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話我故鄉~太平洋戰爭中英俘在金瓜石之生死歲月(一)
2008/12/05 00:51
瀏覽3,937
迴響3
推薦30
引用0

 

週日~打開電腦,馬上就看到~國外網友所寄的兩e-mail;心中有點好奇 ,到底是什麼重要的代誌 一口氣來兩封e-mail?打開信件,看到的是一張張寫滿中文的照片.算一算~足足有二十張照片.這位網友,把他的書;一頁頁攤開拍照~再將照片全部上傳,由於數量有點多,只好分做兩次.我想 這篇文章,一定十分重要,否則他不會如此大費周章.馬上輕按滑鼠~下載所有的照片,再按照數字順序~瀏覽照片上的文字,等到全部看完後,我告訴我自己,我己找到日據時代~日本人在金瓜石~所作所為的真實紀錄,

 寫話我故鄉時,因為家父生前是木匠,礦工的工作情況,對我來說;幾乎是一片空白~至於日據時代,日本人是如何對待温州人和戰俘者?還有~臺藉礦工面對戰俘慘況,心中的感想???一連串的問號~可以說將我的腦袋塞得滿滿的.上網~查了半天,還是不得要領.現在,透過這篇文章裡面詳細的說明~照片和作者親筆的繪圖,讓我的問題,都有了正確的答案.『人在做;天在看!』想不到這麼多年了,這些血淋沐的事實,並没有被歲月埋没;在該出現的時候,老天爺一定會讓它出現.『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舉頭三尺有神明啊!

(以下文章摘自:臺灣風物 552.20056月出版)

太平洋戰爭中英俘在金瓜石之生死歲月 

 

      一名當地小頑童看到聴到的俘虜營

                  唐羽

   緣起

    想起日本天皇裕仁宣佈,無條件投降四十二歲月,一位由金瓜石銅礦底部著………《去死吧!日本渾蛋》一書的日本版書腰,大大的印著「投他原子彈是應該的!」可見忿怒之深,仇恨之切,在他們這一生無法磨滅! 

    因為昭和十六年(一九四一) 十二月八日 ,日本人除偷襲珍珠港以外,同日於南洋戰場亦由馬來半島之宋卡.北大連.新高打三處登陸,而後南下.英人在馬來地區雖有七萬名以上兵員,郤敵不過日軍二萬五千名自行車部隊,迄於次年二月十三日 新加坡陷落止,全部向日軍投降!

──────────────────

  「俘虜」一詞,在國人之用法,大致據白居易〈漢將李陵傳〉所云「朿手為俘虜,不可以言勇.」至日人之作「捕虜」,則史記《衛青傳》有云:「漢軍佐校捕虜言,單于未昏而去.」以及《漢書,匈奴傳》:「斬首捕虜七百餘級.」意義相同.均指被虜之戰士.

  台灣文史研究者,著有《台灣礦業會誌.》.《基隆顏家發展史》等.

  悲 劇 就 此 發 生

     昭和十七年(一九四二年)十一月十陰小雨

這一天的金瓜石是從前年的 十二月八日 ,日本皇軍發動大東亞戰爭以來,十一個月又六天之後.曾擁有亞洲金都之譽的礦山地區,己提早進入秋冬的霪濕季節,細雨時飄且帶涼意.日子雖然是星期六,國校二年級以上是不放半日假的,因為學校效法海軍「月、月、火、、水、木、金、、金、」口號下,土曜日(星期六)算是(金曜五)的延長,依然是上課或學習園藝或插地瓜、除草,乃至作體操.俾養成「赤金色」皮膚與體魄.灌輸軍國思想,以待長成後可以上戰場為天皇陛下戰死.

  但這一天下午,例外地全校不必上課,因為上午上課 時各班 老師己向全班學生宣布.「下午二點過後,將有被吾大日本帝國皇軍由南洋英殖民地捕來的英藉軍人,以捕虜身份送來金瓜石監視.學生將允許列隊於校園下的汽車道旁觀看,祗是觀看時不得出聲,不得比手劃腳,以維國家尊嚴!」違反者將受處罰.

