祖騰龍果真將關凌鳳搔得更癢,關凌鳳笑得更厲害;可怪關凌鳳不是愈癢愈將腳掌彎起來,反而是愈癢愈將腳掌張開,祖騰龍見之,好奇的問道:

「咦?妳還真是愈癢愈過癮啊?怎麼愈癢腳掌反而愈張開?」

關凌鳳又笑著答道:

「是呀!再繼續給本姑娘搔癢啊!」

祖騰龍就繼續摳關凌鳳腳底,關凌鳳也就繼續癢得哈哈大笑;這時,祖騰龍手指突然偷襲關凌鳳腳底湧泉穴,關凌鳳笑得更大聲,祖騰龍停下手來,幸災樂禍的竊笑;結果祖騰龍一停手,關凌鳳就不笑了,祖騰龍立時變得很訝異,這回換關凌鳳嘲諷道:

「咦?怎麼沒有點住本姑娘的湧泉穴?你感覺很奇怪是嗎?」

祖騰龍不解的問道:

「原來妳的穴道會移位?妳當然知道我想點妳的湧泉穴,可是我什麼時候點穴,妳也事先知道?」

關凌鳳答道:

「你的武功這麼高,你的穴道不也可以移位嗎?你想點本姑娘的穴,本姑娘事先就知道,這已足見本姑娘的武功比你高,本姑娘還是在被你搔癢癢得哈哈大笑時,都能察覺你要偷襲本姑娘的穴道;本姑娘故意給你搔癢,故意任你戲弄,其實這也是在向你挑戰。」

祖騰龍聽了不服,再繼續摳關凌鳳腳底,關凌鳳也再繼續癢得哈哈大笑,祖騰龍又再藉機點關凌鳳的湧泉穴,點了好幾次,關凌鳳都將湧泉穴移位而未點中;且還有一次祖騰龍事先知道關凌鳳會將湧泉穴右移一指寬,而往湧泉穴右一指寬處點下,結果關凌鳳湧泉穴卻停留原處不動;關凌鳳不但事先知道祖騰龍要來點穴,且還事先知道祖騰龍要點在何處,這樣才能真正避過祖騰龍的穴攻。

祖騰龍在親吻和搔癢關凌鳳的腳底之後,現在又用舌頭舔關凌鳳白嫩嫩的腳底,舔後又吃豆腐的嘲諷道:

「嗯!天下無敵武林盟主關大女俠玉腳的腳底,看起來白嫩嫩,舔起來更嫩!」

關凌鳳這時竟從她衣襟裡面取出一小罐蜂蜜給祖騰龍並對祖騰龍道:

「將這個抹在本姑娘腳底,你就可以舔到甜又嫩的本姑娘腳底了。」

祖騰龍喜出望外的問道:

「喲?我在吃妳豆腐佔妳便宜,妳還再給我加味料啊?」

關凌鳳微笑著答道:

「本姑娘喜歡被你吃豆腐喜歡被你佔便宜呀!為了增加被你吃豆腐被你佔便宜的樂趣,所以也要增加你吃本姑娘豆腐佔本姑娘便宜的樂趣。」

祖騰龍更加興奮雀躍的道:

「哇!這還真是個天大的艷福啊!」

祖騰龍將關凌鳳給他的蜂蜜,拔開罐口木塞,把罐內蜂蜜抹在關凌鳳腳底,用舌頭舔了幾下後,帶著滿足感覺的嘲諷道:

「果真是甜又嫩的天下無敵武林盟主關大女俠玉腳的腳底。」

關凌鳳又再被祖騰龍的嘲諷逗得呵呵作笑,祖騰龍繼續再舔關凌鳳的腳底,愈舔愈起勁,又感覺十分過癮的道:

「哇!跟全天下武功最高的武林盟主關大女俠比鬥還真有樂趣,竟可一邊比鬥一邊大享艷福。」

關凌鳳也微笑的接口道:

「這也是本姑娘所經歷的比鬥中,最有樂趣的一場比鬥,本姑娘也是一邊跟你比鬥又可一邊享受被你吃豆腐佔便宜的樂趣。」

祖騰龍感覺新鮮的道:

