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丑》經典未達,話題爆表。有三個黑色翻轉的「亮點」
2019/10/15 17:38
瀏覽926
迴響3
推薦15
引用0

   《小丑》經典未達,話題爆表。有三個黑色翻轉的「亮點」:弒父→弒母,雙重標準→恩怨分明,個人瘋狂→集體瘋狂

話題電影《小丑》向二十世紀下半葉的經典電影《計程車司機》致敬,但它本身有沒有可能變成「二十一世紀的計程車司機」一樣的經典呢?

如果「經典」意味著:樹立某種模式風格或形象魅力是無可取代的(就演員的角色形象而言,就是「不做第二人想」),那麼,很明顯的,《小丑》並未達到經典的高度。主角菲尼克斯(Joaquin Phoenix)的演技與肢體動作固然精湛純熟老辣,有口皆碑,但卻缺乏魅力,很難令觀眾產生「不做第二人想」之關注認同憧憬!缺乏魅力,當然稱不上經典。全片對於情節布局與場景調度之模式風格的構思經營算是相當講究用心,配樂、肢體動作、舞姿、美術設計亦堪稱匠心獨具,但都未達獨樹一格,不可取代之經典境界。情節場景的進展時而看似別開生面,時而又充滿常見套路,甚至陳腔濫調,例如小丑對鏡用兩手手指插入嘴唇兩端,用力拉長撐開唇形硬做成裂嘴而笑之樣版笑容。其實「小丑」的形象本就是一個文青早已用濫的意象與象徵,如國語老歌〈小丑〉唱道:「把歡笑帶給別人,把悲傷留給自己。」

但《小丑》最有趣與可觀之處就是在看似陷入套路濫調中,會天外飛來一筆改寫翻轉整個劇情走向與情境狀況,使主角彷彿別開生面,重獲新生,實則是在沒有出路中開啟另一條更黑暗無光的絕路!套用台式講法就是:沒有最爛,只有更爛。沒有最糟,只有更糟。沒有最黑,只有更黑。沒有最絕望,只有更絕望。然而,不可思議的是,《小丑》這套「在沒有出路中打開更黑暗絕路」之黑色翻轉邏輯,卻剛好呼應影射當代全球化困境危機之集體氛圍,尤其是香港「反送中」危機,《小丑》乃引爆近幾年來最熱烈火紅的影評討論熱潮,成為一部現象級的發燒話題電影!

  

所以,品評《小丑》的春秋之筆:「經典未達,話題爆表!」《小丑》雖未能躍升為「二十一世紀的計程車司機」之經典地位,卻抓住了當代全球化困境氛圍「在沒有出路中打開更黑暗絕路」之黑色翻轉邏輯,所以話題性爆表。我發現有三個黑色翻轉的「亮點」是真正值得探討的話題焦點:一,小丑的尋親之路從「弒父」翻轉為「弒母」。二,社會不公的「雙重標準」翻轉為小丑「恩怨分明」的暴力報復。三,小丑的「個人瘋狂」翻轉為群眾運動之「集體瘋狂」!

一「弒父」翻轉為「弒母」:電影前半部是好萊塢通俗劇典型的伊底帕斯情節:從事小丑表演工作的男主角與纏綿病榻的單親母親相依為命,自己也犯有精神疾病,不時會控制不住狂笑,影響其表演工作。母親常寫信給三十年前工作的公司老闆韋恩--一個有望競選市長的財閥政客,要求韋恩接濟他們母子。小丑有一次偷拆母親的信,發現他可能是韋恩的私生子,乃展開一場尋父認父之旅。小丑混進市政府表演廳的慈善義演活動,利用韋恩上廁所時與其相認。結果韋恩一拳打在小丑臉上,直接爆料他母親有精神妄想症,小丑也不是母親親生,而是領養的。看到這裡,觀眾會預期接下來的劇情發展當是伊底帕斯弒父之逆倫大悲劇。結果小丑至精神病院追查三十年前的母親病例檔案,發現韋恩所言竟是真相,他母親還縱容當年同居男友對年幼的他家暴施虐,造成他日後控制不住大笑之精神病症。原來造成小丑人生痛苦不幸,傷害他最深的竟是他唯一至親的母親。於是,整個劇情走向從尋父認父弒父翻轉為弒母,小丑在病院中用枕頭悶死昏睡中的母親。這大概是全片最驚世駭俗的一幕!在各類小說戲劇電影中,弒父的情節並不少見,但弒母的場景則近乎絕無僅有。我發現大多數影評避談小丑弒母這一幕,少數有談到,也會強調是「養母」。我想對小丑而言,是養母或親娘應該一點都不重要,正因為她是自己在這世上相依為命的唯一至親,被唯一至親傷害欺騙,操弄利用,才是生命中最不可承受之痛,遠超過仇人的迫害。

