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想了解一個人對兩性平權的理解,可以問他這個問題:「該怎麼教育另一半幫我洗碗?」
2019/04/25 09:03
瀏覽1,349
迴響0
推薦19
引用0

當你點開這篇文章的時候,你的心情是什麼?

你是一位人夫,想知道作者打算發表什麼高見?會不會跟某些政治正確的女權人士一樣,點評一下喪偶式婚姻,批評那些只會賺錢,除此之外什麼也不做的男人。

或者你是一位人妻,你希望從文章中得到共鳴,特別是你內心的不快和憤怒。至於能不能得到具體建議,倒也不是那麼重要,畢竟如果真的有這種改變老公的殺手鐧,也不會類似的文章滿天飛了。

或者你是一位還沒結婚的女士,妳對婚姻擁有某些期待,同時帶著某些未知的恐懼。你不知道現在交往的這個人,是不是一個適合走入婚姻的對象?但如果我們提前學到一些招式,可能面對婚姻會更有下決心的底氣。

也許你是一位還沒結婚的男士,你原本沒有打算點開這篇文章,但不小心手滑了。

無論你是誰,無論你帶著什麼樣的動機和目的,這篇文章都無法告訴你,妳該怎麽做,除非你願意回頭去檢視自己的動機和目的。

並且儘管你的動機和目的中,帶著某些負面的企圖,帶著某些暴力的想法、陰暗的思緒,你仍舊願意承認這些企圖、想法和思緒,那麼當我們往下討論,這篇文章才能真正和你展開對話。


 

1.

在諮詢中,避開這些「黑暗的」力量,會讓諮詢變得沒有意義,因為這些面向就像月球沒有被陽光照到的那一面,是月球的一部分,如果我們否認這一部份,我們就永遠無法認清一顆完整的心靈,接納完整的自己。

過往威權時代的教育,都對我們表現了某種去人性的完美主義,使得我們把和那些心靈陰暗面的部份,早早產生一種錯誤的認知,認為那些都是不好的,有害的。

但當我們看見愛人出軌,你內心的憤怒難道是有害的嗎?實際上這種心情是正常的,只有我們去接納這部份的正常,我們才能更早的去認識它們,知道該如何疏導它們,以及將他們轉化為其他無害於他人和自身的力量。

有些人在憤怒中失控,就在於他們從來沒有真正面對過自己的憤怒,所以憤怒輕易的佔據他的意志。換句話說,無論這個人年紀多大,他在憤怒面前就像嬰兒面對獅子,只有束手無策的份。

馴獸師不怕獅子,並不是因為馴獸師比獅子力氣大,而是因為他知道獅子的習性。

我們也需要知道我們心靈陰暗面長得什麼模樣,好去了解自己在這方面的習性。

現代提倡情感教育,認識我們的忌妒、仇恨等等陰暗心理,正是情感教育重要的一環。

有些大人要孩子像個洋娃娃一樣,對誰都微笑,永遠保持著一副良善的樣子,恐怕是因為大人自己都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陰暗的自己,所以他們希望把孩子變成一個精神上純潔的處女。

但只要是人就有人性,除非是女機器人,才有可能被人類寫的程式設定成一個永遠不會發怒、不會生氣、不會疑神疑鬼的女人。

反過來,在過去的父權社會,不少男人忙著把女人變成機器人,變成精神上的處女,好發現他們內心的黑暗和暴力。所以當社會迭代,這些男人發現有越來越多的女性不願意扮演聽話的機器人,他們開始變得無助。

是的!時代在改變,人的觀念走向更大的自由。

但就像所有時代變化的格局,有人一馬當先,也有人遠遠落後。人與人之間的差距變得更大,就像社會變得更加貧富不均。

當有些人的觀念走向兩性平權,有些人還落在男權主導的世界。

 

2.

在人們不同的婚姻的選擇上,就能看見這種不平等和觀念上的差異。

比如拿「洗碗」這件事。

為什麼有的女人會想教育老公洗碗呢?

可以想見,他的老公可能是不洗碗的。但反過來說,這就表示這位太太肯定是位家庭主婦嗎?肯定每天辛苦做飯,卻看到老公像個大老爺一樣吃完後,什麼也不做,就攤在沙發上嗎?

