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檢疲勞轟炸頻問「要不要認罪」 法官判無罪
2013/08/10 12:38
瀏覽76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檢疲勞轟炸頻問「要不要認罪」 法官判無罪

高雄律師律通法律事務所

【聯合報╱記者尤聰光/台東縣報導】

黃姓男子因搬家沒收到教召令,檢察官調查後以他已認罪為由,起訴並經簡易判決兩個月徒刑;但黃否認認罪而提起上訴,二審發現檢察官偵訊時不斷問黃「你要不要認罪啦!」認為黃的認罪自白是以不當方式取得,改判無罪定讞。

台東地檢署主任檢察官江孟芝表示,檢察官偵訊過程都有一定的問訊技巧,承辦檢察官是否有行政疏失?將會向法院調閱相關資料進一步調查。

略......

資料來源:http://udn.com


【台大法律蔡律師解析】

一、後備軍人遷移居住處所未依規定申報之原因及目的不一而足,諸如避債、避仇、至外地工作或生性疏懶等情,均有可能,並非僅止於「意圖避免召集處理」一端,自不得僅以被告明知或應知有此申報義務而未依規定申報,即遽予推認其係以避免召集處理為積極目的,而認定其主觀上有避免召集處理之意圖。而教育召集屬於短期召集,本件教育召集期間僅5日,有前開教育召集令上所載報到日時及解除召集日時可憑,一般人非有特殊因素,通常不致僅為避免短期之教育召集即故意遷離居住處所,且甘冒刑事責任不依規定申報,再佐以我國社會現況,實際上並未居住於戶籍地之情形非少,如僅因被告具有後備軍人之身分,遽認其未據實遷移戶籍必係出於避免召集處理之意圖,顯有悖於一般生活經驗及論理法則。被告於遷移戶籍地址過程中,未立即向戶政機關申報居住處所遷移,而有疏忽或輕率之處,惟尚難執此遽認被告主觀上有何避免召集處理之不法意圖存在,自難為不利被告之認定。

二、至於法院當庭勘驗臺灣臺東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訊問筆錄之錄音影光碟。勘驗內容如下:

檢察官問:請問你叫什麼名字?

被告答:叫黃0銘。

檢察官問:出生年月日?

被告答:00年00月00。

檢察官問:身分證號碼?

被告答:Z000000000。

檢察官問:戶籍地地址?

被告答:臺東縣○○村000號

檢察官問:現住地地址?

被告答:現住地地址是…臺東縣太麻里鄉○○○里村0 鄰00號。

檢察官問:你看一下螢幕,是不是?

被告答:是。

檢察官問:電話幾號?

被告答:0000-000000。

檢察官問:今天到場是有妨害兵役治罪條例的案件,要問你問題。

被告答:是。

檢察官問:你有權利可以不回答,不用勉強自己回答問題。

被告答:是。

檢察官問:你有權利請律師替你辯護,也可以請求調查對你有利的證據,這些權利說明你了解嗎?

被告答:了解。

檢察官問:你現在要請律師嗎?還是我現在可以直接問你問題?

被告答:沒有、沒有要、沒有要請律師。

檢察官問:你之前有沒有犯罪前科?

被告答:有。

檢察官問:什麼前科?

被告答:侵占、詐欺跟竊盜。

檢察官問:我們地檢署傳你來開庭,你怎麼不來?

被告答:因為當時在那個外面工作,都沒有收到、收到 通知。

檢察官問:戶籍地是住誰?

被告答:那個、我老婆的爸爸媽媽。

檢察官問:老婆有同住那裡?

被告答:我老婆在花蓮讀書。

檢察官問:101年4月間,你實際的居住地點在哪裡?

被告答:實際的居住地點在臺東縣太麻里鄉○○○里村 0鄰00號。

檢察官問:你說101年4月間喔?

被告答:是。

檢察官問:是嗎?

被告答:是。

檢察官問:你在那裡幹嘛?

被告答:在那裡工作。

檢察官問:你為什麼對警察講說在臺南從事保全的工作 ?

被告答:因為那個保全是之前的工作,現在已經回來做了。

檢察官問:我剛問你101年4月間的時候啦。

被告答:101年4月間,在太麻里。

檢察官問:你4月已經來太麻里了?

被告答:對,在做粗雜工。

檢察官問:為何都未跟戶籍地的親友聯絡?你為什麼都跟戶籍地的親友沒有聯絡?

被告答:因為那時候是跟老婆分居了。

檢察官問:既然如此,為何不遷離戶籍?既然這樣為什麼不遷移戶籍?

被告答:因為有小孩子,因為有小孩子的關係。

檢察官問:因為你有小孩子有什麼關係?

