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25.方苞〈左忠毅公軼事〉賞析、語譯★
2009/09/19 01:36
瀏覽28,232
迴響0
推薦4
引用1

 

方苞〈左忠毅公軼事〉賞析、語譯 2013/11/8 

原文:先君子嘗言,鄉先輩左忠毅公視學京畿。一日,風雪嚴寒,從數騎出,微行,入古寺。廡下一生伏案臥,文方成草。公閱畢,即解貂覆生,為掩戶,叩之寺僧,則公可法也。及試,吏呼名,至史公,公睢然注視。呈卷,即面署第一;召入,使拜夫人,曰:「吾諸兒碌碌,他日繼吾志事,惟此生耳。」

公下廠獄,史朝夕窺獄門外。逆閹防伺甚嚴,雖家僕不得近。久之,聞公被炮烙,旦夕且死,持五十金,涕泣謀於禁卒,卒感焉。一日,使公更敝衣草屨,背筐,手長鑱,為除不潔者,引入,微指公處,則席地倚牆而坐,面額焦爛不可辨,目光如炬。怒曰:「庸奴!此何地也,而汝前來!國家之事,糜爛至此。老夫已矣,汝復輕身而昧大義,天下事誰可支拄者!不速去,無俟姦人構陷,吾今即撲殺汝。」因摸地上刑械,入投擊勢。噤不敢發聲,趨而出。後常流涕述其事以語人曰:「吾師肺肝,皆鐵石所鑄造也!」

崇禎末,流賊張獻忠出沒間,公以鳳廬道奉檄守禦,每有警,輒數月不就寢,使將士更休,而自坐幄幕外,擇健卒十人,令二人蹲踞,而背倚之,漏鼓移,則番代。每寒夜起立,振衣裳,甲上冰霜迸落,鏗然有聲。或勸以少休,公曰:「吾上恐負朝廷,下恐愧吾師也。」

公治兵,往來桐城,必躬造公弟,候太公、太母起居,拜夫人於堂上。

余宗老塗山公甥也,與先君子善,謂獄中語乃親得之於公云。

方苞畫像

引起動機:

朝自太祖開始,少有賢君,朝政混亂,民生凋敝;但卻持續了二百七十多年的統一。其關鍵所在應是讀書人的氣節所致。讀左光斗史可法等人的事蹟,我們似乎能感受到此一無形的力量。

文體:《說文》:「軼,車相出也。從車,失聲」。〈段玉裁〉注云:「車之後者突出於也。」按「軼」字:從車立義本指「後車突出前車」。車路有軌可遵循,突從後出,即不遵循行車之途軌。引申:凡正途旁出者皆得謂之「軼」。人之行實紀於正史本傳,而史傳必不能周,後人或摭拾補缺,稱為「軼事」。史上名臣偉人一生言行曲折繁複,正史傳記只能錄其大要。野史逸聞補苴缺漏,探幽發微,提昇人文精神層次。

作者:方苞16681749),字靈皋,號望溪安徽桐城人,康熙進士。 他是代著名的文學家、 桐城派古文的創立者,在當時文壇上很有名望。 康熙五十年1711戴名世《南山集》案發生。方苞在《南山集》序中列名,《南山集》的木版又存在家,因而被牽連入獄。最初被判處死刑,後經多方救援,得到從寬處理,編入漢軍旗為奴。雍正繼位後,方苞被解除奴籍,任內閣學士。他的著述輯成《望溪先生全集》。〈獄中雜記〉氏於康熙五十一年1712在刑部監獄中寫成的,所汜成為獄中日睹,或為獄中傳聞,真實地揭露了司法制度的黑暗。

時代背景:

