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命運愛搞怪 1-3 妥協
2009/04/06 13:03
瀏覽244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我這樣修改,那樣修改,

結果一個不小心,打了七千多字。


但是今天就先到這啦!

明天再努力衝刺,看能不能到兩萬。

別忘了,喜歡就推一下吧~

感恩捏~



xxxxx




原先跟著救護車到醫院,進了急診室。她看著躺在手術床上的自己,面色蒼白,毫無血色可言。這時,林羽桐才徹底瞭解到人類原來是如此脆弱。



急診室內只有濃濃的藥味,見醫生用刀子開始解剖著她的身子,血淋淋的場面,林羽桐受不了的遮住眼,連忙出去。



她喘呼呼地倚著牆,那畫面仍在她腦海徘徊不去。過了大約一個多小時,手術室外的紅燈轉為綠燈,她的名字顯示在旁邊的電視螢幕上。



一個女人被推了出來,上頭蓋著白布,林羽桐掩嘴,鼻子發酸起來,淚水不聽使喚的滑過臉頰。



「我真得死了……死了……



林羽桐背對著她,顫抖著身子,匆匆離去。



所以現在林羽桐漫無目地閒晃,完全不知該何去何從。難道,這世上已經沒有她可以去的地方了嗎?



「咳咳!」一陣咳嗽聲從她耳邊傳來,林羽桐回過頭,一個長像可愛的小男孩外加一個流氓,他們兩個站在她的身後,正確來說,是飄在她後方。



林羽桐向後退兩、三步,眉頭深鎖的望著他們。



「林、林羽桐是嗎?」壯漢顯得有些害怕,面無血色的抖著雙腿。



不是吧?流氓不會是怕她吧?這怎麼可能,虧他長得人高馬大的,竟然會怕她一個手無寸鐵的女子?



白冥曜發現到黑小的異樣,於是從後背包取出一面小鏡子和手帕,將它們遞給林羽桐。「擦一擦吧。」



林羽桐感到莫名其妙,但還是接過物品。她手執鏡子,一見到自己的臉不禁花容失色。



「我的臉──我的臉怎麼都是血!?」不僅七孔流血,甚至鼻樑有些歪,原本細嫩的肌膚刮傷,慘不忍睹,她已經百分百的破相了。林羽桐全身發抖,一個不小心,鏡子掉落於地,好在眼明手快的白冥曜接住。



「好在妳本來就不漂亮,依本大爺看,對妳而言沒啥差吧!」白冥曜上下打量著她,再和他曾看到的系統資料做了比對。他冷哼了一聲。



林羽桐有些氣不過,但和小孩子鬥氣似乎說不過去,要是被別人看到了,還會說她以大欺小,何況她還曾是幼稚園裡最受歡迎的老師。



她扭過頭,隨手將手帕一拋,沒有再理會白冥曜。林羽桐打算繼續漫無目地的飄盪下去。



「喂!妳要去哪裡?妳這女人還真沒有禮貌阿!虧妳還曾當過老師,嘖!真是教育界的敗類!」白冥曜雙手插胸,嘴不留情的在她背後大罵。



林羽桐猛聽,腳像是被釘住,動彈不得,緊握雙拳,腦海裡有一股聲音在提醒著她,要忍耐,忍耐才是一切。



最後,林羽桐勉強露出極度僵硬的笑容,回頭看著他。



「小朋友,你說什麼?能不能把你剛剛的再說一遍給我聽呢?」她不敢相信自己的嘴裡會發出如此溫柔噁心的聲音,全身雞皮疙瘩都豎起,林羽桐不禁搓搓手臂。



「妳以為本大爺不敢嗎?臭女人,敗類中的敗類,竟敢叫本大爺小朋友,妳真的是活得不耐煩了!」白冥曜面帶輕蔑,嗤之以鼻道。



林羽桐聞言,她柳眉倒豎機械式般地走到他面前,不受控制的一巴掌揮了過去,卻被他閃躲掉。



兩人大眼瞪小眼,怒眼相向,誰也不開口說話,就這樣過了半響。



在一旁觀站的黑小,瞧見天色漸暗,他滿面愁容的低頭於白冥曜耳邊不知說了些什麼,白冥曜才轉換過心情。



他輕輕嗓子,恢復到他們找她的重點所在。



「妳想不想死而復活?」



「不想。」林羽桐回答的很乾脆。反正她在這世上也沒有什麼好留念的了,生前,有父母等於沒父母,工作上又受老闆虐待,朋友結婚等於不存在,情人更不用說了,不久以前被甩。



她復活有什麼用?在林羽桐眼裡,投胎當豬、當狗、當牛都比當個林羽桐強。



「妳──」白冥曜忍不住想拿剖開她的腦袋,看林羽桐的頭裡到底是裝了些什麼,很多鬼還想要得到這個機會,他還不給勒!

