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家暴疑雲
2014/05/21 00:09
瀏覽3,376
迴響47
推薦151
引用1

 

 

 不記得福隆這片美麗的沙灘何時開始由飯店業者經營的,週日當天麕集各方遊客,海洋的彼端是人海,人海的彼端是車海,將沙灘團團困住,行走當中深感沉重的窒息感與壓迫感,用窒礙難行尚不足以形容福隆此刻的難處。而這些異狀,只為一場所謂的沙雕祭。

 

 

所幸去時陽光奪目,影像繽紛;遊罷,甫進入淋浴場,大雨即傾盆而下,帶的雨傘在此時派上用處,返回車站的途中雖同樣難行,但氣候已涼爽不少,不再過於燥熱。未想由車站湧出的遊客多得駭人,看時間已下午兩點,但幾家便當店前擠了數條長龍,加以為數更多的單車出租店人潮,小小的廣場像一場災難。我們心裡想的是離開,速速離開這災難。

 

 

於是一看進站的是自強號,不加思索,趕忙就擠入這班列車,並且被回擠在車門邊緣。我發現車門走道這有限空間似乎沒有空調,所以車門一經緊閉,一股悶熱感隨即襲來,不到兩分鐘光景,額頭已逐漸冒出熱汗。我們見如此不是辦法,於是商量由瑞芳站下車稍事休息後,再行轉車。正如此計劃,自強號已慢慢進入雙溪站停靠下來,待車門打開後,一道及時的空氣灌入,稍解窒息的悶熱,走道乘客紛緩神噓了一聲。此站是無人下車的,但是在車門即將閉上的最後一刻,一婦人急匆匆走了上來。

 

 

 

 

我為這婦人的擠入而慌忙挪動身子,騰出一個小空間給她站穩腳步。我直覺認為她是要往裡頭走的,一個婦人家極不合適站在車門口,所以接著問道 : 要走進來嗎 ?』我甚至已擠出通道等待她通過。

 

 

這婦人低著頭,左手拿著一只水藍色小冰袋摀著左眼,輕聲回道: 『我站這裡就好。』語調平緩,但篤定。

 

 

我起初一愣,見她佔了原先的位置,讓走道的空間更加負荷,所以竟帶著慍色,隨口唸叨一句 : 『啊,這下更慘了。』氣氛瞬時凝結,我被夾在走道中間一經晃動,立刻感覺站立不穩,身體擺盪。

 

 

我連忙試圖將自己平衡下來,伸手向洗手間的外牆頂去,這才稍稍穩住身體,鬆了一口氣。待幾分平靜,我才有機會注意婦人的模樣。

 

 

這婦人一個人對著牆面不動,約莫一百五十公分高,體型適中,短髮,淡色上衣,黑色長褲,右手提了一只紅色小行李包,側肩背著一只黑色方形的外出小包,裝束簡潔樸素,全身未見累贅飾物或名牌什物,打扮算得體,看得出來是一位有涵養的居家婦人。

 

 

當然,她左手拿著的小冰袋仍然一收一放,節奏一般地摀著左眼,像似忍著痛楚,像似深怕旁人察覺,一人默默面向牆壁,不知何故。我開始為這婦人的靜默而感到幾分淒涼,漸漸忘了走道的悶熱,與周圍的擠迫,怎麼說地 ? 是這婦人左手的冰袋帶來寒意麼 ? 那倒不是,而是現場氣氛在快速來到一個冰點。

 

 

她似乎同樣察覺這氣氛般,慢慢將冰袋由左眼挪下,移到前胸的位置緊緊捏著,然後回頭往周圍一看。這一看,竟不期然與我四目相對,也就是那一瞬間,原先的冰點爆了開來,我不敢相信眼前所見。婦人的左眼青紫一塊,深深的、腫脹的青紫,帶了更深度淒涼的青紫,眼珠子看得出是濕濡的。她顯然很不自在、十分羞赧的模樣,迅即又將臉部轉回牆面,繼續提著那一包行李,靜靜地站著。

 

 

                                 

 

 

 

我心裡忖思,這莫非是電影場景 ? 但活生生的車廂,活生生的現實人間,更非網路情節,眼前的婦人左眼烏青一片,那絕對是男人的拳頭用盡氣力擊打的結果;是怎樣的男人啊,是婦人的丈夫 ? 是婦人的後生 ? 唉,我真不敢再往下想下去,眼前的她,無疑受盡了委曲,尤其是一位年約六十歲,個頭小,看似樸素溫和與羞赧的婦人而言。

 

 

