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羅鼎鈞:我是台灣青年,我未忘記“九一八”
2017/09/18 22:31
瀏覽176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六年前的今日,我在吉林大學讀書學習。秋日的長春已經進入了台灣冬季的溫度,這是我在東北第一個九月第一個秋天。就在九月十八日當日一早,我在空襲警報鳴笛聲中被吵醒,這時我才恍惚過來,今天是九月十八日,同時適逢“九一八事變”八十周年,身在東北第一年的我,才真正深刻理解體會到“九一八事變”的曆史。這段曆史,作為一名中國人,特別是來自寶島台灣的青年,都不可以忘記。
  六年過後的今日,我來往長春和沈陽已不下數十次。走進長春的僞滿皇宮,想到當時末代皇帝溥儀作為日本人的傀儡,因為“九一八事變”造就了僞滿的成立,因為“九一八事變”,超過百萬平方公裏的東北大地,在短短數月內被日本人占據,這樣的國仇家恨在著名的《松花江上》歌聲中緩緩地在我耳邊響起,在僞滿皇宮裏我看的是一部中國人被半殖民的曆史悲歌。
  在沈陽中街旁的大帥府,我看到張作霖和張學良父子苦心經營大東北的一切,只因張作霖不臣服于日本人的淫威,日本人在沈陽皇姑屯制造了“皇姑屯慘案”,炸死張作霖的專列,此後“九一八事變”的爆發,張學良在東北易幟,但是此時的東北大地都已被日本人觊觎在眼裏。“九一八事變紀念館”裏,皇姑屯慘案的事發地點附近,和平鍾表示著中國人民愛好和平但也不會忘曆史的教訓,紀念館裏展示了從1931至1945年間中國人民艱苦抗戰的曆史事迹。日本為了“大東亞共榮圈”的構建,不惜一切代價從上個世紀末1894年起的甲午戰爭起,就不斷的透過各種方式滲透中國,日俄戰爭中日本戰勝,但受害最深的依舊是東北大地上的中國人,中國人依舊受到日本等列強的欺侮。“九一八事變”,我在紀念館裏深刻感受到當時先賢先烈抗日的艱辛過程,同時這片東北黑土大地和廣大神州大地上苦難的同胞,軍民一心上下一致的對抗日本軍國主義的入侵。
  走過長春和沈陽,東北這兩座城市都有著不同意義的人生故事,但是當我重新再認識這兩座城市的曆史悲歌故事後,“九一八事變”對整個東北和整個中國近現代史影響甚巨。作為來自台灣的青年,我熱愛這塊黑土大地上的每一件人與事,但也不能忘記,發生在這片土地上的曆史。寶島台灣和東北都有著相同的曆史故事,因為都曾被日本殖民和占據過,日本殖民台灣的五十年裏,超過五十萬的台灣同胞因抗日而犧牲,從1895年乙未割台以來的羅福星、林少貓、余清芳到莫那魯道等抗日烈士,不管台灣的漢族還是台灣少數民族,為了對抗日本殖民而犧牲的曆史都不能忘記。
  九月十八日,警鳴聲再度響起。86年後的今日,我在沈陽,我沒有忘記“九一八”,我是台灣青年,勿忘九一八,記取曆史,珍視和平。(作者:羅鼎鈞,台生,現為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博士生)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