  果然在二點過後,由二百餘公尺遠和尚廟上方汽車大轉彎處,出現一批身上背著Rucksack以及帶水壺,頭上載著濶邊綠色軍帽的「啄鼻仔」台語(鷹鈎鼻),下穿短褲與半統軍鞋,發出雜亂而缺乏精神的皮鞋聲,向學校走來.這些俘虜雖在細雨中趕路,身上也未著雨衣;其中,頗多還祗是穿著軍用背心,臂上露出長長紅毛,有些還有羅馬字綴成的紅藍色剌青,還有些紅心一類圖案,眸子是碧綠色的,時亦把視線斜掃列隊觀看的孩子們身上或腳下,未知其否在內心深處,對於戰勝國未來的主人翁,全部打著赤腳,站在被淋濕的泥土上,感到不解或者暗中在嘲笑「你們戰勝國怎麼如此寒酸!」因為當年金瓜石東國民學校學生,都是本島的礦工子弟在就讀.衣尚且百補,哪有鞋子可穿呢?

當大部份隊伍過去後,後面還尾隨著幾頂用擔架抬著的病患,一望而知那是受傷或有病的戰俘,直望學校右下方走去而後經過金瓜石壽橋,右轉登上此間特有的長石階,走向預定中的收留所「啄鼻仔寮」.這就是未見過多少世面的金瓜石人,第一次看到啄鼻仔兵.再者,他們也是被俘,送來金瓜石,開始受折磨,被派入六坑深處參加採銅礦的第一批戰俘;雖名英俘,實亦夾雜著若干加拿大人、美國人共524名,那年,筆者也是列隊觀看者小學生之一,距今己有六十餘年歲月.

產 銅 地 獄 的 金 瓜 石 礦 山

依據英俘的著作,自日軍由馬來北方登陸後,分為三路南下,並擊沉「利巴爾斯號」和「威爾斯王子號」二戰艦後,全馬來英軍亦己奉命成為山下奉文手下敗將.新加坡陷落的消息,不但傳到金瓜石,還播放了日軍自行車部隊進入新加坡的新聞照片!學校呢,一千二、三百餘名學生,每人祗用一角錢買一粒小皮球,老師說:「因為皇軍己佔領了馬來,本來我們最缺乏橡膠,現在可以不必擔憂了.一角錢買一粒皮球,證明皇軍的偉大,大東亞共榮圈正在遂步建立.」金瓜石礦山原是金、銅兼產地區,但對美、英宣戰以來,金己失去對外用途,而銅郤是大量生產.用於製造武器,需用量節節上升,今以皮球鼓勵學生,就是鼓勵彼等父兄感謝皇軍,務需更加賣力增加生產,由是,祈堂廟的後山早己樹立一字六尺大「增產第一,安全第一」八大字.而往日未有聲色場合的礦山都巿,一下子也出現了二家大型臺藉妓女戶,一定朝鮮樓,內有美麗的朝鮮小姐,隨時服務礦工.鼓舞士氣,這就是當年的金瓜石社會.

【請看上面圖片.】    

但金瓜石礦山是耗費人命十分嚴重地區,初日本礦業在昭和八年「1933」年,向在臺日商後宮金太郎買下金瓜石礦山.走向國策會社換軌經營後,曾大量自温州招徠大量樸實無知的華工,多逹三千餘人加入銅礦工作稱為「支那人」,但「支那人」操作鑿岩、炸銅礦等高收入而危險的工作,未及二年,就陸續染上矽肺症,相繼客死異鄉或發覺採銅礦之可怕,而紛紛轉往煤礦場、築道路、當碼頭苦力或挑炭、甚至做長工、討海、做生意等,華人工數不及其半;以致日本礦業買山時為這些温州華工所建立,時稱「温州寮」或「大寮」的十座工寮的十棟工寮,也己呈現多數空置的情形.礦山為增加銅產,雖需礦工,郤因七七事變以來,中國人仇日,航線中斷諸因素,無法再招徠「支那人」.

