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紅樓金釵群芳譜(下)
2009/10/09 03:34
瀏覽3,137
迴響2
推薦113
引用0

 

太虛幻夢擬境,紅塵浮世築樓

兒女箇中情痴,繁華風月情濃

群芳聚,競娉婷

詩吟情,留倩影

世道險惡,終究難逃百花漸凋零

人去樓空,芳華聚織春夢化塵煙

 

楓心

註:上圖取自"衣情翩飛"網站,以下圖文皆取自各網站~~~~~~~

 

 

湘雲眠芍

富貴又何為?襁褓之間父母違。
展眼吊斜暉,湘江水逝楚雲飛。

 

海棠與史湘雲

《紅樓夢》裡寫海棠之處較多。怡紅院的得名,就因為院中種著一棵西府海棠,「其勢若傘,絲垂翠縷,葩吐丹砂」。原來這西府海棠是海棠諸品種之最佳者,有「漢宮三千,趙姊第一」之譽。秋爽齋結社 吟詩,詠的是白海棠。正如賈芸在給寶玉的字帖中所說,海棠絕少白色,不可多得,唯有花匠巧手能別栽而成,所以歷來視海棠開白花為奇事,詩人墨客屢有詠吟。
總起來說,海棠在百花園中也是嬌豔的名花,傳誦著許多動人的典故和傑作。宋代 釋惠洪,《冷齋詩話》記載,唐明皇登沉香亭,召楊貴妃,剛巧貴妃酒醉未醒。高力士使侍兒扶掖而至,醉顏殘妝,鬟亂釵橫,不能再拜。唐明皇笑道:「豈妃子醉,直海棠睡未足耳!」以醉美人來比喻海棠春睡,真是一個奇妙的聯想。到了宋代,蘇東坡根據這一典故,寫了一首「海棠」詩:「東風嫋嫋泛崇光,香霧空濛月轉 廊﹔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燒高燭照紅妝。」這又把海棠比做睡美人,做了一次藝術的再創造。明代的「風流才子」唐伯虎又根據蘇東坡的詩意,畫了一幅「海棠美人圖」,【六如居士全集】卷三有【題海棠美人】詩云:「褪盡東風滿面妝,可憐蝶粉與蜂狂﹔自今意思誰能說,一片春心付海棠。」從此,名花美人,香夢沉酣的藝術意境成為詩人畫家們的一個熟典。
  曹雪芹在寫《紅樓夢》的時候,似乎也對這個熟典特別感興趣,所以一而再,再而三地引用套用,反覆渲染。如第五回秦可卿房中掛有唐伯虎的《海棠春睡圖》,十七回,給怡紅院提匾額詩時,一客曰:「『崇光泛彩』方妙。」第十八回,寶玉《怡紅快綠》一詩中有句云,「紅妝夜未眠」,這都是把海棠比做睡美人的例子。但最有趣的是第六十二回「憨湘雲醉臥芍藥珚」地一段精彩描寫。湘雲真的「再花從中地一個石凳子上睡著了,四面芍藥花飛了一身,滿頭臉衣襟上揭示紅香散亂,手中的扇子在地下,也半被落花埋了。一群蜂蝶鬧嚷嚷地圍著她,又用鮫帕包了一包芍藥花瓣枕著。眾人看了又是愛,又是笑,忙上來推喚挽扶。湘雲口內猶作睡語說酒今。….」很明顯,這段香豔文字,雖然說的是「芍藥花」,實際上卻仍是「海棠春睡」典故的翻版。所以第六十三回,湘雲抽到的是一根海棠籤,題著「香夢沉酣」四字,詩云:「只恐夜深花睡去」。黛玉笑道:「『夜深』兩個字,改『石涼』兩個字。」眾人便知她趣白湘雲醉臥的事,都笑了。
怡紅院裡掣花行酒令,有些籤如同判詞,有評價人物,暗示命運歸宿的深意﹔有些籤卻只聯繫某一故事情節。湘雲與海棠, 就屬於後一種,主要是照應她有睡在花叢中的一段趣事。

 

題《湘雲眠藥圖》:

碎風拂藥掩紅妝,酒力難支甜夢長。
唇囈馨詩詩恁好,靨沾花絮絮偏香。
高唐小憩驚魂醉,俗世忽臨徹骨涼。
一寸芳心終不解,人間何處有衷腸。

 

 

-------------------------------------------------------------------------------------------------------

 

