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記者小辛的天人交戰第三集「梅嶺大車禍」(殯儀館篇)
2006/12/21 03:25
瀏覽5,300
迴響8
推薦50
引用0

寫在前面:

梅嶺大車禍發生迄今也快三個禮拜了,小辛礙於煩人的東西,還有擔心長官誤會我閒閒沒事就寫部落格,所以「殯儀館篇」到最近才寫,請各位看官原諒。

 

推出梅嶺大車禍急診室篇,貼上現場照片,小辛的部落格引起爭議,有人說啦!小辛在部落格上面貼上病患及現場血淋淋的照片,這跟水果日抱有啥不同,呵呵,這個答案呀,小辛也正在研究(因為小辛的煩人東西,裡頭就討論到部落格的守門觀點),但若要我初步給你答案是,這些照片跟文字,雖然跟一般大眾道德認知有點差距,但都是最真實的,而且部落格屬於私人領域,你不點進來,你就看不到,況且小辛已經在標題上標示警告文字,所以大家也別苛求了!

 

本文開始:

「這次車禍應該是21人死亡,23人受傷,名單應該是這些了!」凌晨零點卅分,從台南縣教育局的教官手上接過名單,薄薄的一張紙,卻感覺有點沈重,怎麼會死那麼多人?此時,永康奇美醫院急診室也恢復平日的模樣,只因車禍傷患經過急診醫師處理,該到加護病房的被推到裡頭,家屬則都到市立殯儀館處理往生者的後事。

 

「梅嶺車禍往生者,奉檢察長指示,由各醫院集中至台南市立殯儀館,明天上午檢察官統一相驗,台南地檢署郭珍妮。」坐在電腦前輸入最後一次傷亡名單時,突然接到南檢發出的簡訊,才知道南檢為了避免大事故時,會有認錯遺體的困擾發生,檢察長朱朝亮才指示遺體集中統一相驗,只是原本以為隔天天亮才相驗,我臨時打電話到南檢法警室詢問,才知道陳鋕銘、周盟翔兩名檢察官已經在午夜進駐殯儀館,開始幫家屬製作相驗筆錄。

 

XXX的家屬在嗎?」我騎著機車從奇美醫院,闖了好幾個紅燈,火速趕到殯儀館,來到地下室相驗辦公室前,只見卅多名家屬等待著警察叫號,等待領取悲傷。「嗚!XX,阿媽來看你了!」家屬們紅著眼眶,在冰冷的殯儀館內等待,南檢雖然派出兩組檢察官、書記官、法醫,但21具遺體,還是必須折騰一段時間。

 

「是你們說,認完遺體後就可以領回的呀!我們從高雄找救護車來運遺體,結果你跟我說要等到明天全部的人都驗完,你是在跟我裝肖仔嗎?檢察官有什麼了不起!」檢方考量事故遺體不易辨識,決定21具遺體都驗完才發還,只是家屬卻不這麼想,想早點帶著遺體回到高雄,把這段旅途劃下不完美的終點。

「我知道家屬也是心急,每個人遇到這種狀況,情緒總會激動,我選擇體諒!」檢察官陳鋕銘、周盟翔面對家屬的指責,兩人沒有任何不悅,選擇解釋跟安撫,畢竟在家屬悲傷的情緒跟理智的處理上,檢警必須妥善處理,在快速處理遺體發還的工作下,更要避免認錯遺體的錯誤。

 

陳鋕銘、高雄市政府等政府人員,在凌晨二時聚集家屬,告知後續處理程序,並由家屬提出隔天招魂、遺體運送等事項所需協助。經過眾人協調,隔天上午的程序是完成相驗,到事故現場招魂,由高雄市政府安排民間救護車協助把遺體運回高雄市立殯儀館。

 

「什麼味道呀!」「好像是機油的味道耶!」我在景行廳跟同業專注採訪新聞時,突然聞到機油的味道,朝源頭看去,原來是玉井警分局從車禍現場拿來的罹難者背包及衣物,最醒目的是一堆已經沒有主人,全是機油的鞋子。

 

「那是我媽媽的!你看,我打她的手機號碼,袋子裡的手機在響!」「那個袋子是我買給孫子的,我知道,你看看裡頭有沒有我幫他準備的水壺!」家屬看到遺物,每個人都是強忍著悲哀認領,只是礙於程序,警察還是得逐一編號、拍照,認領時還要製作筆錄,按下指紋。直到清晨四點,最後一批家屬才離開景行廳。

 

「辛記者,你看今天的月亮是滿月,只是很多家庭卻不再團圓!」跟著檢察官陳鋕銘坐在景行廳外的台階上,我們沒有感覺殯儀館的陰森,只有梅嶺車禍事故的無奈。「人生就是這樣,誰也不知道下一分鐘會怎樣。我們能體會家屬的悲傷,也希望能全力幫忙他們把後事處理好。」

 

檢察官、記者、警察面對梅嶺大車禍,要是說心裡不受影響,那是騙人的,我們都希望在做好自己工作的同時,也能幫家屬一點忙。凌晨五時騎著機車往回家的路上,我腦中在想,人生真的很脆弱,真的很…..

