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10.曹丕《典論.論文》析譯★ 葉慶賢編輯
2009/08/26 12:43
瀏覽17,633
迴響1
推薦6
引用1

曹丕《典論.論文》析譯   2012/8/17  葉慶賢編撰

 

超連繫:曹丕〈典論論文〉學習評量

 

原文:文人相輕,自古而然傅毅之於班固,伯仲之間耳;而小之,與弟書曰:武仲以能屬文為蘭臺令史,下筆不能自休。夫人善於自見,而文非一體,鮮能備善,是以各以所長,相輕所短。里語曰:「家有弊帚,享之千金」。斯不見之患也。今之文人:孔融文舉廣陵陳琳孔璋山陽王粲仲宣,北海徐幹偉長陳留阮瑀元瑜汝南應瑒德璉東平劉楨公幹,斯七子者,於學無所遺,於辭無所假,咸自騁驥騄於千里,仰齊足而並馳。以此相服,亦良難矣!蓋君子審己以度人,故能免於斯累,而作〈論文〉。

王粲長於辭賦,徐幹時有齊氣,然之匹也。如之〈初征〉、〈登樓〉、〈槐賦〉、〈征思〉,之〈玄猿〉,〈漏卮〉,〈圓扇〉,〈橘賦〉,雖不過也。然於他文,未能稱是。之章表書記,今之雋也。應瑒和而不壯;劉楨壯而不密。孔融體氣高妙,有過人者;然不能持論,理不勝辭;以至乎雜以嘲戲;及其所善,儔也。

常人貴遠賤近,向聲背實,又患闇於自見,謂己為賢。夫文本同而末異,蓋奏議宜雅,書論宜理,銘誄尚實,詩賦欲麗。此四科不同,故能之者偏也;唯通才能備其體。

文以氣為主,氣之清濁有體,不可力強而致。譬諸音樂,曲度雖均,節奏同檢,至玉於引氣不齊,巧拙有素,雖在父兄,不能以移子弟。

蓋文章,經國之大業,不朽之盛事。年壽有時而盡,榮樂止乎其身,二者必至之常期,未若文章之無窮。是以古之作者,寄身於翰墨,見意於篇籍,不假良史之辭,不託飛馳之勢,而聲名自傳於後。故西伯幽而演《易》,周旦顥而制《禮》,不以隱約而弗務,不以康樂而加思。夫然,則古人賤尺璧而重寸陰,懼乎時之過已。而人多不強力;貧賤則懾於饑寒,富貴則流於逸樂,營遂目前之務,而遺千載之功。日月逝於上,體貌衰於下,忽然與萬物遷化,斯志士之大痛也!等已逝,唯著《論》,成一家言。

主旨:論述文學批評的態度準則審己度人)、文體、作家的氣質與作品的關聯、文的價值功能。

析譯文學家們互相輕視對方,是自古至今就都如此的現象感歎正面意義:戒人勿「自高」,反面意義:勉人應「自信」傅毅比較起班固來才華不相上下,然而班固卻輕視他。在寫給弟弟班超的書信中說:「武仲因為能寫文章,當了蘭台令史的官。可是寫起文章來,冗長而不知裁剪。」取例極有力量人們常是擅長於自見其優點,然而文章不是只有一種體裁,少有人能夠各體兼備,因此各自以自己的所擅長的,去輕視別人所不擅長的部份論斷「文人相輕」的原因之一:由於人之「善於自見」民間有句俗話說:「家中有一把壞掃帚,卻將它當成千金之價看待。」這就是不能自見其短處的毛病。」論斷「文人相輕」的原因之二:由於人之「不自見」當今的文人有:魯國孔文舉廣陵陳孔璋山陽王仲宣北海徐偉長陳留阮元瑜汝南應德璉東平劉公幹,這七位先生,在學問上無所遺漏,在文章上不抄襲他人,都自以為是馳騁千里的良駒,各恃其才而並駕齊驅。想要使他們互相欽服,實在不容易啊列舉當時著名的文學家「建安七子」,何嘗不然!君子在論文時能先審察自己再去度量別人,所以能夠免除上述的毛病,我本著這個理念,而寫了這篇論文總結作〈論文〉的原因。【起】敘作〈論文〉的緣起提出「審己度人」的原則,以樹立客觀公正的文學批評態度

