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芝麻事: Temple of the King
2021/11/21 12:01
瀏覽804
迴響6
推薦26
引用0

11/20/2021

在家看youtube,觀看台灣新聞。
本來我是不看長篇的 (超過40分鐘的油管,挺浪費時間的,除非像BBC或Nature等高畫質、賞心悅目、內容扎實的節目,否則NS一律是不去點閱的。)
因為手頭有個data計畫須用Excel做工,一心想二用,也不想一再地去點閱、瀏覽,所以就點進T台一個數小時長的節目、、、

其中,連線訪談來賓是彭文正,他的主題當然是眾所皆知。
話才開始,彭教授的聲音就被切斷。
是T台自廢武功,新聞自我檢查?
還是國家機器發威?

台灣的悲哀!
悲哀的台灣!!

.

NS只想藉下面這首歌的歌詞與寓意,鼓勵彭教授:

One day in the year of the fox
Came a time remembered well
When the strong young man of the rising sun
Heard the tolling of the great black bell

One day in the year of the fox
When the bell began to ring
Meant the time had cometh for one to go
To the temple of the king

There in the middle of the circle he stands
Searching, seeking
With just one touch of his trembling hand
The answer will be found

.

Rainbow - The Temple Of The King

https://youtu.be/B7nKzCRL_oo

.

.

.

.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芝麻事: 後會有期,BW
下一則: 芝麻事: 又是楓紅時節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6) :
6樓. 郁勝
2021/12/09 15:01
即使兩蔣時代,國府內還有很多非黨籍的官員或學者;可以提出諍言。現在舉凡政府各權能機構都已被民進黨"大一統",甚至連最底層的聘僱人員,也都已被塔綠班全面佔領,要知道社會真相更難了!看他們"狗咬狗"也不失為略窺端倪的管道之一。

國中、高中升學壓力下,很少談政治,到大學也只有幾位男同學對我的外省人、事 嗤之以鼻。雖然周遭環境的確是有綠色人物,但與我無關。高雄事件發生時,大學同學圈裡也都沒甚麼反應。是他們極力掩護,騙了大家,還是這些年來改變了大家? 我好友同學家住鹽埕區開布店,說起她父親從小背駝布疋挨家挨戶辛勞販售之外還得受日本人欺凌,所以她談起日本人是很不屑的。難道現在一切都變了?

意識形態不同是可以接受的,可是不能是把不同觀點的趕盡殺絕,民進黨現在幹的就是這一套。趕盡殺絕之外,手段是無恥地百般操弄,可怕呀!

為了達到私利、目的,不惜謊、騙。公義何在?

剛到美國開始接觸大陸來的,對之以手足情義,處處幫忙,後來看到他們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我甚至被利用、被傷害,所以不願再與他們接觸,總也不願意說是Chinese而只說來自台灣。現下眼見公理正義也快在台灣消失,我擔心不久後,我連come from Taiwan都羞以言及。

nothing special2021/12/10 03:33回覆

關於英國博士資格與取得,這段 蔡英文總統「論文門」爭議續燒「劍橋留英」童仲彥爆卦親身經驗(第十五分起) 可參考:

https://youtu.be/toiZH924sNw

nothing special2021/12/10 04:21回覆
5樓. 湯含夷
2021/12/07 07:10
見兩位談彭文正,剛好日前寫了點關於彭的東西,拿來加入討論。我與NS的看法應該相近,Norton兄的看法我也頗理解,因為一直以來我也是這樣看彭,最近雖有新感受,但未完全抹去他的過去:


「我過去不是很認同彭文正先生,因為他在擔任教職的同時主持政論節目,我偶爾看一下他的《政經關不了》以了解蔡英文博士學位的問題。


現在我對他有了尊敬,因為他鍥而不捨地調查蔡英文的博士學位疑點,以及與司法對抗,這需要能力與毅力,以及犧牲個人與家庭的正常生活,人生因而產生巨變。


彭文正質疑蔡英文的博士學位,主觀與情緒性的發言不多,大多以調查獲得的文件與資訊提出質疑,蔡英文身為總統,應有雅量接受公評,並且提出令人信服的證據反駁,捨此不為,卻下令將其學經歷資料保密三十年,還向法院提告,一般人民早就屈服噤聲,彭先生不屈不撓,所以我敬佩他。


庶民與權力者對抗幾無勝算,何況是台灣最有權力的人,蔡英文的博士學位疑點甚多,她大可以提出有力的證據澄清,或不與理會,但她卻以總統身分向法院提告,這是品德與人格的問題。


權力使人腐化,掌權者若品德低劣,更不堪設想,人民應時時監督、批評掌權者,方能使其有所收斂,但在台灣,卻有許多人無條件擁護執政者,導致當今執政者肆無忌憚地使用權力,這是台灣最特殊的地方,或許就是所謂的〝台灣價值〞吧!」

湯先生說的極是。
NS對彭P的過去,一無知悉。開始知曉是2019大選,冒出論文、學位疑點,才知道有綠色背景的數批人馬在打這論點。我對這些youtube關注不很多,但是彭P每提出新論證,我是會去參考的,他兩年來不屈不撓的專注,真是難得。

當年我寫論文時,也是用打字機或用校內IBM電腦寫的,那時還沒有Word Perfect(我到了Michigan之後,才由台灣同學處copy WordStar軟體用,之後,Word Perfect出來後,才放棄WordStar;Word一出,Word Perfect就再也沒用過啦) 所以,談到打字的辛苦,譬如都由左對齊等,我是印象深刻的很。因為,每一次我的Advisor每丟回我辛苦打完的報告,我都得重打一遍,下一周,再交給他過目;然後他又會挑個他不喜歡的定冠詞,把整篇報告又丟回重打。這個把戲搞了我一年,每個禮拜重複一遍又一遍,最後真氣得我拍他桌子。由此故,像總統府出示那一頁頁、有四百多個錯字的草稿,打死我都不信那是什麼論文。如果那四百多錯誤、立可白塗改的草稿就是她的論文 (還更甭提,博士論文要裝訂成冊),那LSE絕對是彭P形容的wild chicken college。