「喝!就是有人喜歡自己被佔便宜,所以要享受到艷福也不難。」

說完,祖騰龍又再繼續舔關凌鳳的腳底,這時祖騰龍用舌尖給關凌鳳腳底搔癢,關凌鳳又癢得哈哈大笑道:

「姓祖的,你連舌頭都可以給人搔癢。」

祖騰龍的舌尖既可搔癢,祖騰龍就再用舌尖偷襲關凌鳳的湧泉穴,但關凌鳳還是穴道移位躲避掉了;祖騰龍屢次偷襲關凌鳳的湧泉穴,都偷襲不著,現在改換關凌鳳偷襲祖騰龍了,就在祖騰龍舔關凌鳳腳底舔得最起勁時,關凌鳳被舔的一腳忽猛往後一踢,遂展開了關凌鳳的連環踢與祖騰龍的連環閃之比鬥。

 

小秘密之二

關凌鳳在馬背上,先讓祖騰龍調戲她,再忽往後踢一腳突襲祖騰龍,而進行了一場關凌鳳接二連三連環踢與祖騰龍接二連三連環閃的比鬥;之後,祖騰龍嘲弄關凌鳳被他白吃豆腐白佔便宜,卻沒踢到他,關凌鳳卻回應道:

「本姑娘當然知道這幾腳根本踢不到你,本姑娘就是故意要給你白吃豆腐,故意要給你白佔便宜的。」

祖騰龍又嘲諷道:

「嗯!因為妳要享受被我白吃豆腐被我白佔便宜的樂趣。」

關凌鳳竟又開心微笑的點點頭,贊同祖騰龍對她的嘲諷,接下來她又道:

「你剛才有句話說得挺對的,本姑娘自小就不僅是關家堡主千金,且還是武林盟主千金;在關家堡裡,身為千金小姐,出了自己閨房就必須儀容端莊,莫說是出關家堡大門,就連在關家堡大門內,祇要一出閨房,都除了頭和雙手掌外,身體其他地方概不可以外露;所以本姑娘是真的連在關家堡內,都從未在自己閨房外露出過自己的腳,今日本姑娘不僅是第一次在自己閨房外自己看到自己的腳,且還是第一次在關家堡外自己看到自己的腳,這個第一次竟然就在離關家堡這麼遠的本姑娘從未來過的荒山野地裡自己看到自己的腳,且還又被你這個從未見過面的陌生人看到本姑娘的腳,這種感覺還挺新鮮有趣的。」

關凌鳳一邊說著一邊低頭看一看自己白嫩嫩的光腳,祖騰龍聽了這番話,微笑著又嘲諷的問道:

「哈!這麼說來,連關家堡裡的人都從來沒有看到過他們自己這位堡主的腳,反而是我這個關家堡外從未見過關家堡主的人,第一次與妳這個關家堡主相見,就看到連關家堡裡的人都看不到的妳這個關家堡主的腳,是不是呀?」

關凌鳳亦微笑答道:

「你這取笑本姑娘的話還說得真對,在關家堡裡,即連本姑娘親生爹娘,在本姑娘十四歲後,就都沒再進過本姑娘的閨房,本姑娘十四歲後,連本姑娘的爹娘都沒再看到過本姑娘的腳;本姑娘自己爹娘不算,其餘連關家堡裡的人都沒人看到過本姑娘的腳,而你這個關家堡外從未與本姑娘見過面的陌生人,今日第一次與本姑娘相見,就看到連關家堡裡的人都看不到的本姑娘的腳;本姑娘自己爹娘不算,這是本姑娘的腳第一次被別人看到,本姑娘第一次嚐到自己的腳被人看到的感覺,本姑娘好喜歡這種感覺,所以特別喜歡把自己的腳給你看。」

祖騰龍聽後很得意的道:

