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點亮無聲的回眸
2009/09/11 11:18
瀏覽638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記憶這東西於我來說是很奇怪的,有時努力的去追憶,留給自己的是一片空白和嘆息。有時不經意的竟能想起好多事兒,滑落著感動裡最柔弱的嚮往。而我的記憶就是這樣時隱時現,時強時弱的。
 
【螢火蟲與火石記憶】
 
黑夜裡那種將兩塊石頭略微蹭一下將能發亮的石頭,至今我也叫不上名字來。童年裡的玩伴叫它火石,我也一直這樣叫著,對我來說它被稱做什麼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那白白的一蹭就能閃亮的石頭點燃了童年對快樂的嚮往。
 
許多年以前,再以前,那時候姥姥姥爺(南方人喜歡稱為外公外婆,我叫不慣,因為一個外字似乎把關係弄得疏遠了)還健在並且身體很硬朗的時候,我每逢暑假常隨母親回去看望他們。母親每次回去似乎總有和他們有著說不完的話,而我卻只是為了我那些可愛的玩伴而已。我尤其喜歡晚上,我們三五一夥,七八成群的一起在戲耍,追逐。看見飛舞的螢火蟲,我們便一起拍手大聲呼喚試著將螢火蟲吸引過來,然後看著螢火蟲一閃一閃遠去的身影,編織著關於螢火蟲在天國里的故事。行著腳步焦急的等待那小小的精靈能夠伴著點點晶亮回還。
 
不知是誰從哪裡找來兩塊潔白的石頭,只是輕輕的蹭幾下便發出黃藍交織的光亮,那一道劃出的稍縱即逝的光,讓我們著實艷羨不已。我們問他那石頭的名字,他吱吱唔唔半天最後終於說出了那石頭的名字叫火石,我想大概應該是杜撰的名字。那能夠“閃亮”的石頭打破了我們對螢火蟲消失的悵惘,於是我們只一會兒功夫就讓那個小伙伴帶我們七手八腳的找來許多塊所就謂“火石”的東西,黑色的夜空下,街的盡頭閃耀著一道道微弱而美麗的光,那便是一群天真的孩子在童話的世界裡尋找夢裡的天堂。
 
【戲台與流星雨】
 
每逢過年的時候,姥姥家所在的村子總是請縣里有名的劇團演幾場戲,演戲就在村東邊的戲台上,那戲台不知經歷過了多少個春秋,聽村里人說大約民國期間就開始有的,或許更早。灰色的青磚,殘破的屋脊,褪色的台柱,怪異的瓦,很容易讓人想起古代的寂寞與蒼涼。每逢唱戲的時候那裡就聚集了很多人,全村的老老少少,四周的人站著,中間的人和前面的人坐著,擠來擠去那坐著的人也不坐了,只有被動的融入人如潮水的氣氛中去了。台上的演員賣力的唱著讓人怎樣聽都聽不懂的河北邦子,台下更是讓人不甚分明的聒噪聲。我們小孩子完全不理會台上台下的氣氛,只是不斷在戲台上爬上跳下,似乎演戲的是我們而不是他們,常常引起台下一陣轟笑,也許那邦子真的讓人聽不懂,到如今我也不認為那轟笑是衝著我們的。
 
不唱戲的時候,那戲台就成了我們孩子玩耍的樂園。男孩子們在上面玩騎木馬、打四拍的遊戲,女孩子們則在上面跳房子、丟手娟。只是有一次男孩子們、女孩子們都靜靜的坐在那裡,靜靜的凝望著天空,那便是有有流星雨的那個夜晚。當天空淹沒白晝最後一抹白的時候,那裡就開始稀稀疏疏的聚集了許多孩子,緊接著便伴隨著三三兩兩流星閃爍劃過,帶來孩子們一陣陣歡呼。每一次流星劃過的瞬間,都伴隨著天使般一群群孩子們驚異的呼聲,那聲音似乎黑夜裡寂寞村莊最燦爛的點綴。等到漫天流星劃過的時候,望著滿天無聲的煙花,只見孩子們一個個張著嘴、瞪著眼居然忘了吶喊。人們好些時候都是這樣,等到真正激動的時候往往是無聲的,那無聲的激動才是最真摯、最熱烈的情感。
 
記憶裡閃爍著無聲的感動,那是思緒裡最清新的畫影:流星雨無聲的在天際裡滑落,常常帶著人們最虔誠的許諾。聒噪的世界又有誰聆聽心靈的跳動?青春的空白難道繼續在燈紅酒綠中喝彩?回眸,在眼睛擦亮的剎那,是否將朝陽里隕落的花瓣輕輕擦拭?誰又被誰塵封秋季裡的土壤等待春泥裡去護花?遺忘總會讓人迷醉,麻木總惹人迷失,走在追逐邊緣的人啊!回頭好嗎?那一段生命的曲線需要你用童心去描繪。

海產.polo shirt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jade's gard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