 

回家睡不到三個鐘頭,周一上午八時許起床,趕緊衝到市立殯儀館,一到景行廳看到數十名家屬每個人都紅著眼眶,若是有人哭的呼天喊地,各家電視台、平面攝影記者就會像蒼蠅看到肉,一窩蜂向前衝(我似乎也是其中一隻蒼蠅)。「不要拍啦!不要拍啦!」有的家屬無法抑制悲傷情緒,無視攝影機而嚎啕大哭,有的家屬卻不希望悲傷曝光,就出現擋人的畫面。

 

隔天報紙新聞,除了例行的處理流程外,重要是從罹難家屬口中問出過去與罹難者生活的點點滴滴,這當然是長官要求的重點。這個任務難易程度不一,全看家屬的態度,就像一家四口三人喪生的錢伯伯,他跟二兒子願意告訴記者往生家人的點點滴滴,例如媳婦是越南新娘等。

 

有人願意講,但也有人選擇沈默,不願意說出任何話,只要記者趨近,他們就噤聲,更別提如何知道他們是誰的家屬,所以當長官問我為何沒有問到時,我真的只能說,家屬真的很傷心,真的不願意說話。

 

這個時候,我只能先撇開記者身份,扮演類似提供訊息者的角色,有時幫助家屬詢問檢察官、警察、市政府人員將處理的方式,當然,最重要的是遺體何時發還。說實話,記者提供家屬訊息,這一招還蠻有用的,至少家屬願意跟你講話,從家屬角度來看,他們來到人生地不熟的台南市,誰也不認識,心裡的疑問不知道要找誰,另一點是,面對家人慘重的事故,內心一陣亂,理智早就被悲傷埋沒了,很難處理一件簡單的事。

 

上午十一時,剩下一具遺體沒有家屬確認,檢察官手上雖有兩名男子名單可供選擇,但這不像是非題能夠用猜的,一定要有正確答案,一堆人都在等,直到最後一具確認是桑姓男子,檢察官才鬆了口氣,表示下午就可以讓市政府安排的民間救護車把遺體運回高雄市立殯儀館,家屬吃過慈濟提供的簡單便當,也跟著市政府到梅嶺車禍現場招魂。

 

下午三時,家屬回到台南市立殯儀館,高雄市立殯儀館找來的20輛救護車(因為助理駕駛嚴慧文遺體被檢察官暫不發還),已經排成長龍要進入殯儀館地下室,載著罹難者遺體回到高雄市,完成梅嶺之旅的最後一站「Going Home」。

 

「南無阿彌陀佛」,來自台南縣市的慈濟功德會師兄姊,從殯儀館內排列到外,嘴巴唸著助念經文,要送往生者最後一程。「爸爸,上車了,我們回家了!」「妹妹!跟著爺爺的身邊,我們要回家了!」20具遺體在家人陪伴下,逐一送上救護車離開,每當一具遺體經過我的眼前,記者們就必須按下快門,按下錄影鍵紀錄。一具、兩具、三具、四具,差不多到第十具,多數的記者真的都麻痺了,有點不想拍攝了!

 

20輛救護車從市立殯儀館開出,沿省道往高雄方向行駛,台南市的新聞現場暫時告一段落,許多在殯儀館守候的記者都鬆了一口氣,內心在想,球終於踢到高雄市了。而在我的心裡,除了壓力減少外,更感嘆生命的無常與脆弱,人生不過就是這樣,也許別太奢求吧!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其他
自訂分類:不分類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8) :
8樓.
2007/01/14 10:08
可以做得事應該更多

每次看到這種新聞,總忍不住要問:

遊覽車翻車出人命也不是第一次了,為什麼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

這次雖然又犧牲了那麼多人,換來那麼多眼淚和新聞版面,但我知道,過沒幾天新聞熱度退了,一切又會回到原點。然後每次有親友或家人要坐遊覽車出遊,每個人心裡就開始七上八下,只能求老天爺保佑。

當然,這種現象不只存在於遊覽車業,台灣哪個領域不是這樣坑坑巴巴、漏洞百出?教育、環保、醫療、交通、工安...尤其是跟人命有關的事情。政府、體制、人心,誰也脫離不了干係。

但今天有個想法特別強烈。像高捷、高鐵、SOGO、ETC這類大弊案,多虧我們媒體大力查訪挖掘,才使得這些醜陋的內幕一一呈現,那遊覽車或工安方面的問題,媒體何不也來追追追?每天挪一點新聞版面,撥一點call in時間給這方面的題材,在輿論上形成壓力,相信那些貪贓枉法的官員和商人也不得不低頭。

我們的總統雖然說他不看報,但官員似乎都是看報辦事的。

所以,請各位辛苦的記者大大,在這政府公器完全失效失職失能,甚至反過來傷害人民的時刻,為大家善用你們的資源,守護這片土地,還有上面的人民。

天佑台灣!天佑地球!

