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花間櫻語
2010/03/17 04:15
瀏覽3,352
迴響5
推薦164
引用0

春之美在於萬物興興向榮,尤以百花爭奇鬥艷為要;而在百花中櫻花的盛放出凡脫俗,著實令人感到驚艷;正如以下文章所描述『櫻花,著實要人癡醉,那億萬朵櫻花隱隱然的默契次地開放東風夜放花千樹,是櫻花,把整個天地全妝點得晶瑩玲瓏,讓人禁不住想要「化作煙、化作雨,飛入花心化作花魂,再也不肯多瞄一眼曾經眷戀無限的塵世」。』是櫻花,妳的美讓人陶醉;是櫻花,妳的粉姿使人眷戀;是櫻花,妳那落盡滿天飛雪的繽紛身影令人魂牽夢縈。我願生世醉倒在妳嬌姿柔態裡,永不醒來。

楓心

以下詩詞美圖取自網路。文章取自《書香味 世界向我走來》這本書

【沁園春·綠櫻花第三詠】況周頤

東都妙姬,南都石黛,傾國傾城。恁宜笑宜顰,盈盈晚翠,如煙如夢,冉冉春青。妒煞鸚哥,誤它鳳子,照影前池澹不勝。芳菲節,倩碧雲捧出,天外飛瓊。

多情。更惜殘英,只點上、蒼苔辨未曾。算何必成蔭,總然蔥茜,忍教結子,如此娉婷。淺暈鄉愁,濃分海色,回首東風第幾町。花知否,念荷衣慚綠,似我飄零。

櫻花分明在她的愛瞬息間昇華到頂峰之際便要捨身而去,

不待一絲一毫的牽延改變。

櫻花的生命是抽象的,從一朵一朵的放肆與墮落裡才讀得出來。

已經回台北一個多月了,偶爾閉目閒思,日本姬路城城牆上斜斜伸出、高高懸起,數百年來對護城河冷冽冽的清夜,臨水自照陷溺極深自戀情緒裡,那一株又一株盛開的櫻花,偏又禁不住的感受到生命真幻難解的況味。

本來也沒有對櫻花的美有什麼特別的感受,曾經在歐洲大陸跟英國海德公園看過櫻花,也拍了幾張還算得過去的風景照片,引起朋儕的讚美,性格中不免倔強的我,就有了點「偏不看日本櫻花」的叛逆。只是在夜深人靜翻閱東洋美術畫冊的時候,看到豐國的浮世繪裡表現兩個武士拔劍相向,在寒森森的白刃應召中,生死毫髮之間,然而,引起激動的卻是武士頭頂閒閒飄落的幾片櫻花花瓣。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民族?在刀光血影中,一心不捨那種淒美又是怎麼樣的心情啊?及至有一天從姬路城艷迫逼人的盛景中,見到那一種清淨交織著熱情、繁華牽纏著凋落,還有在漠然裡更為著意的搔首弄姿,許多困惑彷彿也都有了答案,一下子明白了千利休預知死亡而不躲避、三島由紀夫切腹自殺、阪東玉三郎舞台上任何女人都難以企及的風姿,還有含情脈脈卻不怎麼在意展露柔膩溫婉的胴體的日本女子。初春輕寒的晚風微微的搖曳著向四面舒展綻放著千萬朵櫻花,沒有更清楚的答案了。

那種偏不賞櫻的頑強,在吉野山六、七萬株把山峰山谷換成一片連天蓋地的山光的時候,就猥瑣得不及一片凋零的花瓣了,幾千年來,自琉球而九州而四國本州而北海道,含著春雨水氣的春風吹過,億萬朵櫻花便隨著隱隱然的默契次第開放,東風夜放花千樹,是櫻花,把整個天地全妝點得晶瑩玲瓏,讓人禁不住想要化作煙、化作雨,飛入花心化作花魂,再也不肯多瞄一眼曾經眷戀無限的塵世。

