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與孤單的心靈同在(7)融入學習--@83、@84、@85
2021/09/11 09:41
瀏覽844
迴響2
推薦79
引用0

與孤單的心靈同在(7)融入學習--@83.關心

 

@83.關心

 

第二節下課,浩偉在三年十四班外面,拉我手問我:「雨桐幾號?」

 

我知道他明知故問,我就裝傻,回問他說:「雨桐幾號?」。

 

他很認真的告訴我:「二十五號。」我便回答:「對呀。」

 

他又問我:「她在做什麼?」我看看雨桐,回浩偉:「吃餅乾。」

 

浩偉說:「你要吃餅乾。」然後揮揮手,把手伸進去窗戶裡面。同時一直說:「你要吃餅乾。」

 

浩偉的人稱代名詞常弄錯,他的意思是他要吃餅乾。我跟他說:「那是別人的,你不可以拿。」因為浩偉想要伸拿桌上的餅乾。

 

我便跟他說:「那是別人的,你不可以拿。你肚子餓?要不要吃糖?」浩偉說:「不要!」

 

他看看我拿到他眼前的糖,看著我放進口袋內,不到三秒鐘他就後悔了,還想伸手拿我口袋裡的糖。

 

我擋住他,說:「不可以,你要用說的,是不是要吃糖?」他會回答:「是!」

 

我才把糖拿給他,然後問他:「你要說什麼?」他便說:「謝謝!」我回答:「你好棒!」。

 

浩偉很快把糖果咬碎吞了, 然後又拉我手問:「要撞到!」,「嗯?」我不懂他的意思。

 

他變得有點靦腆地笑著,說:「要撞雨桐?」我傻眼他的說法只能裝儍:「阿?」,他又重複說了兩次,並說:「受傷!」我繼續裝傻:「誰受傷?」他就說:「雨桐受傷。」我就說 :「沒有啊?哪裡受傷?」

 

我仔細的看雨桐,她並沒有受傷,只是在吃夾心餅乾。

 

 

浩偉說話又快又不清楚,不太理解他的意思,他的語詞含糊,又快又急燥,咕噥咕噥的聽不懂,浩偉顯然對我的無知無耐了,索性拉我的手回教室。

 

而我還不知道,為何他說:「要撞雨桐,雨桐受傷」,是不是上次擦撞,我在聯絡本上面寫,還好雨桐沒有受傷,他是因為關心,想要自己確認嗎?那只是一個很小很輕的擦撞,浩偉是在擔心嗎?所以才會一直唸着:「要撞到」、「受傷」嗎?

 

真高興他學會設身處地為人著想,這對因為腦內鏡元神經叢活力不足的星兒,要具有同理心是極其困難的,可是浩偉已經逐漸學會關心。

 

~~~~~~

與孤單的心靈同在(7)融入學習--@84.星期三魔咒

 

@84.星期三魔咒

 

第三節數學課,浩偉旁邊的同學提醒他,要拿出數學課本,他沒有理同學,自己拍桌、大叫、好像在展開個人打擊樂演奏一樣,另外還加上他獨特的歡呼聲,那種類似原住民豐年豐才會有的,原始又極其解放的吶喊。

 

於是同學便對著他喊:「林淑卿老師來了。」他停一下,似乎認出虛驚一場,過一會又開始拍桌、大叫。

 

同學再叫一次:「林淑卿老師來了!」並且是以更大的聲量喊的。這次浩偉停下來,沒拍桌子,也沒叫。

 

老師問同學:「你們為什麼跟他這樣說?」同學就回答老師:「因為他最怕你,浩偉越來越怕老師

 

老師跟同學說:「我在這,我會提醒他,如果我不在這,你們再提醒他就可以。」

 

因為導師就在講臺上上課,可是提醒浩偉的同學音量太大聲了,比浩偉更大聲,反而更加的干擾上課。

 

今天數學課的學習單元是數量與重量,浩偉仍繼續自我刺激---拍桌、拍手、拍耳朵,導師沒有制止他,他一直叫、跳、又站起來,甚至跑到教室外面。

 

後來老師叫他,他才進來。進來的他仍然又跳、又叫、又拍桌、拍手不止。

 

這樣妨礙上課的安寧,實在太嚴重,我過去跟他說:「上課可不可以大叫」他回我:「不可以」

 

這聲音居然是很冷靜的,我嚴肅地看他一眼,然後回我自己位置。浩偉果然聲音小聲了。

 

導師過來站在浩偉的前面, 浩偉仍然在自言自語、雙腳抖不停,但是他聲音是調小了。

 

導師對著他說:「起立!」他站起來,導致便問他:「可不可以?」他很快回答:「不可以!」老師離開之後,他仍舊繼續。

 

這。。。浩偉是一個單純、心無城府的孩子,回答乾脆,卻是無法控制自己阿!

 

不太明白為什麼每週三,浩偉總是最躁動不安?而且從開學以來一直都是這樣。他會不斷的自我刺激,不停自言自語,很難控制。

 

他其實明明知道不可以這樣,但他顯然控制不住內心的焦慮與不安。不論同學、老師或者我的提示,都只有不到一分鐘的效果,就開始又跳又叫起來。

 

這星期三的魔咒,引我追究原因,幾個可能因素可分析,週三是上半天的學,在校的時間不多,如果是學校的壓力,那麼應該反而輕鬆愉快的,所以原因可能正是學校上學時間短,而課後的時間變長,那麼關於浩偉下午的時間安排及安置,接觸的人、事、環境,就可能是他如此焦慮不安、失控的潛在因素。

 

 

 ~~~~~

與孤單的心靈同在(7)融入學習--@85.幾號?