7樓.
2007/01/06 00:21
更人性的貼近事件
記者的工作真是很辛苦呀~!用人性角度工作紀錄事件的人已經不多了,你站在這個角度為眾人介紹記者工作的甘苦,有助於人們對記者的印象稍趨正面的看法,畢竟我們須要大多數的記者都像您一樣,整個社會才會變得互相關懷,您願意工作之餘願意再繼續用心,我們是有福了,加油並請為我們保重~!
6樓. 辛啟松
2006/12/30 18:12
豬年行大運!小辛來回應了!

寫在前面:

怎麼會這樣,可能是熱度已經過了,梅嶺大車禍,第一集看的人比較多,第二集的人數真的好少,還比鄭杯杯的點閱率(我是舉個例啦@@)還低,真可憐,不過,我真的感謝大家照顧!有空常來看小辛。

寫部落格為了什麼,為了誰?我常常反覆問自己這個問題,但總找不到答案,不過,就像我的自我介紹,我只想告訴你,我的工作,我看到什麼,我眼中的感動跟快樂。希望你可以透過我的眼睛,看到世界的點點滴滴。

謝謝大家一年來的關心,我也希望您2007年身體健康、每天快樂。

來回應了!

TO童哥:

謝謝童哥關心,我會的,我會努力工作,也會努力照顧好自己,謝謝大家。

TO 親愛的lu:有呀,我只要到殯儀館,會到一些比較敏感的地方,我都會到警局,我住在第二警分局附近,偵察隊裡頭有一尊關公神像,我總會去向祂拜拜,就像跑梅嶺大車禍的日子,凌晨五點還到偵察隊,派出所警員還懷疑我那麼早去幹嘛。哈哈!謝謝您的關心唷。

TO rockcity:

謝謝您提出這麼專業的問題,基本上勒,我拍攝當時是有打閃光燈,但是我在閃光燈上有套上遮光罩,所以打出閃光燈時,比較不是那麼刺眼,光線也比較不是那麼白,家屬也就不會有抗拒的模樣,至於真的沒打燈的,也就是您說的,打閃光燈會被打,所以當然就不能打啦,只能偷拍。

事實上,為了拍到好照片,我當然要努力達成報社交付的工作,還是那句話,想盡辦法做好工作,是一個記者應該做的事,努力就有機會,沒有努力,什麼事情都沒有機會,希望大家都很棒,所以我還是會打閃光燈,但那是有技巧的打燈。謝謝!

TO假面超人:

新年快樂唷,當記者就是這樣,要嚐盡人生的喜怒哀樂,不要沈重,這就是人生,什麼樣的人生,我們無法選擇,就像當初離開舊公司,也是我自己選的,我到新公司,我會努力工作,努力做好每天的事,只希望世界上,不要再有悲傷跟心酸,每個人都身體健康。

5樓. 假面超人
2006/12/29 23:33
沈重

唉喲~~~

看得好沈重

小辛也辛苦了


相逢自是有緣,假面超人很高興和你在這裡相遇、相知
4樓. Lu
2006/12/23 08:10
小辛看過來
我家打掃了一下 請來逛逛
3樓. Rockcity
2006/12/22 09:31
Questions...
一直有個疑惑...記者在拍這種照片的時候,該不該用閃光燈?

不用閃光燈的狀況下拍出來的照片會是一片的灰暗~就算RAW檔怎麼拉還是很難呈現現場的氣氛。但是一打閃光燈之後,似乎所有的人都會用『不以為然』的眼神來看著你,家屬甚至有一種被侵犯的感覺。
如果是一般的社會案件倒是還好~萬一遇上死了人或燒了房子的悲慘狀況,往往贏得的是一連串的破口大罵...。
如果用長鏡頭遠距離拍攝呢?很抱歉,除非是大太陽的室外天氣,手震+小光圈+快門速度過於緩慢的後果,將會是鬼影追追追的拍攝手法...而不是新聞照。
這是兩難的作法~
在小辛的照片裡頭看不太到閃光燈的遺跡...可見他是較沒有攻擊性的。

如果您是社會記者,您會選擇開閃燈打出一張亮眼的照片呢,還是默默地按下快門紀錄灰色的故事?

我想我還是會選擇後者...

小辛加油~
2樓. Lu
2006/12/22 06:11
以後跑這類新聞不要直接回家
最好先到警局或人多的地方轉一轉再回去 採訪時對往生者要有禮貌 碎碎唸 對不起打擾了  
1樓. 童哥
2006/12/21 21:18
小心

一切要小心

小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