方苞一生,經歷清代三世,由於受戴名世《南山集》文字獄牽連,雖幸逃一死,卻備受折磨!對忠烈及山河故國必極為思慕。

史可法之悲壯殉國曾震驚強虜,對民族大義激勵甚深!方苞處境艱危,自不敢顯揚忠烈。氏「忠烈」之孕育出於左光斗陶鑄者甚多。

左光斗萬曆三年(1575)九月九日重陽節出生於清淨橫埠河畔的大朱莊萬曆三十五年考中進士,先後任過中書舍人、監察禦史、大理寺左寺丞、大理寺少卿、左僉都禦史等職。他的官職並不高,最高只做到四品。左光斗東林派的主要成員,在明末激烈的黨爭中,他是少數保持著清醒頭腦的官員之一。他在任監察禦史時,捕獲假官一百餘人,震動京師。更可貴的是,他能深刻地認識地到農業的重要性,並且身體力行,親自垂範,在北方推廣水稻種植,大獲成功,使北方成為「塞上江南」。他與楊漣在移宮案中擁立熹宗朱由校有功,朝野並稱「楊左」。後來魏忠賢專權,他與反對閹黨的楊漣魏大中袁化中周朝瑞顧大章等人一同被害慘死,時稱「天啟六君子」。據代《桐城縣志》載,左光斗在家鄉被逮入京時,家鄉父老傾城而出,頭頂明鏡,手端清水,截住馬首,滿城號哭,「緹騎亦為之涕零」,幾百名鄉親含淚一直將公送到黃河邊上。崇禎時,東林冤案平反,贈左光斗右都禦史、太子少保,謚號忠毅。為了紀念這位先賢,左光斗故里所在的村亦更名忠毅,後來簡寫為中義,一直沿用至今。

主旨:公與公的師門情誼,描寫左公的忠毅精神,抒發民族大義,歌詠慷慨殉國。本文明寫左光斗的忠貞行實,實紀史可法壯烈殉國之有自。全文以公之出處為中心;第三段以公之自白「公曰:『吾上恐負朝廷,下恐愧吾師也』」總結史公心志之堅苦卓絕。所謂〈左忠毅公軼事〉,尋思所紀內容實為「史忠烈公軼事」也。

全文大要:

孟子之名言「分人以財謂之惠,教人以善謂之忠,為天下得人謂之仁」之聖賢精神融貫,左光斗之軼事即是「惠、忠、仁」之落實。「分財、教善」是因,而「得人」是果。錯綜互出,而「為天下得人」是全文的重心和精華。

分段大意及結構分析:

首段:公之「分財施惠」

()此是「教善」之基,「得人」之因。而關鍵是左公識見之精確超卓。

()層次由公之「視學京畿」至「使拜夫人」,而突出「解貂覆生」之分財恩惠,以見其「為天下得人」之仁心。

()「視學京畿」:以明「玉尺量才」的職責。「風雪嚴寒」:預伏「解貂」之難能。

()「伏案臥」:明此生之勤苦。

()「公閱畢即解貂覆生」:暗示左公識見之高卓、行文之雅、愛才惜才之切。

()「瞿然注視」:明前此未曾謀面。「面署第一」:明以瞭然其才。

()「召入,使拜夫人」:則志事之傳已定。以後之教善、為天下得人乃自然之理。

二段:公最偉大的「教善」:下獄受酷刑,史可法設法探視,受左公的怒罵。

()敘史公探獄之艱難:左公所受之酷刑及其忠貞由此而見。怒罵之言、投擊之勢遂成石破天驚!

()綜結史公受教憬悟之深。

三段:史可法一生為國家盡大忠,為民族盡大孝之壯烈,以見公之「為天下得人」

()公忠孝壯烈的人生,終極於抗清殉國。而在此無一語提及者,乃時代環境有大忌諱,方苞處境尤其險惡   也。故史公之行實僅及守禦流賊。而其最後抗清,壯烈殉國之大忠,則從史公之自白間接見之。