被告答:因為當初會遷到…(檢察官打斷

檢察官問:你又不住那裡,你也不、你也不跟那裡的人聯絡,你也不遷戶籍,那你是搞什麼?

被告答:因為我打算有…(檢察官打斷

檢察官問:你要讓全世界的人找不到你是不是?

被告答:不是。

檢察官問:告訴我為什麼?

被告答:因為當初還在判那個…在打那個離婚的那個官司,所以一直…(檢察官打斷

檢察官問:這跟你遷不遷戶籍有什麼關係?

被告答:所以當初一直都沒有把戶籍遷走。

檢察官問:我說你沒有住那裡為什麼不遷戶籍?理由是什麼?

被告答:因為當、當時還沒有離婚。

檢察官提高音量問:沒有離婚你戶籍在那裡幹什麼?這跟你有沒有離婚有什麼關係?你人沒有住那裡,你戶籍在那裡,又不跟那裡的人聯絡,那你是在搞什麼嘛?

被告答:是。

檢察官問:你就是要讓人家找不到你嘛,是不是?

被告答:不是。

檢察官問:不是是怎麼樣嘛?

被告答:因為我不知道要遷到哪裡去啊戶籍。

檢察官提高音量問:你就遷到你實際上住的地方這有什麼困難?你是幾歲的人?這還要人家教你嗎?

被告答:是。

檢察官問:為什麼不遷?

被告答:當時不知道。

檢察官問:當時不知道什麼?

被告答:不知道要遷到哪裡去。

檢察官問:為何不知道要遷到哪裡?你不是說你那時候已經住在太麻里了嗎?

被告答:對,那是朋友的…

檢察官問:你已經住到那裡啦。

被告答:那是朋友的家裡。

檢察官問:為什麼不遷那裡嘛?為什麼不遷到那裡啊?

被告答:不知道怎麼跟他們說。

檢察官問:啊?

被告答:我不知道要怎麼跟他們家裡的人說。

檢察官問:你住在那裡,戶籍不能遷過去?

被告答:我只是先暫住。

檢察官問:那你就要跟人家聯絡啊,那你就要跟人家通報啊。

被告答:是。

檢察官問:那你為什麼不知道要遷到哪裡嘛?你要回答為什麼啊?

被告答:當時不知道要、戶籍要遷到哪裡去,因為是暫住人家家裡。

檢察官問:你剛剛已經這麼回答了嘛,當時不知道要遷到哪裡嘛,我問你為什麼不知道要遷到哪裡 嘛?

被告答:不太清楚。

檢察官問:你要隨便回答,我們就要記明

被告答:不是啦。

檢察官問:我很認真在問你,你隨便回答我沒意見

被告答:因為當時我真的不知道戶籍要遷到哪裡去。

檢察官問:什麼叫做不知道你戶籍要遷到哪裡去?這是問題喔?你沒住那裡,你又不跟那裡的人聯 絡,你當然要戶籍遷到你現在住的地方啊,你既然有辦法讓朋友收留你,你就要戶籍遷進去啊,讓所有的文件可以寄到那邊去啊。

被告答:是。

檢察官問:不然你叫人家中華民國政府哪裡去找你?就要這樣子用手拷把你抓過來你才願意來。

被告答:對不起。

檢察官問:你是否知道你是後備軍人的身分?你知不知道你是後備軍人的身分?

被告答:知道。

檢察官問:那你知不知道在你還沒有除役之前,隨時都有可能會收到召集令,要去應召集?

被告答:知道。

檢察官問:那你既然未住在戶籍地,而且又不跟住在戶籍地的親友聯絡,也知道可能會有召集令寄過來,是否有想過,可能會因為這樣收不到召集令?有想過喔?

被告答:有。

檢察官問:有,那為何還不依規定申報實際的住居所?那你這樣是怎麼回事?你是要意圖逃避兵役 吧?

被告答:並不是,因為當初…(檢察官打斷

檢察官問:不然你、不然你已經這樣子講啦,你有想到可能收不到召集令啊。

被告答:我當初有去…

檢察官問:你不做任何積極的動作啊。

被告答:我當初有、有要去那個,去辦、把那個戶籍辦出來,可是因為是我太太是戶長,然後又加上 我們還沒有離婚,然後他當時不讓我辦出去。

檢察官問:你在講什麼?

被告答:戶籍。

檢察官問:你要不要認罪啦?妨害兵役這個罪你要不要認?

被告答:認。

檢察官問:那認你還在這邊講那些五四三,你要遷戶籍遷出來,還要誰同意啊?

被告答:因為戶長是她。

檢察官問:你到底在講什麼?