身於學界,看重的是學術倫理,絕不可抄襲、研究報告是原創,就是要的是一個。這是金科玉律。有論文才有學位,這是鐵律。把她的升等資料封存三十年,絕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的笑話。原因很簡單,不是沒有就是資料有詐。

蔡政府執政無能,敗壞官箴,破壞體制,在她四軍帶領下,台灣走向危路。被她餵飽芒果乾的人,腦盲啦。無語。嘆~

nothing special2021/12/07 13:47回覆
4樓. Sir Norton 狼人或臘腸狗
2021/12/05 16:58
姓彭的,他金主叫吳澧培,mentor叫李遠哲,民視助他的以詆譭起家。他本是臺灣亂源之一。
早個幾十年前,我會非常不齒這些 troubled names。
現在已經心死了。不對台灣局勢報以期望。
愛怎麼搞就怎樣受。
將來會如何,所有投下一票的人必付全責。
只希望,正義還能存在,這是贊成找出論文門真相的理由。 nothing special2021/12/05 23:57回覆
3樓. Sir Norton 狼人或臘腸狗
2021/12/05 16:54
7樓. nothing special
2021/12/05 10:14滾石不生苔,警示或寓意,放之於情海,亦適用。
~~~~~~~~

Eventually soulmates meet, for they have the same hiding place.

Sir Norton 三角關係要嚴肅 於 2021/12/05 16:37回覆

All possibilities for that EVENTs. 

Imaging people living on the parellel worlds, what would be the end of events? Emotionally or Physically, we are all living microorganism in our own worlds.

nothing special2021/12/05 23:45回覆
2樓. 郁勝
2021/12/04 20:07
這首歌很耳熟!大約在1970年代的學生舞會裡都可聽到。
聽說歐美名校博士生的口試;有如大案會審,很難想像一個只能讀稿的人;要怎麼過關?

Temple of the King灌製、發行於1975年。算是classic rock嘍。我覺得曲調簡單,旋律滿動聽的。非常有啟發、有意義。

歐、美的博士取得到底有多大差別? 我所知道的是美式的,歐制沒有深入,只知道程序上應該差別不大,細節上或許多少有些出入。就我所知,我讀的(以及所知的)學校,一旦被研究所接受入讀,想拿博士學位的會先修系所規定要考COM (Comprehensive Exam-資格考)的課程,考COM時間通常是入學後1~2年,我不記得第一次COM沒過有沒有第二次機會 (應該是有吧,因為我見過系裡研究所念了三、四年還在準備考COM的)。COM考過的博士候選人,就可以一邊修課一邊寫論文,或者專心寫論文如果課都修完的話,短的寫個一年,長的寫個幾年的大有人在。

論文寫多久,看指導教授滿意不滿意了 (像我的碩士論文就被指導教授刁難,每個星期見面就被翻一翻後給丟了回來,都只在嫌我的定冠詞使用,而不在文章或數理研究上指導,直到後來我拍桌反罵回去,讓他當面給我道歉,才有機會口試。後來,口試時,指導教授+系上另兩位教授面試,也還是我的指導教授不滿意我的表現,是其餘兩位教授知道我的實力一致力保才得過關。我知道為什麼他對我不滿,是因為從一開始,他要我寫出、證出新理論,由此,他可以在我的論文冠他的名發表,而我不同意,說那樣的理論與寫法是寫博士論文的,不該是寫碩士論文的、、、所以他就刁難我一整年。)

要註明的是我這是在德州碩士論文與口試經驗,不是博士的程序;之後我轉到密西根,博士班也只念了一年,因為家中有事離開了,一直沒能回去,現在老了也甭想了。無論如何,口試被三位前輩審問,就是對這位博士候選人的資格做最嚴厲的審查,沒有厚實的底,答辯一問就知(答辯時是空手入場,即使是我的碩士口試也是如此,沒書可翻的。讀稿機入場,嘿,那是笑話一則!!)。

至於不想念博士,碩士修完課就可拿到碩士學位的,好像不須口試答辯的,也有。

nothing special2021/12/05 07:48回覆
1樓. Sir Norton 狼人或臘腸狗
2021/11/25 15:27
彭先生向來作為和最近去世的朱高正,世代不同,卻有相似的背景和錯亂。我凡事以成果論,彭的怪異舉動,我目前不看好。

我對綠色背景的人物不熟識 (嘿,藍營我也認不得幾個!!) 
彭P的所謂被打壓,我也不甚了解來龍去脈,但是對他一路硬仗的不屈不撓精神,不得不說難得二字。

至於,那1.5個學位,我是根本不信學位有小數點的牛屁(更何況彭P舉證累累)。有哪幾位天才兩年能拿到博士學位的? 更何況是位讀稿機? 英語狗屁不通的李博士掌權後支持他當年的室友當市長的傳聞傳遍校友圈(據說幫他寫論文ㄋㄟ),這些搞個學位進階官位的套路,不少人是玩的很有心得的。我認識的同學英語不行眼看著無法留此地找工,回台還動員了三位立法委員才進得大學謀得教職。

醬缸裡,不管甚麼顏色,都一樣黑。
我支持彭教授拆穿謊言的行動。

nothing special2021/11/25 22:08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