關於弒父的象徵意義,論者已談了太多,但小丑弒母又該如何解讀呢?根據精神分析理論,父親代表社會道德法律之象徵秩序,母親則代表個人自我主觀投射之想像秩序,小丑從弒父轉為弒母,是否意味著從社會象徵秩序走向個人自我之想像秩序?這恐怕就是今日港台文青心目中最愛的唯一解答吧:抗爭的唯一出路就回到一個前社會化的兒童鏡像階段,太陽花與反送中作為反中仇中運動,無非是為了回到一個殖民想像秩序投射的自戀自欺的兒童鏡像舞台!英女王或日本天皇就是港台文青作為奧爾菲棄兒癡迷依戀不捨的殖民想像秩序的永恆母親或完美父親,用來反抗與汙名化中國這個象徵秩序的父親!

而小丑弒母則是要斬斷對母親的依戀關係,打破自戀的兒童鏡像舞台!小丑弒母的動機其實非常單純:他發現母親從未真心把他當兒子對待,只是在欺騙他的情感,利用他操弄他。簡言之,小丑發現自己只是母親滿足其精神妄想症欲望的「工具人」,是母親妄想與韋恩有一腿之從未發生的性關係所生下的虛構的私生子!小丑弒母正表示他沒有「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或「被虐狂」!小丑從弒父轉向弒母的情境翻轉,倒是印證了德勒茲與瓜達利的《反伊底帕斯》宗旨:他走出了「爸爸-媽媽-我」的家庭私密三角關係,同時斬斷了對父親的象徵認同關係以及對母親的想像依戀關係!小丑憑藉什麼,得以同時打破父權之象徵秩序與母愛之想像秩序,成為真正無父無母的奧爾菲?無非就是最單純直接的欲望與動機:誰對我好,誰傷害我,皆恩怨分明地點滴銘記在心!甚至可以恩怨分明到六親不認!這是小丑之黑色翻轉的第二個亮點:

 

社會不公的「雙重標準」翻轉為小丑的「恩怨分明」:一個不公不義的社會,必然會表現出各種雙重標準。什麼是雙重標準?台灣社會提供了一個教科書級的範例:同樣是判刑坐牢,阿扁可以保外就醫,在外面趴趴走,其他犯人則須乖乖坐牢!民進黨蔡政府無疑是雙重標準的最佳奉行者!

法治與道德是一個社會成立的基礎,法律的公平正義與道德的仁義忠信都絕不允許雙重標準的存在,否則社會將撕裂崩壞毀滅。所以一個正常社會即使存在某些雙重標準,都須遮掩粉飾!蔡政府的獨創之處就是毫不遮掩地公然施行雙重標準,而從「拔管案」到「論文門」更見證了,最荒謬可怕的不是蔡政府公然施行雙重標準,而是台灣民眾竟已容許接受雙重標準的存在,無論是綠營的偏袒護短或藍營的噤若寒蟬!同樣的,太陽花與反送中都是在公然宣揚雙重標準:美化神聖化昔日之日本與英國的殖民帝國,汙名化妖魔化今日的中共政權(太陽花還包含了對國民黨政權與外省族群的醜化汙名化),至於他們高舉揮舞美式自由主義之民主人權旗幟則充分發揮了日本A片馬賽克之睜眼說瞎話,自欺欺人之煙幕效應!

所以,在蔡政府,太陽花,反送中的背後,美國才是打著自由主義旗幟推行雙重標準的幕後老大哥,武林霸主萬惡罪魁藏鏡人!

所以,當代世界最荒謬可怕的最大不公不義就是:公然宣揚推行雙重標準已成為一種打上自由主義馬賽克之「政治正確」!

