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蛻變
2015/11/03 20:59
瀏覽1,691
迴響7
推薦43
引用0


     蟄                                                                                                                                                                                                                                                                              曉蘋老師

 

      沉落自心海

      潛入休止前的驚悸

      蟄伏的疼痛逐日緩解

      這五月的風啊

      微醺

 

      微弱的薰香裡

      然後  我可以醉去

      然後  我想我已睡去

      蜷曲的睡眠

      繾綣等待的甦醒

      流動自陽光裡所滋養

      一首縈迴的曲目

       古老而不斷在記憶裡

      蛻變的旋律

 

      羽化前的顫動

      自宿醉後花開的呼吸

      我聽見你

       歌聲裡綻放的喘息

      也

       化蝶飛去

 

    蟄伏的歌聲,沉潛的歲月,縈迴在生命裡永不褪色的青春旋律,如蛹即將蛻變成蝶,展開透光的飛翔之前,孩子們,讓我們再一次的回顧,那些音符在風裡印記的足痕,每一步都是響徹雲宵的蛻變歷程……


 

蛻變                                                                                          作詞˙作曲/簡鈺如

                                                                                   編/張境耘

                                                                                   演唱˙和聲/簡鈺如˙張境耘

 

在一個  有星星  有月亮  宇宙的邊界

解除了  身上所有  黑暗狂想的瘋癲

誰說我  背負著  擁擠著  挫敗的靈魂

我只相信  蛻變  是屬於我 

這時候  就這樣  純粹的揮灑光亮

那時候  就這樣  盲目的奔向前方

只是你說我  會懂愛  會重生  因為是我

你從來都不曾  離去

 

如果我能  飛翔

就飛向那充滿理想的

是夢  是愛  的地方

 

當起點  到轉變  到領悟  just all over the place

有一種  全心全意感謝  嵌入心裡面

淡紫色的感覺  象徵著  絕對的使命

我只相信  蛻變  是屬於我

 

這時候  就這樣  純粹的揮灑光亮

那時候  就這樣  盲目的奔向前方

只是你說我  會懂愛  會重生  因為是我

我從來不曾  放棄

 

後記:

 

記憶裡,有一首歌 

    記憶裡,有一首歌,一首意義深重的歌,即使時間的長河不斷奔流向前,那美好的旋律,依然飛翔著天使的羽翼,盤旋在我心的天際…… 

    鈺如是我的夜校孩子,這首歌是她在2011年應主任的邀請,為夜校畢業典禮所創作的畢業歌,沉穩凝練的曲調,在黑暗裡尋求突破的期許,書寫了夜校孩子所曾經面對生命困境的黑暗情節,因老師的陪伴以及自己的不曾放棄,而懂愛,重生…… 

    歌在2012年由鈺如作詞作曲完成,由我兒境耘協助編曲,因為經費有限,錄音室的費用昂貴,這段錄音,便以境耘當時較簡陋的設備初步錄製,除了校方的補助,我也贊助了部分經費,最後到錄音室正式製作完成,而非音樂專長的我,還能支持的,便是陪伴吧!在假日裡,陪著鈺如和境耘完成最後的錄製過程。而從彰化休假回來的黎恩也因我的忙碌無法相約,前來錄音室一起陪伴著我們,黎恩靜靜的坐在一旁,不只是一種陪伴,對鈺如而言,還有一份學姊對學妹的關心與支持。音樂完成,前段為鈺如獨唱,後段則為鈺如與境耘合唱。影片由鈺如剪輯,在當屆畢典的致師長謝恩禮上播放。 

    因安排在謝恩禮,事前的行政協調未安排妥當,音樂在尚未播放完畢,即被莫名的切換掉,當時在臺下的我也很錯愕,但典禮自然仍按時間的流程在走,沒有太多的人會去注意,人生行到這樣特別的時間點上,在場的所有人都錯過了一段美好的音樂,以及音樂所將為我們開展的感動。鈺如的失落,都看在我的眼裡,心也跟著微微的疼著,在那段醞釀音樂,為夜校畢典量身打造專屬歌曲創作的過程中,只有陪伴她一起走過的我和境耘,才能真正了解,曾經克服萬難的煎熬,以及期待看見成果展現的喜悅轉瞬落空的頓挫! 