()「每有警」、「令二人蹲踞」、「寒夜起立,」語句典雅簡潔,氣勢萬鈞。

()「吾上恐負朝廷,下恐愧吾師也」:乃千古壯語,出自可法之口,卻源於左光斗之教。此「軼事」因此提昇了人文精神層次。

四段:公之大孝不忘本,事左公之親如己親。照應首段「使拜夫人」。

五段:公軼事之信而有徵。照應首段之「先君子嘗言」。

朝自太祖開國,晚年行事已淪入殘暴昏庸。成祖遷都迫於形勢,而居心施政多出私心。傳世繼續亦無賢君,閹宦弄權,朝政紊亂,民生凋敝,國運式微。但其國運依然延續二百七十餘年,其關鍵應是讀書人的氣節發揮了一定的力量。從方孝儒楊繼盛於謙張居正左光斗史可法等先賢,讓人感到:似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在支撐大江山。

 

語譯:先父曾說,同鄉前輩左忠毅公在京城近郊督察學政時,有一天,風雪交加,天氣很冷,他帶著幾個騎馬的侍從,穿著便服隱藏身分,外出查訪,走入一古寺。見廂房中,有一個學生伏在桌上睡覺,文章剛寫好草稿。公讀完後,就脫下身上貂裘覆蓋在這學生身上,替他關了門,問寺裏和尚,原來是史可法。到考試時,官員點名,點到史可法公很吃驚地看著他,待史可法呈上考卷,公即刻當面簽署他第一名。請他到家,使他拜見夫人,說道:「我的幾個兒都平庸無能,將來能繼承我的志向和事業的,只有這個學生罷了。」

等到公被關在東廠監獄中,公每天早晚都在監獄門外窺察動靜。可是謀逆的宦官,防範戒備很森嚴,連公家裏的僕人都不能靠近。過了許久,他轉公被施加烙鐵灼燙的酷刑,隨時可能死去,軌拿五十兩銀子,哭著求守獄的兵丁想辦法,兵丁被感動了。一天,教公換上破衣草鞋,揹著竹簍筐,拿著長柄鏟子,偽裝成清除穢物的工人,帶他進去,暗指公所在的地方,而公正靠著牆坐在地面席子上,臉上額前都燒焦潰爛無法辨認出來,左膝蓋以下筋骨都脫落了。公走上前去跪下,抱著公膝蓋悲泣。公認得出是他的聲音,但眼睛卻張不開,於是用力地舉起手臂,用手指撥開眼眶,眼睛像火炬一樣光亮,很生氣地地說:「蠢材!這是什麼地方,你竟敢來!國家的情況,敗壞到如此地步。我已經完了,你又不重視自己的生命,不明白大道理(應重自己以報效國家),(如果你也完了)天下的事還有誰可以支援呢?若不趕快離開此地,不必等奸人來設計陷害你,我現在就打死你。」於是,公就摸拿地上的刑具,作出要投擲打他的樣子。公閉口不敢說話,急急跑出牢房。後來常常流著眼淚敘述這件事,告訴人家說:「我老師的肺肝,都是堅硬的鐵石所鑄造而成的啊!」

崇禎末年,流賊張獻忠蘄春黃岡潛山桐城一帶出現擾民,公任鳳廬道的官職奉令守禦抗賊,每次遇有流賊將要來犯的危急消息,常常幾個月不睡覺,使將士們輪流休息,自己卻坐在帳幕外面;選擇壯兵士十人,教兩人蹲坐著,用背互相依靠,每遇一更鼓,就依次替換兵士,每次在寒冷的夜裡站起來,抖動衣裳,鎧甲上的冰霜同時散落,發出鏗鏘的響聲。有人勸他稍微休息,公說:「我對上怕辜負了朝廷,對下怕愧對我的老師啊!」

公統率軍隊,往來經過桐城時,一定親自到公住宅,向太公、太母請安,在堂上拜見夫人。

我同族的長輩先生,是公的外甥,與先父很好,據他說:公在獄中所說的話,是親自從公那裡聽到的。

 

                    左光斗故里巨幅畫像「鐵骨御史」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