如何破除雙重標準?小丑的恩怨分明是基本法門!從哪裡看出小丑雖有精神症狀,卻恩怨分明?除了弒母一幕外,全片最驚心動魄的一幕就是小丑狙殺同事,放走侏儒:電影開頭,小丑背著廣告看板在街上宣傳表演,被幾名惡少欺負毆打,損壞看板,回到經紀公司,公司反而要他賠看板損壞的錢。同事藍道擺出哥們姿態送給他一把槍,要他保護好自己。小丑到兒童病房表演時,不小心掉出槍,被公司開除,而竟是藍道向公司舉發他持槍。小丑搭地鐵,遇到三名酒醉的華爾街肥貓調戲一個女孩,小丑控制不住大笑,引起肥貓注意,女孩乘機逃走,三名肥貓對小丑霸凌圍毆,小丑開槍自衛,打死三名肥貓。之後警察追查到公司。藍道夥同另一個侏儒同事來小丑家探望。藍道假意慰問小丑喪母之痛,其實是要探問小丑有沒有向警方供出是他給的槍。對藍道登門慰問,小丑原本還有幾分感動,結果發現全是虛情假意,當下舊仇新怨湧上心頭,小丑瞬間狙殺藍道,手法殘酷血腥。一旁的侏儒嚇呆了,觀眾也嚇呆了:小丑會不會一不做,二不休,接著狙殺侏儒滅口呢?按照好萊塢模式,十之八九會。若果真如此,《小丑》將降格為惡質低級的不入流之作!幸好導演菲利浦沒有陷入《醉後大丈夫》的失控狀態,反而逼顯出全片最人性化的不可思議的一幕:小丑對侏儒說你可以離開,侏儒不敢相信:真的可以嗎?揣揣不安地走到門邊,卻發現自己身高够不到門閂,不得已轉身請求小丑幫忙開門,小丑走過去打開門留出一條縫,侏儒趕緊從門縫鑽出,小丑對沒命落跑的侏儒說:「你是唯一對我好的人。」

眾多影評皆津津樂道這神來之筆的一幕,大談特談其黑色幽默,侏儒形象不自覺反射的惡意反諷戲謔云云……,奇怪的是,影評方家們竟都沒聽到小丑對侏儒的真情人性告白:「你是唯一對我好的人。」這句人性告白是《小丑》全片之「眼」,它見證小丑的行為動機絕非不可理喻之瘋狂暴走,而是「恩怨分明」,絕不濫殺無辜:誰對我好,誰對我不好,皆點滴銘記在心。誰傷害我,誰背後捅我一刀,冤有頭,債有主,定要以牙還牙,以眼還眼,血債血還!正如港片《無間道》之經典台詞:出來混的,總是要還的。

小丑為何狙殺藍道,放走侏儒?基於「恩怨分明」原則:藍道是陷害小丑,造成小丑不幸的罪魁禍首。侏儒則是小丑人生中唯一對他好的人。

當小丑對侏儒說「你是唯一對我好的人。」實甚悲涼無奈。小丑與侏儒應只是普通的同事朋友,但當小丑發現身邊的人竟無一個是真心待他,無論母親或好友,都包藏壞心惡意在欺騙他、陷害他、利用他!誠所謂「患難見真情」,小丑最終體認到只有侏儒對他是真心善意的,至少沒有惡意。所以即使放走侏儒,他可能會去報警,小丑仍毫不猶豫地放人!這是基於「恩怨分明」而來的「義所當為」,甚至「捨生取義」!反之,如果為了害怕侏儒去報警,就要殺之滅口,對「唯一對自己好的人」恩將仇報,那就真的是禽獸不如。所以小丑甚至不要求侏儒承諾絕不報警!

「恩怨分明」是發乎人性良知的最原始的正義感與道德感,可謂最基本的人性正義原則。「恩怨分明」其實就是孔夫子講的「以直報怨」,粉碎一切「以德報怨,何以報德?」之虛矯偽善裝神聖,以及「恩將仇報」之禽獸不如!

小丑其實非常儒家,差別在於,小丑將「恩怨分明」的基本人性正義貫徹執行,甚至不惜推到「六親不認」之極端狀態:誰對我好,即使是一個三寸丁侏儒,也要感恩圖報!誰惡意傷害我,即使是至親,也要六親不認殺無赦!小丑因此變成一個「正義魔人」!

