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演員・雜談]像水一樣的男人~二宮和也
2019/09/12 20:56
瀏覽666
迴響0
推薦11
引用0

獨特的演戲哲學

1983年6月17日出生的二宮和也—身邊的人都暱稱他為「Nino」,來自他的姓「Ninomiya」—早在正式出道前,已被歸類為專門出產帥哥偶像的傑尼斯事務所裡「會演戲」的一群。

名攝影師兼導演蜷川實花的父親,也是世界級舞台劇大師蜷川幸雄,在2003年與二宮合作電影《青之炎》時,形容他「宛如日本的瑞凡‧費尼克斯(River Phoeniex)」,將他與小栗旬及藤原龍也視為上天賜給自己的三個奇蹟之子;好萊塢演而優則導的克林伊斯威特(Clinton Eastwood)在看過《青之炎》及二宮的試鏡帶後,說他「擁有罕見的才能」,敲定他演《來自硫磺島的信》的日本兵,為他大幅更動劇本;2010年,CNN將二宮選為「還不具有世界性知名度,但有演技實力的七個日本演員」之一(另六位為寺島忍、加瀨亮、安藤櫻、堺雅人、木村多江、吉高由里子);《來自北國》的名編導倉本聰與二宮合作《溫柔時光》後,為他量身訂作了一部《拜啟,父親大人》,稱讚他是能用「心」而非多餘技巧演戲的演員,還在他2008年生日時寫了一封充滿感情的信給他。

二宮曾在訪問中說,想成為像水的男人,覺得水既能變成熱水或冰,也能蒸發消失及滅火、應付任何情況,無所不能,非常厲害。但其實他本人正是一個像水一樣變化萬千又富含彈性的人。這一點也充份反映在他的演技上。

絕大多數演員,都要通過造型來為角色作出區別,以此進行切換與塑造。二宮卻如堤幸彥導演(代表作《圈套》、《SPEC》等)所說,「外表完全沒變,只有內在代換成不同角色」。他每部戲的服裝髮型其實差別不大,「永遠十七歲」的童顏與瘦弱的外型,也讓他能接的角色相對受限,至今演最多的是「普通人」與「好青年」,但他卻可以透過眼神的流轉、聲調的變化、言行舉止的細微差異,賦予這些乍看容易實則最難演好、容易流於單調呆板的普通人一個個鮮活的生命。同時,又能在眾人以為他只適合這類角色時,搖身一變,化身為孤高的天才外科醫生、腦性小兒麻痺推銷員、自閉症馬拉松跑者、策劃弒父的戀母富豪、雙重人格的天才科學家…一次次顛覆外界對他的定義與認知。可一旦導演喊卡,他又能瞬間回復本來的自己。就算身著戲服,也再也看不到角色的影子。就像水倒入圓杯便成了圓、倒進方盒便成了方,但水還是水,本質上並沒有任何改變。

此種風格的演員,就算放眼人才濟濟的日本演藝圈,也不多見,這也是二宮讓許多合作者眼前一亮、驚訝讚嘆的原因之一。

二宮和也確實是個極特殊的演員,有他獨樹一幟的演戲哲學。比如劇本只看自己的台詞。他說這樣在演戲時才能因為「無知」而作出最自然的反應。或許也是因此,大多看過二宮的戲的人都說,他不像在演,而像打出娘胎就是那樣一個人;從他的演技裡,可以看見戲沒拍出來的那段屬於該角色的「歷史」。因此在看見他其它迥然不同的角色、他本人在綜藝節目上快狠準的吐槽、在舞台上載歌載舞賣萌兼性感的模樣時,無不被那份巨大的落差驚得合不攏嘴。

二宮自言演戲時會「失去那段時間的記憶」,呈現輕微的催眠狀態,用「開麥拉」及「卡」在自己與角色之間作切換。或許,那段期間的他確實已經不是二宮和也,而是他所飾演的角色了。

但他演戲並不是只憑「角色上身」,也會自己深入思考、想像、創造,以自己的演技能帶給周遭的人—包括所有劇組人員—多大的出乎意料、讓他們沉默幾秒為樂。小栗旬等多位與他合作過的演員就說,二宮腦子的轉速超乎常人地快,只要導演作出要求,就能立刻回以超過三倍品質的演技,並且打從彩排階段就作出不脫角色設定又更能彰顯人物特色的即興演出或台詞,令人下意識期待他還會丟出怎樣的驚喜。就連以不允許演員擅自更動台詞出名的大編劇倉本聰,也因為二宮總能把台詞改得更上層樓,而破例對他說「你保持這樣就好」。

劇評家德永京子評價道,能馬上哭得稀哩嘩啦的「角色上身型」演員,在日本總能得到高度評價,但她認為所謂演戲就是騙人,為了騙過觀眾,演員在投入角色的同時,也必須比誰都來得冷靜。而二宮既能讓他飾演的角色與場景顯得無比真實,又能讓人感覺到其背後存在一份清醒的冷靜,使「演技精湛」與「客觀性」得以並存,這是極其難能可貴的。

一切像是順應直覺,又像經過精密的分析計算,或許就連跟他合作過的導演與演員也分不清。演員小泉孝太郎形容他「是個宛如深海的人,令人摸不透水有多深,也看不見底」,這份信手拈來的游刃有餘與幽深難測的飄乎不定,正形塑出了二宮和也這個演員強烈而獨特的風格魅力。

※   ※   ※

昭告天下:我是偶像!