妙玉奉茶

欲潔何曾潔?雲空未必空。
可憐金玉質,終陷淖泥中。

 

梨花與妙玉

正如邢岫煙所說,妙玉「為人孤僻,不合時宜」。她的最大特點是愛潔成癖,自命清高。劉姥姥因為在攏翠庵《紅樓夢群芳圖譜》前八回都是依第六十三回掣簽內容寫成的。但《紅 樓夢》裡眾多女子,寫了八個人八枝花,似乎餘意未盡,尚嫌單薄,因而想續寫若干篇,姑妄擬之,以求正於《紅樓夢》研究者與愛好者。妙玉是大觀園裡的一個特殊人物,她本是蘇州人士,出身於讀書士宦之家,因從小多病,不得已皈依佛門,帶髮修行。賈府知道她是官小姐,精通文墨,特下個帖子請她進來,寄居於攏翠庵。終身履踐潔淨的她,一隻成窯茶杯只因沾了劉姥姥的嘴便棄置不用,妙玉嫌髒,就把一隻成窯五彩小蓋衷不要了。甚至連寶玉、黛玉都要遭她奚落,被斥為〔俗人〕,可見其放誕怪癖,目中無人,不近情理。
明明生活在大觀園這個花花世界中,卻要追求一塵不染的清淨地﹔明明心中燃燒著青春的火焰,卻要自稱為「檻外人」、「畸人」,裝扮出心如槁木,冷若冰霜的樣子,這是這位姑娘,與現實之間不可克服的矛盾,也是她內心世界不可克服的矛盾。第五回的一首判詞和一支《世難容》寫她:「欲潔何曾潔,云空未必空。可憐金玉質,終陷悼泥中。」「氣質美如蘭,才華是比仙。天生成孤僻人皆罕。你道是啖肉食腥羶,是綺羅俗厭﹔卻不知太高人愈妒,過潔世同嫌。可歎道,青燈古殿人將老﹔辜負了,紅粉朱樓春色闌。到頭來,依舊是風塵骯髒違心願。好一似,無暇白玉遭泥陷﹔又何須,王孫公子嘆無緣。」這是對他非常中肯的批評。「物極必反」。妙玉最後命運如何?續作者寫她遭強盜劫持,另有一個抄本的脂批說她後來流落到瓜州渡,被人脅迫,終於「屈服」,這都符合人們的想像。總之,她淪落風塵,「陷入淖泥中」了。那麼,妙玉應該比喻什麼花?或可比作梨花。梨花靚艷寒香,潔白如雪﹔為其過潔,也最易受污。每當春暮「雨打梨花」,飄落塵埃,常使人有西子蒙塵的聯想。元好問有《梨花》一詩,最形象的刻劃梨花的品格,也可以說是對妙玉一生的寫真:梨花如靜女,寂寞出春暮。春工惜天真。玉頰洗風露。素月淡相映,速然見風度。恨無塵外人,為續雪香句。孤芳忌太潔,莫遣凡卉妒。

 

題《妙玉奉茶圖》:

攏翠庵中幾脈春,緩擎茶盞濺香痕。
三生變幻無緣會,六道輪迴有夢尋。
玉指凝羞藏讖語,淡風流媚釀癡魂。
躊躇半晌朱窗立,豈是旁觀冷眼人。

 

 

-------------------------------------------------------------------------------------------------------

 

 

鳳姐弄權

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啟笑聲聞。
機關算盡太聰明,枉費了意懸懸半世心。

 

