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走過之後
2018/09/11 09:43
瀏覽869
迴響3
推薦70
引用0

一場又一場的生死別離接續而來,這四年,來不及梳理紛紛沓沓的心緒,秋風一次次揚起。身心如褐黃的落葉,飄零天地間。

四位至親依序走了,先是媽媽,接著先生的大哥,再來是我的爸爸,上個月先生的弟弟。

雖說花謝果落是人生的自然,然而每一次的面對與事後收拾心情,總叫自己在雨裡顛躓,魂魄飄搖。

風裡,雨裡,荏弱掙扎,疊疊重重的迷嶂。

回首,不堪。

路,確實必經。逃遁無門,終究是要迎受。

望見自己的衰頹無助,無從慌與悲,祈求的是平安走過。

日子搖晃,羸瘦了身軀。哀戚心慟,繾綣為髮上絲絲白霜。

很苦,很澀。那段–不算短‥的怔忡日子。

   

                                      ※ 網路圖片      

 

走過之後,載不動的愁,擱寄白雲,且不問它,許與不許。

走過之後,時間滌濾沉澱。輕舟,如今已搖過萬重山。

更體會出,心無罣礙,饑來吃飯,睏來即眠,是多麼日常的幸福!

 

最愛我、最在乎我,最依賴我的媽媽,103年6月走了,身心被掏空,捱了很長一段空茫晦澀的日子。

理智告訴自己,媽媽離開是事實,感情卻生氣的反駁:「媽媽一直在我身邊,不會離去,媽媽不能沒有我…。」

不時勸慰自己,要走出來,愈用力陷得愈沉。不願意媽媽在我的生命消失,希望媽媽成為我的永恆。

極度思念時,就在昔日與媽媽常遊走的街巷餐館,尋覓媽媽的笑語神情。淚汨流,心空飄。

回到沒娘的家,空蕩蕩,情深依然,卻生怯。

與弟弟妹妹們聊了幾句,想念媽媽的情緒渲染沸騰,燙在心口。

一再倒帶,回憶追思媽媽的可愛可笑可敬可嘆…,大家說著說著又笑又帶淚。

四年了,忘不了。還是把媽媽掛在嘴邊,烙印在心裡。

 

 

103年年底,身心尚未完全甦活,小兒子的生活,驟然驚滔駭浪,陷入亂流漩渦裡,浮浮沉沉。我無從選擇,104年中,北上桃園,協助陪伴他走過這一段泥濘日子。

只能等待塵埃落定,人與事風平浪靜。

在桃園,度過了兩年多,不屬於自己的日子。

待大勢底定,回到台中,心喜終於可以悠閒晃時,好好陪伴高齡的老爸。

 

計劃趕不上變化,才歡喜了幾個星期,身子好好的爸爸,吃完早餐,突然排山倒海式的眩暈,送慈濟急診,〈血栓腦中風〉。

醫師直白的搖頭說:「沒希望了」,已經半昏迷的爸突然大聲:「哼!」,之後,隨即整個人陷入深度昏迷。

這一聲哼,,是爸嗆醫師,最後留下「不以為然,不服輸,不輕言放棄」的遺言。

 

醫生問:「要不要救?」兄弟姊妹齊聲回答:「要」,醫生幫忙轉院到榮總,開腦部手術。

來的突然,訝然,連回神機會都沒有,任憑醫生處置。豎立手術房門口,分秒流逝,焦心焚神。

腦手術成功,狀況穩定正常,但仍舊昏迷。

醫師說:「是植物人」,「你們要爸爸繼續這樣的人生嗎,這種人生有意義嗎?要不要拔管?…」。

聲聲入耳,心,震懾摔落破碎一地。

「可是,我爸能走能吃能睡,沒有慢性疾病更無重大疾病,心智清晰,早上前半個小時散步,回來吃早餐,正常的很,…,說不定睡一覺又醒過來…」我們天天拖延,盼望奇蹟出現。

醫師日日依然是那句絕情話:「清醒機率幾乎是零」。

前一分一秒還在說笑,大口呼著氣的老頑童,轉眼就變成一支枯草?

教女兒如何承受面對啊!

在病房忍住的淚水,踏出門外就一路流淌,心的無力匯成汪洋,不知如何才是好?才是正確的抉擇?

 

心碎絕望之時,又傳來先生的大哥好端端的一個人,也是沒有慢性疾病史,突然急性主動脈剝離,失血止不住,姪子來電急催,速速見其最後一面。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人生無常,世事迷離幻滅嗎?

平凡正常的日子,醞釀蓄積著幻化滅絕,這天的到臨,讓人束手無策,舉步困躓,難道只能自我安慰「無常啊,人生」催眠自己,認命宿命地迎受,束手就擒嗎?

