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28.《呂氏春秋‧貴公》賞析、語譯
2009/09/29 05:00
瀏覽14,437
迴響0
推薦4
引用0

     《呂氏春秋‧貴公》賞析、語譯   2009/9/29

出處:《呂氏春秋》十二紀【之第一〈孟春紀〉第四篇】

公平公正

昔先聖王之治天下也,必先公,公則天下平矣。平得於公。嘗試觀於上志,有得天下者眾矣,其得之以公,其失之必以偏。凡主之立也,生於公。故〈鴻範〉曰:「無偏無黨,王道蕩蕩;無偏無頗,遵王之義;無或作好,遵王之道;無或作惡,遵王之路」。

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也,天下之天下也。陰陽之和,不長一類;甘露時雨,不私一物;萬民之主,不阿一人。伯禽將行,請所以治魯,周公曰:「利而勿利也。」人有遺弓者,而不肯索,曰:「人遺之,人得之,又何索焉?」孔子聞之曰:「去其‘荊’而可矣。」老聃聞之曰:「去其‘人’而可矣。」故老聃則至公矣。天地大矣,生而弗子,成而弗有,萬物皆被其澤、得其利,而莫知其所由始,此三皇、五帝之德也。

管仲有病,桓公往問之,曰:「仲父之病矣,漬甚,國人弗諱,寡人將誰屬國?」管仲對曰:「昔者臣盡力竭智,猶未足以知之也,今病在於朝夕之中,臣奚能言?」桓公曰:「此大事也,願仲父之教寡人也。」管仲敬諾,曰:「公誰欲相?」公曰:「鮑叔牙可乎?」管仲對曰:「不可。夷吾鮑叔牙鮑叔牙之為人也:清廉潔直,視不己若者,不比於人;一聞人之過,終身不忘。」「勿已,則隰朋其可乎?」「隰朋之為人也:上志而下求,醜不若黃帝,而哀不己若者;其於國也,有不聞也;其於物也,有不知也;其於人也,有不見也。勿已乎,則隰朋可也。」夫相,大官也。處大官者,不欲小察,不欲小智,故曰:大匠不斲,大庖不豆,大勇不鬥,大兵不寇。桓公行公去私惡,用管子而為五伯長;行私阿所愛,用豎刀而蟲出於戶。

人之少也愚,其長也智,故智而用私,不若愚而用公。日醉而飾服,私利而立公,貪戾而求王,弗能為。

主旨:以「公」 「私」存心為一切禍福分際,闡釋人世「求福」「去私」之理。

◆《氏春秋》內容,浩瀚汪洋,綜匯百家,大致以儒家學說為主。以道墨二家為輔,除對名家、縱橫家多持反對立場外,其他兵、法、農以至陰陽、小說諸家,皆有取捨,是先秦學術思想的統整。本書內容的「兼收並蓄」,「綜匯百家」。本書的編次為十二紀、八覽、六論。十二紀為全書重心。析為春、夏、秋、冬四部,復以孟、仲、季分立。遂成十二之數。以春秋兼含四時,四時「備天地萬物古今之事」即以之名此書。先秦書名蓋多取此方式也。本書採精錄異,沈博絕麗。落實於國家治亂存亡之理,個人壽夭吉凶之數。上揆天,下驗地,中審人。是非善惡,曲盡原委。而以「公」 「私」存心為一切禍福分際。

      本篇選自十二紀第一〈孟春紀〉。本紀分五篇。前三篇通論時序之理,重生之道,養性之要。即由宇宙及於人事。第四篇即「貴公」,落實於人世之「求福」。第五篇為「去私」,落實於「去禍」。人文世界以此為最終目標。本書一百六十篇遂以此冠其端。

分段大意及結構分析

總論「公」為致治之本。【理論】

      ()總言古先聖王治天下之先公;

()泛論凡有天下者其得失之原由;

()推論君主之立,並引〈鴻範〉為戒

()據自然生生之理,斷言君主行事應以公。

以至大至小之史實,論證「公」之用無窮。【印證史實】

()開國之君之致治在處公。

()草野之民之遺矢可推公。

()聖王之成德與天地同其「公」。

段:以名臣霸君之史實,闡明公之本在「知」。【印證史實】

()桓公智開行公而問相

()君臣明智處公以論相;