「那我可是全天下最有眼福的人嘍!我要好好看清楚妳這連關家堡裡的人都看不到的威名赫赫天下無敵的武林盟主關大女俠的白嫩嫩的玉腳,好好飽享這難得的眼福!」

祖騰龍邊說邊睜大眼望著關凌鳳白嫩嫩的玉腳,關凌鳳見祖騰龍看她的腳,竟更樂意向祖騰龍顯露她自己的腳,且還對祖騰龍這番話非常贊同的點點頭並道:

「嗯!你說得對,你是該好好看清楚本姑娘的腳,本姑娘也該好好把自己的腳給你看個清楚,因為這是本姑娘難得唯一的一次;以本姑娘的武功,以後不可能又第二次靴子被人脫掉,你以後也休想再脫掉本姑娘的靴子;既不可能再有人脫掉本姑娘的靴子,本姑娘自己不但是千金小姐出身,且現在在武林中的身份名聲,更不可以在自己閨房外失儀失態;所以待會兒本姑娘再將靴子穿上後,以後本姑娘想再把自己的腳給別人看,都沒法子給別人看了;因此本姑娘也要趁現在還沒穿上靴子之前,好好把自己的腳給你多看幾眼。」

祖騰龍點點頭贊同關凌鳳的話再嘲諷的問道:

「嗯!這確是妳唯一的一次,以後我也不會再脫妳的靴子了;如此威名赫赫天下無敵的武林盟主關大女俠,本來根本沒人看得到這樣的武林風雲人物的腳,現在卻難得意外的唯一的一次,這麼位武林風雲人物的腳短暫的露出來了,原來這樣的武林風雲人物的腳也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和普通人的腳長得完全一樣;妳這麼樣的武林風雲人物對自己的腳和普通人的腳長得完全一樣,有什麼感覺呀?」

關凌鳳又被逗得呵呵作笑答道:

「毛病啊!什麼怪問題?本姑娘在武林中所展露的一切,那是本姑娘的優越傑出,不是本姑娘身體畸形;假如本姑娘的腳長得跟別人不一樣,那本姑娘才要苦惱,這麼優越傑出的武林女俠,兩腳竟然畸形,多嚴重的缺憾啊!」

關凌鳳說著又低頭看看自己的腳,接著又道:

「嗯!本姑娘好喜歡自己這雙白嫩嫩的玉腳,好難得可以在自己閨房外,更難得可以在關家堡外離關家堡這麼遠又從未到過的荒山野地裡,看到自己的腳,本姑娘現在要好好自己看看自己這雙美麗的玉腳。」

關凌鳳邊說邊看自己白嫩嫩的玉腳,愈看愈有勁,祖騰龍感覺好笑的又再嘲諷問道:

「妳終於自己也覺得自己的腳是美麗的玉腳啦?」

關凌鳳微笑的點點頭並「嗯!」了一聲,繼續自己看自己的腳,祖騰龍仍感覺好笑的再嘲諷道:

「喝!竟然有從未打過赤腳第一次打赤腳的人看自己的腳樂成這個樣子。」

關凌鳳也覺得自己好笑,呵呵的自己笑自己道:

「本姑娘真是個怪物!可是本姑娘從未在自己閨房外打赤腳,更從未在關家堡外打赤腳,這不僅是本姑娘的第一次,且也是本姑娘的唯一的一次在外面打赤腳;因為不會再有第二次,所以本姑娘不僅要把自己的腳儘量給你多看幾眼,本姑娘自己也要好好多看看自己的腳;難得能在離關家堡這麼遠又從沒到過的地方,自己看到自己的腳,錯過這一次,以後連在關家堡裡都不能在自己閨房外看到自己的腳了,本姑娘要好好感受這唯一的一次在外面打赤腳的感覺!雖然本姑娘不是打赤腳到處亂跑的野丫頭,目前祇是意外的暫時打赤腳,待會兒還要再穿上靴子,可是本姑娘還是希望打赤腳的時間長一點,待會兒穿靴的時間晚一點,等本姑娘的腳被你看過癮了,本姑娘自己看自己的腳也看過癮了,本姑娘感受自己在外面打赤腳的感覺感受過癮了,再穿上靴子。」