還可能所謂教育老公洗碗,其實是對老公長期不做家務的一種抱怨。也許老公很會賺錢,但老婆為家裡的付出,並沒有被老公珍惜,不被珍惜的感受使老婆產生埋怨,那麼如果老公願意洗碗,或許能夠給自己受傷的心情帶來一點安慰。

但在現代社會,有越來越多的家庭組合,是由兩個白天都要工作的男女所組成。我身邊就有不少這樣的朋友,他們不會因為洗碗的事情爭吵,因為他們都沒有時間做飯,也不想花時間在洗碗這些家務上。

對他們來說,一週有大多數時間,在家能夠放空一會兒,不用加班就能洗澡、睡覺,已經很幸福了。

另一方面,他們也有足夠的經濟能力,去支持每天吃外食這件事。

更重要地,他們的觀念已經達到現代社會的高度。男生不會覺得老婆雖然白天有工作,但她回到家就得搖身一變,去做那些「女人該做的事」。

並且因為他們雙方都有工作,他們可以更好的在工作上共情彼此。當老公談到老闆的惡行,老婆也能馬上呼應,因為他們都在工作,他們共同了解工作的辛苦。

既然工作很累,那麼想辦法利用其他方式為自己找到餘裕,也能成為兩人的共識。

比方不想掃地,花錢買掃地機器人,這樣每週只要利用一點時間清掃一些機器人沒掃乾淨的地方就好。

洗衣機買好一點,最好帶個烘衣功能。不大會做飯,電鍋、氣炸鍋,或者去日本搬一台水波爐做飯,都是選擇。

至於洗碗,洗碗機放家裡,省去不少麻煩。

談到這裡,可能有人會說:「你以為家家戶戶都有這個能耐買這些機器嗎?這說法根本不切實際!」

如果你這麼想,那你跟負擔的起的人就不在一個頻道上。

還有人這些機器都不買,但他們請阿姨固定時間來打掃,這意思也是一樣。


 

3.

生活,只要你負擔得起,你愛怎麼追求,就怎麼追求。就像今天你憑本事賺錢,你愛怎麼花,別人有什麼權力去干涉呢?

你希望老公洗碗,老公不洗,這時候妳該拿老公怎麼辦?當妳一個人洗碗的時候,思考這個問題是對付老公,但對付老公對婚姻生活的幫助是什麼?老公洗碗,婚姻就幸福了嗎?

無論是在讀書中、工作中、做家務中,或其他時刻,如果你感覺內心充滿負能量,而你覺得問題出在別人身上,你覺得改變那個人,就能改變你的境況。這基本上間接的反應了一件事:「你不知道該怎麼通過自己去改變自己的困境。」

前些日子,一份報導指出,2018年女性購房的比例達到46.7%,和男性購房者的比例差不多。

如果以年齡30歲為基準,北、上、廣、深一線城市在30歲以上購房的單身女性,有大約三成全款買房,二線城市比例更高。其中約45%有父母資助,約29%婦女是獨立購房。

不少女性在轉載新聞的微博下面留言,談到現代男性的軟弱跟無能,婚姻法對女性在婚姻中的缺乏保障,導致女性被迫的站起來。

這個動機聽起來很消極,好像如果不是男人太沒用,女人可以繼續在婚姻中繼續依賴老公賺的錢。

這種消極的心態,壓根離真正的兩性平權,女性自主很遙遠。因為這等於在說,如果哪天我碰到一個「有本事」的男人,我就可以繼續當一個什麼都不用擔心,享受老公付出的女人。

但當我們看見真正走在精英位置的女性,她們是這麼想嗎?比如在感情中換過幾次伴侶,至今仍然自由的鄧文迪和張曼玉。

談這兩個女人可能太仙了,那我們來看另外一個例子,臺灣畫家楊恩典。

楊恩典是我非常敬佩的一位女士,她是一位七零後,生下來就沒有雙臂、胸腔變形、一條腿有殘疾。被拋棄在菜市場。後來被牧師領養,成長過程中學會用腳來畫畫,後來畫畫不只是她的職業,也是她精神生活的泉源。

楊恩典結婚,並沒有因為自己殘疾,就隨隨便便找個人嫁了。

平時楊恩典的老公協助太太,代替她的兩隻手,但婚前婚後,照顧孩子什麼的,楊恩典只要自己能做到的,她就去做。她照顧孩子,因為她愛孩子,不是因為她覺得自己有殘疾,相比丈夫自慚形穢,所以要做那些「沒人要做的家務」。

楊恩典教導我理解一個道理,當一個人認為自己是「完整」的,她就是完整的,跟她的形體沒有必然關係。

比方兩人吵架,楊恩典東西收收就要離家出走,老公得好好哄她,跟其他偶爾有些口角,鬧矛盾,大多數時候恩恩愛愛。這樣的生活和好手好腳的尋常夫妻沒有差別。

有足夠的能力去享受一個人的生活,即使挑選伴侶,也能按照自己的喜好和相處起來的感受,對方什麼年紀、做什麼工作、哪裡戶口、有沒有房都不重要。

這種幸福不分男女,這才是真正現代社會不同傳統的進步之所在。

每個人都可以努力去培養自己的能力,好尋求自己想要的生活,而不是等待一個有本事的另一半來拯救自己。

我以為這世界上值得被拯救的,只有孩子跟無辜受害的人和環境。

放在女性身上,包括做家務、生孩子這些事情,從一開始就做好一個人能負擔這一切的規劃,而不是提前計算要在某個男性身上,協助自己分擔生活的負擔。

比方說,如果妳是個沒有經濟能力的太太,妳希望老公洗碗,他偏偏不喜洗,妳能怎麼辦?