如今大東亞戰爭既啓,日人認為這是「聖戰」,而馬來半島既有數萬名俘虜,須由皇軍提供糧食,大本營就迅動腦筋,依照1929年,各國在日內瓦所修訂的協議,待遇戰俘的若干規定與漏洞,準備徵迫這些打敗的敵國軍人,進入地表擔任銅礦床中的粗重工作,採銅礦送往日提煉製成武器,再藉以打擊其母國.易言之,情形與銀幕上所看到的「桂河大橋」有異曲同工之妙.

既然「武運長久」帶給日本軍閥如此利用戰俘的打算,國策公司日本礦業株式會社金瓜石礦業所,也自昭和十七年(1942)中,加速工程,擇於後名「太子賓館」的隔溪對面山坡,切階開闢三塊建地,迅速建造六棟木造新工寮,成為新「温州寮」.將舊寮殘存的温州藉華工遷移於此,空下來的十棟舊工寮原是開放式的,現在就於傍山三面築起高牆,臨崖一面則造矮牆,西南角與後門,各設衛兵,入門後增建一座辦公室兵舍,時謂「金瓜石捕虜監視所」.係台灣六處俘虜收容所之一,其他五處分別在臺北、臺中、白河、屏東、花蓮等地.

祗是被捕送來金瓜石的俘虜,是將被押入地下深處,充當耙礦石、推礦車勞力,開始其地獄般黑暗日子,當地人的記憶中,自這天起,將這十棟工地寮,改稱為「啄鼻仔寮」而「温州寮」的名字,就轉移到太子賓館對面山坡地上,其基址與部份工寮,至今猶存.

【圖片請看下(一)】 

 英 俘 在 金 瓜 石 的 史 實

有關英國俘虜在金瓜石捕虜監視所的遭遇,所受折磨,是距今己逹六十年以前的事,日軍資料方面,礙於筆者並非專長於戰爭史或外交史研究者,至今未能知其下落.而國內亦未尚見有學者提起.但所內一、二資料則於戰後被返回的英俘所得.叧在當年,曾有多名既將届兵役年齡的當地人,受徵當捕虜監視兵,以二等兵身份服役,擔任押解與管理諸雜務;再者,辦公室也僱用一、二名當地小使「工友」;俘虜進入礦坑是雜在臺藉礦工部門的,他們在金瓜石的歲月,就從下礦坑那一天開始,不斷被口述傳出.本文於開頭己提及俘虜中一名通信中士愛德華士(Jack Edwards)在返回英國多年後,發現威拉(Wheeler)少校與砲兵隊的克魯斯理(J.F. Croossley)少校所珍藏之俘虜日記,仍依據資料加上親身經歷,著述名《BANZAIYOUBASTARDS!》

Jack Edwards,  Lomdon :  SouvenirPress1994,作者提供.之英文書在香港出版,而後經其日譯《くたばれジセツプ野郎》(去死吧!日本渾蛋)的營中實紀,其遭遇才得以流傳下來.

【圖片請看下(二)】 

 但愛德華士係自始至終關在營內,並服勞役於銅礦坑,對金瓜石俘虜營之環境以及記憶與所目睹之外界,亦有少部份之落差;再者,本書雖亦有中譯本在香港發行,但譯者對於日人之軍階以及金瓜石之環境描述,亦存若干用字之不同,筆者自幼生於礦山,後且學歷史而專治礦業史和地方誌,因將所目睹與故老所口述者,撰成本文以饗同好,並向原作者和戰士們致敬.

温 州 寮 和 啄 鼻 仔 寮

金瓜石俘虜監視所,日人通通稱為「捕虜監視所」,其營舍既係利用前日本礦業所建「温州寮」而改用,位在金瓜石勸濟堂東北側之下,於照和六年(1931,由後宮信太郎揚言將投資百萬圓築製煉所,並徵購民居與開闢山坡地成為平地面,積約三千玶之四方型階地上,後面連接第一長仁,略成三面山坡之勢,東面採用麻米石堆疊起日本城牆式石壁,陡峭谷底之內九份溪,落差達二十幾公尺之高,如此三面環山,一面臨崖,場地也就甚為特殊.