遇見此幕,車行已過牡丹站。我示意同伴觀察婦人,未料她點了點頭,輕聲向我表示也看到了,她同樣迷惑著。我見到同伴善良的心地在逐漸升溫,眼神透露十分的不捨,我相信此刻我們想的都是一樣的,希望對婦人能有所幫助。

 

 

我想著背包裡隨身攜帶的眼藥水,但藥性不同,況眼藥甚忌共用,這行不通。我再想背包裡的外傷噴劑,但婦人傷勢在左眼臉,眼睛是靈窗,十分脆弱,噴劑更是用不得。這怎麼辦呢 ? 我又想到常用的白花膏對這類傷口可紓緩,於是想找找白花膏,隨後定神一想,這藥膏早已用完,正待添購哩。

 

 

啊,我還能幫她甚麼,勸慰幾句 ? 替她清潔傷口 ? 我們發現此刻若注意著婦人反而不妥,所以不自然地強迫自己將眼神移開,一會兒與同伴相視,一會兒望著走道的天花板,就是怕看到對著牆面的她、靜得酸楚而悽然的她。如此這般,車行又過了三貂嶺站。

 

 

她似乎察覺我們不自然的舉動,偶爾會回頭望了一下,情態委婉,但羞赧於色,又似乎想找人傾訴苦處。我儘量將自己保持鎮靜,試著讓自己忘記與婦人四目相對那一幕,但愈不去想它,卻愈是揮之不去,我腦海裡都是婦人娟秀的臉龐,以及臉龐突出的那一塊不協調的青紫。

 

 

『瑞芳下車吧 !』我輕聲向同伴提示,想觀察她的反應,但是她看起來竟與婦人一般羞色 : 『也好,可以去瑞芳吃個飯。』

 

 

 

列車剛通過侯硐站,婦人應是察覺我們的談話,她有些不安地輕挪起身體,並不時緩緩回頭張望,像是在問 : 『這外地人不像住瑞芳呀 ?

 

 

事實上氣氛的凝滯是可以忍受的,想幫助婦人的心思是未變的,但是一方面在瑞芳轉車容易,一方面騰出空間對眾人也是助益,所以照了原定計劃。但更多的理由可能是那份莫名的無力感吧。

 

 

到了瑞芳站,車門再次開啟,空氣由外頭灌入,我們沉重地走出車門來到月台之上,緊接將隨身背包卸下,舒展一下肢體;也是此刻,我發現原先面著牆壁的婦人竟轉向月台,用十分親切的表情望著我們,像是在表達一份告別之意,直到車門重新緊閉。我的心頭為之一凜,暗暗輕疼起來。

 

 

在瑞芳知名的夜市用了餐後,又買了當地小點心龍鳳腿,此站雖無福隆人馬雜沓,但遊客同樣不少,尤其日本、香港的遊客。

 

 

我們又搭上一列自強號,無座;在七堵站再換乘一列區間車,有座,舒爽怡人,是此行最幸福的時刻。我們一行人癱座車椅,你望我,我瞅向你,咸認在方才遇到一場『家暴疑雲』,但不敢再細想。這婦人已是耳順之年,她如何承受這樣的苦,上週不是才過了母親節麼 ?

 

 

到了車站,跟著人群走入地下通道,再獨自一人走上天橋;過了天橋後,是緊沿鐵道的觀景台,我走在台上突然想起婦人青紫腫脹一片的左眼,以及婦人哀傷凄婉的眼神,眼眶不禁濕濡了起來。

 

 

我再憶起母親早年所受的酸楚,此時我的眼眶更是不由自主。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紀實筆記
上一則: 試答覆笑笑先生123 (開心笑一笑)
下一則: 車站 (下)
迴響(47) :
47樓. ben
2014/09/28 05:02
回應阿本兄

家暴疑雲 is a genuinely moving article.
your commiseration (springing from your own life experience) and empathy (a manifestation of your intrinsic humanist nature) are palpable. the writing style adeptly and tenderly described your imagination & thinking process, your moves and her possibly tacit, yet telepathic, gratitude to you. i am moved.

so far i have not read J. K. Rowling's writings, except her Harvard's 2008 commencement speech.

Text of J.K. Rowling’s speech

http://news.harvard.edu/gazette/story/2008/06/text-of-j-k-rowling-speech/

her speech centered at 2 subjects:
1. the benefits of failure
2. the importance of imagination

the first subject somehow evokes the failure Steve Job described in his Stanford 2005 speech.
a couple of years ago, UDN web site published the translation of Rowling's 1st subject only.
the 2nd subject of her speech completely change my perception about this wildly successful writer.
although her then audience was Harvard's new graduates, her point is universal.
her 2nd subject came to mind when i read your article and some readers' response.

歡迎Ben專程賞文 .