罌粟花與熙鳳

罌粟夏季開花,有大紅、桃紅、 紅紫、純紫、純白等色,燦然艷麗,因而有「含煙帶雨呈嬌態,傅粉凝脂逞艷妝」之稱,果實為蒴果,內有種子如粟粒,果未熟時,採取乳狀白液可製鴉片,含嗎啡及其他生物,吸多成癮,就可以使人形銷骨立,精神萎靡致死,但少量入藥,卻有鎮痛、鎮咳和止瀉的效用。
《紅樓夢》裡的璉二奶奶,當家王熙鳳就像罌粟花。曹雪芹寫她出場時,刻意渲染:她滿身錦繡,珠光寶氣。「一雙丹鳳三角眼,兩彎柳葉吊梢眉,身量苗條,體格風騷;粉面含春威不露, 丹唇未啟笑先聞」,真是「恍若神妃仙子」。可是她艷若桃李,毒如蛇蝎。正如興兒形容她:「嘴甜心苦,兩面三一刀,上頭一臉笑,腳下使絆子,明是一盆火 ,暗是一把刀」,跌打翻滾,哭笑撒賴,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賈瑞垂涎她的美色,她結予誘餌,設下圈套,讓他上釣,最後使賈瑞害相思病致死。鐵檻寺老尼淨虛為了要幫長安府府太爺的小舅子李衙內搶親,許她二千兩銀子;她便通過關節暗使長安節度雲光逼婚,結果迫使一對知義多情的青年男女雙雙自盡。 賈璉偷娶尤二姐,她得知情況, 酵興大發,卻又假情假義,騙取尤二姐的信任,賺入大觀園,然後軟硬兼施,折磨羞辱,導致尤二姐無地自容,不得不飲恨吞金自殺。
王熙鳳就是這樣一個劣跡昭著、 罪惡累累的悍婦。但是,我們還 得承認她也是榮國府裡最聰明、最有才能的智囊和靈魂。在這個上上下下幾百口人的大家庭裡,唯有她能八面玲瓏、四出周旋,處理極複雜的人事關係;也唯有她能束借西挪,應付入不敷出的浩繁開支。她對賈府的種種弊端以及日益嚴重的危機心明眼亮,十分清楚。在協理寧國府治喪期間,她生殺于奪,威重令行,表現出辦大事的魄力和本領。如果生活在政治清明的時代,讓她循著正道施展才華,或許是一個女中爹豪傑,巾幗英雄。清人王雪香在《石頭記論贊》中曰:「鳳姐治世之能臣,亂世之奸雄也。向使賈母不老,必能駕馭其才,如高租之於韓彭,安扣不為賈氏福。無如夫人,李紈昏柔庸懦,有如漢獻,適以啟奸勢使然也。騎虎難下,豈欺人語哉!然亦太自喜矣。」
綜如上述,華貴艷麗,具有複雜性格的王熙風,恰似毒品與良藥的混合物,比之於罌粟花,也許相去不遠吧!佬然也。綺掙雞下,豈欺人抬哉!

 

題《鳳姐弄權圖》:

綵鳳飛來落碧桐,裙釵隊裡再難逢。
芳閨閒坐三春暖,鐵檻施威兩目冰。
羅罪堪曾驚鬼魅,斬人何必借刀鋒。
可憐回首天將晚,一縷幽魂赴野塋。

 

 

-------------------------------------------------------------------------------------------------------

 

 

李紈養性

桃李春風結子完,到頭誰似一盆蘭。
如冰水好空相妒,枉與他人作笑談。

 

梅花與李紈

宋代王淇《梅》詩云:不受塵埃半點侵,竹籬茅舍自甘心。只因誤識林和靖,惹得詩人說到今這首詩中提到的林和靖,就是宋代詩人林逋(死後賜諡和靖先生),杭州人,神宗末,隱於孤山梅嶺,經常放鶴湖中,不婚不宦,蕭然自適,因而有「梅妻鶴子」之稱,是一位超然物外的高士。梅花是高潔的花,堅貞的花。在嚴冬臘月,百花凋謝,獨梅花衝寨放苞,一枝挺秀。因此後世的詠梅詩人都把梅花象徵林和靖,也把林和靖象徵梅花,幾乎是合二而一了。《紅樓夢》裡的李紈,雖是一個女性,卻也有林和靖那樣的高致。她是金陵名宦之女,自幼讀書識字,受嚴格的封建禮教規範。性格幽嫻,處世明達。嫁到賈府後不久,即青春喪偶,從此「居家處膏梁錦繡之中,竟如槁木死灰一般,一概無見無聞,惟知侍親養子,外處陪伴小姑等針黹誦讀而已。」如果說賈府是一個藏污納垢、勾心鬥角的是非之地,那麼李紈卻始終淡泊清雅,潔身自好,大有「不受塵埃半點侵」之概。李紈的結局如,曹雪芹沒有明文表述。可以想見,在賈府大難臨頭、一敗塗地之時,她一定也是不改初衷,經受得起歲月的煎熬。也許正像報春的梅花一樣,還預示著復甦的希望。第五回裡的判詞中不是有「鳳冠霞披」的暗示嗎?
最能表現李紈性格的是,大觀園住進賈府裡的哥兒姐兒時,李紈分住的是稻香村。據書中描寫,這稻香村就是「數楹茅屋」、外面「邊就兩溜青籬」,「下面分畦列畝,佳蔬菜花,漫然無際」儼然是一派「竹籬茅舍」的農家風光。這在花團錦簇的大觀園中真是別具一格,非常符合李紈清心寡欲、自甘寂寞的情趣。後來,秋爽齋結社吟詩,大家都起雅號。李紈搶著說:「我是定了『稻香老農』,再無人佔的。」是的,李紈是大觀園裡的高人逸士,是賈府裡的賢妻良母,是封建社會「三從四德」的犧牲品。曹雪芹塑造這個婦女形象,充滿著矛盾複雜的心情。他似乎讚美她的德行和操守,又對她淒涼的遭遇和不幸的命運寄予深深的同情。儘管書的結尾可能要給她一點「亮色」,但就李紈一生來說,仍不免歸入「薄命司」。
寶玉生辰那天晚上,李紈抽到的是梅花,上面寫著「霜曉寒姿」並繫上王淇的詩句:「竹籬茅舍自甘心」。拿梅花來比擬李紈,可以說是當之無愧!