    那個失落的夜晚,鈺如終於忍不住掉下了淚水,我和同是畢業生的敬淳陪著她,不斷的跟她說話,勉勵她,希望她不要因為這樣的外在狀況而失去信心。那夜敬淳陪我一起送鈺如回家,我們在車上漸漸忘卻了失落的情緒,越聊越開心,感覺生命又再一次的經歷了蛻變和成長,可以更堅強的抵抗外在事物的變化,隨時往前跨越,真心的做自己就好。那天在送完鈺如回程的路上,果然如我預估,向來是路癡的我真的迷路了,夜深,稍感偏僻的路上,好在有另一個也說自己是路癡的敬淳陪伴我,他開啟手機導航,在那我看來錯綜複雜的地圖裡,試圖尋覓並指引我方向。是的,那夜,敬淳是我的燈塔,而我循著學生給我的亮光,才能不因迷失在黑暗中而擔憂驚惶,而且,很安適的,像昔日指導他寫作時,徜徉在詩文的討論中,一起暢遊在為文字與生命尋找出口的時光。此刻,心是如此溫煦,想起剛剛在回顧自己部落格文時看到的薏文的話:「老師的聲音是一股暖流,去年三年級的畢業典禮後,鈺如學姊哭得很傷心,那時,老師看著她,勉勵她,那時老師的眼神,不只感染了鈺如學姐,連我也深深的被感動了!」記憶裡,那些和孩子們互相陪伴的歲月,竟仍如此歷歷在目的清晰著,一幅一幅組成我人生中最動人的風景。 

    直至2013,這首歌才因主任的再度支持,正式在畢業典禮上以畢業生與在校生對唱的方式演唱,而我雖不是音樂專長,卻因是鈺如的歌而成為義務的指導老師,在練習時,因主唱口音的問題,剛開始一直很難進入曲子的核心感覺,我不斷溝通,卻始終少了點甚麼,直到鈺如返校來找我,我讓她順便看看學弟妹練習的情形,學弟妹們想聽聽創作者本尊的演唱。當鈺如在振聲堂模擬畢業情境,音樂與歌聲緩緩響起時,我竟不自覺地熱淚盈眶…… 

    2013畢典的演唱是成功的,獲得了熱烈的掌聲,畢典結束後,畢業生主唱向我致意,問我:「老師,今天的演唱可以嗎?」我很開心的說著:「很棒!很成功!」但他笑著在我耳邊說了一句:「但是你都沒有因為我的演唱而掉眼淚!」那一刻,我終於明白,缺少的那一味,正是鈺如,正是非鈺如不能表達的感覺,在我內心珍藏的我們師生共同走過的記憶,每當樂音如天籟在深心響起時,那是任何人都無法取代和表達的感情。而在這一段和主唱努力練習的歷程裡,他早已比我更清楚的洞悉,而我反倒是「當局者迷」了!於是,我們相識一笑,就讓一切盡在不言中吧! 

    鈺如說,這首歌不僅是寫給夜校,也是寫給我的,我在歌裡,看見自己曾陪伴她走過的歲月。淡紫是我最愛的顏色,鈺如也將這代表著我們師生另一種連結方式的色澤注入了歌裡,讓我聯想到那一大片的薰衣草田,風裡瀰漫著紫色的馨香,我在淡紫色的絕對使命裡,看見了鈺如,以及未來無窮的希望。 

    是的,孩子,老師從來都不曾離去,即使,轉眼間,妳已畢業好幾年了,但老師心底的惦記與關心,仍將持續著,就像昔日陪伴你等待蛻變的歷程,由今昔直到永遠,心依舊溫煦照亮,想念並與漫漫的歲月等長……

 

 

 

 

蝴蝶                   詞曲/張境耘

                         演唱:卓宜伶

                         演奏:張境耘˙周柏慶(90度樂團)

                                                                                                                      

                                                                                              

天地之間 我吃飯 我睡眠

我今生不求被人看見 發現

 

天地之間 我滿足 我安全

外面的世界好像有點 危險

 

輕輕地悄悄地蹉跎了時間

甚麼線纏住我 我看不見

是白天是黑夜

以後每一天 是哪一天?

