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北一女症候群?
2008/10/08 15:43
瀏覽8,224
迴響7
推薦36
引用0
  上星期報載,諧星小甜甜在中視「光陰的故事」中的劇照曝光,她穿綠制服,上面繡了「北一女中」4個字,惹來觀眾抗議。接獲抗議的中視工作人員表示,觀眾覺得不合適的理由,有的基於形象,覺得她沒那個氣質,有的則是因為小甜甜的外在條件。北一女校友寫信給中視表示,讓小甜甜穿北一女制服有辱校風。
  媒體上見到,小甜甜經紀人在為她抱屈,「如果是因為她的身材,北一女應該也有胖女生吧?至於形象,她的工作就是帶給大家歡樂,難道她賣力工作也不對?」就好像這位經紀人說的,每個學校都有高矮胖瘦的學生,穿別的學校的制服不會怎麼樣﹐但是北一女不一樣﹐碰上北一女卻很容易惹來校友的抗議。
  製作單位收到抗議,或者源於社會認知中綠制服所代表的菁英形象,或者源於校友們「惟我女校,寶島名高」的自我期許,而誠於中形於外,所謂的自我期許,相關於當年流露的志氣,也相關於北一女這所學校的特殊傳承。
  回溯至1949,江學珠接任校長後的以身作則,她自訂「公、誠、勤、毅」的校訓,她親手填詞的校歌,表現的是素樸的篤實的奉獻的立校精神。江校長本人,從儀容到舉止,她一絲不苟在身體力行:包括她髮根朝上剃青的齊耳短髮,包括她總是制服一樣長度過膝的旗袍,包括她厚重的止滑的黑色平底鞋,那種清教徒一般的自制克己、嚴正寡言,即使她1971退休以後,畢業證書上不再是她的名字,但她的存在似乎已與北一女的精神合而為一。
  尤其因為江校長所處的時代,以及她的個人歷史,她幾乎是去性別、去私人生活的以校為家。事隔多年,直至此時此刻,難道那「齊家治國,一肩雙挑」的校歌歌詞仍在校友耳邊?如果做不到﹙包括江校長自己,誰又能夠真正勻稱的「一肩雙挑」?﹚,一樣在心裡頗有愧色。
  *
  青春如此斑駁,有如一張染成雜彩繽紛的網,在網上,豈有一根無色的絲?
  斑駁的畫面在於:少女從一個閉鎖環境中受到的壓抑,以及性意識的遲滯,卻又因為那個信以為真的無邪年代,不必過早就預知性別的支配力量,反而可以從容地發展出不受男性牽制的自信與自尊……
  關於這份駁雜性,另一個隱喻是北一女的地理環境。
  北一女學生在博愛特區,學生經常要穿過介壽路(後來才叫做凱達格蘭大道),行經總統府門前,行經踢正步背刺刀的憲兵,才到另一端沅陵街的麵包店與桃源街的牛肉麵。感覺上,那裡總是水銀燈大亮,閒雜人等止步。憲兵刺刀閃閃,槍彈上膛了嗎?「萬一,慌張端起來掃射怎麼辦?」青春後面有陰影,那是廣場上無所不在的OS。
  當時,綠制服似乎又成了一層保護色。拎著泛油的剛出爐的熱麵包,萬一絆倒了,還可以停下來繫鞋帶,不至於引人疑竇。
  每一天,上學放學,經過適用於大閱兵的司令台,高中女生敏感的眼睛裡,看見了什麼?視而不見的又是什麼?
  *
  另一方面,高中時超高標的自我期許,對爾後的人生,會不會同時也是拋不掉的負荷?
  走出校門多年,會不會依然以資優生的經驗,好勝地……為人生排名次?
  當年,以專心讀書的理由,北一女學生受到家庭呵護與社會寬容,綠制服穿在身上,是正直還是自以為正直?而在這份不容置疑的正直裡,會不會,對別人也設下過高的、近乎完美主義的期望?
  青春期的塑形,混合了日後的各種人生經驗,變得那麼模稜難解。當年,李永萍還沒有全職從政,在她「創作社」的規劃下,曾經反覆談著可以有一齣戲,叫做「北一女症候群」,她做導演,我來寫劇本,由多年後的同學會開始回溯,試圖探討當年的女校生活,以及「北一女」在爾後人生的刻印。
  我們討論,題目暫定做「北一女症候群」,這是她當時想到的名字。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2008五月起新作
上一則: 走不出君父的城邦?
下一則: 可怕的一、二事
迴響(7) :
7樓. 為受難者祈福
2010/06/14 08:22
excuse me: 繼續絮聒

excuse me....又占用版面

我想表達的是:

每個人的特色與潛力都不同

過早的貼標籤(不論菁英化或汙名化)

都是要注意的現象

就像我有一個北一女畢大學同學 (just case report)

人是非常優秀, 但是平常就是超高的自我期許

有一天因為某事竟然想不開.....(我輾轉得知時頗為錯愕)

我不是說一路順利過關斬將的人就沒有貢獻到社會

是想問: 這一路是自己選擇並愉快的路嗎?