()深言「相」道,唯大能成大;

()桓公智蔽行私,卒亡其身

段:根據 「理論」,印證「史實」。【綜合結語】

()宇宙事物相因相依,相反相成。是自然也是必然;

()人生遭際順逆相對,禍福相倚。是天理也是人為

()黑白不能混,水火不相容,兩全難求美。是警惕也是勉勵

語譯:

從前聖明的君主治理天下,必定先求公正;能公正天下就能和平了。和平是從公正產生的。試看古書的記載,統治天下的人很多了,他們能得到天下都是因為待人處事公正,失去天下都是因為偏私不公。大凡君主之所以能夠在位長久,都是由於大公無私,因此《尚書‧鴻範上》說:「不要偏邪不正,不要結黨營私(不偏私人)行王道(以德化民的政治)就平白易懂而可行之廣遠;不要偏邪不正(不偏私事),要遵行先王之義理法度。不要有出自於私心的喜好(不偏私愛),要遵循先王之道理;不要有出自於私心的憎惡(不偏私憎),要遵循先王的道路。」天下,不是一個人的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陰陽二氣的相互調和,並不特別助長某一特定之物類(而是使萬物共同生長);甘美的露水和及時的雨水,也並不單獨潤澤某一種事物;統理萬民的君主,不能偏愛某一個人。

伯禽周公的長子)將出發到魯國(他的封地)去,(臨行)周公請示治理魯國的方法。周公說:「要使人民得到利益,但不要居功(凡事當求公利,不要求私利)。」有一個荊國楚國人遺失了弓箭,卻不肯去尋找,而且說:「荊國人遺失弓箭,會被荊國人撿到,又何必去尋找呢。」孔子聽了,說:「去掉字就好了。」老子聽了,說:「把人字也去掉就更好了。」因此老聃是最公正的了。天地真是偉大啊!生成萬物卻不將萬物看作自己的子女,長養萬物卻不將萬物據為己有,萬物都蒙受天地的恩澤、得到天地的利養,但是並不知道這恩澤利養從何而來。這正是三皇五帝效法天地的至公無私的德行。

管仲生病了,齊桓公前去探視他,說:「仲父生病了,病情已很嚴重。國人都不忌諱地談論您的死亡,(萬一成為事實的話)請問以後我應該將國事託付給誰呢?」管仲回答說:「從前我竭盡心智,都還無法知道。如今病得朝不保夕,我那裡能夠說得呢?」桓公出來說:「這是大事,但願仲父教導我。」管仲恭敬地答應,說:「您想任用誰當宰相?」桓公說:「鮑叔牙可以嗎?」管仲回答說:「不可以。我和鮑叔牙很要好、了解。鮑叔牙的為人,清廉正直,但對待不如自己的人,則不將對方當人看;一聽到別人的過失,就終身不忘記。不得已(如果一定要問的話,那麼隰朋或許可以了吧!隰朋的為人,志在模仿上古賢人,而又不恥下問,以不如黃帝為羞恥,而又能夠憐恤不如自己的人。他對於國事,僅總攬大綱,並不一一聞問;他對於事物,好像有所不知;他對於部屬,也不事事苛察。(如果)一定要問的話,那麼隰朋是可以的。」

說起宰相,是大官職。擔任大官職的人,不應小處明察,不應在小處展現其聰明。所以說:「大匠(木工的領導者)只計劃、指揮,並不親自砍削。大廚師只調和五味,並不親自宰割;大勇之人不需戰鬥,自能威服天下;正義之師,不殘害人民。」桓公在其早期,因行事公正、不記私怨,任用管仲終成為五霸之首;在晚年姻循私、偏袒所愛之人,寵信豎刁,導致死後豎刁易牙開方等為亂)無人主喪,屍蟲流出戶外。

人小時候愚昧,長大了自然就聰明,因此聰明如果行事偏私,是不如愚昧卻行事公正。終日沉緬醉鄉,卻想要整飭衣冠使之端莊,謀求私利卻想要樹立公正,貪婪暴戾卻想要使天下人歸往(獲得天下的人心),即使是也做不到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