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烏布皇宮・幸福的早餐
2019/12/14 19:49
瀏覽2,009
迴響2
推薦88
引用0

續上篇《峇里島自駕遊・烏布

午茶已盡興,天色猶未熄。我們決定前往烏布大街散步。

『Komaneka at Bisma』坐落於溫馨的 Bisma街上,若從飯店沿著Bisma街步行到烏布主街約只需15分鐘。因為此地屬於烏布中心附近的新興地區,沿街商家並不是太密集,甚至還保有鄉村景緻。

沿途仍可見讓人感覺很舒服的稻田風光

其實這條Jalan Bisma 是由在地商家結合一些熱愛烏布的旅客,一起出錢鋪設的,因此沿途可以看到路面中央的地磚,像是插畫般鑲崁著由贊助者自己設計的圖像

真正的寧靜只能在巴厘島的烏布找到。自然之美,藝術和寧靜的氛圍使許多人愛上了這個地方

大約10分鐘,我們步行來到Bisma街頭,這裡也就是與烏布主街Jl. Raya Ubud的交會口。由此右轉,沿著主街走大約5分鐘就可抵達巴厘島的歷史中心- 烏布皇宮 (Ubud Palace)。

從許多方面來看,烏布地區(而不是現代城鎮)的歷史就是巴厘島本身的歷史。烏布有著非常神聖的歷史,甚至說這裡就是巴厘島歷史的起源。

我先跳過前段的歷史起源,等後面再回頭來看。

在西元1011年左右,巴里島王子 Airlangha 統一了爪哇與巴里島,此時印度教就產生了全面而深入的作用。此後之兩百年間,巴里島與爪哇的滿者伯夷王朝(Majapahit kingdom) 處於時而合併,時而獨立。

註: Airlangha 是由爪哇島Isyana與巴厘島Warmadewa之間的王朝婚姻而誕生。

西元1343年,爪哇Majapahit王朝的名將Gajah Mada(加查·馬達) 征服了巴里島,並派任爪哇貴族 Kapakisan 為巴里島首長,在 Gelgel (位於 Klungkung 南方) 建立其皇宮。Kapakisan 與其繼任者開始使用 Susuhunan (偉大的蘇丹)或 Dewa Agung (偉大的天神) 之名號,名義上擁護 Majaphit王朝,但獨立統治巴里。隨後,巴厘島藝術文化蓬勃發展,也確立了種姓制度的原則。烏布當今貴族家庭的血統可以追溯到這一時期。

西元1515 年,回教勢力進入蘇門答臘與爪哇,迫使Majaphit 王朝滅亡,大量的貴族、軍人、藝術家、工匠與僧侶大量逃避至巴里島,開啟巴里島的『黃金時代』。其統治力量及於東爪哇與巴里島東邊的Lombok島。權力在各個王朝與封建領主之間翻動,但烏布地區在統治該島的各個地區仍然是一個非常重要的齒輪。

十六世紀中葉到十七世紀, 葡萄牙、西班牙、荷蘭與英國等歐洲國家積極到亞洲尋找貿易據點.與巴里島之 Dewa Agung 時有往來之記錄。

1639年爪哇後起之Mataram王朝入侵巴厘島,新皇宮遷至Klungkung,開始巴厘島的『銀色時代』。 其後在 Dewa Agung (Klungkung國王的稱號) 的威權漸弱時,產生十二個小公國,其中存留到近代的有八個: 位於中南部的有Gianyar、Badung、Bangli、Tabanan、Klungkung,北邊的Buleleng(最重要的據點就是 Singaraja),西邊的 Negara,和東部的Karangasem (現在地圖上改名為 Amlapura)。其中一位來自Klungkung的王子被派往蘇卡瓦蒂(Sukawati)建造一座宮殿,作為具有強大力量和美感的中心。工匠來自巴厘島各地,以協助其建設,完成後,許多人選擇留下來。此時Gianyar 為重要的文化重心。

註: 這些小公國現在都改為縣治。Sukawati屬於吉安雅(Gianyar)攝政區的一個地區。

隨著在蘇卡瓦蒂(Sukawati)成功建立統治當局,隨後在1700年代後期派出了宮殿防衛隊以保護烏布地區。並在鄰近村莊之間發生戰鬥之後,蘇卡瓦蒂國王將其兄弟Tjokorde Ngurah Tabanan送往Peliatan (烏布東),將Tjokorde Tangkeban送至Sambahan (烏布北),以建立宮殿的意圖來控制這些受災地區。

