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施主席的熱屋頂
2016/03/01 21:53
瀏覽346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撇開政治,施主席是富含戲劇張力的人。「正晶限時批」拍桌怒叱,面對提問的後生晚輩,紮著馬尾的主席怒氣從何而來?到了這般年紀,或是狄倫‧湯馬斯詩句的寓意,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不要溫順地走入良夜」,那句話也迴盪在【星際效應】電影,配上聲光,導演諾蘭重複著地球末日的詠嘆。

或者因為施主席身上的蒙太奇效果,想著他總讓人想起電影。過氣的演員東山再起,施主席更像勇奪奧斯卡的【鳥人】角色。盤桓於後台如同走不出的迷宮,配著激越的爵士鼓,老演員在詩裡怒斥,怒斥昨日的消失。

不同年紀的人,聽到的卻是不同的鼓聲!施主席落落長的記者會宣布參選,網路上跟著罵聲連連。當年的戰神,熬過刑求與絕食,為民主坐了25年黑牢,今天,是觀眾背叛了他?還是他背叛了當年的理想?

記者會上,施主席自喻像羅賓漢;有人說他像風車下的唐吉柯德;在我眼裡,他更像不明白這世界出了什麼差錯的那位鳥人!卻也像鳥人,帶點悲壯的黑色幽默,他在那裡,就等同莫大的戲劇張力。

多年前,我寫過一篇〈施主席的懲罰〉,引用葉慈《亞當其懲》詩裡的典故,革命家倖存下來,其實是最大的懲罰。活到現在,偶像劇的年代插上一角,不經意就演成鬧劇,這樣的逆轉,乃是志士人生的反高潮。

想想看,如果施主席命運像玻利維亞荒山上的切瓦拉(對,就是不朽的切、恤衫上英氣的切),被找到時已成了一副骨骸,扯開腐爛的軍夾克,骨骸雙手早被鋸斷,施主席如果在綠島被折磨至死,是不是更符合英雄的完美句點?如今他七十過半,幸還是不幸?如果當年熬不住苦刑倒斃,他將永遠年輕、永遠讓人懷想、也永遠代表神聖的意義….

與切瓦拉結局不同,施主席活下來,就必須跟這個世界繼續周旋!黨主席卸任後,近些年,除了紅衫軍戲份十足的短暫亮光,施主席在藍與綠之間左支右絀。切瓦拉說過:「革命家要像魚在海中一樣的活動。」波峰與波谷之間屢仆屢起,施主席的難題是,附和他見解的人愈來愈少。

怪這個世界汰舊換新的速度?也因為施主席不耐瑣事,包括提出的政見立意雖美,總是欠點周詳,像這一回,他口裡的內閣制、大聯合政府以及人民公投等項,內中的邏輯不免自相矛盾;至於他文宣主軸兩岸強打的「大屋頂理論」,北京不接受便是一堆屁話,我曾寫過一篇「七位大男人的集體告白」的小文章,笑談之餘,可以註腳。政見或是小事,本非施主席的強項,就像【鳥人】的主人翁,必須動作大到某一程度,半裸跑出戲院才在「推特」爆紅,我認為施主席擅長的是「動作」!比起檯面上其他候選人,施主席是舞台效果的首選。施主席一出場,單憑他頻頻叫陣的能量,總統大選保證沒那麼沈悶。

即使連署不足最終被淘汰出局,最起碼,施主席的貢獻之一是有助人們更理解老年。過去,我們的文化裡,習慣將老男人置放在倫理結構,誤以為上了年紀成了大家長,就等同於生命晚境的和諧安詳。
然而, 那不是老年的真相!

困在無知又平庸的人世間,時而慍怒時而咆哮,每一役都是最後一役, 但哪裡是自己的一席之地?身懷未曾消減的意志力,深陷掌聲不再的荒蕪感,又躁又鬱,愈來愈像熱屋頂上的Maggie貓咪。

「什麼是熱屋頂上貓的『勝利』?」
Just staying on it I guess, long as she can.

「留在那裡,只要還可以留。」連署揭曉前,留住這一瞬,施主席留在能見度的頂峰。不是「大」屋頂,而是「熱」屋頂,以上引的是田納西威廉【熱屋頂上的貓】(Cat on a Hot Tin roof)戲裡的經典對白。
(原刊於 2015年5月自由時報 「自由共和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