王粲擅長寫辭賦之體裁,徐幹之辭賦常帶有國人文氣迂緩的毛病,然而在辭賦方面,卻是王粲的對手。例如:王粲初征登樓槐賦征思;徐幹之玄猿、漏卮、圓扇、橘賦,就算是張衡蔡邕兩人的文,也不能超過他們(二人最善辭賦,名篇可勝古人。然而他們再在其他文體方面,卻不能產生與這些佳作相當的作品。陳琳阮瑀的章表、書記是當今之優秀之作。應瑒的文章溫和而不雄壯,劉楨的文章雄壯而不能細密;孔融的文章格調氣勢高超而美妙,有過人之處。然而他不能寫議論文,往往詞句美麗而道理不能相配合,甚至於文中夾雜嘲笑戲謔之詞雖雜嘲戲,但體氣高妙;然而在他所擅長的部份,卻與揚雄班固相匹敵。【承】以審己度人客觀的態度,評論「七子」文章之得失

一般人重視古人輕視今人,崇尚虛名,不注重實才析論鑑賞評論不易客觀公正的原因之一:不能「度人」──由於人性傳統的弱點:貴遠賤近,向聲背實,又病於不自知,以為自己是有才能之人析論鑑賞評論不易客觀公正的原因之二:不能「審己」──由於人有私心意念:闇於自見,謂己為賢。人一有私心慾念,即易失客觀正確的判斷力。文章的起源相同但是發展出不同的體裁不同的作家各有相異的風貌表現是由於:個別之才氣(才情慧)有別和文本同而末──表現形式──異之故。奏議之文適宜雅正,書論之文適宜說理,銘誄之文崇尚真實,詩賦之文要求華麗文章體式有殊,可分「四科」;這四類文體各有不同的偏重要求, 所以能文之人往往只偏於一種體裁作者又依其體性發展。只有通於各種體裁之人才能各體兼備。【轉】論「文學鑑賞、評論」之原則,提出對文體的見解。

文章以氣勢(一說:作者的天份)為最重要文章風格:決定於作家的「氣」──個性氣質、才情慧性,文氣有清濁之不同,不能夠勉強達到作家之才性各有所偏:氣分清濁,文風遂異,譬如吹彈樂器以音樂為例來論,曲調雖是相同,節奏也一致。至於吹奏時運氣不同,各有巧妙與笨拙之差異,這先天的氣質問題,即使是親如父兄關係,也不能改變其子弟人之才情慧性,其高低強弱,秉受自先天遺傳,有一定限度,無法勉強靠後天努力去突【又轉】作家的氣質與作品的關聯:提出「文氣說」(主張「絕對天才論」)

文章是治理國家的大事業,也是可以流傳千古的大美事。人之年壽有止盡之時,顯榮逸樂也都止於有生之年,年壽、榮樂二者必有終止的時限,不如文章可以流傳無盡肯定「文章」之價值足以不朽,絕對超越現實人生。因此,古代的作者,將生命寄托於筆墨之中,將思想表現於篇章典籍之間(互文修辭),不用假借優秀歷史家之文辭記載,也不用憑託高官顯貴者之勢力,聲名就自然流傳於後世文章作者自傳不朽。因此,西伯侯被幽禁在羑里時,卻能推演象作卦辭,周公 輔佐成王,位極人臣,也制禮作樂,前者不以遭遇窮困不得志而不專力致志於著作,後者也不因生活安樂得志就改變著述之理想錯綜修辭。文王周公畢生強力著作為例。所以古人看輕尺大之璧玉,而重視短暫的光陰,就是因懼怕時間倏忽即溜逝!然而一般人人們多不勉強努力;貧賤就被飢寒所驚嚇震懾,富貴就放縱於安逸享樂,於是,努力奔競於目前之瑣碎事務,卻來忽略可流傳千載的功業。於是,時間一天天消逝,身體與容貌就隨之日漸衰朽,很快地與萬物同滅亡,這真是有大志的讀書人最大的悲痛了只營目前,最是可惜:肯定古人之自強,惋惜今人之墮落可悲孔融等人已經過逝,只有徐幹著有《中論》,完成足以名世的著作略提建安七子,惟徐幹著《中論》傳世【合】高度肯定文學創作的價值,期勉作家努力弘揚創作精神