您提到了想像力 , 這件事的確有那麼些想像力的發酵 , 但是它又那麼的真實感 , 讓人在想像裡找尋答案 . 這實在是件令人心痛的事 .

我只是在現場慢慢體諒這婦人苦處

所以儘量不去打擾  希望她自己能平靜下來

不再為這家暴事件傷心吧

這事很難插上手  所謂家家有本  清官難斷 . 我們能做的僅是靜靜的祝福 , 祝福她能否極泰來 , 人生圓滿 ,不再受苦 .

有句話怎講 ? 妻子是用來疼的 ,不是用來打罵的 .

若沒條件給女人幸福 ,最好就繼續打光棍 . 但是光棍久了同樣可憐 .

 

筆記阿本~ 魚販的奏鳴曲2014/10/02 21:39回覆
46樓. CHF狗爺/馮濟灝
2014/06/18 13:13

阿本兄弟:

你這篇文章在描述和用字水準均非一般。

這篇文章使我想到我的父母,他/她們一生中當然也會有爭吵。我從未看過我的父親打過我的母親。他氣到無法控制時,便伸拳打自己,不需兩三拳,嘴角淌血。可見用力之猛。結果怎樣?當然爭吵立刻中止了。我母親往往說:這是何苦,把自己打傷成這樣!我母親要是眼快立刻阻止,他就能打斷自己的牙。

多謝狗爺來訪賜教與鼓勵 .

長輩們的爭執的確是後生小輩的夢魘 . 我曾觀察我的母親與母親的兄弟們(舅舅們) ,他們在氣至頂峰時刻 ,往往抱拳用力朝上胸搥打 , 自責罪己不斷 .我看了往往跟著自責不已 .

我父親則相反 , 是個糊塗人 . 我的家庭身教多來自母系 , 母親是拉抬上昇的力量 , 父親是向下游動的力量 , 所以五味雜陳 , 成長得很辛苦 .

 

筆記阿本~ 魚販的奏鳴曲2014/06/18 22:31回覆
45樓. 看雲
2014/06/12 04:46
讀著心酸,希望那位婦人有一個安慰心靈的停靠站

當時的情形真插不上手 , 很深的無力感 ,最好的方式就是保持冷靜 ,並給予默默鼓勵 ,相信婦人是能體會的 . 若是我們看到那青紫一塊便開始好奇討論或觀看 ,相信傷害將更加劇 .

 

筆記阿本~ 魚販的奏鳴曲2014/06/15 23:24回覆
44樓. 阿鍾哥
2014/06/11 10:36
再拜讀大作,亦發覺阿本兄從細微處之柔軟心矣!

阿鍾哥好呦

柔軟心倒不敢當 , 但是我倒常聽聞那些官商勾結的 , 那些奸商污吏們 , 往往是一顆破壞社會價值的鐵石心腸 .

上週在新竹發現軟橋社區被挖了一個超大坑洞, 被盜採了砂石 . 聽聞這些歹人還要將廢棄物回填到坑洞裡 ,一坑兩賺 .荒野保護協會將在6月15日發起現場抗議行動 . 我記得軟橋是阿鍾的親戚家 ?

 

 

筆記阿本~ 魚販的奏鳴曲2014/06/11 23:27回覆
43樓. 心之
2014/06/10 09:50
你的慈悲讓我太感動
有時候想幫人真的不知從何幫起
那種無力感只好默默祝福那位婦人了

歡迎心之

解鈴還須繫鈴人 .這類無力感需要家人的支持與身心建設 , 另外親朋的力量不容小覷 , 這婦人若能適當獲得人脈奧援 ,相信困境將不再是困境 .當然 ,咱陌生人能做的就是默默祝福 .

 

 

筆記阿本~ 魚販的奏鳴曲2014/06/11 23:18回覆
42樓. 季非
2014/06/10 02:21
多年前有位剛成年的女孩,拜託我的幾位朋友一起勸說,希望做我的女兒。我第一個念頭就想到老婆一定不會答應,所以在朋友面前當場就婉拒了。但這件事卻一直在我心裡牽掛著,一想起她那隻被人打得青黑的眼眶,我就很心疼,後悔當時的決定下得太快,即使她做不成我的女兒,我也不會讓她被人打成那樣,這使我的自責感幾年來一直耿耿於懷!

這女孩或許真需要找個長輩保護她 , 但李阿哥也無需太自責 , 凡事都有緣份 ,你們緣淺 , 有個夫人卡住一道圍牆 , 非是您個人的問題 .

但此事也在告訴我們 ,若是遇着對的事 ,那麼義無反顧又何妨 ? 若是將對的事給猶豫了 , 換來長期的難受反而不值 .

