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玉堂春(全劇本)-2
2013/03/30 09:27
瀏覽793
迴響0
推薦4
引用0
三堂會審

(王金龍上。)

王金龍  (引子)    為訪姣容,親到洪洞。恩情一旦拋,何日得相逢?
     (念)     任憑皇親國戚,哪怕將相公卿。王子犯法如庶民,俱要按律而行。
(王門子暗上。)

王金龍  (白)     本院王金龍。蒙聖恩放我八府巡按,奉命巡查山西。在洪洞縣下馬,查得舊案之中,有謀死親夫一案,不知蘇三因何牽連在內,因此將人犯提到太原複審。少時升堂,就先審此案。正是:
     (念)     一朝身榮耀,難忘舊恩情。

(二門子同上。)
二門子  (同白)    門上哪位聽事?
王門子  (白)     何事?
二門子  (同白)    布、按二位大人求見。
王門子  (白)     請少待。
             布、按二位大人求見。
王金龍  (白)     有請。
王門子  (白)     有請。
(排子。潘必正、劉秉義同上,二門子同下。)
潘必正、
劉秉義  (同白)    大人。
(潘必正、劉秉義同入內,同施禮,同坐。)
潘必正、
劉秉義  (同白)    大人出京以來,望隆山鬥,所到之地,百草皆生,萬民無不瞻仰。
王金龍  (白)     豈敢。
潘必正、
劉秉義  (同白)    大人出京路過幾省?
王金龍  (白)     路過三省。
潘必正、
劉秉義  (同白)    在何處下馬?
王金龍  (白)     洪洞縣下馬。
潘必正、
劉秉義  (同白)    可曾查得民情?
王金龍  (白)     也曾查得民情,內有謀取死親夫一案,不知連累多少好人在內。
潘必正、
劉秉義  (同白)    有個賢愚而不等。
王金龍  (白)     好個賢愚而不等。
潘必正、
劉秉義  (同白)    大人今日升堂,不知先審哪一案?
王金龍  (白)     自然先問謀死親夫一案。
潘必正、
劉秉義  (同白)    大人升堂,司裡等儀門伺候。
王金龍  (白)     請。
(排子。潘必正、劉秉義同下。)
王金龍  (白)     來,開門!
(王金龍下。)
王門子  (白)     開門!
(王門子下。吹打。四刀斧手、四衙役、王門子同上,潘必正、劉秉義、王金龍自兩邊分上,崇公道暗上。)
王金龍  (白)     傳長解!
王門子  (白)     傳長解!
崇公道  (白)     報,長解告進。
             叩見大人,公文呈上。
王門子  (白)     聽點:長解一名崇公道。
崇公道  (白)     有。
王門子  (白)     護解一名崇公道。
崇公道  (白)     有。
王金龍  (白)     嗯!長解是你,護解又是你,一人擔當二役,分明是一刁棍!
王門子  (白)     請劉大人用刑。
劉秉義  (白)     來,扯下去打!
崇公道  (白)     且慢,小人有下情回稟。
劉秉義  (白)     有話朝上回。
崇公道  (白)     小人好比大人跨下之駒,揚鞭就走,勒韁即住。公文之上有小人名字,方敢應聲,無有小人名字,怎敢應聲!望大人諒情。
潘必正、
劉秉義  (同白)    長解回明,其刑可免?
王金龍  (白)     免。帶犯婦!
王門子  (白)     帶犯婦!
崇公道  (白)     是。
             犯婦走動!
蘇三   (內白)    苦哇!
(蘇三上。)
蘇三   (哭)     喂呀……
     (西皮散板)  來在都察院,
             舉目往上觀。
             兩旁的刀斧手,
             嚇得我膽戰心又寒。
             蘇三此去好有一比,
崇公道  (白)     比作何來?
蘇三   (西皮散板)  魚兒落網有去無還。
崇公道  (白)     都天大人必然開脫於你。
蘇三   (哭頭)    啊……崇爹爹呀!
崇公道  (白)     犯婦告進。
             犯婦當面。
王金龍  (白)     那一犯婦,為何不抬起頭來?
蘇三   (白)     有罪不敢抬頭。
王金龍  (白)     恕你無罪。
蘇三   (白)     謝大人。
(蘇三、王金龍對看,王金龍震動,旋即鎮定。)
王金龍  (白)     犯婦,你可有訴狀?