祖騰龍又再嘲諷道:

「妳待會兒不會再穿靴啦!妳會打赤腳回關家堡,妳可以一路上自己看自己的腳,一路上好好感受自己在外面打赤腳的感覺。」

喜歡被祖騰龍嘲諷的關凌鳳,對祖騰龍這句嘲諷卻很不悅的反駁道:

「哼!剛才本姑娘的腳底給你搔癢,你點本姑娘的湧泉穴點了好幾次都點不到,還想要本姑娘打赤腳回關家堡,你自己才等著本姑娘打赤腳踩你的頭呢!」

說完,關凌鳳與祖騰龍又打鬥起來。

 

小秘密之三

關凌鳳與祖騰龍冗長的比鬥,最後關凌鳳終於戰勝祖騰龍,比鬥結束後,關凌鳳就認祖騰龍為堂師兄,祖騰龍則說他久仰多年的天下無敵堂師妹,當上武林盟主更想一見,現在終於見到了,關凌鳳卻自己取笑自己道:

「嘻!你的武林盟主堂師妹結果在你這個堂師兄面前漏氣了,靴子都被你這個堂師兄脫掉,一直都打赤腳站在這裡。」

祖騰龍在稱讚關凌鳳武功高強,自己也敗在關凌鳳手裡後,又開始嘲諷道:

「不過想不到久仰多年的天下無敵武林盟主堂師妹,才一見面,竟連這久仰多年的堂師妹的腳都看到了。」

關凌鳳微笑的道:

「好啊!堂師妹的腳被自己堂師兄看到了,堂師妹會更親近堂師兄的。」

祖騰龍再嘲諷的問道:

「哦!那妳喜歡上我,也是因為妳這堂師妹的腳被我這堂師兄看到啦?」

關凌鳳又被逗得呵呵作笑,笑完問道:

「堂師兄!你在見到我這堂師妹之前和之後,對我這堂師妹的看法有何不同?」

祖騰龍誇讚道:

「喔!未見到妳之前就對妳久仰多年,見到妳之後對妳更敬仰有加,當今武林盟主還真非妳這個堂師妹莫屬。」

關凌鳳謝道:

「謝謝堂師兄誇獎。」

祖騰龍又嘲諷問道:

「妳現在怎麼不再稱自己為本姑娘了?」

關凌鳳答道:

「現在都認你為堂師兄了,堂師妹豈可對自己堂師兄無禮?」

祖騰龍再嘲諷道:

「妳剛才還打赤腳稱自己為本姑娘。」

關凌鳳呵呵作笑自我解嘲道:

「打赤腳一樣可以對人下馬威,打赤腳一樣可以神態威武呀!『本姑娘』打赤腳是不是仍然神態威武呀?」

祖騰龍嘲諷的答道:

「是!是!是!妳真是個打赤腳神態威武的武林盟主啊!」

關凌鳳與祖騰龍一起呵呵作笑,祖騰龍再嘲諷道:

「連關家堡裡的人都看不到妳這個堡主的腳,現在曹師叔、妳的表弟和師妹這幾個關家堡裡的人,也都看到妳這個堡主的腳了。」

關凌鳳也自己取笑自己道:

「你這個關家堡外的陌生人都看到關家堡主的腳了,關家堡裡的人反而看不到自己堡主的腳,所以現在我這個關家堡主要把我的關家堡主的腳給在場的關家堡裡的人看,要讓他們都看到他們自己堡主的腳。」

這時曹風山插口打斷關凌鳳和祖騰龍的對話道:

「堡主!妳和妳堂師兄說了半天,究竟在胡說些什麼?敢問堡主為什麼打赤腳?妳的靴子到哪裡去了?」

關凌鳳望著祖騰龍對祖騰龍道:

「堂師兄!請你告訴曹師叔,你是怎麼脫掉我的靴子和我打鬥起來的。」

祖騰龍就將自己從樹頂葉叢中鑽出突襲關凌鳳的一切經過說給曹風山聽,接著曹風山就問祖騰龍是怎麼成為關凌鳳二叔的徒弟的。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