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讀史書】表達的藝術之 韓愈
2019/04/10 21:15
瀏覽961
迴響1
推薦19
引用0

 閒暇讀史,讀到韓愈。

 

  當韓愈給唐憲宗上了一道〈諫迎佛骨表〉的時候,他仍然是個在淮西一役初立大功,自我感覺滿分的政壇之星,認為為應為之事、諫當諫之語,是身為忠臣之必要。但他忘了政壇是個有階級輩分的地方,表中言詞直接表達了過於熱切地崇尚佛教不是明智之舉,況且自東漢以來,凡是信佛的君主都不長壽,可見佛教不能使人長生。

 

  他還沒有搞清楚當時的情勢與老闆的個性,果然憲宗看到這大逆不道的奏章炸鍋了。「就算他對本朝有功,也不能說信佛的君主都短命,他這不就是在詛咒我早死嗎?」詛咒老闆死,看來也是個死罪,幸好憲宗也算是個知人的好老闆,只是被下屬忤逆,面子實在掛不住。

 

  這時,韓愈的老長官裴度看不下去,只好出來當救援投手:「韓愈只是講話比較白目,但出發點也是擔心國家與老闆您,這樣的忠臣萬不可殺。」

 

  救援成功。韓愈免去了死罪,貶到潮州當刺史,意思就是要面壁思過一下。

 

  但初到潮州的韓愈充滿著壓抑與痛苦,他還不懂為什麼真心換了絕情,於是寫了〈祭鱷魚文〉抒發一己感懷,有後人認為這是由無神論轉變為敬神的過程,但我相信他只是在暗中牢騷,抱怨老闆不懂他的心而已。(他又何嘗懂得憲宗的心?)

 

  一路長途跋涉到潮州之後,自己病了,女兒也不堪勞累而亡故了,這時韓愈才深深感到語言不慎造成的力量,他這次給憲宗上了〈潮州刺史謝上表〉。先是用了哀兵政策,說自己愚昧惹老闆您生氣,我老了身體不好了,無才無德只會寫寫文章,不知道能再為老闆服務多久;接著稱讚憲宗治國有方,天下昇平可以循古代聖王的模式到泰山舉行封禪大典了,再提醒若老闆真的舉行大典,請准許小的我參加,這偉大的祭禮我若錯過了,必然遺憾終身。

 

  反省思過期間,韓愈還是有認真做功課,潮州該搞的民生教育一樣都沒落下,經濟欣欣向榮,百姓安居樂業。但韓愈的志向不僅止於縣市首長,他懷念任刑部侍郎 (司法部副部長) 時能在老闆身邊出謀劃策施展抱負的時光,自我反省之後大概也開始懂得自己當初的衝動與耿直間接阻擋了熱血的從政之路,為了能回到政壇核心, 或許是韓愈的上表(這台階夠大了)發生了點效用,在潮州八個月之後,韓愈一路輾轉北調,最終回到了兵部侍郎(國防部副部長)的位置。

 

  看到這裏大概很多人說韓愈說好聽點是識時務,難聽點是諂媚之徒,我倒覺得在政壇這種地方,用點手段倒是挺正常的,況且韓愈是真正在做事的人,只要能達成他正向的目標,那摸順老闆毛的一點心機(或說是練達成熟),實在無傷大雅。

 

  另外一位大文豪蘇軾就是沒想明白,發言的本質都處於自我感覺甚至滿過韓愈的狀態,所以烏台詩案之後就一路黑到底,喪失了施展抱負的好機會,只能當個長恨此身非我有,生活只有詩跟酒的潦倒文人,詩文自然不凡,仕途卻異常顛簸,一輩子有大半時間都在包袱款款又要貶謫的路上。

 

  表達是一門深奧的學問 戒之慎之。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 :
1樓. 郭俊麟
2022/01/08 22:35

用現代的筆法語句,重新檢視史書裡的古老事跡,讀來鮮奇有趣。

竹筴魚揭示處世或處事的哲理大方向大原則不變,但操作細節,可能必須得適時做策略般的彈性調整。

沒錯。有些人會認為如此不是隨波逐流嗎?
但身為人,作人有時候比做事更重要。
也不是說要放棄風骨,而是現實層面上,會做人是為了好做事。
因此,把他想成一種過日子的手段也未嘗不可
慢回復了 新年快樂!!!

竹筴魚2022/02/04 11:59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