分段大意及結構分析:

首段(起)敘作〈論文〉的緣起提出「審己度人」的原則,以樹立客觀公正的文學批評態度

()感歎向來文人論文,自是輕人。

正面意義:戒人勿「自高」;反面意義:勉人應「自信」。

舉班固輕傅毅「下筆不能自休」之例,取例極有力量。

()論斷「文人相輕」的原因:

1.由於人之「善於自見」;

2.由於人之「不自見」

()首次列舉當時著名的文學家「建安七子」,何嘗不然。

()總結作〈論文〉的原因:願君子在論文時能審己度人,以免流於「相輕」之病。

二段(承)以審己度人客觀的態度,評論「七子」文章之得失

()王粲徐幹:最善辭賦,名篇可勝古人。

()陳琳阮瑀:最擅章表書記。

()瑒、劉楨:一「和而不密」,一「密而不壯」。

()孔融:雖雜嘲戲,但體氣高妙。

三段(轉)論「文學鑑賞、評論」之原則,提出對文體的見解

()析論:鑑賞評論何以不易客觀公正

1不能「度人」:由於人性傳統的弱點:貴遠賤近,向聲背實。

2.不能「審己」:由於人有私心意念:闇於自見,謂己為賢。人一有私心慾念,即易失客觀正確的判斷力。

()不同的作家各有不同的風貌表現

1.個別作家之才氣(才情慧)有別;

2.文本同而末(表現形式)異。

()提出文體分類及不同要求的見解:奏議宜雅,書論宜理,銘誄尚實,詩賦欲麗。

1.文章體式有殊,可分「四科」;

2.不同體式有不同的偏重要求,作者又依其體性發展。

四段(轉)作家的氣質與作品的關聯:提出「文氣說」(主張「絕對天才論」)。

()文章風格:決定於作家的「氣」──個性氣質、才情慧性。

作家之才性各有所偏:氣分清濁,文風遂異。

()以音樂為例來論證:人之才情慧性,其高低強弱,秉受自先天遺傳,有一定限度,無法勉強靠後天努力去突破。

五段(合)高度肯定文學創作的價值,期勉作家努力弘揚創作精神

()肯定「文章」之價值足以不朽,絕對超越現實人生。

()文章作者自傳不朽:舉文王周公畢生強力著作為例。

()只營目前,最是可惜:肯定古人之自強,惋惜今人之墮落可悲。

()略提建安七子,惟徐幹著《中論》傳世。

導言:《典論》一書的創作動機:

一、起於作者個人對死亡的哀懼及對永恆不朽的迷戀與追求。

文帝《與王朗書》云:「生有七尺之形,死唯一棺之土,唯立德揚名,可以不朽;其次莫如著篇籍。疫癘大起,士人彫落,余獨何人,能全其壽?故論撰所著《典論》、詩賦,蓋百餘篇。」

二、想藉其作品成就個人的政治前途。

曹丕想藉其作品的成就拉攏文士,為個人造勢,提昇自身的政治行情,徹底擊垮其文采斐然光芒四射的弟弟曹植,以鞏固其太子的身分地位。因為固然已被立為太子,其父仍極為寵幸曹植,使丕深感不安,他除從賈詡建議,朝夕孜孜砥礪之外,若有機會,仍會以暗箭攻擊曹植。適巧曹植因自炫其才,妄詆時人,且輕鄙文學,自謂:不「以翰墨為勳績,辭賦為君子」楊德祖曹丕乃反其道而行,於曹植發狂言之後,專意為論,強調文人不必相輕;而自視太高,妄譏他人,只是「家有敝帚,享之千金。」;認為「文章乃經國之大業,不朽之盛事。」與曹植針鋒相對,互別苗頭,暗寓攻訐之用心甚明顯。足見之為〈論文〉、《典論》,是深含政治功能的。