 

題《李紈拈香圖》:

香盡更闌斷淚收,此生誰復伴白頭。
孤舟嫠婦心將碎,雅社監吟笑裹愁。
苦苦治家難覆水,諄諄課子耗空油。
死灰枯木何言痛,歡樂只應來世求。

 

 

-------------------------------------------------------------------------------------------------------

 

巧姐

凡鳥偏從末世來,都知愛慕此生才。
一從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

 

牽牛花與巧姐

白石老人愛畫牽牛花。嘗見一題跋曰:「子借山曉霞山之西、大岩山之東。岩之牽牛常有花 大如斗。」牽牛花,俗稱喇叭花,農村山野最 為常見。但「斗大」的牽斗花卻見未所見,聞未所聞。牽牛花開於秋季。可能因七月初七牛郎織女相 會而得名,寄託著古代勞動人民對男耕女織、安居樂業的和平生活的企望。它是屬於草野小民,而不屬於貴人雅士。《紅樓夢》裡列入「金陵十二釵」正冊的巧姐,係王熙鳳所生,當然是一位金枝玉葉般的閨閣小姐。但由於年齡幼小,性格尚未形成,作用 尚未發揮,所以在小說中處於不顯眼的陪襯地位。巧姐嬌貴多病。劉姥姥二進大觀園時,鳳姐因巧姐又病,想起要劉姥姥給她起個名字(原來只叫大姐兒),說:「一則借借你的壽;二則你們是莊稼人,……你貧苦人起個名字,只怕壓的住她。」劉姥姥一聽她剛巧生於七月初七,就笑道:「這個正好,就叫她是巧哥兒,這叫作『以毒攻毒,以火攻火』的法子。……日後大了,各人成家立業,或一時有不遂心的事 ,必然是遇難成祥,逢凶化吉,卻從這『巧』字上來。」遠就是巧姐名字的由來。
第五回寶玉看到《金陵十二釵》正冊上畫有一座荒村野店,有一美人在那裡紡織,其判云:「勢敗休云貸貴,家亡莫論親。偶因濟劉氏,巧得遇恩人。」這裡,「劉氏」當然是指劉姥姥,「巧」字是雙關語,是湊巧,也指巧姐。根據這個判詞以及脂硯齋的幾處批語提示,巧姐的最後歸宿大致是這樣的:賈府抄沒「勢敗」,鳳姐身死「家亡」以後,巧姐孤苦伶仃,無依無靠,被她的「狠舅奸兄」勾結串通,企圖把她賣於煙花巷。就在這危急關頭,巧遇原來受鳳姐接濟的劉姥姥,把她救走,成了巧姐的「恩人」。後來,劉姥姥把巧姐招到家裡,與 板兒結成夫妻。板兒靠著耕作家裡的「兩畝薄田」,巧兒靠勤勞紡織,在荒村裡過著自食其力的安定生活。(續書後四十回寫她嫁與鄉村周財主之子,已背離曹雪芹的原意。)  「無巧不成書」,這是我國古代小說的寫作傳統。巧姐生於七夕,又因村嫗劉姥姥得名,最後與板兒結婚,像牛郎織女那樣度日子,真是一連串的巧合,她與生長在農村裡的牽牛花大概有不解之緣吧!