到19世紀中葉,王國內部已醞釀了某種反荷蘭的情緒,儘管在Peliatan和Mengwi王國之間進行了早期的封建鬥爭,但在一場涉及魔力的戰鬥之後,兩國克服了分歧。此後,孟維(Mengwi)人民搬到烏布(Ubud)居住,在1800年代後期,整個地區因稻米供應充足和經濟蓬勃發展而蓬勃發展。

荷蘭殖民當局選擇在20世紀初開始乾預該島的政治,烏布王室遭到荷蘭人廢黜。在Tjokorde Gede Raka Sukawati的領導下,烏布(Ubud)成為一個副縣,然後在1981年更晚時成為一個分區,接管了13個社區和7個傳統村莊的行政管理。烏布地區今天涵蓋了Tegallalang,Peliatan,Mas和Kedewatan邊界內的所有地區。

烏布皇宮(Puri Saren Agung)的遊客入口是在人比較少的Jalan Suweta 路上。 遊客可免費進入庭院內參觀

烏布皇宮建於Tjokorda Putu Kandel(1800–1823年)的統治時期,當局於1930年正式開放給人參觀。

1930年代,巴厘島吸引了大量的海外遊客。由於精通英語和荷蘭語的Tjokorde Gede Agung Sukawati的商業信心,第一批旅遊業集中在烏布及其周圍地區。他建立了一家小旅館,而住在街對面的哥哥Tjokorde Raka Sukawati主動歡迎這位著名的藝術家兼作曲家Walter Spies到烏布生活和工作。這為其他外國藝術家樹立了潮流,不久Rudolf Bonnet和Willem Hofker之類的人就來畫架和繪畫。隨著烏布(Ubud)的話語及其迷人的美麗傳播,該村莊繼續接待了許多名人,例如諾埃爾·科沃德(NoëlCoward),查理卓別林(Charlie Chaplin),HG威爾斯(HG Wells)和公認的人類學家瑪格麗特·米德(Margaret Mead)。

建立畫家協會的願景誕生於1936年,見證了Tjokorde Gede Agung,Spies,Bonnet和幾位本地藝術家之間的皮塔·瑪哈(Pita Maha)合作。在美國作曲家科林·麥克菲(Colin McPhee)的幫助下,他沿著令人驚嘆的薩彥嶺(Sayan Ridge)建造了房屋,該小組負責召集巴厘島的一些最偉大的藝術家,向年輕一代傳授繪畫,舞蹈和音樂知識。烏布(Ubud)被譽為巴厘島的文化脈搏,如今這種形象依然存在。

由於蘇卡瓦堤王室的許多繼承人目前仍住在這裡,所以訪客就只能自由在範圍不大的外庭院參觀。無法進入深宮內院。

圍繞院子有很多根本不知道名字的各類堂院

特別的是,各個院門(包括外牆門) 都是精細雕刻的山形門,整體雕刻和雕像都保持很好。據說這些頗具巴厘島風格的建築,是由巴厘島著名的石雕藝術家和建築師 I Gusti Nyoman Lempad 設計的。

傳統巴厘島風格的山形門,上面除了不同的精雕細工外,門口外都有一對雕像守護者

烏布皇宮被巴厘島藝術愛好者們認為是觀看富有戲劇性的晚間舞蹈表演的最佳地點之一。表演舞台以華麗的angkul-angkul(傳統門和守護雕像)為背景。每天晚上,它與加麥蘭打擊樂團一起演出。但需要購買門票約80,000盧比,通常在下午提供

果然是雨季,突如其來的大雨將我們驅逐出宮,並且一路落荒逃回飯店。

社區會議廳(或bale banjar) 就位於烏布皇宮隔馬路的對門,是一棟旺季蘭(Wantilan)建築。我們借道而過

旺季蘭(Wantilan)是巴厘島建築中最大的草捆類型。基本上是一個大型多層屋頂下的無牆大廳。旺季蘭通常作為公共建築位於村莊的主要廣場或主要交界處,並作為開放式大廳來舉行大型社區活動,例如會議廳或公共音樂加麥蘭表演。