被告答:戶籍。

檢察官問:你是滿、你是成年人?

被告答:是。

檢察官問:你要戶籍遷出來要誰同意?

被告答:因為當、當時那個小姐是跟我說…(檢察官打斷

檢察官提高音量問:你聽清楚啦,你戶籍要遷出來要誰同意?你只有要入戶籍的那個戶的戶長要同意啦,你要遷出來的戶長要同意個什麼?你現在住在北太麻里,假設你要把你現在的戶籍遷到那裡面去,才要那個北太麻里你現在現居地的那個戶長同意。

被告答:對。

檢察官問:你要遷出來的地方誰要同意你啊,根本不需要啊,你到底懂不懂在那邊亂講。你都已經有想到可能…會這樣啊為什麼?你就是懶嘛 ,就是不去辦啊。為什麼你沒去辦?

被告答:報告檢察官,可不可以讓我、給我個機會,讓我、我會去辦的。

檢察官問:你又、你先回答問題嘛,你這個案子你要、 你先處理完這個案子,你要去遷戶口我沒有意見。

被告答:是。

檢察官問:你這個案子,你現在離、假設你今天離開這裡,你還不趕快去遷戶籍,你同樣的案子會再第二件進來。

被告答:是。

檢察官問:人家同樣會找不到你,你再不趕快去遷就是又同樣的案件又第二件,只要後備軍人的系統又發召集令給你,你又一樣不趕快去申報你實際的住居所,讓人家找不到你,同樣的案子又會再第二件。你本來就應該要去遷、 離開這裡就要趕快去遷戶籍。

被告答:是。

檢察官問:這沒有什麼好講,我現在是要處理你現在違反妨害兵役的這個案子。你都已經有想過可能會收不到,你為什麼還不去依規定申報實際住居所,你退伍的時候不是都有離營教育嗎?

被告答:是。

檢察官問:應該知道吧?

被告答:是。

檢察官問:對啊,那你告訴我為什麼啊?而且你之前詐欺案件被通緝,你都要、你都要習慣讓人家找不到你,真奇怪,你喜、你好像也喜歡被人家這樣子上手拷帶到……(無法辯識), 你被通緝已經好幾件,為什麼不依規定申報實際住居處?就給個理由啊,我要記明筆錄啊,還是你不想回答,就說不想回答,我就記不想回答。

被告答:不是,是因為真的那時候不知道。

檢察官問:你就已經知道了,你現在還在跟我講不知道

被告答:當時就是地、戶籍地的關係,我不知道要怎麼那個。

檢察官問:你這都不是理由啦,你是72年次,你又不是小孩子,遷戶口這種事情,什麼叫做不知道 ,你要這樣子隨便講我就這樣記,你要這樣子講我就記。你剛剛都跟我講你知道離營教育了,離營的時候長官都有跟你講,實際上你有遷移戶籍,你就要自己想到人家有可能召集令會寄不到,在你還沒有除役之前,這件事情就很重要,對啊那你為什麼還實際上就已經不是在戶籍地,你又不跟戶籍地的親 友聯絡,那人家怎麼知道怎麼跟你聯絡,你 又想到戶籍地可能就是會寄過來,那你這樣子在搞什麼?你就是意圖要避免召集,就是意圖不去嘛,你在那邊搖頭搖什麼?

被告答:不是。

檢察官問:不是那是什麼,你這樣不是矛盾嗎?我現在問你你要不要回答,為什麼不依規定申報實際住居所?

被告答:當初不曉得要怎麼申請。

檢察官問:你有無避免召集處理的意圖?你有沒有意圖 、有沒有避免召集處理的意圖?

被告答:沒有。

檢察官問:你要說沒有你就是不認罪喔,你扯這麼久, 還是不認罪,你講這樣子,這樣還沒有避免召集處理的意圖嗎?不然你是在、你是在講什麼?你有身心障礙手冊嗎

被告答:沒有。

檢察官問:那你是一般人的知識程度嘛,那你不覺得你這樣很矛盾嗎?你都已經有想過說人家有可能會寄召集令給你,然後你就是沒有積極的去處理啊。

被告答:當初以為他會寄在花蓮媽媽那裡。

檢察官提高音量問:怎麼會寄在那裡,莫名奇妙,當然是照你戶籍地的地方寄啊,國家那麼有錢喔,要寄東西給你要全世界 你住過的地方全部都要寄一次嗎?當然是以你現在申報的戶籍地做為 寄達的地址啊。

被告答:是。

檢察官問:要不要認罪啦,你要認罪就是要……(無法辯識),你不認罪我沒意見啦,不認罪就是法官去認定,你這樣子講其實就已經是有這種、這樣子的意圖了嘛,你有想過可能會寄來,還是沒有去處理,你這叫做未必故意

被告答:報告我真的沒有意圖想要逃避。

檢察官問:你是不想認罪是不是啦?你現在聽不懂我在 跟你講什麼,你這種案子你認罪的話比較有從輕處理的空間,你剛剛回答的、你剛剛回 答的內容已經就是認罪的內容了啦。你聽不 懂我在講什麼嗎?

