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華航致富的大叔美學
2016/03/01 17:27
瀏覽133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2015年夏天,華航新版制服亮相,從色彩到剪裁都引發爭議,前胸大紅的尖角切割像「無敵鐵金剛」?網路上一片批評聲浪。美學見解或許見仁見智,美與醜的話題之外,值得注意的其實是設計師張叔平的語言。

 

發表會之前,在台北,有記者問張叔平空姐制服設計的尺度。

「空姐制服若不能引人遐想,就是設計師的失敗。」張叔平說。

記者說:「如果對空姐有非份之想,會被航警抓起來!」

「只是想想,又不犯法。」張叔平回答。

訪問裡,張叔平很坦白地說:「空服員衣服不性感就不是空服員。」

 

就是這位來自香港的設計大師張叔平,在【花樣年華】電影,為張曼玉設計的26件旗袍,件件堪稱經典,他得獎無數,大導演紛紛借重張叔平的藝術成就。然而,這次是制服設計,或者華航請錯了人,找來對空服員滿懷「非份之想」的大叔設計制服,註定了性別不正確!

問題是,設計師大剌剌說出制服的「性感」要項,整個華航上下包括工會在內竟都不覺有異?非但不覺得緊張,華航新制服的文宣正是張叔平說的 ClassicStylishSexy,是的,你沒有看錯,其中一個形容詞就是「性感」。

主打「性感」?是要繼續誘導並強化大叔坐在機艙裡的性別「遐想」?

空服員顧名思義,工作是航程中照顧旅客的需要。至於體型,只要胖瘦擠得進飛機過道、身高推得動艙頂的行李櫃,機敏度足以應付突發狀況,都可以是稱職的空服員。簡言之,她的工作內容與身材凹凸扯不上丁點關係。

發表的既然是空服員制服,重點在誰穿它?誰才該對每日穿在身上的工作服表示意見?設計師儘管提出創意,這創意應該經過諮詢、經過人體工學評量、並經過從業者票選之類的民主程序。就舉鞋款來說,不必是這式「瑪麗珍鞋」,它適合腳型窄長的西方人,細帶綁住腳踝也不一定舒服。適應機上工作的環境,寬鬆、易脫、隨時活動腳趾的設計比較實際,譬如圓頭矮跟的氣墊鞋更有益足部循環。

講了那麼多,華航產業工會的角色安在?

工會若夠壯大,那麼,制服發表會的場合,不應多是俊男美女出場走秀;正好像一年一度公司印製的年曆上也不應只是俊男美女入境。青春蹉跎,人都會老,出現胖了的、上年紀的、身材走樣的空服員,這才反映真實的職場生涯。反過來說,若是包括制服的設計在內,公司的內規處處屈從大叔嘴裡的「非份之想」,包括從應徵過程,或從進入公司的第一日,空服員行業就充滿不必明說的潛規則,評比或升遷也都要考量那片容貌歧視的濾鏡,這份刻板印象必定對從業者造成壓力,包括怕老、怕胖、怕身材走樣的焦慮感在內….

            老了胖了的空服員哪裡去了?每次坐華航飛機,我總生出這類疑問。除了少數空姐有轉做地勤或晉升事務長的機會,最可能的答案是,她們知難而退了。與國外相比,空服大嬸大媽、甚至空服奶奶毋需屆齡退休,可以工作到老死,台灣的空服員行業仍然青春當令,站出來都是永遠的「空姐」。

張叔平說:「我覺得只要是中國人,穿旗袍都會好看。」這種去差異化的觀點,著實男性沙文主義。以他設計的華航制服為例,腰線到小腹,毫無「遐想」空間,看在我眼裡,分明是「排胖條款」!不信,請各款身材的女性穿上身,設計師坐在現場,他就知道自己「非份之想」需要怎樣的物質基礎、也會知道他設計的「制」服限制了一些什麼。(原刊於 2014年6月聯合報 名人堂)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