 

題《巧姐紡績圖》:

紡績村姑搌倦眸,一聲吱響一聲愁。
寒燈照碎長天月,熱淚流濕短腋裘。
小女逢凶緣未了,親娘報喜信難投。
幾人功罪樁樁事,泉下有知當記熟。

 

 

-------------------------------------------------------------------------------------------------------

 

可卿春困

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
漫言不肖皆榮出,造釁開端實在寧。

 

仙客來與可卿

《紅樓夢》裡的一個重要人物──秦可卿應該比作什麼花?這是一個很傷腦筋的問題。
秦可卿是秦業從養生堂抱來的養女,小名可兒,官名兼美,後來嫁與賈蓉為妻。論容貌,她鮮豔嫵媚,有似寶釵﹔風流裊娜,又如黛玉。論性格,更是溫柔可親,甜滋滋,軟綿綿的。即使在「金陵十二釵」中,秦可卿也是一顆耀眼的明星。但是,曹雪芹對這個人物,卻處處以曲筆寫出,以致人們對她的品行留下許多疑點。
疑點之一,她與公公賈珍顯然有些糾纏不清的瓜葛。第十回寫可卿得病,第十三回可卿託夢鳳姐,鳳姐驚醒,聽到喪音,「彼時合家皆知,無不納悶,都有些疑心」。既然病故,有何可疑?原來曹雪芹的初稿,寫的是秦氐與賈珍私通,有「更衣」、「遣簪」等猥褻情節。後被丫環撞見,醜事破露,秦氏被迫懸樑自縊。所以賈珍治秦氏喪事,恣意奢華,並有「哭的淚人一般」等不堪情狀。疑點之二,她與寶玉也關係曖昧。第五回寫寶玉到可卿房中睡覺,只見寢室陳設皆香艷旂妮之物,令人引起遐想。而寶玉在夢中竟依警幻仙子所囑之言,與可卿成姻,有兒女之事,這也顯然有微詞深意,暗示寶玉與可卿非同一般關係。凡此種種異常的描寫,使人想起焦大醉後罵街的話:「爬灰的爬灰,養小叔子的養小叔子」,是確有所指的。疑點之三,第五回中關於可卿的判詞,畫著高樓大廈,有一美人懸樑自盡,其判云:
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
漫言不肖皆榮出,造釁開端實在寧。
這也與書中所寫不合,更可證明奏氏實非病亡,而是自縊。據脂硯齋批語透露,作者原稿本作「秦可卿淫喪天香樓」,後經脂硯齋勸阻,才改寫成今稿,但仍露出蛛絲馬跡,有弦外之音。疑點之四,也是最有趣的.據第五回所寫,寶玉夢遊太虛幻境時,警幻仙子告訴他,泰可卿原來還是警幻仙子的妹妹,是仙界中的來客。遣不能不使人想起百花叢中也有「仙客來」這一花名。據周瘦鵑《花木叢中》一書中介紹:「仙客來屬櫻草科,原產波斯,是多年生的球莖草木,球莖多作扁圓形,頂上抽葉,形如心臟,綠色中略帶紅褐色,葉厚而光滑,背面有毛。在冬春之間,一片片的葉子從花莖中抽出來,頂上就開了花,花只四瓣,有紅、白、黑紫、玫瑰紫諸色,花辮上卷,花心下向,活生生地像兔耳」,所以又稱兔耳花。 把秦可卿比作仙客來,只因她的事跡非常可疑。她不可能是凡塵中人,只能是來自仙境之客。

 

題《可卿春睡圖》:

無風小院夢沉沉,半縷青絲枕上溫。
此赴蓬萊家萬里,誰臨錦帳訴同心。
巾帛易斷柔腸忿,蠟炬難遮羞靨痕。
睡去何來香氣裊,困眸惟見淚珠噙。

 

-------------------------------------------------------------------------------------------------------

 

晴雯

 

清水芙蓉姿君雅,皎皎天然去雕飾,

然而,嶢嶢者易折。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詩詞
自訂分類:人文藝術
上一則: 傘畫物語
下一則: 紅樓金釵群芳譜(上)
迴響(2) :
2樓. Photo-eye 李麥克
2009/11/05 03:03
讚佩不已
才華洋溢
美不勝收

巨傑商品攝影 Mike攝影師
1樓. 喵永
2009/10/14 13:36

喵發現第一張那鍋金釵,口能素男扮女裝喔。

Photobucket

哈....喵咪狗然好眼力

眼睛這麼銳利地發現這鍋秘密~~~

迷有錯....她是男扮女裝來著~~~~

楓心2009/10/17 02:23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