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女神節,你才買了一雙鞋!?
2018/03/09 01:56
瀏覽2,277
迴響0
推薦24
引用0

 

剛過午夜十二點,一年一度的「女神節」結束了。

 

關於這個日子,有些人談女權、有些人談女性如何過好自己的一生、有些人借機談談對母親的敬意等等。當然少不了無數大V幫忙推銷,推銷化妝品和各種能跟女神連結的產品。

 

這一天,我則想起兩個跟鞋子有關的童話故事。

第一個故事來自格林兄弟,耳熟能詳的《灰姑娘》。

灰姑娘的女主叫仙度瑞拉,她在家過著女傭般的生活,經過魔法的幫助,把南瓜變成馬車,把老鼠變成傭人,點石成金,她才能以公主的姿態去城堡,和王子見面,王子才會看見她。

然而,所有的奇跡會在午夜十二點時候消失,所以無論她和王子在一起多麼快樂,她都得在午夜十二點以前離開。

有次她差點趕不及時間,匆忙中落下一隻玻璃鞋。這個鞋子不是魔法變成的,所以王子能夠憑著這雙舞鞋,找到仙度瑞拉。

 

還有一個關於鞋子的故事,來自安徒生。

這個童話叫《紅舞鞋》,講一個喜歡跳舞的小女孩珈倫。珈倫喜歡跳舞,她有一雙非常好看的紅舞鞋。然而,養母特別叮嚀珈倫,不該穿紅舞鞋出席肅穆的教會場合,珈倫還是穿了紅舞鞋去參加。

最後,珈倫在一個晚上,穿著紅舞鞋出去參加舞會時,錯過和重病的養母見上生前最後一面的機會。

珈倫一度把紅舞鞋收起來,但她抵擋不了旁人的稱讚「你穿紅舞鞋真好看啊!」

於是珈倫再次穿上紅舞鞋,結果受了詛咒,她的舞鞋帶著她的腳一直跳舞,停不下來,最後珈倫只好懇求劊子手,砍掉她的雙腳。

 

即使到現在,鞋子依舊是一個非常具有女性象徵意義的東西。

譬如在電影《欲望都市》(sex and city),當女主給閨密介紹結婚的新房中,那個可以放好多好多鞋子的房間,閨密們都興奮了。

而在電影與相關的影視作品中,男性彎腰,甚至跪地給女孩穿上鞋子的場面,也成為一種男性紳士的象徵。

某些迎親或者喜宴的場合,還會出現女方(可能是新娘或伴娘)拿出高跟鞋,要男方以鞋當杯來喝酒。

彷佛這些行為都在訴說,男方願意在女方面前讓步,放下男性一貫的雄性驕傲,懂得寵老婆了。

有趣的是,在《灰姑娘》故事中,鞋子喚來幸福。在《紅舞鞋》中,鞋子是讓女人失去雙腳的刑具。

從人類發展史的角度來說,舞鞋或高跟鞋,都不是生活必須品,和過去農忙時節所穿的鞋子,甚至更早時期不穿鞋子的階段相比,兩者都是具有文化象徵的產物。

拿高跟鞋為例,假如我們看1718世紀的宮廷畫,男人也穿高跟鞋,還有絲襪,並且當時粉紅色也不像今天好像成了女性「柔美」、「可愛」之類的象徵,達官貴人的男性衣著上使用粉紅色反而比女性更多。

各位有興趣,可以讀讀英國歷史學家Peter Burke所寫的《製造路易十四》(The Fabrication of Louis XIV)。

 

不具有實際功能,為了美觀大分,甚至突顯女性身材的鞋子,某種意義上跟某些文章大談旗袍如何突顯女性身材之美的意義差不多。

這種談論多少都是站在男性的視角去談,有著男性的性征服欲在後頭。王家衛的《花樣年華》就把這種衣著與姿態所展現的欲望,拍得淋漓盡致(在我看來比李安《色戒》中的旗袍身段,更多了份暗示,而非明示)。

在精神分析中,鞋子、腳和欲望之間的關係,也成為一種洞察利比多的非理性邏輯。

 

然而,正是灰姑娘和珈倫的鞋子,使得她們無法成為女神。

怎麼說呢?

就像欲望,欲望是真實的。

在兩個故事中,鞋子象徵的都是欲望,所以在故事中,鞋子是真實的,以作為欲望的象徵,而不是其他南瓜、老鼠變成的幻象。

設想一下,如果王子撿到玻璃舞鞋,找了半天找不到灰姑娘,然後選擇其它女孩子在一起,灰姑娘會怎麼想?

灰姑娘是渴望和王子在一起的,就像很多人在愛情中自慚形穢,面對某些條件特別好的追求者,卻感覺自己不配得到幸福,即使如此,當追求者退縮,甚至移情別戀,那份妒忌、怒火中燒和更強烈的自卑感,會和原本難以宣洩的欲望,糾纏成一種更強大的攻擊。

這份攻擊也是很正常的,因為王子非但是戀愛的對象、性的物件,也是拯救她離開繼母與兩個姊姊,從原生家庭中逃離的救主。

現實生活中何嘗不是如此,多少人在相親或初次見面的場合,展現不屬於自己的品質,希望獲得對方的青睞。

如果對方是男神、女神,自然要準備好。如果對方屬於自己看不上眼那一型,更是要拿出自己的神范兒,以免被自己都瞧不起的物件看輕。

但面對真正能夠「拯救」自己脫離現況的救主,只有拿出真正的自己,特別是脆弱的自己,才有機會獲得真正的拯救。

從這個角度去對比《紅舞鞋》就更有意思,似乎在安徒生看來,拯救的前提是捨棄欲望。

這個欲望在《紅舞鞋》中,是自戀,是虛榮。換做現在就是一度滿大街的LV、後來的BAOBAO,或是賣腎也要買的iphone

這些東西都是紅舞鞋,好像有了這些東西,人們就會喜歡我們,我們就能更喜歡自己。

實際上,就像這幾年很流行的「對自己好」、「取悅自己」等女性廣告詞,更多的是鼓勵女性消費。一個月賺八千,刷到一萬沒關係。

但想買什麼就買什麼,這真的是女性取悅自己的最好方式嗎?

撲天蓋地的宣傳也給了男性指引,要想讓身邊的女人像個女人,只要給她們買買買就對了。

結果女神的標準成了什麼?

 

實則,真正的女神,不會因為女神節午夜十二點的鐘聲敲響,就化為一位村姑。真正的女神,無論是哪一天,她都是女神。

相反地,如果一個人真得懂得取悅自己,那麼無論那一天是什麼日子,他都能取悅自己。

在《我們仨》中,取悅自己的是「家人之間最簡單的陪伴」。

在《世說新語》中,取悅自己的可以是好友,是蟹腳與黃酒。

但在現代,取悅自己的管道是什麼呢?

對某些人來說,這個答案通過大V、網紅或者馬雲爸爸。

 

(嗯……但為什麼不是通過自己呢?)

 

寫到這裡,如果你認為我是在批評買買買成不了女神,那你就錯了。

其實我覺得挺好的,買包、買鞋、買房什麼的都非常好,能給國家增加GDP。女神話題能給寫手、媒體帶來流量,保住工作。

而且路上處處是女神,讓寒風中遛狗拉屎的活兒,都能成為樂不思蜀的享受。

樂見,樂見。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