在雨中狂奔的路上,驚鴻一撇的是烏布Starbucks

之所以沒有參加皇宮裡的巴厘島傳統舞蹈欣賞,是因為我們飯店裡也有安排一場類似的表演秀,時間就在晚餐前。

雷貢舞(Legong)是巴厘島舞蹈的一種形式。這是一種精緻的舞蹈形式,其特徵是複雜的手指運動,複雜的步法以及富有表現力的手勢和面部表情

Legong大概起源於19世紀,是皇家娛樂活動。傳說Sukawati的一位王子病倒了,做了一個生動的夢,兩個姑娘在加麥蘭音樂中跳舞。當他康復時,他安排了這種舞蹈在現實中的表演。

傳統上,Legong舞者是尚未進入青春期的女孩。他們從五歲左右開始進行嚴格的訓練。這些舞者在社會上享有很高的聲譽,通常成為皇室人物或富商的妻子。結婚後,他們將停止跳舞。但是,目前巴厘島的舞者可能不分年齡。也記錄了男性在女性服飾中的表演。

Bali Ubud Legong Dance

No happy time is really gone, if it leaves a special memory

在大廳看完舞蹈秀後,我們就直接近餐廳享用晚餐,當然這要先預約且需額外付費。

晚餐的內容大致就是「異國燒烤buffet」,特別的是他們要來賓每個人都插上一朵白色雞蛋花

第二次世界大戰給該島帶來了困難,烏布遭受了沉重的打擊。日本人入侵,隨後又與荷蘭人進行了獨立鬥爭。印度尼西亞人民於1945年獲得自由並擔任第一任總統,但大約20年後,一場所謂的“共產政變”在整個群島上發生了數千起謀殺案。許多生命被盜,尤其是在烏布,當地民間傳說說,居住在Petulu地區的白鷺實際上是被屠殺者的失落靈魂。

在經歷了將近20年的不確定性之後,旅遊業在1970年代恢復了烏布,當時背包客和嬉皮士開始尋求新的體驗。從那以後,穩定的遊客流發現他們被山水般的美麗和人們的熱情好客所吸引。烏布(Ubud)設法有尊嚴地擁抱21世紀,並仍然保留其永恆的藝術性,文化和宗教信仰。這是一個重要的目的地,擁有強烈的社區意識和罕見的精神能量。

詭異的是,晚餐席間居然播放以上這一段難以消化的歷史記錄影片。

明明吃過晚餐,回房間又嘴饞

幸好,次日早餐大大的扳回一城。甚至可以說是在峇里島最幸福的早餐。

享用早餐的地點在Seneng Kitchen(森能廚房) 餐廳

餐廳名字Seneng Kitchen(森能廚房) 的背後是一個愛情故事。這是以主廚潘·塞能(Pen Seneng)和梅克·塞能(Mek Seneng)的名字所命名。他們也就是替Komaneka度假村照顧下面山谷稻田的職人夫婦。

你可以選擇在有吧檯的主廳或樓上就餐

我們選擇在木製陽台上開始美味的烹飪冒險,因為這裡可以一邊用餐一邊享受稻田與整個河谷的美好

早餐水果組合

早餐麵包組合

早餐主菜有西式、印尼和峇里島式等多種選擇。

我點了峇里島人的早餐,端上來居然是「咖哩稀飯」,雖感覺怪,結果還不錯吃

西式的早餐

早餐再幸福,總有的結束的時候。該是出去面對現實了。

因為烏布附近有很多峇里島必遊景點,雖然距離都不遠,但走路花時間效率低。而這種需要頻頻轉換景點的狀況,好像也不適合搭計程車。看來還是得硬著頭皮自己開車出去衝鋒陷陣。

繼續閱讀。。。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迴響(2) :
2樓. 我是google迷
2020/01/22 09:01
幸福的早餐,大大好帥,夫人也美。自助方便嗎?有租摩托車嗎?(爬文有看到)
1樓. 吹起了自然風
2019/12/16 21:26
我也曾去過烏布   應該20年了  還保留著原來那分令人嚮往的淨土吧
謝謝來訪。 Rinka2019/12/20 18:44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