蘇三   (白)     有。
王金龍  (白)     呈。
蘇三   (白)     這……無。
王金龍  (白)     嗯!本院問你可有訴狀,你道有;叫你呈,又說無。分明是一刁婦!
王門子  (白)     請劉大人用刑。
劉秉義  (白)     來,掌嘴!
蘇三   (白)     哎呀大人哪!犯婦有話未曾回明。
潘必正、
劉秉義  (同白)    有話朝上回。
蘇三   (白)     是。
             啟稟都天大人:犯婦之罪,並非自己所為,乃皮氏用銀錢將犯婦買成一行死罪。臨行起解之前,監中有人不服,替犯婦寫下申冤大狀;又恐被皮氏搜去,因此藏在行枷之內。望大人開一線之恩,當堂劈桎開枷。哎呀,大人哪!犯婦縱死九泉,也是瞑目的了哇……
潘必正、
劉秉義  (同白)    犯婦回明,其刑可免?
王金龍  (白)     免。
             來!
王門子  (白)     有。
王金龍  (白)     當堂劈桎開枷!
(崇公道劈枷。)
王門子  (白)     三日後領回文。
(崇公道下。)
王金龍  (白)     犯婦,你將狀詞情由,一一訴來。本院開脫於你。
蘇三   (白)     都天大人容稟!
     (西皮導板)  玉堂春跪至在都察院,
王金龍  (白)     嗯!狀紙上面寫的是蘇三,口稱玉堂春,分明是一刁婦!
王門子  (白)     請劉大人用刑。
劉秉義  (白)     來,看拶!
蘇三   (回龍)    啊……大人哪!
潘必正、
劉秉義  (同白)    兩廂退下。
             面朝外跪。
(刀斧手、衙役、王門子同下。)
潘必正  (白)     我來問你:玉堂春三字是何人與你起名?
蘇三   (西皮慢板)  玉堂春本是公子他起名。
劉秉義  (白)     我來問你:鴇兒買你多大年紀?
蘇三   (西皮慢板)  鴇兒買我七歲整,
潘必正  (白)     在院中住了幾載?
蘇三   (西皮慢板)  在院中住了整九春。
劉秉義  (白)     我來問你:這初次開懷的是哪一個?
蘇三   (西皮慢板)  十六歲開懷是那王……
潘必正  (白)     王什麼?
蘇三   (西皮慢板)  啊啊啊……
劉秉義  (白)     王什麼啊?
蘇三   (西皮慢板)  王公子啊!
劉秉義  (白)     那王公子他是甚等樣人?講!
蘇三   (西皮慢板)  他本是禮部堂上的三舍人。
王金龍  (白)     住了!本院問你謀死親夫一案,哪個問你在院中苟且之事?
潘必正  (白)     啊大人,謀死親夫一案也要審。
劉秉義  (白)     院中苟且之事也要問。
潘必正  (白)     有道是樹從根腳起。
劉秉義  (白)     水從源處流。
王金龍  (白)     如此說來,審得的?
潘必正  (白)     審得的。
王金龍  (白)     問得的?
劉秉義  (白)     問得的。
王金龍  (白)     審哪。
潘必正  (白)     審哪。
王金龍  (白)     問哪。
劉秉義  (白)     問哪。
王金龍  (白)     啊?
潘必正  (白)     啊?
王金龍  (白)     啊?
劉秉義  (白)     啊?
王金龍、
潘必正、
劉秉義  (同笑)    哈……
     (同白)    講!
潘必正  (白)     公子初次進院?
蘇三   (西皮原板)  初見面紋銀三百兩,
             吃一杯香茶就動身。
潘必正  (白)     低頭!
             二位大人,那王公子初次進院,用了三百兩銀子,吃杯香茶就走,此公子可算慷慨得緊哪。
王金龍  (白)     嗯,倒也大方。
劉秉義  (白)     啊,二位大人,說什麼慷慨,講什麼大方,分明是他王門中不幸,出了這樣敗家之子。
王金龍  (白)     敗家之子?
劉秉義  (白)     敗家之子。
(王金龍強笑。)
王金龍  (笑)     嘻……
     (白)     講!
潘必正  (白)     公子二次進院?