惟日本礦業買山後進行大建設時,己擇址於水南洞長仁大山坡,興建東南亞最大之十三層製煉所,此塊空下來之建地,乃興建十棟長型木造工寮,西南角入口處附設一禮堂,東南角另建男女公共浴室,前面又叧建一棟小型太平間,預備居住之礦工,若有染上礦山病(矽肺病)病危時,可移入其中,讓其安詳而去,說來是十分可怕的;其後數年,因病者增加,一間不敷用,復於西北角廣場上增建一間,本地人稱之為「死人間仔」令人懼怕.

     温州人居住時,因係開放式,與本地人混成一體,本地人亦可自由出入浴室;走江湖、賣膏藥的亦時常在夜晚,來西北角借地作場,没有限制.移用為俘虜所後,四周既築高牆,而前後門置衛兵,本地人無法進入,但仍可由後山山坡上或對岸聚落間,遙遙望見俘虜在營內的日常活動.監視所長人稱脇山大尉,其下有中尉、少尉、准尉、曹長、軍曹、伍長、兵長、上等兵、一等兵、二等兵而二等兵都屬應募而來的臺藉人士,日名「捕虜監視兵」.而脇山大尉和他的家眷,住在礦山所提供金瓜石鐡工廠下方的日本宿舍.脇山大尉每次出門前,都全副盛裝的,帶著軍刀,上著日手套,下著長統馬靴,出現於前往監視所的中途,像「桂河大橋」中的早川雪洲那般神氣,學生遇到他是要行禮的,他也舉禮回應,令人心生敬畏.

殺 雞 儆 猴 與 挑 選 採 礦 工 到 入 坑

英俘安排妥當,住進監視所,那天是星期六,到了第二周(21)日,日人就強令他們入礦坑服勞役,但依據愛德華士紀錄,這些俘虜打從新加坡登船航海開始,除了被告知將選千人送往日本本土,從事「輕鬆勞動」而須心理準備外,對於目的所在地與工作性質則一無所知.唯在選拔過程中,日軍仍令他們脫下褲子讓衛生人員插肛驗便,開始其受辱的歲月.登船以後,又令全體均須脫光衣服,列隊進入蒸氣室受蒸氣浴;沖水清毒後,復令下船坐在骯髒的碼頭上,讓強烈的陽光使其自然風乾.日人謂之「陽光清毒」,意在殺死其身上的細菌.因為吃慣麵包、飲咖啡等西餐的歐藉人士自被俘以來改吃米飯,腸胃不適,很多俘虜就拉起肚子,肚子拉久,抵抗力較差者己轉成赤痢,到了台灣以後,更成俘虜最大致命傷;再者,營養不良染上腳氣病者,也頗多人為此死亡.如俘虜於上船後,航向台灣途中,船上雖有軍醫威拉少校以及來自其他隊醫彼德思特(Peter  Sccd)上尉、第五野戰砲兵連隊的布利亞(    Blail)等三人,負責醫療工作,仍在出航以後提前於海上發生赤痢,全體出現汗疹,於中途停靠西貢數日間,復發生疑似白喉或腸炎的傳染病,纔再次出海,沿途將死者海葬,於1113日抵逹基隆;次晨登陸後即乘火車,轉送金瓜石.

 這些俘虜們在航向臺灣途中,對於未來的命運原就一無所知,而下各種忖測,以至下火車步行 十三公里 ,直入深山,進進監視所後,發現南面一座高聳入雲之金瓜石山嶂,其上佈滿礦山設施,而早晚由營中向外觀望,又見戴著安全帽,身著土黃色工作服,手提電石燈的當地工人在趕路,才發覺日人所謂「輕鬆勞動」,將是令他們走上礦山工作,豈知想法正好相反,俘虜又那知工作地點是居住地背後地底深處呢!