《謝新恩》 南唐李煜

櫻花落盡階前月,象床愁倚薰籠。
遠似去年今日,恨還同。

雙鬟不整雲憔悴,淚沾紅抹胸。
何處相思苦,紗窗醉夢中。

但是你真看到櫻花了嗎?花道與茶道的大師千利休居然把櫻花列為「禁花」,從

花道的題材中剔除,他寧可借重桃花、茶花,就那麼清冷冷的三、五朵掩映在刻意修剪安置的枝葉間,櫻花他卻禁了。如果逼近一簇一簇的櫻,櫻的美便太露骨、太妖冶了,聚生的花蕾綻放時又太缺乏挪讓的含蓄了,推推擠擠少了那分從容,最可憐見的是朵朵櫻花都有瞬息間凋落的貧血蒼白,他們說,櫻花才一開,就謝了。不對不對,我跟你說,櫻花的開就是櫻花的謝,若不顧一切爆發出最原始的情慾縱身與你相愛的青春女子,嚇壞了她身邊的男人,令人疑惑著她愛的是自己的愛還是他這個俗世的生命?而櫻花分明在她的愛瞬息間昇華到頂峰之際便要捨身而去,不待一絲一毫的牽延改變。櫻花的生命是抽象的,從一朵一朵的放肆與墮落裡才讀得出來。如此的任性不免使得世間任何的花與飛花都無法與她並列了,大阪江邊迤邐無盡的粉櫻乍然盛放時,微雨中漫步花下,只有透過天光雲影才見得出櫻的率性之美花遮住了枝幹、遮住了遠山近水,如幕府時代絕色天香原本遠遠的,頷首低眉輕移蓮步款款而來,忽然之間那一襲精工縫製價值連城的友禪和服在眼前翩然起舞,由不得你不跟著她目眩神迷。千利休一定厭棄她的這種無常與霸道了,櫻花萬萬朵,有的全是燦爛與頹廢,不見得花道中最講究的和敬清寂。

喜歡玫瑰的日本人大概很少吧?四季常開反到讓人容易忽略她們的存在,於是玫瑰就更艷更香,美與美感都很勢利,最不捨的是飄忽不定來去無蹤,玫瑰美得太典型、太忠誠。直到今天還是納悶:那個名叫潘乃得的美國女人類學家,寫的怎麼是《菊花與劍》而不是《櫻花與劍》?並且得到很高的評價?至美僅僅存在於期待與回味中,現實不是甜得太膩就是苦得發澀,櫻花只是真美的一種幻象。賞櫻的目的不在櫻之本身,而是在從幾個月以前就開始預測櫻花將要在何時何地如何開來萌發櫻之美的。他們年年都有不同的「櫻曆」,要計算得以日為單位那麼精確,卻又焦急惶恐的害怕失誤,不斷的以新的資訊校正,愈近花期愈為緊張,最後連航空公司、鐵路局、旅館聯盟、餐飲、百貨店、博物館等各行各業也一併加入,若是在所有的報導中把「櫻花」的字眼雨圖案取消易之以其他代號的話,絕對與預測什麼時候一顆超級外星撞地球沒有兩樣,包括預測的表情在內。接著轟然一聲所有的日本人都淪陷到櫻花裡了,一家一家、一街一街、一城一城的,不分日夜的花下歌花下舞花下飲花下醉,所有的日本人,從三歲的奶奶到九十歲的奧巴桑,從文人雅士到黑手粗工,隨便花下鋪開塑膠布放縱自己隨花盡興,人人都知道此情此景稍縱即逝,在放眼所及每一寸的空間裡都浮動著惱人的春光,然而霎時間春雷轟動一陣徹夜的春雨,大阪的江水道京都的鴨川,還有無數寺廟裡外的山溪與池塘,都被繽紛落英染成了綿綿不斷的粉紅絲綢,而剛才無邊勝景突然間只餘下株株裸枝,瘦骨嶙峋目送著自己的一去不復返的風華。日本人就在這靜悄悄的畫面裡淡出了,又靜悄悄的融入許多高樓大廈以及小街小巷中。在櫻花為開以及開盡的時候,不管他們怎麼裝得若無其事,我都知道,他們個個都在問:「明年的櫻花何時開呀?」你說,心裡橫了這麼一個問題,那來的玫瑰以及玫瑰以外的花朵?

這是一個浮動在櫻花的波濤之上的國度,千年以來嗜櫻成狂,最後還要把落櫻鹽漬成為櫻茶飲入胸臆以官能捕捉最後一瞥的風神,而我,竟爾也是夢魂相繫依然暈眩,我曾經看過櫻花,在日本,當我頭髮開始花白的時候,我相信,再度迷亂於花間,我一定似曾相識的恍如隔世。我已經是櫻花的精魂。

選自《中華現代文學大系()‧散文卷(九歌)

《元家花》 白居易

小園新種紅櫻樹,閑繞花行便當遊。

何必更隨鞍馬隊,沖泥蹋雨曲江頭。

編者的話

櫻花瓣香充遍眼耳鼻舌身意,「真幻難解的況味」那「清靜交織著熱情、繁華牽纏著凋落」的感覺,不知不覺地遊歷了東洋國度的櫻花樹林瓣瓣飄落如夢的景象,搭配刀光劍影的日本武士白刃相交的樣子,還有各種風情萬種、千姿百態的櫻花面貌,從亮軒的〈花間櫻語〉裡脫落出來。

身置銀閣寺前那哲學之道,我們拜訪文字於心裡刻劃那「揮灑大地的春天」之櫻花片片飄散的境界,然後靜靜佇立於醉人景色之中,邂逅櫻花姊妹們「一期一會」的爭妍。可以想見那是什麼情境,使「偏不看日本櫻花」的作者不得不在這波濤洶湧的櫻花國度裡被洗湅,成為「櫻花的精魂」。

《櫻花落》 蘇曼殊

十日櫻花作意開,繞花豈惜日千迴?