 

筆記阿本~ 魚販的奏鳴曲2014/06/11 23:14回覆
41樓. 草山
2014/06/09 22:32
版主:『草山兄是否翻譯給大家分享一下 ?』

阿本兄真會給我出難題,我是理工出身,又不是讀文史的,怎麼考我翻譯呢?

古文翻譯最麻煩的是各家說法不一,谷歌一下就知道,既然逼上梁山,我就姑且言之,大家姑妄聽之,參考參考就好。

根據《史記》,《甘棠》詩是歌誦燕國始祖召公奭的。召公治理國家,很受擁戴。他到各地巡察時,不想打擾百姓,所以不找房子住,而是在路邊的甘棠樹下搭草棚 辦公、過夜,處理政事,判斷官司,把國家治理的十分好。召公死了後,大家懷念他的政績,想起那棵甘棠樹,就保護甘棠樹,並作《甘棠》詩來歌詠這件事情:

枝葉茂盛高大的甘棠樹呀!不要修剪樹枝不要砍伐樹幹,懷念草棚過夜的召伯。

枝葉茂盛高大的甘棠樹呀!不要修剪樹枝不要毀壞樹幹,懷念草棚休息的召伯。

枝葉茂盛高大的甘棠樹呀!不要修剪樹枝不要折斷樹幹,懷念草棚暫住的召伯。

竹中辛治平校長我久仰大名,阿本兄提及辛校長在市區的故居被特意維護保留以誌念,令人想起甘棠遺愛這成語來,所以引用一下。

莫非草山兄認為我這個沒念過幼稚園,沒修過文史學分的潑皮就能懂 ?

這召伯實在不簡單 , 苦民所苦 ,體貼庶民百姓 , 竟能做到不擾民 ,不排場 ,睿智明斷 , 治績出色 , 頗孚眾望 , 這在現代也是極罕見的 . 多謝再次分享 .

 

筆記阿本~ 魚販的奏鳴曲2014/06/09 23:04回覆
40樓. 霞飛客 秋
2014/06/09 16:24
家暴疑雲

住家隔壁的鄰居,無業,去大陸買了一位太太,生了一兒一女。太太一大早推車出去賣早點,辛苦的赚錢養家糊口,晚上還要遭受先生的暴力相向。

有夜,我聼到男子的打駡聲與女子的哭泣尖叫聲,實在受不住了,可憐那年輕的鄰居太太,偷偷的報了警。

幾個月後,這位大陸太太離家出走,就再也没回來了。

家庭暴力,傷了老婆的心,也傷了孩子的心啊

這就是典型的製造社會問題了 . 台灣四十萬外配 , 六成來自越南 , 四成來自菲律賓印尼與大陸..等國 , 這其中的新郎有多少是本身就有經濟問題或人格缺陷的 , 以為花了些錢娶來一個姑娘就能吆五喝六我行我素欲取欲求 , 孩子也生了 , 外配也跑了 , 社會問題無歇無止 .

當然 , 這裡頭還有不少台灣人受騙或受害的例子 . 婚姻是人生大事 , 豈可兒戲 ? 想清楚 ,看仔細 , 弄明白 , 最後再決定 .

 

筆記阿本~ 魚販的奏鳴曲2014/06/09 22:51回覆
39樓. 草山
2014/06/06 00:26
版主:『辛志平為竹中樹立典範 , 他在市區的故居因此被特意維護保留以誌念』

蔽芾甘棠,勿翦勿伐,召伯所茇。

蔽芾甘棠,勿翦勿敗,召伯所憩。

蔽芾甘棠,勿翦勿拜,召伯所說。

      ———《詩經·召南·甘棠》

草山兄是否翻譯給大家分享一下 ?

 

筆記阿本~ 魚販的奏鳴曲2014/06/08 21:57回覆
38樓. 草山
2014/06/05 22:54
版主:『1945年後陸續來台的大陸知識份子都是當時的菁英,一時之選 ,譬如竹中校長辛志平,台大校長傅斯年, 中研院長胡適之 .』

是呀!

清大梅貽琦校長說過,「所謂大學者,非謂有大樓之謂也,有大師之謂也」。

今日讀來,真正大學校長該說之話也!

傅斯年嗓門大 ,當年在重慶不吃老蔣排頭 , 是有風骨的學者 .

辛志平為竹中樹立典範 , 他在市區的故居因此被特意維護保留以誌念 .

胡適之的婚姻雖不盡完善 , 但是他老婆的廚藝真不是蓋的 ,好像有道安徽的一品鍋 ?

1949  大陸菁英離鄉背景  雖思鄉情切  但常見教學熱誠  且有教無類  譬如齊邦媛

 

筆記阿本~ 魚販的奏鳴曲2014/06/05 23:10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