《典論》一書,是曹丕之著作。全書凡五卷共二十篇,大約亡於代。只有〈自敘〉一篇為《三國志‧裴松之注》所引錄,〈論文〉一篇因被蕭統選入昭明文選》所錄,得以全篇保存於後世,另有〈內誡〉,共計三篇黃奭漢學堂叢書有《典論的軼佚本。從中可以看出,典論的內容十分廣泛,有論帝王的,有論修己處世的,有論古今人物的,有斥神仙怪誕的,可說是一本綜合性的論著。

〈論文〉是中國第一篇專門評論文學的文章。在此之前,中國的文學作品,一向與經、史作品混淆;至曹丕典論論文出,強調文學的價值,始給予文學以獨立的生命,開中國文學批評之先河。文中對於中國文學批評的幾個重大問題,例如文學的價值、作家的氣質與作品的關聯、文體、文學批評的態度等等,都有精闢的論述,在中國文學批評史上,起了奠基的作用,對後世影響極為深遠。

題解:《典論》是書名,即「經常不易之論。」典,經也,常也,即經典經常「述經敘理」「能探源競委,確立不易理」曰「論」

《典論》之著成已在中古以後,且出於帝王之手,今竟僅存〈自敘〉──作者生活經驗之憶述、〈論文〉及〈內誡〉三篇,其遺佚似不正常,但曹丕其他著作大致都傳於世,可見外力因素不大。此書成於作者為太子之時。為太子之前多隨軍征戰;為太子而為時不長。故此部《典論》,可以想見的,並不可能「彌綸群言,而研精一理」。劉勰評《典論》「密而不周」。

本文選自《昭明文選》,是曹丕《典論》中的一篇,屬論說文。乃曹丕太子時所精心撰寫的曾令人手抄以餉孫權張昭。《志.明帝紀》云:明帝即位,曾「詔太傅及三公,以文帝《典論》刻石,立於廟門之外。」惜石刻本及寫本約於唐宋時亡佚,今僅存〈自敘〉、〈論文〉兩篇。就其表現手法而言是「駢散兼用」的文章。文學史家常言:代是東漢散文化成六朝駢文的關鍵,本文正是一佳例。

〈論文〉的價值:

一、中國文學批評之祖:本文是三國時代文學理論文章。曹丕所處的時代,文學觀念得到確立,而《典論‧論文》則是文學觀念確立在理論上的初次表述。作者批評了「文人相輕」的陋習,逐一品評「建安七子」的得失,首開文學批評的風氣。

二、提出「文以氣為主」的論點,文學創作要體現作者的天分、才情、個性,抒發感情……等,這些都反映了建安文學干預現實,突出抒情的傾向和基本特徵。

三、針對視文學創作為「童子雕蟲篆刻」,「壯夫不為」的傳統觀念,弘揚光大文章「經國大業,不朽盛事」的社會功能和價值。對魏晉南北朝的文學觀念和批評,有相當的影響。

四、文體區分觀念的超越:比《七略》《漢志》以詩賦為文學的觀念大有進步;也成為後繼者如《文賦》、《文心雕龍》等文體區分的參考依據。

五、文體區分:「詩賦欲麗」,明確地把審美意義上的辭藻修飾,作為文學作品上的特徵

 