11月下旬,有一俘虜將未吃的米飯棄置,幾日後,晚飯前十五分鐘,營內號令全體俘虜齊集廣場,由全副武裝的脇山大尉嚴肅地站在講台上,通過手下翻譯,告知全體俘虜;先稱他們是英國的野蠻人,指責他們原就是不具生存價值者,假若懷有絲絲榮譽感,就應該死在戰場.現在依然活著,應歸功於天皇陛下慈悲與隆厚之聖恩,如果是日本軍人,早就全部死在戰場上,絶不致留下一兵一卒,絶不受被俘之辱.至於今天大夥所吃到的米飯,這也是日本的神聖食物,它將成為拯救你們的食性命,任意糟蹋的話,將與重罪無異,必定招來相應之懲罰.大東亞共榮圈己將建立完成,澳洲的陷落己在目前.届時,你們也可以吃到肉類.其用意在表明人若活着需從事勞動.而不該白白消耗神聖的米食;並對連日來,部份糟蹋米飯者,將付諸「重營倉」之軍中刑罰,意謂將犯者關入高一公尺半,周圍 一公尺 四方未滿的「棺木型」大木櫃,每一小時換一監視兵;或令其「金雞獨立」,或令其改行「正坐(跪著)」,或加毆打,任意淩辱.再者,當時又是毛毛細雨的初冬天氣,以致有不耐久立寒雨中而昏倒者,亦禁止抬入室內.如此全體被罰站一小時.這一晚的晚飯與第二天的用餐被全部取消外,其後亦減半供應,直到那一名丟棄米飯的俘虜自首,被送入「重營倉,」事始止息.

有誰推薦more
迴響(3) :
3樓. 紫薔薇Miu
2011/10/06 21:52
感覺
看後感覺日本很敢和盟軍和金瓜石山民˙比和賭誰敢的意味˙這是感觸

日本人對二戰期間的惡行

至今仍死不認錯

無言

難怪有人說:

没有歷史的民族亳無尊嚴可言.

山城歲月~忙~忙~忙~怠慢...2011/10/08 08:01回覆
2樓. 烏拉瑰本尊在此
2011/10/01 15:30
越來越明白
學姐,

越來越明白。多謝。要分開幾次看,免精神受不了。阿彌陀佛。也請保重。長工博覽群集竟然也不知此秘辛。保密功夫到家。

暫時讓自己冷靜一下

否則心臟真的有點吃不消

明明是千真萬確的史實

為何在地找不到這些資料

難怪日本人敢公開嘲諷

山城歲月~忙~忙~忙~怠慢...2011/10/02 11:11回覆
1樓. 烏拉瑰本尊在此
2011/09/30 10:57
這段被刻意遺忘的歷史
真讓人痛心。 歷史不能被淹埋。日本人幹了太多壞事了,戰爭必需殺人,但虐殺難逃公理, 乃為 war criminal。 台灣人閉口不談, 一定有原因其中。

我會分段來了解這段被刻意遺忘的歷史。也會盡己力讓其他人知道。想到南京大屠殺的作者美籍华裔作家张纯如(Iris Chang 1968.3.28—2004.11.9)最後自殺身亡,就不寒而傈。有英文版本關於這一段歷史的任何書嗎?

請珍重自己, 您這從事一項很有意義的事。

 

1981年戰時的故事影片完成

讀者文摘1984年出版大慈大悲

這篇文章是九十四年出版.

真的假不了

假的真不了

至於居民為何閉口不言

個人看法:

「心正意誠」.是採訪者必要的態度.

這個網址資料多多,有空去看一下

http://changturtle.blogspot.com/2010_10_01_archive.html

這部影片是金瓜石戰俘營追思.

Kinkaseki POW Camp Memorial Service 2009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D8zBO-rMaQ&feature=player_embedded

山城歲月~忙~忙~忙~怠慢...2011/10/01 08:55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