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不可說,也不須說
2018/09/30 06:35
瀏覽2,176
迴響48
推薦141
引用0

 

 

緊握月兒的承諾

才驚覺那道深沈的鴻溝

幾杯白酒下肚

試圖通經活絡解開心鎖

懨息卻如風潮雲湧

 

 

善感的詩句

已頻頻搖頭不想久留

酒後初醒

睫下的半月乍滅乍明

仍佇立愁雲的背後

 

 

靜觀周遭的炎涼妍醜

了悟世情潛則

釋放自戀裡的密咒

靈聽!鏗然、鏘然

不可說、也不須說

 

 

四顧荒涼,秋聲無盡於耳

浩浩淼淼,詩絮且如葉落

空山孤月下,風來雨去

只有大自在才能勘破

多少長夢與短夢的執著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詩詞
自訂分類:結廬雲間
上一則: 太平洋的風也酣
下一則: 挽住靜默
迴響(48) :
48樓. 烈日春風
2018/12/13 02:35
拈花微笑
47樓. 慕白
2018/10/31 12:25
覺醒的禪思

掛在薄暮的方寸

把愛的劇情加進了靈魂

畫面的感人始終不分古今

那一個不歸的人阿

已經揮霍了四十載的青春

靜寂中傳來絕響

一種殷殷切切的囑咐聲音

來自歷史的批判

演化成不著悲喜的進化論
季節如風
選在薄暮時刻
穿過那孤寂的金黃
把沒有身影的落葉扎入忘川
落霞與淒風傳遞的訊息杳然

雨點落在長廊的簷角上
如同一再叮嚀的愛之鈴鐺
就在那一晚
空靈與靜默賦別了遺忘
與凋花一起進入夢境裡的異鄉 石蕊-太平洋的風也酣2018/11/01 07:57回覆
46樓. 慕白
2018/10/30 20:32
為覓尋夢中顏色

我埋首於一冊冊的詩本

你的來處

如今是一個問號

在我心長存

當星語直落油桐林

年少的往事

恰如船過水無痕


歲月的風帆

不分晝夜

消瘦了多少個?昏

過往的嗔痴  

依然似遠還近

曾經的愛恨  

已化為感傷的遊子吟
試探夢中顏色
無法解讀灰色的訊息
想把問號還原真相
心靈已被悸動的心律攪成一團
記憶還在灰暗地帶進行批判
愛的劇情成了迷途唯一的驛站
星光半遮暮雲上
今夜的流星將失去導航
原來夢裡的顏色
只是一襲穿過的藍色冬裝 石蕊-太平洋的風也酣2018/10/31 08:30回覆
45樓. 慕白
2018/10/30 07:54
秋水長天

星光已走遠

預約了滿載蘆花的灘岸

輕彈斷弦的哀怨

那年分飛的庭前燕

來不及說再見

就從此走出我的視線


釣來一池月色

看流水與落花的纏綿

找尋一枚紅顏

跋涉在日出與日落之間

斜陽輕扣心弦

不曾以憂傷的臉孔出現

一條唯心的風景線

無罣礙的夢依舊甘甜
含睇微笑
曲高和寡的星語直落荷塘
水光浮動
挑動水波懷裡的曉寒

星子觸動酒杯裡的靈感
但撥不動鄉思的那根心弦
大地沈默
谷風也帶不走一片雲彩

歲月是指南
卻在這一小晴空裡迷失方向
秋蟬前來奪走幽谷天籟
不知何時荷花開了又謝了
我來不及說再見 石蕊-太平洋的風也酣2018/10/30 11:21回覆
44樓. 慕白
2018/10/28 18:49
台北276公里外的南方

是生我育我  思慕的家鄉

溢滿了稻香的田野

曾是雀鳥無慮的天堂

如今老落了的村莊

寫下了遲暮的淒涼

繁華  已是奢侈的盼望


教室傍那條長廊

風在遊盪

有夢在蕩漾

年輕的韻脚在飛翔

我在  無夢的日子裡暗心傷

把灰藍色的記憶

投射在憂鬱的島上
殘留在破碎記憶的故鄉
彷彿來自溢滿花香的天堂
山的開墾有未完成的故事
叢林裡有獼猴出沒的痕跡
人間紛擾在此薄若有無
只有蟲鳴皆靜的夜深
似能聽到風在枝頭呼喊
毋忘我啊!故鄉!
那細若流水的慨嘆
在花蔭深濃時流散
詩人的鄉思未竟
無罣礙的夢依舊流轉 石蕊-太平洋的風也酣2018/10/29 17:02回覆
43樓. 慕白
2018/10/27 21:46
瑟瑟的秋意