被告答:聽不懂。

檢察官問:是哪裡不懂?我再講一遍你注意聽。

被告答:是。

檢察官問:你沒有住在戶籍地對不對?

被告答:是。

檢察官問:你也沒跟戶籍地的親友聯絡對不對?

被告答:是。

檢察官問:你讓住在戶籍地的親友找不到你對不對?

被告答:是。

檢察官問:你讓中華民國的政府機關找不到你對不對? 對不對?

被告答:是。

檢察官問:你又有想過召集令可能會寄來對不對?

被告答:對。

檢察官問:對啊,你都知道啊,但你還是沒有做任何的積極動作啊,這樣你不是意圖避免召集處理那是什麼?

被告答:是。

檢察官問:那你有意圖避免召集處理的意圖吧?

被告小聲回答:對。

檢察官問:是,我有想過召集令可能會寄過來,但我還 沒有依規定去申報實際的住居所,這樣沒錯吧?

被告答:是。

檢察官問:你看螢幕,看是不是你的意思?

被告答:是。

檢察官問:你涉犯的竊盜案,已經審理結束了嗎?你有一件竊盜案,審理結束了沒?

被告答:還沒有。

檢察官問:法院還在審理是不是?

被告答:是。

檢察官問:那你如何去開庭?

被告答:他都會寄到太麻里、北太麻里那裡。

檢察官問:是否坦承本件意圖避免召集處理,未居住在戶籍地,無故不依規定申報住居所,致召集令無法送達於本人的犯行?你對犯行有沒有承認?

被告答:是,承認。

檢察官問:你知不知道這個召集令?這個召集令有沒有看過?

被告答:沒有。

檢察官問:你還有沒有什麼其他意見?

被告答:沒有。

三、法院依上開調查證據之勘驗結果,顯見被告於101年8月29日檢 察官調查程序中,確實先後多次明確表示並無避免召集之意圖。又被告於本院準備程序時表示:伊於偵查中一 下承認,一下否認,是因為當時很怕檢察官,不是聽的很懂,覺得檢察官在問的時候,好像是叫伊認罪的感覺 伊會一直去想檢察官所講的每一句話,伊是收到法院判決書後,才知道檢察官當時的意思,伊不服所以才提起上訴,伊沒有遷移戶籍並不是意圖要避免召集等語:而檢察官詢問過程時常打斷被告回答,或突然提高音量,甚至問被告:「你有身心障礙手冊嗎?」, 是以,本院認檢察官於101年8月29日訊問被告過程,所 用之用語及訊問之態度確有可議之處,被告上揭於偵查 中之自白,核係基於檢察官之不當訊問,以其他不正之方法使其自白,應堪認定。依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1項 規定,被告此部分之自白應無證據能力,不得採為認定被告犯罪之基礎。

四、實務上因為人民都認為檢察官權力很大,因此開偵查庭時都會害怕,所以本件被告在有上述回答是很常見的事情。但這實際上而論,這種問話方式不僅違反刑事訴訟法一問一答(中途打斷受訊問人之回答),還與社會生活脫節(被告不遷戶口不一定就一定是為了意圖逃避教召,有可能是一時疏忽大意忘記牽,或意圖躲債),但因為這種回答不是檢察官要的答案,而檢察官就會認為你在胡扯,以為你是在亂的,要碼大聲訊問,要碼就一直重複問題,希望你照著他的意思回答,而老百姓們因為生殺大權都掌握在檢察官手上,也不敢大聲嗆回去,縱使異議,也常會被檢察官當庭斥責說你到底是不是要認罪,甚至有些還會說如果你不認罪,就自己跟法官說。所以,政府應該要正視這種問題,對於怎麼防止檢察官濫訴要有一套機制,譬如說,如果起訴後定罪率(或不起訴再議被發回)是最後10%的,應該考慮是否應該要有淘汰機制,否則,像這案件頂多是檢察長行政告誡就了事,但試想想,這名被告可是被起訴,直到二審法院才『幸運』獲判無罪,但這樣的司法品質,身為人民的你,又會有何感想?

歡迎電話預約諮詢:07-3338080【333幫您幫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