昨來風雨偏相厄,誰向人天訴此哀?

忍見胡沙埋艷骨,休將清淚滴深杯。

多情漫向他年憶,一寸春心早巳灰。

文章裡描述的櫻花,著實要人癡醉,那億萬朵櫻花隱隱然的默契次地開放東風夜放花千樹,是櫻花,把整個天地全妝點得晶瑩玲瓏,讓人禁不住想要「化作煙、化作雨,飛入花心化作花魂,再也不肯多瞄一眼曾經眷戀無限的塵世」。然,櫻花不也在塵世之中嗎?眷著櫻花的深厚情愛,就比一切的一切還至高無上?其實,若不是櫻花那超脫的身段,是「在她的愛瞬息間昇華到頂峰之際便要捨身而去」。抽象的生命姿態,「從一朵一朵的放肆與墮落裡才讀得出來」,不可以世間的高下來論斷櫻花之美,我們不可能被震攝而屏息卻又漠然於這等美感。

人是向著美的,就是因為美的事物,才可能引人入勝,希冀一訪這天地的神奇,與自己的真誠、善念相應,然後和大自然同一鼻孔呼吸。或說,沒有了作者這般文筆,就沒有了這般的心動,想要「化作花魂」與天地櫻花之美合而為一。想像那「大阪江邊迤邐無盡的粉櫻乍然盛放時,微雨中漫步花下,只有透過天光雲影才見得出櫻的率性之美」,若要是天光不備、雲影不存,你要不要「化作煙、化作雨、飛入花心化作花魂」來成就這番美景呢?

「你真看到櫻花了嗎?」作者問,假若親訪櫻花,沒有像他的「夢魂相繫依然暈眩」,那怎麼是看到櫻花呢?若在迷亂花間之餘,沒有「似曾相識的恍如隔世」,又怎麼算看到櫻花?亮軒訪視櫻花的感動,透過這篇文字的「花間櫻語」。代替櫻花說話,也代替所有看過櫻花而感動的人說話,把那「倉卒間那麼短站的擁抱與親吻」化為永恆。事實上,正如作者所說,「至美僅僅存在於期待與回味中」。如果作者不透過千利休對櫻花的「禁花」之評,或者市川崑的「細雪」那幕幕微美的意境,或者描述櫻花「一期一會」。和那日本家家戶戶詢問那句:「明年的櫻花何時開呀?」的真實敘述,你又怎能愛上櫻花?愛上〈花間櫻語〉?愛上亮軒?讓我們再次細品〈花間櫻語〉,在茫茫櫻海的煙雲之中,與亮軒不期而遇吧!(孟樺)

書香味 世界向我走來 --- 香海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出版

《攤破浣溪沙櫻花贊》

冬宿寒天魄未眠,一朝春雨洗塵煙。

風暖熏開花萬朵,醉人寰。

似錦嫣紅盈媚眼,幽香淡淡逗蜂癲。

夢臥花叢何所處,富士山!

鬱金

花是大輪、多瓣花朵開的是黃綠色。開花期在4月下旬。
花色是黃綠色的難得櫻花、由於它像以根莖染色的(ukon)所染的顏色很相近、就以它的名字來做為花名。這個花色的櫻花在歐美也是栽培的很多。

御衣黃

花是中輪、多瓣花朵開的綠黃色。開花期在4月下旬。
從古來就廣為人知,具有珍稀顏色的櫻花。

淡綠色、花心呈紅色的御衣黃Gyoiko),是很珍貴的品種,花色的綠比鬱金綠、花形更 小,花瓣是由葉子變化來的。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浪漫言情
自訂分類:人文藝術
上一則: 紅顏
下一則: 傘畫物語
迴響(5) :
5樓. 平平安安
2010/10/25 15:45
花間櫻語
真是美極了
4樓. 一畝桑田
2010/05/10 20:26
茫茫櫻海
櫻花之美,
只能意會,
武士與櫻花都是日本文學不可或缺的主角,
外國人很難体會!
3樓. 平平安安
2010/03/24 16:13
花間櫻語

實在太美了

文也很好

2樓. 清風荷語
2010/03/17 18:07
美唷

這櫻花單從照片上看

就已如此美了

如果親眼欣賞到實景 

那肯定宛若仙境   美不勝收呢

1樓. * 六月 *
2010/03/17 11:15
美得有點超過

這些櫻花真是美得有點「超過」,

雖是編輯,也很用心思呢。感謝分享。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