是瞎了? 是死了?

終於他發現他是蝴蝶

 

蝴蝶蝴蝶生得真美麗

飛翔終於讓他謙虛 再不回蛹殼裡

若我依舊爬行樹裡 就無法目睹奇蹟

 

蝴蝶蝴蝶身穿花花衣 裝扮成他愛的風景

披上陽光旅行

他愛要愛得很銘心 痛要很徹底

就算心碎也不願意生命和著灰

 

又當我的人生少了一天

疲憊能為我用色彩妝點

太多不可能

所以可能的都應該被看見

為何途上的燈 它總是殘缺?

因為 因為 榮耀你的不膽怯

 

後記:

 

    這篇以蟄伏、蛻變、破蛹成蝶為主題的部落格詩文,未料在匯入境耘的音樂創作「蝴蝶」時,還想另寫一段後記的我,思想竟陷入了膠著,如困在蛹中等待蛻變的黝黯時刻…… 

    我想著想著,究竟是太澎湃的思潮覆蓋了我,還是立於蒼茫的時空中,我其實驚覺,思路阻滯的原因,只是因為,對我而言,這段音樂創作的過程,我不曾參與,所以一時之間,竟不知道該寫些甚麼。長期以來,我將時間與陪伴多數給了學生,所幸在孩子的成長過程中,他們都樂觀開朗、勇敢獨立,而可貴的是,他們總能貼心的體諒我在教職工作上的付出。在和兒子聊到這段心情時,我竟哽咽了…… 

    居然,我必須問兒子,才能談談歌曲背後的故事。兒子問我:「媽媽,你了解這段嗎?」

 

『輕輕地悄悄地蹉跎了時間

  甚麼線纏住我 使我看不見

  是白天是黑夜

  以後每一天 是哪一天?

  是瞎了? 是死了?

  終於他發現他是蝴蝶 』

 

    我說:「我懂,但你這樣問,是否有特別的故事呢?」境耘說起,大二時是他音樂創作最不順遂的一年,比什麼輸什麼,甚至進了決賽又重感冒,只得棄權,他將當時的心境寫在他的歌裡,一首他以自己的名所寫的歌,歌名就叫「張境耘」,歌裡有他在音樂創作歷程中的心境起伏,還有對生活的體悟。大三那年,福茂唱片公司與他連繫,境耘簽下了專屬作者的合約,便繼續埋首於音樂創作,經常沒日沒夜關在宿舍裡,拉起窗簾,完全不知外面的世界究竟是白天還是黑夜?究竟「是哪一天?」那段時日當別的同學都開始瘋智慧型手機時,他還用著他最原始的亞太機,活在自己的音樂世界裡,不想過問外面紛紛擾擾的世界。每當音樂完成,他才開心的出來吃那已成為早餐的宵夜。 

    但在那段蟄伏沉潛的歲月裡,他卻由早期靈感型的創作,漸漸突破到更專業的領域,他組織了90度樂團,找到了志同道合的吉他手柏慶和女主唱宜伶,在音樂創作的路上,也因有好友們的同行而不再孤單,「蝴蝶」這首歌當時得到了最佳編曲獎。後來,經過了他們持續的努力,又陸續拿下許多獎項。也兩度接受教育廣播電臺的採訪。 

    雖然,即將當兵的境耘,又將再度進入蟄伏的階段,沉潛在人生中另一段等待蛻變的過程,但我相信,他必將一直保守他對音樂的初衷,輾轉蓄勢,破蛹成蝶。

                                                                

http://tw.streetvoice.com/abc931399/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下一則: Sunroom
迴響(7) :
7樓. 啊貓芋頭
2015/11/18 02:52

哎呀,先自首,其實我並沒有把老師的這篇文章看完,也並沒有很仔細...