趕去見慈祥暖心的大哥最後一面,來不及說再見。

「六叔全家人來看你啦…」姪子叫喚著大哥,望著陌生又熟悉的臉龐,百感交集。

忍住淚水,像往日一樣,叫聲大哥。往日是溫馨的寒暄話家常,今日無言,好難過。

「大哥我回去了喔」「這麼快喔」這句口頭禪在耳際繚繞,是大哥的叮嚀與關愛,長長久久。

 

從大哥家回到爸的病房,酸.苦.澀味亂心,心亂如麻,莫名的難受。

兩位弟弟堅信爸爸不可能不戰而敗,姊妹不捨爸爸身上一直增加的插管,《不放棄與不捨》,就在兄弟姊妹的心中拉扯,天人交戰著。

【一念苦,一念甜,轉個念,就是希望】沒有是非對錯,只有心念的糾纏。

心念,決定路的方向和去處,來的太急,我們還沒準備好,領受人世間的無常。

好幾次危急,家人決定讓爸爸好走,不再受苦,他老人家卻又及時穩定,讓我們相當自惭自疚。

{救與不救}{拔與不拔}天天醫師、護理師追著問。

望著安詳沉睡的爸爸,猶如往日睡覺中的爸爸。

除非是自然走了,試問誰能,誰敢,誰願意,狠心提早結束他的生命?剝奪他的生存權?他還在與死神戰鬥,奮力一搏呀!

反反覆覆的抉擇,醫師點頭說能理解家人的善變心情,醫師勸慰:「竭盡心力,就能不疚」讓我舒坦好過一些。

看著爸,不能替他做什麼,總是輕拍他的臉頰,搓搓他的耳朵,捏捏他的鼻孔:「嗨,睡太久了啦,懶惰蟲,你庭院的草又高又亂,有夠醜,趕快起來啦…」眼淚直流,好難過,好難受!這無常生命的功課。

見證生與死,存乎一呼一吸之間,多輕薄易脆!該放下還是執著?「爸啊,你給個暗示呀,我們誰也不敢替你決定生死啦…」

好幾次,我說著說著,他頭擺了一擺,腳扭了一下,以為奇蹟發生在他身上,快快跑去護理室。護理長潑了盆冷水:「這是反射作用,除非你叫他舉起右手,他舉右手,才是意識恢復。」一道冷寒射入,跌落失溫,莫此為甚。

最後,終究,敵不過死神的召喚,走了。

 

行走人間路,一直以來,我喜歡聖嚴法師的謙和慧智,他的一句話刻記在我內心深處:

【遇到嚴重事情時,我通常用四個態度或者四個層次來處理,面對它,接受它,處理它,放下它】淺淺的白話,深深的哲理。受用無窮。

這帖良藥,給予我冷靜的能量,智慧的源泉。熬過人世突如其來的暴風雨肆虐,走過不知如何是好的困阨。

好與壞日子,都該是平常心對待,才能過下去,這叫做人生。

 

人的一生,免不了風霜。

《我們不要去找幸福的生活在哪裡,而是要生活在幸福中。學會自我醞釀》此刻,在「你來了,茶剛好煮上」這本書裡洞悉這句話的智慧。

瑀璇好友解析更透徹,人生譬喻泡茶:「經過師父壺水的浸泡,得以舒展開來,過程中燙著、涼著,卻褪去了稚嫩和浮華,回歸自身的清靜與覺性。」茶葉不經滾水沖燙,哪來的清香!說得真好。

 

走過之後,回頭看,雖是蕭瑟,何嘗不也是一片風景,教人懷思。

走過之後,【用清淨心看世界,用歡喜心過生活】。

也就能萬般皆放下,

回首蕭瑟處,也無風雨也無晴。

 

記憶是條長長的迴廊,現在的刻骨銘心,以後也會成為雲淡風輕。

不是無情。

而是另種心情。

 

塵凡結緣。緣,結了,不滅。

遠、淡了,不是消失、不存在,看似離開,其實不曾離開。

 

爸爸走後兩個多月,小叔上個月也走了。

彼此年齡相近,是兄弟更像知心朋友,常常分享兩家人的喜怒哀樂情緒,乍聞噩耗,久久無法平息紛亂的心痛與不捨,更是擔憂小嬸如何走出來,迎受這變故。

這篇心情筆記的最後一段話,是要送給小嬸。

小叔走的太震驚,勸慰寬心的言語不足以解她痛,只能深深擁抱她,…。

                                                                         &網路圖片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呢喃絮語
下一則: 楊柳青青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3) :
3樓. 石蕊-太平洋的風也酣
2018/12/01 18:44
感觸

讀完此文深有感觸!

生命的每一個時刻與方向都是朝向死亡,重點不是如何死去,而是清楚的知道如何活著,如何把每一天每一季都當作最後的一次,好好踏實的活出自己才是生命的最大榮耀。


 

2樓. 瑀璇心語udn(微光生物)
2018/09/19 22:55

緣散。人走了,我想記憶會永存於心

保重

逝者,生瀕於死時,肉身病痛的折磨,精神上的恐慌無助,放不下的俗務塵緣再再叮嚀……

讓陪侍在旁的親人不捨,心力交瘁,在那當下,很有苦海人生的感受! 痛哭

紫蘇2018/09/26 09:50回覆
1樓. 洪明傑〔洪杰〕
2018/09/13 02:38

一段極為艱辛困厄的日子  望心情能漸漸平復

種種傷痛挫折  好像就是人生的真實  讓人不得不面對  雖然那是極苦的。 

感情很親的家人突然沒有了,面對空缺的位置,很是落寞。

夜深倦累躺在床上,一閉眼,他們生前笑容話語,逝世時的面容,睡在棺木裡的遺容…不去想,又時時浮現。很是思念。

變動太大,人生無常的衝擊,心慌。

這幾種心緒,夾纏著哀傷,確實心慌意亂了一段時日。啜泣

今日能平靜寫完這篇心情絮語,是走過走出來了。 無奈

紫蘇2018/09/14 07:27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