眾所周知,所謂「正義魔人」有兩個基本問題:(一) 根據現代法律體系,只有國家機器的司法機構才有執行正義之公權力,任何個人企圖執行正義,都是觸犯公權力之濫用私刑,都是「正義魔人」。(二 )不符比例原則。

針對第一個問題,如果國家機器本身就在濫用公權力,公然施行雙重標準黨同伐異,一如台灣的蔡政府,乃至整個社會都陷入「雙重標準」之極度不公不義,那麼,小丑為什麼不能以「恩怨分明」的基本人性正義來反擊對抗不公社會的「雙重標準」?

針對第二個問題,也許可以這麼說:小丑的錯誤不在於奉行「恩怨分明」之基本人性正義,而在於不符比例原則!例如,華爾街三肥貓雖然可惡,但罪不至死。同理,小丑的母親,藍道,脫口秀主持大老莫瑞都不是好人,但都罪不致死。誠然,這些人雖充滿壞心惡意,但都罪不致死,但他們也都是為了滿足一己之私慾權力好惡,而不管他人死活的人!換言之,他們都是不惜燃燒別人,照亮自己的人!都是踩著別人的屍體往上爬的人!例如,主持大老莫瑞邀小丑上節目,並不是因為肯定小丑才華想提拔他,而是想嘲笑羞辱小丑來製造節目效果,至於這麼做會給小丑造成多大傷害或毀掉其演藝生命,則不在莫瑞的考量之中。正是在節目訪談中看穿了莫瑞的壞心眼,所以小丑改變了原訂計畫之「在節目中供認是槍殺三肥貓的兇手,然後舉槍自殺」,直接一槍斃掉莫瑞!既然你視我如螻蟻,可以隨意玩弄或捏死,我何不也送你一路向西,一佛升天,二佛涅槃?見證《無間道》的經典台詞:出來混的,總是要還的!

什麼叫做「罪不致死」?政客、神棍、財閥欺騙社會,操弄群眾,草菅人命,率獸食人,禍國殃民,只要沒直接殺人,都是「罪不致死」!「罪不致死」的極致就是「竊鉤者誅,竊國者侯」!「竊鉤者誅,竊國者侯」是「雙重標準」必然導致的亡國亂象!

反送中,太陽花,蔡政府,川普發動的美中貿易大戰,都在公然奉行雙重標準!造成雙重標準的終極動機則是施密特所說的「劃分敵友,黨同伐異」之泛政治鬥爭,將「劃分敵友」凌駕於一切真理、正義、良知之普世價值標準,將「雙重標準」合法化為一種「政治正確」,達成對「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絕對排斥打壓!今日所有自由主義派知識分子、學者文青都是雙重標準的公然支持者,都自甘充當美國CIA或英國007的鷹犬打手!

當這個世界已變成公然的「雙重標準」,小丑的「恩怨分明」之暴力報復是一種絕望無奈的反擊與反抗。我們都知道他必然激化為「正義魔人」的危險!但公然支持雙重標準的人其實比正義魔人更糟糕邪惡。正義魔人至少還堅持恩怨分明之原則一致性,公然支持雙重標準的人則是原則自相矛盾或根本沒有原則,已自失任何立場去議論他人正義或不義!只會指責譏笑他人衣冠不整,卻忘了自己沒有穿褲子!

小丑的「恩怨分明」真的可以翻轉這個不公社會的「雙重標準」?讓我們回到台灣提供的雙重標準的教科書級範例:同樣是判刑坐牢,為什麼阿扁可以保外就醫,在外面趴趴走,其他犯人則須乖乖坐牢?

這些乖乖坐牢的台灣犯人給小丑洗尿壺都不配!台灣監獄需要出現一個小丑,帶領所有犯人一起申請比照阿扁保外就醫,獄方不同意就發起集體絕食抗議!以阿扁保外就醫所造成的雙重標準之不公平程度,即使發生監獄暴動也只是剛好而已!

  未完待續……

 

 

 

 

 

  

 

有誰推薦more
迴響(3) :
3樓. 說故事的人
2019/11/02 16:21
小丑引爆話題,但大部分是沒營養口水與垃圾論述,因為當今文青皆屬自由派之假仙廢柴!本文是當今唯一敢戳破揭穿自由主義假面!
2樓. 猴塞雷
2019/10/30 20:53
什麼意思?
1樓. 蝙蝠俠
2019/10/30 11:53
看來是沒有蝙蝠俠天堂出線的機會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