因為看到鈺如學姊那邊的時候,也不知道為什麼,眼淚就嘩啦啦地掉了

想到畢業典禮那天、想到以前在夜校上老師課的光景

現在在念輔大的宗教系,有時候會覺得念的感覺跟在夜校時很像

許多人,甚至是系內的、班上的都覺得念宗教系很沒用、沒前途

覺得念宗教系就是為了進輔大、當跳板

雖然我平時嘴上說著不在意他人的看法、雖然我內心以夜校出身為榮、以輔大宗教系為榮

但在面對這些言論時,還是依然會覺得委屈呀

但以前跟現在不同的是

三年前有老師、有巧妮、有高偉倫他們

心裡對所待的地方是認同的,也有會一直陪伴自己的老師、朋友

但現在卻感覺只剩下一人

偌大的校園,卻不知道心該何去何從...

懷念從前...

6樓. 薏文
2015/11/06 02:50
儘管已經過了三年,我都還記得,真的都還記得。
老師為我們打造的不是一座城堡,是一個家,一個充滿溫暖與歡笑的家,我們能夠勇往直前不是我們不怕跌倒,是我們明白還有一個家在支撐我們。
最近自己已經將情緒整理好,希望自己能夠在這段旅程中不被打敗,有所成長,因為我只相信 蛻變 是屬於我。






(cycy6505@yahoo.com.tw)
5樓. 約翰咖啡師
2015/11/05 00:10

我忘記了許多事情,或許,不是忘記,而是想不起來,被這陣子生活的打擊壓制了記憶

但記憶就像漣漪, 水面潺流過的痕跡都輕輕撥打在內心深處,

往昔溫暖的人事物都是如此真實地存在著!只需要靜靜感受這股暖流的拂動....

4樓. 笑笑-綠洲 明湖 故鄉情!
2015/11/04 19:50

曉蘋老師這篇大作內容豐美極!

有詩!有音樂更有濃濃的愛心!

身為曉蘋老師的學生是世上最幸運的一群!

3樓. 多硯坊 (休)
2015/11/04 15:17
活潑的文字
律動的音符
對音樂無止境的耕耘
已然潤澤豐盈了生命
2樓. 十年風《苦行》
2015/11/04 10:37

曉蘋老師,來賞詩;也恭喜境耘在音樂上的成就,相信他日後必大放異彩的。

也許妳不懂音樂,但,妳的詩豐富著他們創作的靈源。

祝妳一切美好。

 

1樓. 黎恩
2015/11/04 00:15

生命的旅途,往前走,跨步,就越過了。
越過了花花草草、越過了大小石塊、越過了......蟄伏的一段什麼。
鈺如的歌聲裡,一種發自內心的純粹,清脆灑脫,好像潛藏內心最深處的什麼,隱隱躁動。
那是我遺失的過往裡,始終未被消去的──你說我會懂愛,會重生,因為是我,你從來都不曾離去。
破碎的、血淋淋的,意識與覺知,一切都剝離的那一段遙遠的歲月,望不見價值、尋不著意義,自己讓一切的關懷全都失望了......
當希望,只剩下自己就此消失......還有什麼比這樣的念想,更可怕的?
眼前的小石子變成了大石頭,然後,又在不經意的嘆息間,成了個檻,越疊越高,疊成了阻卻前方風景的高牆。
我總以為,只有一種方法可以根治──改變觀點,就能一點一點將這高牆打回原形。
而以前的我沒有弄懂,後來跨越了這高牆,不是用這方法,也不是我的雙腿長了,更不是練就了穿牆術。
曉蘋老師說過,被愛的不是那個做好了多少事、多成功的自己,而是我就是我。
於是,迷惘的我還能回家、興奮的我就想回家、難過的我只要回家、開心的我滿載回家……
疊成高牆的材料是對自己的譴責與拋棄,但是我始終有一份想望,來自於相信自己的念力,雖然曾經自卑,不過期盼自己達成目標,不也是一種對自己的信心嗎?
於是,奮力地,我想像蝴蝶一樣──愛要愛得很銘心,痛要很徹底,就算心碎也不願意生命和著灰。
還是好怕好怕,但「若我依舊爬行樹裡,就無法目睹奇蹟」──為自己創造的奇蹟!
我們有家,不在乎我們多成功、多厲害,只關心我們過得好不好、健不健康、快不快樂的歸屬。
不一樣的旅程,而我們不孤單。
鈺如在,敬淳在,薏文在,曉蘋老師在,境耘在,我也在。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