白冥曜的雙手忽然發出一團白光,他往林羽桐身上一丟。林羽桐當時反應不過來,她不會法力,自知不是他的對手,一度認為自己死定了。

但什麼事也沒有發生,只感到全身的肌肉骨頭在扭動著,剛開始有些痛,很快地,變成搔癢的感覺。

「你、你做了些什麼?」林羽桐抓著臉,另一隻手指著白冥曜的小小身影。

「幫妳恢復原來的樣子,怎樣?不要嗎?那好,本大爺收回來。」話完,白冥曜的手再度出現白光,正當他要往林羽桐的方向揮去時,她連忙揮手阻止,原本一臉厭惡的表情轉為討好哀求。

「怎樣,知道本大爺厲害了吧!」他得意的大笑著。

林羽桐僅管心中有百個不服,但她也是生存在這世上將近二十五年的人,明白何時要見風轉舵,更何況眼前的小孩也不是普通的角色。

看他們兩個,一個穿全黑,另一個則穿全白。林羽桐咬著手指甲,腦筋一轉,想起聽別人談到過,地府的兩個角色。

「你們該不會是白無常和黑無常吧?」林羽桐緩緩開口。

只見白冥曜聞言,沉思了半響,他朝黑小勾勾食指,示意要黑小過來。依黑小和白冥曜的身高差距頗大,只能讓黑小蹲下,好讓他輕而易舉的與黑小說悄悄話。



「啥是白無常和黑無常?」由於白冥曜被他老爹閻王老爺囚禁在地府好幾百年,早和人間脫離軌道。

「白爺,聽凡人說,黑白無常是民間傳說裡的人物,職位和我們差不多,都是以帶去世的亡魂回地府。」黑小解釋著。

白冥曜
眼底隨即掠過一抹了然的神色,他拍拍黑小的肩,接著回頭一臉正經的仰頭望著林羽桐。

「沒有錯,不過在我們這兒不是這樣稱呼,本大爺是白爺,那小子是黑小。不管妳的答案如何,剛才那件事妳非答應不可。」白冥曜嗤哼了一聲。

「你說復活嗎?你能告訴我原因,為什麼一定要這樣做嗎?」林羽桐捺著性子和氣詢問。



「好,本大爺就直說無仿。等等我們得帶另一名女子到另一個年代,而妳得代替她三個月,因為她的壽命也只剩下三個月。」他簡單地解釋著。

咦?不是回她原來的身體?聽到這兒,林羽桐不禁鬆了口氣,也許當別人活幾個月,嘗試新的人生,也是不錯的選擇。

但是,剛才那小鬼是如此囂張,她真得要這般輕意的妥協嗎?林羽桐若有所思地瞇起眼,看的白冥曜渾身不自在。

「妳在想什麼?本大爺可沒時間跟妳耗。」白冥曜狐疑地瞅著她。

「沒有!我只是在想,我有什麼好處罷了──」林羽桐幸幸然地聳聳間。她才沒這麼笨,一點好處都不拿,這不就等於做白工了嗎?

白冥曜明白她在想些什麼,貪婪的兩個大字正寫在她臉上。

「好,妳想要什麼?」

林羽桐沒有想到他竟會如此爽快答應,她都還來不急想出要些什麼好處。

她摩挲著下巴,唇邊漾著微笑。「那我……我要三個願望,並在未來保留使用它的權力。」這樣,就可以留著她慢慢的想。林羽桐很滿意自己聰明的腦袋瓜想出來的條件。

瞟了她一眼,哄然笑了起來。

「簡單!成交,現在跟我們走,該到取她魂魄的時間了。」

林羽桐得到他的回應,也沒有什麼話可講。她隨著白冥曜和黑小,來到一棟位於山區偏遠的豪華別墅,看得她目瞪口呆。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