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翻譯才能讓中西方文化交流更密切
2018/01/13 14:30
瀏覽214
迴響0
推薦6
引用0

現今我們讀的英文翻譯書,或者英文教材,更甚者翻譯社,其來由都源起於英漢字典,有了英漢字典,翻譯社才有翻譯的依據,研究論文經過論文翻譯,翻譯才能讓中西方文化交流更密切,第一本英漢字典是由馬禮遜,19世紀歐洲第一名漢學家,入華25年第一位基督教宣教士所編寫的,1805年,在英國的大英博物館,一位議員走進,看見一個青年用功地看書,而那議員看不懂一個字,便問那青年是哪國文字。青年答,中文,非常難懂。議員問青年學來做什麼。青年回答說現在很難說,可是有一股力量促使他去鑽研。議員聽後覺得他是浪費時間,所以就離開了。那時22歲的他,主動向倫敦傳教會申請做傳教士,學習中文、拉丁文、希伯來文、希臘文、神學、哲學、數學、植物學、醫學、天文學。1807年,這位青年走上了一條獨自行走的旅程到那古老書籍中的中國去。那時,海上的航行還是充滿危險,但是青年還是成功抵達了中國廣州。初抵廣州,生活拮据,他早上吃一點麵包喝一些茶,晚上吃一小塊牛肉加米飯,嚴重營養不良。在那裡因為沒有朋友,讓他非常抑鬱。他學用筷子吃飯、用中國人坐姿寫字,讓他雙肩疼痛。


中文的歇後語(last-part-omitted expression) 如果直譯,一般人也不會懂它的含義。例如,把「我是尼菩薩過江啊」譯成ڊI am a clay idol ڪof Buddhaګthatfords a riverڋ,洋人會知道那是「自身難保」(I can hardly save myself) 的意思嗎?中文的借貸語(expression borrowed for other meaning) 更是不能直譯的。例如,把「呼兒烹鯉魚」譯成ڊasking my son to cook the carpڋ,那樣能等同ڊasking my son to open the letterڋ嗎?英文也有許多成語(setexpressions) 是不宜直譯的。例如,把ڊEvenHomer sometimes nodsڋ直譯成「即使荷馬有時也點頭/打盹」,那樣怎能等同「智者千慮,必有一失」呢?把ڊRiches have wingsڋ譯成「財富有翅膀」就等同「財富無常」嗎?9.18 中文的人倫稱謂很細很繁,英文的人倫稱謂則相形簡單粗略。英文的ڊuncleڋ等於中文的「伯、叔、舅」,ڊauntڋ等於「姑、嬸、姨、舅媽」,ڊcousinڋ等於「堂兄、堂弟、堂姊、堂妹、表兄、表弟、表姊、表妹」,ڊbrotherڋ是「兄」也是「弟」,ڊsisterڋ是「姊」也是「妹」。所以,看到ڊMy brother married Johnڇscousinڋ時,如果不仔細追究,真不知要翻成「我哥哥」或「我弟弟」娶了約翰的「堂姊」或「堂妹」或「表姊」或「表妹」。9.19 中、英文因為文化懸殊而造成的語言差異,實在多到無法盡述。以上說到的確實只是一些重點而已。在此,我們要補充說:許多文化和語言的差異確實可以加注說明清楚,可是那僅限於筆譯。口譯是沒有時間與空間來進行「加注說明」的,口譯通常只能在翻譯的當下,直接講出含義或以「增譯」說明。例如,譯到ڊHe is troubled by the green-eyed monsterڋ時,就論文翻譯成「他受到嫉妒的困擾」或「他受到那綠眼妖魔,也就是嫉妒,的困擾」。這樣的口譯,聽的人才能在當下瞭解意思。同樣的道理,筆譯劇本的對話時,往往也不直譯然後加注,而最好以「增譯」或「改譯」立即說明,因為戲劇的對話要給觀眾聽的,不是給讀者看的。例如,把ڊHe has worn Vulcanڇs badgeڋ台詞直譯成「他戴了烏爾堪的標幟」,一般觀眾是聽不懂其含義的,要譯成「像烏爾堪一樣,當過烏龜,戴過綠帽」,這樣才能讓觀眾明白。 



翻譯的精髓在於翻譯後的東西必須是有靈魂且有厚度、有作用或能觸動人心的。這不只是門藝術更是一門技術。每個行業的領域各有不同,首先譯者務必要了解原文所要傳達的意思。包括字面上的意義甚至是延伸或衍生的意義。最基本的是譯者必須先了解原文內容。以中翻英來說,許多不成熟的翻譯乃被中文的表面意義所誤導。電腦的翻譯之所以容易製造笑話,就是由於它缺乏人腦所能理解的變動因子的功能。因此人工翻譯,往往才能在譯者讀入原文原意並深入了解後,得以有通盤且正確的翻譯結果。

推薦連結:生活相關知識分享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