蘇三   (西皮原板)  公子二次把院進,
             隨帶來三萬六千銀。
潘必正  (白)     在你院中住了幾載?
蘇三   (西皮原板)  在院中未到一年整,
             三萬六千銀一旦化了灰塵。
劉秉義  (白)     低頭!
             想那王公子,在你院中未到一年,將三萬六千兩銀子俱已花盡,難道你們院中吃銀子穿銀子不成?
蘇三   (白)     犯婦有支銷。
王金龍  (白)     是呀!她有支銷。
劉秉義  (白)     大人,她有支銷,大人怎麼曉得?
王金龍  (白)     哦……她供招上面寫的有支銷。
劉秉義  (白)     哦,供招上面寫的有支銷?如此就審她的支銷。
潘必正  (白)     問她的支銷。
王金龍  (白)     審哪。
潘必正  (白)     審哪。
王金龍  (白)     問哪。
劉秉義  (白)     問哪。
王金龍  (白)     啊?
劉秉義  (白)     啊?
王金龍  (白)     啊?
潘必正  (白)     啊?
王金龍  (笑)     哼……
劉秉義  (白)     將支銷報上來!
蘇三   (西皮原板)  先買金杯和玉盞,
潘必正  (白)     用不了許多。
蘇三   (西皮原板)  又買翠盤與翠瓶。
劉秉義  (白)     也用不了許多。
蘇三   (西皮原板)  南樓北樓公子造,
             又造了一座百花亭。
潘必正  (白)     王三公子在你院中,花了許多銀錢,那王八鴇兒待他如何?
蘇三   (西皮原板)  王八鴇兒心太狠,
             數九寒天將公子趕出了院門。
王金龍  (白)     嗯!想那王公子,在你院中,花了三萬六千銀子,為何數九寒天將他趕出院去?
蘇三   (白)     並非犯婦所為,乃是鴇兒之過。
王金龍  (白)     好個可惡的鴇兒。
潘必正  (白)     狠心的王八。
劉秉義  (白)     偏偏就遇見這倒運的公子!
王金龍  (白)     啊?
劉秉義  (白)     啊?
(王金龍冷笑。)
王金龍  (笑)     嘿……
王金龍、
潘必正、
劉秉義  (同白)    講!
蘇三   (西皮原板)  公子一怒出了院,
潘必正、
劉秉義  (同白)    在何處存身?
蘇三   (西皮原板)  關王廟內去把身存。
潘必正、
劉秉義  (同白)    你是怎麼知道?
蘇三   (西皮原板)  賣花的金哥來報信,
             手帕包銀探望情人。
劉秉義  (白)     你二人見面之後便怎麼樣呢?
蘇三   (西皮原板)  不顧骯髒懷中抱,
             在神案底下敘敘舊情。
潘必正  (白)     低頭!
             二位大人,那蘇三見了王公子,不顧骯髒,摟抱在懷,我把他二人好有一比。
王金龍  (白)     比作何來?
潘必正  (白)     黃檗樹下撫瑤琴。
王金龍  (白)     此話怎講?
潘必正  (白)     苦中取樂啊。
劉秉義  (白)     啊二位大人,我把他二人也好有一比。
王金龍  (白)     比作何來?
劉秉義  (白)     望鄉臺上摘牡丹。
王金龍  (白)     此話怎講啊?
劉秉義  (白)     至死他還在那裡貪花呀!
王金龍  (白)     講!
蘇三   (西皮原板)  打發公子南京去,
             在落鳳坡前遇強人。
潘必正  (白)     低頭!
             二位大人,你看王公子回轉南京,不想在落鳳坡前又遇著強人,這公真真的命苦。
王金龍  (白)     可算得命薄。
劉秉義  (白)     說什麼命苦命薄,這也是他們花花公子的下場頭啊!
王金龍  (白)     哼!講!
蘇三   (西皮原板)  只落得長街把飯討,
潘必正  (白)     二位大人,王公子只落得長街乞討,我倒想起一輩古人來了。
王金龍、
劉秉義  (同白)    哪輩古人?
潘必正  (白)     昔日鄭儋之子鄭元和,曾在長街討飯,後來得中頭名狀元,此公子可比得了。
王金龍  (白)     嗯,倒也比得。
劉秉義  (白)     哎,二位大人,想那鄭元和乃是前輩的老先生,王公子他是甚等樣人,焉能比得?比不得。
王金龍  (白)     哎,將今比古,可以比得。
劉秉義  (白)     比不得。
王金龍  (白)     比得的!