6樓. 為受難者祈福
2010/06/14 08:07
綠制服的制約

平路小姐您好:

我本身是讀私立中學,

但是母親是北一女的 (好像跟朱天心同班);

印象中母親會為當年參加樂隊忙於練習,

所以沒考上台大惋惜;

(但是我很想跟她說:依她今天的成就, 就算她是台大校友

台大也會引她為傲)

還有平路小姐:

不知您有否觀察過別地的"第一志願":

諸如:台中女中, 高雄女中......

我個人觀察到這些學校的校友, 人與地方環境的關連是愉快而明顯的;

反而我大學班上某一位(也只是那麼一位啦)

北一女的校友,

在已經鳳毛麟角的圈子

好像還給自己一些無謂的壓力 (誠如您所言:超高的自我期許)

我所要表達的:

即使是北一女, 台大, 哈佛.......

她們對人生的愉快,

到底是建立在一路的過關斬將,

還是貴校歌所言"一肩雙挑" 背後的服務精神?

5樓. 嘉農
2010/02/11 16:01
我想北一女比較會被大眾留意和尊敬的應該是楽儀隊吧


你好,我想北一女比較會被大眾留意和尊敬的應該是楽儀隊吧,尤其是操槍的儀隊!雖然穿迷你裙是一個噱頭, 但會被注意是因女孩子們操槍的技巧,而不是「曝露美腿」等新奇的事。

以下提供您做個參考!謝謝!

女子活動換裝的歷史
http://talin5814.myweb.hinet.net/women_hg/gb/gb.htm

4樓. 芋泥
2009/08/29 16:31
?!

北一的高中生活很痛苦嗎?!

...但他仍是我的目標哪

3樓. 紅橙黃綠藍靛紫
2009/02/06 03:54
綠綠

曾在網路看過的照片

一群年過半百的小(?)綠綠齊聚餐廳開同學會

是穿著綠制服

那個畫面,- - - - -

2樓. 妮可
2008/10/18 21:22
綠園驚夢

平路小姐您好,

看了您的文章覺得您應該也是小綠綠吧!

因為那種經過上了刺槍的憲兵及內懷手槍的黑衣便衣男日夜上下學的心情

只有過來人可以知悉......

 我個人的綠園驚夢如下(曾投稿)

請指教!

國中時,神聖的目標就是上北一女,穿上榮耀的綠衣。
但要命的競爭讓不少初嘗挫敗滋味的綠衣人低頭不語。忘不了樹下一件燙平的綠衣像空殼般隨風飄蕩,瘦到三十幾公斤的她,為了奪回從小狀元的頭銜不知已多久沒睡,背後的脊椎突兀地像要刺出肉身。
我這個慘綠少女,三年綠衫換來的就是在往後的十年,像鬼魅一樣,重複上百次的夢境:「全世界都安靜下來,熾熱的檯燈,緊握的筆,一個個難解的物理題目,是我的全部。理科符號像不安好心的小小人,合謀逃到我伸手不及,無法掌握的秘密角落,隔天考試的焦慮揪緊了我。
畫面一閃,教室中別人輕鬆作答,而我卻細數分分秒秒和一個個解不出的題目,這張會是幾分呢?如果被留級的話,親友原本欣羨的目光會如何轉變我都不敢再想了。
「我生起氣來,媽的,我研究所都畢業幾年了,講師證都拿到了,一定要唸完高三嗎?這半年我撐不下去了,可不可以休學?」突然驚醒的我才倉卒地逃出綠園,在枕頭上瞪大眼睛不敢入睡。
明知時空不對,但藏在軀殼角落的慘綠少女每每無預警地復活,讓以為得到幸福的我又再度錯亂不已。
想過千百次,如果少了聯考的好運,是不是會有彩色的十七歲?這樣灰色顫慄,沒有終點的夢抑或根本不會存在?
寫下這事其實沒有一絲絲的幫助,認真想過唯有再當一次高中生,才能踩碎青澀年華中沉澱的恐懼,才能親手絞死纏住我多年的夢境。

妮可,你寫得真好。親手絞死的意象好真切。
是的我們都是,果然是北一女的校友。
平路 平路2009/01/07 16:43回覆
1樓.
2008/10/08 19:59
感慨
或许大家都在守候心灵最后一份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