即使妳有經濟能力,如果妳骨子裡根深蒂固的覺得女人就該結婚,女人就該做家務,女人就該這樣,就該那樣,就和上一兩代人的想法沒兩樣。

那麼妳恐怕在精神上並沒有真正獨立自主,也沒有真正現代化。

不然妳大可自己愛吃什麼就吃,也別幫對方準備,自己吃完自己收拾。對方如果想要跟妳共享妳所擁有的,那麼對方就得拿出誠意來,平等的和妳談談。

 

4.

這表示婚姻應該走向現實嗎?

實際上,婚姻向來都是現實的。只是過去很長一段歲月,人們避談婚姻的現實,可明明對婚姻的現實又是心知肚明的。不談只是一種政治正確,好表現出自己是多麼不計較的一個人。

但演這樣的戲有什麼意義呢?

我們在婚姻的現實面計較,不等於我們在婚姻中沒有用心、放感情。

就像你今天有能力負擔伴侶的醫藥費,你也可以在伴侶生病的時候天天陪伴他,發自內心的為他擔憂。這兩者根本沒有衝突。

補充一點,經濟獨立不是兩性平權的唯一基礎,在精神獨立自主的過程中,我們找到我們想做的事情,追逐我們的事業,經濟獨立自然會到來。而原本就極度現實的一個人,即使他很有錢,他也不會在情感上為別人無私付出。

有些人沒想清楚這一點,導致在挑選伴侶的時候,以為對方計較是因為他現在沒錢,以後有錢就不會計較。但後來發現,對方計較是出於性格,有錢也改不了。

所以婚前沒有談清楚的現實課題,往往就會變成婚後逃避不了的矛盾。

人總有這樣的心理,不願意承認自己看走眼。

但誰不意承認,就得繼續承擔關係中的摩擦和痛苦。

就像女人以傳統習俗的名義,要求未來老公買房子。如果妳自己有能力買房,那麼對方買不買,考驗的更多是對方的心意。如果對方真的為了妳盡力,即使沒買,妳也能純粹的享受來自真愛的感動。

如果妳沒能力,即使對方很努力,恐怕也無法感動妳。因為對方不買,妳腦中會被各種現實問題佔據,甚至對某些人而言,攸關後半輩子的生活品質。

從這個角度,說個不好聽的。一個號稱支持兩性平權,觀念進步的男性,如果他還是在尋找一個傳統的、信仰父權的女性,這是一種自相矛盾的表現嗎?

可是如果這個女人覺得就是要燒飯、做家務,並且要給難人生孩子,自己才完整。他覺得男人買房、負擔生活所有支出天經地義。

只要這個男人有足夠的能力去支持他要的婚姻,即使他這麼選,你又能拿他怎麼樣。

儘管如此,我會為他的妻子擔憂,因為這個婚姻並不平等,男方擁有太多的權力去支配一切。

 

5.

說到底,幸福由我們的觀念決定,而我們的觀念能否實現,由我們的能力來支持,最後由我們的選擇去驗證。

所以要當個現代的、進步的男性或女性,得付出很大的代價,但如果是真正出於自以本意,也願意付出這樣的代價,那麼至少這場戰鬥為的是自己,所有勝利的果實,自己也能完整支配。

當你站在這個位置,你可以更加勇敢的去追求自己的真愛。

這才是問題的核心,當我們越是費盡心思要去改變另一個人,我們越是容易逃避改變自己的念頭。

必須承認,改變自己遠比改變別人困難。但改變自己才有辦法真正為自己帶來幸福。

比方如果你有能力追求真愛,而不是一個長期飯票。

當你要教育另一半洗碗,他會為了愛去洗碗,而你也相信他會這麼做。如果一開始你挑選的,就是一個客觀條件好的長期飯票,那麼我想你沒有要他改變的把握,因為一開始你選的,就是你自身缺乏的能力、缺乏的資源。

所謂改變,就是培養自己這方面的能力,靠自己獲取資源的能力。

然後你就有底氣去選擇自己想要的感情,以及婚姻。因為你只需要在乎自己喜歡的是什麼樣的人,而不是對方擁有什麼你沒有的東西。

包括對方會不會洗碗。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