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當Anna遇上馴獸師】永不實現的承諾最難忘:《甜蜜十一月》(Sweet November)
2015/10/22 11:53
瀏覽812
迴響0
推薦13
引用0

心靈馴獸師:

[心結] 如果愛情只有一個月?

Nelson經過多年的努力,終於達到連父親都難以望其項背的成就,他是一位事業斐然的廣告鉅子。像大多數的野心家一樣,Nelson相信成功之路難免有所犧牲,他將自己奉獻給事業,在看不見盡頭的工作中,逐漸喪失對生命的熱情。

Sara是一位從裡到外都特別吸引人的女子,永遠保持對生命的熱情,對自我想法的堅持,能夠毫不扭捏的釋放自己的情緒。並且Sara有一個戀愛原則:和每個男人在一起的時間只有一個月,不多不少。

NelsonSara相遇,他們展開約定一個月的戀愛。直到離別的一刻,Nelson發現自己深深愛上Sara,同時肯定Sara也愛上他,但他們註定無法在一起,因為即使深愛,Sara依舊選擇在某個十一月的清晨,無聲無息的從Nelson的世界消失。就像每年的十一月都會來臨,也都會離開。

 

§ 「未完成」的魔力

每個行業都有自己遵守的原則,諮商師這份工作必須「尊重案主隱私並保守祕密」。

不過,世界上最能保守祕密的,恐怕不是諮商師,而是魔術師。二十世紀初的美國魔術師薩斯頓訂了「三原則」(Thurston's 3 rules in magic),成為今日魔術師的職業守則,當中一項便是「決不透露魔術的祕密」(Never reveal the secret to a trick)。

這也是愛情間的弔軌之處,當所有的秘密都被揭去神秘面紗,有時愛的激情就在光天化日的明證底下消退。無法實現的諾言,似乎比起任何能夠被證明的承諾,更具有使人難忘的穿透力。

你可以試著回想一下,曾經在一起的戀人,許下的海誓山盟,在各種不抗拒或荒唐的因素下,當初說相守一生的承諾最終無法實現。即使不歡而散,承諾曾經帶給我們的想像,幸福的藍圖,還是在我們的腦海中生了根,往往需要很長的時間,或許得經歷數十寒暑,我們才能從「未竟的承諾」所刻劃的詛咒中,找回我們自己。

 

§ 如何愛的沒有遺憾

曾經有個心理學的實驗在哈佛大學施行,研究者通過學習暗房的哈佛的學生,學生們分別拍了十二張照片,然後研究者再請學生們挑出自己喜歡的兩張照片,並且最終只能選擇一張照片做為課程的作業。

同時研究者提供兩個情況:一部分的學生一旦做了選擇,他們就不能更換照片;另一部份學生則有幾天的時間考慮,是否要更改自己的選擇。

實驗結果顯示不能更改選擇的學生,比起擁有寬限期的學生更喜歡他們自己的做的選擇。

有些心理研究者對此結果的詮釋是,儘管人們有選擇的自由,而選擇的自由似乎是一件幸福的事,但如果自由的表現是心猿意馬,難以下決定,那麼反而人沒辦法對自己的選擇感到滿意。

這似乎可以在某種程度上說明,為何過去媒妁之言所結合的婚姻,不見得比自由戀愛的婚姻不幸,甚至幸福反倒綿長。

愛情需要選擇,選擇接受,選擇對象,選擇在一起的方式。但決定愛情的不只是選擇,還包括雙方的個性、價值觀等有形與無形的要素。而遺憾的愛情,看不到盡頭的承諾,則給予了一個永遠不可能更改的選擇。

永遠不能更改的選擇,使得一個人不可能猶豫,也無法猶豫。你只能選擇去接受這段感情,然後隨著時間美化、醜化或淡忘。在有限的時光中,我們更能掌握自己的愛情,扭轉自己對愛情的態度與選擇。

 

§ 有限的愛情最美

愛情追求的是有限的選擇,一個最終能夠相守一生的伴侶,愛情只是過程,過程不是永恆,而是通往永恆的必經之路。Sara把每條和男人走過的必經之路,都走成了在一個月內發生、燃燒至冷卻的永恆故事。以至於沒有人能夠輕易的忘記她,包括Nelson

 

電影中,Nelson曾問Sara「為什麼是一個月?」Why a month?

Sara說:「一個月的戀愛期足以愛的有意義,又能遠離麻煩。」Because it's long enough to be meaningful, but short enough to stay out of trouble.

 

她口中的麻煩,在我看來就是「過多的選擇將使愛情變的醜陋。」

表面上,Sara不斷的替換男人,是讓身陷絕症的自己享受不同刺激。實際上,Sara的選擇使得每一段愛情都成為有限的被掌握的,在種種過多的生活面貌,可能帶來過多使人心神不寧的選擇之前,讓所有的美好,都停留在愛情最熾熱的保鮮期。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她才是追求永恆愛情的人。

簡言之,要想愛的沒有遺憾,最重要的就是不要「自己作死」。在選擇的階段我們當然需要時間慎選對象。可在下決定之後,我們必須堅定的投入在關係中,別讓猶豫的心態遊走於兩人世界。

專心的愛,才能在認真經營的互動中,使愛情加溫。

 

[解語] 愛,請深愛。

高浩容。成熟穩重、斯文風趣,抱歉!這不是他。他坐在你面前,腦袋泡在水裡,眼皮眨得漫長如冬夜。以哲學細胞和諮商經驗,苦熬多年只為識破人生道理。但愛是什麼,他和你一樣在尋找。

Anna

愛情的開始或過程,從來就不是一個人說了就算,但,結束愛情卻只需要一個人便能決定。

每一個結束的愛情,幾乎都帶著雙方當初承諾好未完成的夢想與期待,都帶著遺憾畫下句點,而這些未完成的夢想與期待往往傷人最深,當初說好的彼此不放手、說好的會一直相愛到下一個年頭都成了空,相愛時,回憶很美好,分開時,回憶很傷人,我想,這也是為什麼有許多人因為愛情而跌倒、受傷之後,再也不敢輕易碰觸愛情的關係。

或許這也是為什麼電影的女主角Sara選擇只談一個月的愛情,因為愛的炙熱時(所謂熱戀期),往往不會許下什麼終身的諾言或是對這段感情抱著過多的期待,就算雙方甜言蜜語講著什麼天長地久,一個月的時間,仍不會在我們的心底與腦海中扎根太深,分開的陣痛感也不會持續到太久。

然而,Sara式的一個月沒負擔的愛情,我認為跟現今的速食愛情有異曲同工之妙,而這樣的愛情,或許看似輕鬆、簡單還很美好,但卻缺乏了人類本身對於整個社會很大的需求:歸屬感。

而很有趣的是,歸屬感,不論在愛情與婚姻裡都扮演著雙重身分,它既迷人也傷人,還在一起時,我們因著彼此才有的歸屬感而感到滿足,分開時,我們卻因著落空的歸屬感而感到痛苦。

每個人追求的愛情都不一樣,理想中的愛情也不一樣,無關對錯,愛在雙方時,請深愛-彼此;愛到分開時,依舊記得深愛-自己,這樣就好。

  

Anna YehANNA & LOVE創辦人、The News Lens專欄作家、iChangego真愛橋駐站作家、兩性作家及愛情諮商師。

方網站 http://annaandlove.com/

絲頁   https://www.facebook.com/annaandlovetw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