有意思的是,即使被合作者評為「擁有簡直是為了當演員才來到這世上的才能」,二宮和也卻非為了當演員才進這一行。他曾在訪問中打趣地說:「要是想當演員,我就不會進傑尼斯事務所了。」

尤有甚者,即使現在他所屬的偶像團體「嵐」,在日本已是呼風喚雨的國民天團,最初他對五光十色的演藝圈也沒有絲毫興趣,從小的夢想是當棒球選手,唯一偶像也是巨人隊的教練原辰德。

表姐擅自替他寄出的履歷表改變了他的一生。書面審查通過時,認為機會難得,掏出五千日幣「利誘」他去參加甄選會的母親,又順勢推了一把,讓他就此踏上偶像這條「不歸路」。

外表毫無幹勁、不求自我表現,反而格外引人矚目的二宮,不久就從眾多美少年裡脫穎而出,成了小傑尼斯的重點成員。幾年後16歲的他對幕後工作產生興趣,想到美國學習當舞台劇導演,向事務所請辭,卻想不到已故的喜多川社長慰留他的方式,是安排他與另外四名少年以「嵐」的身份出道。

「嵐」在日文裡,是「暴風雨」的意思。喜多川社長取「嵐」這個團名,就是期許他們能在全日本、甚至全世界,掀起一場暴風雨。

然而,即使剛成軍時風風火火的造勢,讓嵐名盛一時,之後有好幾年,他們卻面臨事業陷入低谷的考驗—唱片銷售不佳、演唱會空席連連、固定節目都是爭取來的深夜檔...這種前途無光的日子之所以沒讓二宮打退堂鼓,是因為他已經打從心底愛上嵐這個團體。他曾自言是離嵐最近的飯,接任何作品都是以壯大嵐為考量;『來自硫磺島的信』給他帶來許多好萊塢片的邀約,為了不影響嵐的工作,他也一一推卻了。

「我並不是演員,在日本是唱歌跳舞、以五人團體進行活動的。只是真的,我希望能淡淡地(把角色情感)傳達給觀眾,在參演時也為此盡了最大努力。」

參加柏林影展時,一個外國記者問他,身為演員,在『來自硫磺島的信』裡得到什麼樣的經驗,他如是回答。彷彿在昭告天下:我不是演員,而是偶像!

偶像不管走到哪,都被認為是靠臉吃飯,一般人無不盡力甩開偶像包袱,二宮卻絲毫不引以為恥,反而覺得自己的偶像身份能為作品增色,使它們更多彩多姿。他不失風骨地說:

「被說『傑尼斯真的有夠遜』,反而會讓我感受到堅持下去的價值。」

即使爆紅後被周遭的人無限吹捧,或者得了以日本金像獎為首的大小影視獎項、被合作者譽為天才,他也沒有自視非凡、迷失自我。他始終太過清醒地認為,無論哪種演出邀約,都是衝著「嵐・二宮和也」這個身份而來,而偶像,是有保質期的。

或許因此,他不像一般演員有以作品為跳板、逐步擴展知名度與演出機會的野心,而把每次演出都當成最後一次,以自己的方式把握當下,樂在其中。

比如他會在記劇本前,先記所有工作人員的名字;比如他幾乎不帶劇本到片場,總在拍攝前就記得滾瓜爛熟;比如他以提早拍完當天預定進度作為自我挑戰,給自己訂下一NG就請全劇組吃東西的「規矩」。

就算嵐的工作與戲劇演出兩頭燒,他演戲的品質也不曾下降;再忙再累,都不曾抱怨也不把自己的付出掛在嘴上,反而勤於當開心果逗樂大家;排練完巨蛋巡迴,回到家又為下部戲在半夜練跑,他也只是淡淡一笑:「完全是個可疑人物對吧?」

他說:「因為我是認真的。」

讓看到作品的人覺得「現在的偶像也能做到這樣了啊」,就是他的目標。

這就是二宮和也。雖然在職業欄填的永遠是偶像,不是演員,卻絕不對戲劇工作輕忽怠慢。他人的嘲諷輕蔑,不是他急於逃開的阻礙,而是成長茁壯的養份。就像水能洗去髒污,也能包容萬物,化成雨水滋潤大地。

這個像水的男人,在新作『檢察側的罪人』裡,以一場審訊室的發飆戲,再次讓人見識到他可收可放、爆發力十足的演技。下一回,他會以何種形態何種樣貌出現在觀眾面前、掀起怎樣的漣漪?不禁讓人更加拭目以待。

==========

這是最近因緣際會,受朋友邀約寫下的文字。

雖然之後出現了一些狀況,導致不能大肆宣傳,但畢竟是自己下班後熬了三個夜,之後又幾經跟對方編輯校對、確認,花了一週心血完成的(※實際上受限篇幅,有被刪減修改,這是自己的原版。另外有些內容是從三年前寫的那篇文章裡截取出來用的),幾經考慮,還是決定在這裡分享出來。

另有一個下篇,是介紹電影作品的,之後再來分享。

就...這樣了((´∀`))

雖然文筆拙劣,但若有人喜歡,我會很開心的。

另外,定稿了才收到這期會刊,看到二宮新的職業欄答案,所以....這部份跟文中有落差,這點就請多包涵了(;^ω^)

P.S.所用的拼圖裡的原圖都取自微博。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