(潘必正暗對劉秉義。)
潘必正  (白)     啊大人,王大人說比得就比得。
劉秉義  (白)     怎麼,王大人說比得就比得?好,如此比得,比得,比得!
王金龍、
潘必正  (同白)    講!
蘇三   (西皮原板)  到晚來在那禮部堂上去巡更。
潘必正  (白)     二位大人,想那王公子乃是禮部堂三舍人,只落得在禮部堂上巡更守夜,這公子真真的可憐。
王金龍  (白)     倒也可慘。
劉秉義  (白)     說什麼可憐,道什麼可慘,分明是在那裡與他王氏門中打嘴現世呢!
蘇三   (西皮原板)  公子三次進了院,
             拐帶銀兩轉回南京。
王金龍  (白)     嗯!想那王公子在你院中,花了許多銀兩,為何落個“拐帶”二字?
蘇三   (白)     並非公子拐帶,乃是犯婦瞞過鴇兒,私下贈與他的。
王金龍  (白)     贈他多少?
蘇三   (白)     黑夜之間,又無天平戥秤,用手一略,不過三百餘兩。
王金龍  (白)     哎呀且住!那日回到旅館店之中,用天平一秤,果然是三百餘兩。
             哎呀!我那……
潘必正、
劉秉義  (同白)    啊大人,王法森嚴,容她自己招認!
王金龍  (白)     哎呀,本院的舊病復發,有勞二位大人代審了吧。
潘必正、
劉秉義  (同白)    當得效勞。
(王門子上,移座向前,下。)
潘必正、
劉秉義  (同白)    啊蘇三,你可按照狀紙上面的言詞,從實招來,也好開脫你的死罪。
劉秉義  (白)     如若不然,你來看,王大人的舊病又發作了!
蘇三   (白)     二位大人容稟哪!
(蘇三哭。)
蘇三   (西皮二六板) 自從公子回原郡,
             我在北樓裝病形。
             公子立志不另娶,
             玉堂春至死不嫁人。
潘必正、
劉秉義  (同白)    既是至死不嫁,為何又嫁了那沈燕林呢?
蘇三   (白)     大人哪!
     (西皮流水板) 那一日梳妝來照鏡,
             樓下來了沈燕林。
             他在樓下誇豪富,
             勝比公子強十分。
             我在北樓高聲罵,
             只罵得燕林臉含嗔。
             羞愧難當回店去,
             主僕二人又把巧計生。
潘必正、
劉秉義  (同白)    他們生出什麼巧計?莫非依仗銀錢買你不成?
(蘇三點頭。)
潘必正  (白)     身價銀子多少?
蘇三   (西皮流水板) 作媒的銀子三百兩,
             王八鴇兒一鬥金。
             鴇兒貪財將我賣,
             將我賣與了沈燕林。
             假說公子得了中,
             得中黃榜第一名。
             我為他關王廟內把香進,
             這才一馬就到洪洞。
潘必正、
劉秉義  (同白)    在洪洞住了幾載?
蘇三   (西皮流水板) 在洪洞住了一年整,
             皮氏賤人起毒心。
             一碗藥面付我手,
             我回手付與沈燕林。
             燕林不解其中意,
             他吃了一口哼一聲。
             昏昏沉沉倒在地,
             七孔流血他就命歸陰。
潘必正、
劉秉義  (同白)    人命關天,皮氏就罷了不成?
蘇三   (西皮流水板) 皮氏一見衝衝怒,
             她道我謀死親夫君。
             高叫鄉約和地保,
             拉拉扯扯就到了公庭。
潘必正、
劉秉義  (同白)    頭堂官司審得如何?
蘇三   (西皮流水板) 頭堂官司問得好,
潘必正  (白)     這二堂呢?
蘇三   (西皮流水板) 二堂官司就變了心。
劉秉義  (白)     想是王知縣受了賄麼?
蘇三   (西皮流水板) 王知縣受贓銀一千兩,
潘必正  (白)     合衙呢?
蘇三   (西皮流水板) 合衙分散八百銀。
劉秉義  (白)     上得堂去又是怎樣審問?
