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簡單到蒼白
2017/09/22 09:37
瀏覽6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居然找到一本沒有開封的雜誌,花花綠綠的封麵很是吸引人,拿起來一看,是一本《南風》。這是很久很久以前的雜誌了,今天竟然又被翻了出來,不由得順手看了幾頁。正好看到了大學篇,介紹的是武漢大學。

  在湖北讀書四年,一直都把那裏當作自己的第二故鄉,畢業五年了,總想著回去看看,卻一直找不到理由和借口,古人說近鄉情更怯,我是思鄉情更怯,連回去的勇氣都沒有了。漸漸的,所有的一切都淡忘了,包括激一情、夢想、成長、苦悶,時間都讓這些蒙上了一層厚厚的塵土,漸漸地麵目不清了……而今天南風的這篇武漢大學的介紹,卻仿佛用一塊抹布猛地在上麵擦了一下,立即露出那不曾磨滅的印記來。珞珈山、櫻花、詩歌邀請賽……還記得當年去那裏參賽時的激一情飛揚,也記得當時一同去的學妹因為男友的拋棄而黯然神傷讓我們圍著武大找了一個晚上……雖然畢業後作為記者又去過武漢幾次,但是怎麽也沒有學生時代的情感那麽真、那麽純。

  我的大學生活也很豐富,學校四麵環山,無聊的時候就爬到山上喊兩嗓子,而對麵就是老鄉諸葛亮的故居,有時候隔山憑吊,看著遠處連綿起伏的群山,看著腳下冉冉升起的白雲,你竟然會聽到三國時期的喊殺聲,真是令人神往。由於當時是在外麵租的房子,可以在睡不著的夏夜去找玄喝喝茶、一抽一抽一煙,也可以去湘玉那裏聽聽音樂、吃吃水果,還可以去體育係的幾個朋友那裏吹吹牛,打打遊戲,最悲情的一個場麵就是陪外語係的一個朋友去放河燈。我們住的地方有一條小河,我那個朋友愛上了一個有夫之婦,那女孩平時和我這個朋友在一起,周末的時候就去華師找她的男朋友,真是悠哉遊哉,不管我怎麽說他也聽不進去,隻好由他。有一年臨放暑假了,他非請我吃飯,整晚上纏著我不讓我回去,我問到底怎麽回事,他才支支吾吾地說讓我陪著他去放河燈祈福,我當時就火了,為那麽個女人值得麽,他是學外語的,以為放河燈是祈福,我是學中文的,我感覺放河燈是在為死人照亮陰間的路,我說不去。他死乞白賴地不讓我走,沒辦法我們就把吃剩的半個西瓜挖空,點著根蠟燭跑到了小河邊。

  我還記得那晚真靜,涼風徐來,一點暑氣都沒有,山裏的夜,顯得天格外高,星星都是一點點,不仔細看什麽也看不到,而且天從來不黑,都泛著藍色的光,遠處與近處黑乎乎的都是大山,仿佛張牙舞爪的巨人要撲過來,弄得我心裏一陣陣緊張。我們點著了蠟燭,西瓜皮在一陣陣微風的吹拂下漸漸遠去,看著他雙手合十喃喃自語的虔誠,我不禁有些感動,一個男人能為一個女人這樣祈禱,是不是能讓她回心轉意呢?

  很快就從那個充滿詩情畫意的地方搬走了,因為我畢業了,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學生也是一樣的。尤其是當同學都去了南方沿海城市或者留在武漢而我自己回到山東老家之後,在人際關係上,大學同學我是一個也沒有了。

  濟南,我並不陌生,山東的省會,但是我也並不熟悉,到今天在濟南待了五年了,我也隻熟悉從單位到我家這條路。他們都說雙休很好,我覺得無所謂,因為我絕大多數周末都呆在辦公室裏,我沒有地方可去,也沒有事情可做。隻能寫寫空間,無聊地看看電一影。打網絡遊戲他們都說我玩物喪誌,玩Q一Q群和網友吃飯打牌又說不務正業,於是我都戒了,就在周末的微風中,看著植物園那熙熙攘攘如螞蟻般的人群,我在辦公室敲打著鍵盤,重復著自己無聊的日子。

  大學時候那指點江山的豪情呢?畢業時那躊躇滿誌的激一情呢?不知道,也許有過,也許從來都沒有過。

  寫了半天,都是南風不好。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