建安七子塑像

魏文帝曹丕 畫像

者:三國志‧志.文帝紀第二

曹丕(187226),三國詩文作家、文論家。字子桓曹操之次子,文帝是其諡號。漢靈帝中平四年冬,生於安徽。乃曹操氏所生長子,其下有曹彰曹植曹熊。【據《三國志‧書》載:有妻妾十四人,兒子二十五個。曹丕之兄曹昂,原為側室夫人所生,而歸元配夫人撫養,後跟隨曹操在各地征戰。在縣和張繡作戰時中流矢陣亡,元配夫人責備曹操不惜愛子,決裂歸家】

天資穎悟,文武兼備;騎射兼精,又能折節向學,遍覽群籍少有逸才,六歲知射,八歲能屬文。少誦詩論,博通古今經傳諸子百家之書。又部騎射,好擊劍。建安十六年,年25211,為五官中郎將、副丞相。群弟見寵,驚疑自沮,耗盡心機。二十二年217),立為太子。二十五年(220)死,嗣位為丞相、王,改建安25年為延康元年。旋即迫使漢獻帝禪位,篡自立,改元延康黃初,大赦,國號,都洛陽。立「九品中正法」,並兩次親征孫吳,不果而還。黃初七年(226)春正月,將幸許昌許昌城南門無故自崩,心惡之,乃還洛陽宮。夏五月丙辰,疾篤;丁巳,崩於嘉福殿,時年四十,做了七年皇帝。六月,葬於首陽陵

品德:

一、無兄弟之情:忌刻凶狠,群弟緘口。

二、逞欲自恣,私德有缺:不敬其父,具見於橫奪父妾,居喪行樂。設計篡;夫婦情薄逼死甄后

貪權好名,偶有美政:他即位之初,效法漢文帝,施行清靜無為、與民休息的政策。他能尊尚賢能,棄絕迷信,崇儒立學,濟世救民,防止外戚宦官干政。

利欲熏心,敗德禍國。

因循苟且,坐失統一天下的良機。

曹丕生活的主要時期是在建安十三年赤壁之戰奠定了天下三分的局勢之後。他在相對安定的環境裏,過著貴公子、王太子和帝王的生活,因此,他的文學創作反映的內容遠不及曹操豐富。曹丕之青年時代在鄴下文人集團中度過,是鄴下文人集團的實際領袖,也致力於創作實踐。劉勰說他「以副君之重,妙善辭賦」(《文心雕龍‧時序》),道出了他的重耍地位。「建安七子」都是其文學好友,同他一起「憐風月,狎池苑,述恩榮,敘酣宴」(《文心雕龍.明詩》),甚相契合。他的文學念和文學創作,都對建安文學有相當大的影響。

曹丕好文學,以著述為務,自所勒成垂百篇。曾使諸儒撰集經傳,隨類相從,凡千餘篇,號曰《皇覽》。該書總覽先代典籍,規模甚大,是我國最早的一部類書。惜已佚。他的著作,《書‧經籍志》著錄文集23卷,《典論》5卷,《列異傳》3卷等,皆已散佚。張溥輯有《魏文帝集》,收在《漠魏六朝百名三家集》中。近人黃節有《魏武帝魏文帝詩注》(人民文學出版杜1958年出版),是迄今為止,曹丕詩歌最完整的注本。

曹丕詩歌創作,多以下層人民的生活為題材,其較好的詩歌多半是寫離情別緒的,尤其擅長描寫男女戀情和游子、思婦的情愫。五言詩是建安作家普遍採用的新形式,曹丕的五言詩,如〈清河作〉寫對深摯愛情的嚮往。〈於清河見挽船士新婚與妻別〉寫新婚離別的痛苦。〈雜詩〉寫游子思鄉之情,都是較好的作品。如〈雜詩〉其二:西北有浮雲,亭亭如車蓋。惜哉時不遇,適與飄風會。吹我東南行,行行至吳會。吳會非我鄉,安得久留滯。棄置勿複陳,客子常畏人。前六句用比興手法描寫客子身不由主流離他鄉的境遇,後四句揭示出滯留他鄉的客子惴惴不安的心情,這些地方都明顯地看出漢樂府和古詩的影響。〈燕歌行〉寫思婦懷人,率皆細膩委婉,淒婉動人。而那些描寫悠游宴樂、詩酒流連的作品,如〈芙蓉池作〉、〈夏日詩〉等,倒顯得極為一般。詩形式多樣化:四言、五言、六言、七言.雜言詩,無所不有。尤以五言和七言成就較高。