蘇三   (西皮流水板) 上得堂去先打我四十板,
潘必正、
劉秉義  (同白)    不該招認。
蘇三   (西皮流水板) 皮鞭打斷無數根。
潘必正、
劉秉義  (同白)    也不該招認。
蘇三   (西皮流水板) 犯婦本當不招認,
             無情的拶子我難受刑。
潘必正、
劉秉義  (同白)    這也難怪了。你在監中住了多久?
蘇三   (西皮流水板) 在監中住了一年整,
潘必正、
劉秉義  (同白)    可有人來探望於你?
蘇三   (西皮流水板) 並無有一人來探望我的身。
潘必正、
劉秉義  (同白)    那王八鴇兒呢?
蘇三   (西皮流水板) 他不來看。
潘必正、
劉秉義  (同白)    你那知心的人兒呢?
蘇三   (西皮流水板) 犯婦哪有知心的人!
潘必正、
劉秉義  (同白)    那王公子可曾探望於你?
蘇三   (西皮流水板) 王公子他一家多和順,
             他與我露水的夫妻有的什麼情?
劉秉義  (白)     眼前若有王公子,你可認識他?
蘇三   (西皮流水板) 慢說是認得王公子,
             蒙紗蓋臉我也認得清。
劉秉義  (白)     話雖如此,他如今頂冠束帶,不來認你,也是枉然。
蘇三   (白)     大人哪!
     (西皮搖板)  眼前若有公子在,
             縱死黃泉也甘心。
劉秉義  (白)     啊大人,此案審不得了。
潘必正  (白)     怎麼?
劉秉義  (白)     審來審去,連這位王大人也審在其中了。
潘必正  (白)     依大人之見?
劉秉義  (白)     你我暫且告退,看他是怎樣地落案。
潘必正、
劉秉義  (同白)    司裡等告退。
(潘必正、劉秉義相對暗笑,同下。)
王金龍  (白)     蘇三哪,蘇三!
(四衙役暗同上。)
王金龍  (西皮搖板)  蘇三堂下把話論,
             句句說的是真情。
             本當下位來相認。
四衙役  (同白)    哦……
王金龍  (西皮搖板)  王法條條不徇情.
             左思右想心不定……
     (白)     有了!
     (西皮搖板)  此案交與劉大人。
     (白)     來,拿我名帖,請劉大人過衙一敘。
(王門子允,下。)
王金龍  (白)     蘇三,你暫且出院,本院開脫你的死罪就是。
蘇三   (白)     謝大人!
(蘇三起立,撫膝。)
蘇三   (西皮二六板) 這場官司未動刑,
             玉堂春這裡我就放了寬心。
             下得堂來回頭看……
     (西皮快板)  這大人好似王金龍。
             是公子就該將我認,
四衙役  (同白)    哦……
蘇三   (西皮快板)  王法條條不徇情。
             上前去說幾句知心話,
             看他知情不知情!
     (西皮搖板)  玉堂春好比花中蕊……
王金龍  (白)     啊啊……那王公子呢?
蘇三   (白)     大人哪!
     (西皮快板)  王公子好比採花蜂。
             想當初花開多茂盛,
             他好比那蜜蜂兒飛來飛去採花心。
             如今不見公子面,
             我那三……郎啊!
     (西皮搖板)  花謝時怎不見蜜蜂兒行!
王金龍  (白)     你……你且出院去吧!
蘇三   (白)     是。
     (西皮搖板)  悲悲切切出察院,
             我看他把我怎樣施行。
(蘇三下,劉秉義上。)
劉秉義  (白)     參見大人。
王金龍  (白)     蘇三一案,撥在大人台前審問,必須辨明冤枉才是。
劉秉義  (白)     司裡當按律而斷。
王金龍  (白)     但憑大人。
(王金龍將狀紙遞交劉秉義。)
劉秉義  (白)     司裡告退。
(劉秉義下。)
王金龍  (白)     轉堂!
(四衙役同下。)
王金龍  (白)     適才審問蘇三,甚是傷感。想我二人情深義重,她如今遭此不白冤枉,我縱然罷職丟官,也要開脫於她,以圖破鏡重圓。方才公堂之上,不便明言,我不免今晚改換衣巾,去至監中與她相會便了。
(王金龍下。)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玉堂春(全劇本)-3
下一則: 玉堂春(全劇本)-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