 

@85.幾號?

 

第三節下課,老師要求同學先不能下課,要發數學考卷,讓同學訂正好才可以下課。

 

浩偉聽到下課鐘聲,就開始跳腳、跑導師的桌子,查看導師的書並看電腦,然後一溜煙地就沖向了三年十四班,繼續在窗外癡看雨桐。

 

當我過去的時候,他拉著我手,問我:「雨桐幾號?」 我裝傻:「你說什麼?」浩偉又說:「雨桐幾號?」回:「我不知道!」

 

浩偉一連說了好幾次:「雨桐幾號?雨桐幾號?雨桐幾號?」

 

我被他拗不過,就跟他說:「等她出教室,你在自己問她。」

 

正巧,雨桐跟同學跑出教室外面,浩偉拉著我跑,一路追她們,一邊喊一邊講不停,這樣跑過了三年十四班、十三班、十二班、十一班、十班

 

雨桐跟同學跑到三年八班教室外面,找同學,浩偉一直緊跟在雨桐後面,有幾次還到雨桐的前面,一直說:「幾號?」、「幾號?」

 

雨桐跟同學們本來在聊天,因為浩偉大喊的聲音停下來,都一臉疑惑的看著浩偉,不明白他為何一直喊著:「幾號?幾號?幾號?」而被大家行注目禮的浩偉,顯得更焦慮,繼續的不停大喊:「幾號?幾號?幾號?」眾人無奈,轉身延續她們自己的談話。

 

浩偉雖然大聲喊,卻似說不出話來的啞巴,一樣著急,因為沒有人懂他的言語。

 

浩偉過來拉我,對我喊:「幾號?幾號?幾號?」情緒越來越激動。

 

我明白,他想讓我幫他翻譯,幫他跟雨桐溝通,他想要知道雨桐家地址。

 

之前英文老師、臺語老師、自然老師都是這樣,浩偉的導師也是,他們聽不懂浩偉過快的語速,就算聽懂了,又不清楚他的表達,這種過度簡潔到只剩下關鍵字詞的說話方式,只適合在Google搜尋使用。

 

所以我經常在後面,幫助浩偉跟老師中間當翻譯,協助他們兩方溝通,經過幾次的溝通之後,慢慢的,浩偉可以跟老師有一些的對話,也逐漸建立關係。

 

浩偉他很聰明,他懂得要拉著我,但是此刻我很猶豫,幫浩偉跟老師和班上同學溝通我是極樂意的,我很希望他跟老師還有班上的同學有良好的溝通與互動,可是,雨桐是別班的同學,而且雨桐並沒有一絲好臉色給浩偉,她甚至有時候會顯的有些害怕而逃走。

 

而浩偉也總是過度激動,太嗨的樣子,極其自得其樂的上下跳,讓不熟悉他的人會感覺到怕怕的,這是我很猶豫,不太願意幫他跟雨桐翻譯的原因,我不想讓雨桐為難,怕浩偉在心愛的人面前失控,而這樣的結果我不敢想像。

 

我想,就讓雨桐不懂浩偉大喊:「幾號?」是什麼意思吧!對於一個陌生人,忽然要問自己家裡的地址,這也太讓人無法接受了。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2) :
2樓. 慕白
2021/09/16 12:56
仔細想起

岸灘上留下多少青春的註記

如今回首

多艱難的路已經走過去

煙藏在記憶裡的那條曾經足跡

只剩下一股熟悉
熟悉的印記
走過的足跡
深藏內心深處
是記憶牽出的蹤影
文字記錄的生命事輯

謝謝慕白特別的回應 淘氣麗莎2021/09/16 15:39回覆
1樓. Sir Norton 那個翹起來了
2021/09/14 00:21
人都依隨情緒感覺而思行,所謂的理智無非是策略,浩偉的狀況展示了這個原貌。🐇🕊🦩🌈

笫三則的來龍去脈,饒像卡通的浪漫唯美的小劇場,好麗莎的判斷和不為,令我非常欽賞和贊同。
謝謝親愛的k
能得到你的肯定
實在令人愉快、陶醉...

在剛開始陪浩偉的時候,
也是因為你的鼓勵,
建議我記錄下來,
時間過的好快,十年了,

人生難得幾個十年,
不思量,自難忘。。。 淘氣麗莎2021/09/14 18:35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