咀嚼一夜昏黃的燭光

一杯茶冷了

星星己倦於去流浪

早年織夢追逐著理想

歷經了多少的風霜

記得那風掩柴門的蒼涼


夜釣海上

一首忘我的歌

在黑幕中引吭高唱

網住多少心酸

小舟要如何駛向汪洋

安步當車乘風逐浪

一顆初心不敢忘
一萬八千里路的飛航
層層綿綿的山外有山
長什麼翅膀也倦於流浪
碼頭的夕陽艷麗淒涼
西方神話投射在憂鬱的島上
我把一顆翡翠遺忘在愛爾蘭

陪同葉慈月下行吟
遠處沉沉的鐘聲已盡
冷風強拉起意識流的拉鍊
我懷疑
積塵已久的心一無所有
除了想像 石蕊-太平洋的風也酣2018/10/28 07:39回覆
42樓. 慕白
2018/10/27 14:36
你在孤獨的林內

幻想籬芭外另一個春天

我在想念的花前

堅持為秋詩的末篇吶喊

到如今

紅塵夢已遠

何不放下心來

為人生點上一份悠閒


你站上的圓

是起站也是終點

搖曳的山嵐

沉默的揑碎了一個白晝

往事已如煙

一朵流雲的嚮宴

是藏在風中的誓言

是低泣在夕陽下的思念
幻想籬笆外的春天
已轉換為另一種自由主義
紫羅蘭把風景描摹成古典絢麗
維納斯女神為此而誕生

清虛的小雨
帶一份倪雲林的禪趣
聽那風掩柴門的蒼涼
在靜謐的時刻一洗俗慮

冷峭的西風輕拂東山
飄逸的靈魂略脫形跡
我正面迎接晨光
長亭外幾經徜徉 石蕊-太平洋的風也酣2018/10/27 16:12回覆
41樓. 慕白
2018/10/26 14:28
霜降過後

金黃稻浪像一襲飄飛夢

雨後彩虹便跌落長巷中

那遺忘的腳步聲

種下三色堇的思念

心染成了暗紅色的天空


長窗外的初情

寄放在永恒的沙漠玫瑰中

如今已雲淡風清

如果不能補夢

我不懂

為何還惦記著那片楓紅
一隻樹鵲在槭樹上啁啾
雖然多次造訪綠鬱樹林
為何還惦記著那片楓紅
或許是
天風霽色傳遞秋的韻致如詩
或許是
殘紅堅持為秋詩的末篇吶喊

你 不需振翅疾升穹蒼
也沒必要 拍翼悠飛八荒
生命之美
不是遷徙就是廝守一方
一切都在流轉
只因一片楓紅
你肅容 嘎然
真情終有歸屬 石蕊-太平洋的風也酣2018/10/27 08:39回覆
一隻樹鵲在槭樹上啁啾
雖然多次造訪綠鬱樹林
為何還惦記著那片楓紅
或許是
天風霽色傳遞秋的韻致如詩
或許是
殘紅堅持為秋詩的末篇吶喊

你 不需振翅疾升穹蒼
也沒必要 拍翼悠飛八荒
生命之美
不是遷徙就是廝守一方
一切都在流轉
只因一片楓紅
你肅容 嘎然
真情終有歸屬 石蕊-太平洋的風也酣2018/10/27 08:41回覆
40樓. 慕白
2018/10/25 21:46
在森林我發現了上古

它把一座山躺成了現代

我的夢

趁著短暫的陽光

從谷地的背脊攝足而過

逃避季節雨的遞嬗


風在甬道哭泣

蟬在林蔭深處哀啼

不用通關密語

未曾留下足跡

我歌我舞影迷離

如果沒有回憶

我們的生活更加貧脊
松鼠攀爬杉林樹幹
帶著狡獪的姿態
如月下幽靈 忽爾
窺前探後 倏忽
虛實交錯,跳躍簸盪
未曾留下出沒的足跡
維持一種靜默的辯證
那遺忘的腳步聲
如晚風
存在似是而非的元音
我駐足 久久
忘情於虛構的巨大孤獨 石蕊-太平洋的風也酣2018/10/26 08:45回覆
39樓. 慕白
2018/10/25 08:28
告別了金桂飄香的秋

心就要出走

把滄桑的冬寫一筆殘破

一段的回頭

從已淡遺的過往去回溯

逝去的夢就如淡淡的水波

時光不停被揮霍

忘不了曾經的溫柔

如今一顆心依然在顫抖

你  曾在風中哭泣過
是那一池瀲灩的水塘
把秋情分割為兩個光譜
是那一季滄桑的冬戀
把冷燄的心譜成一筆殘破

蜂蝶以訛傳訛
輕吻迷迭花香
含羞草支頤沉思
絲毫沒有迴響

我以緩慢的腳步評量半醒的悲觀
林蔭底下見不到陪審團
孤獨的價值繫在山巒的胸膛
庭前那支菇婆竽
忘不了季節雨的遞嬗 石蕊-太平洋的風也酣2018/10/25 15:03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