曹丕的七言詩〈燕歌行〉兩首特別值得注意,是詩史上最早出現的完整、成熟的七言詩,歷來受到重視曹丕詩歌受樂府民歌影響較深,語言樸素,風格清綺,頗具民歌風味。其〈燕歌行〉其第一首寫得尤出色:

秋風蕭瑟天氣涼,草木搖落露霜,群燕辭歸雁南翔。

念君客遊思斷腸,慊慊思歸戀故鄉,君何淹留寄他方,賤妾煢煢守空房。

憂來思君不敢忘,不覺淚下沾衣裳。援琴鳴弦發清商,短歌微吟不能長。

明月皎皎照我床,星漢西流夜未央。牽牛織女遙相望,爾獨何辜限河梁!

詩人將思婦安放在秋夜的背景中來描寫,把她的纏綿悱惻的相思之情細膩委婉地表現出來,語言淺顯清麗,很能表現曹丕詩歌的一般風格。七言詩,在曹丕以前,只有東漢張衡的〈四愁詩〉,但第一句夾有字,曹丕的〈燕歌行〉要算是現存最早的完整的七言詩,對七言詩的形成是有貢獻的。〈燕歌行〉是樂府舊題,古辭已經不存,但從曹丕以後凡是寫這個題目的也全是七言這一點看來,很可能這個曲調原來就是配七言的。從這裡也可以看出七言詩的形成和樂府的關係。不過,曹丕所用的七言還是新起的形式,逐句押韻注:相傳漢武帝時作的柏梁台聯句,雖亦是七言,並逐句押韻,但系,音節不免單調。到了宋時代的鮑照,它才在藝術上趨於成熟。

曹丕比較擅長散文。兩篇〈與吳質書〉、〈又與吳質書〉都是很傑出的抒情散文。書中敘說情誼,悼念亡友,文筆清新流暢,語言樸素感人。這些信札對六朝一些作家的尺牘有不小影響。學術論著《典論》一書,是他的散文代表作,可惜大部分篇章都已散佚或殘缺不全。今存較完整的只有〈自敘〉是一篇他的人生活經歷之憶述;〈論文〉、〈內誡〉二篇,敘事生動,析理簡要,頗為後世所稱道。〈論文〉善於議論,其中無論是對當時文人的批評或對文學觀點的表述,都簡明中肯,其中寫到一些較量才藝的細事,都能真切地傳達出當時的情景。曹丕這些散文表現了安散文通脫自然的共同傾向,但又具有自己清麗的特色。比較而言,建安時期極為興盛的抒情辭賦創作,在曹丕反倒顯得遜色。

曹丕軼聞軼事:

一、四十無憂:太祖不時立太子,太子自疑。是時有高元呂者,善相人,乃呼問之,對曰:「其貴乃不可言。」問:「壽幾何?」元呂曰:「其壽,至四十當有小苦,過是無憂也。」後無幾而立為王太子,至年四十而薨。《略》

二、奪取太祖文帝先入袁尚府,有婦人被髮垢面,垂涕立妻劉後,文帝問之,答「是妻」,以巾拭面,姿色絕倫。既過,謂厚「不憂死矣」!遂見納。《世說新語》

三、煮豆燃文帝嘗令東阿王曹植七步作詩,不成者行大法。應聲便為詩曰:「煮豆持作羹,漉菽以為汁,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帝深有慚色。《世說新語‧文學篇》

四、明帝母:帝嘗從文帝獵,見子母鹿,文帝射殺鹿母,使帝射鹿子,帝不從,曰「陛下已殺其母,臣不忍復殺其子。」因啼泣。文帝即放弓箭,以此深奇之,而樹立之意定。《魏志‧明帝紀.注》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