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漫步回憶》11﹝徵求出版社出版此本翻譯小說﹞
2020/05/30 16:50
瀏覽404
迴響0
推薦17
引用0

P.51

以前我沒看過她這樣打扮。慶幸的是,她把毛衣收到衣櫥裡不穿了。我得承認她看起來還不賴,不過我知道,她的打扮跟舞會上別的女孩比起來,還是太樸素了。她的頭髮跟平常一樣梳成圓髻;我個人認為假如她把頭髮放下來會好看些,這是我最後想說的話。嘉咪看起來像…嗯,她看起來的確像平常的她,不同的是,至少她不打算帶她的聖經去就是了,那未免太像要勸人懺悔,改過自新的意思了。

「你沒太為難蘭頓吧?」她對她父親說,顯得很快樂的樣子。

「我們只是聊聊而已,」趁他想回答之前,我趕快說了。有個理由讓我認為他沒有跟嘉咪說起,他心目中的我是什麼樣的人,所以我認為到此氣氛有點僵了。

「好了,也許我們該走了,」過了一會兒她才說道。我想她一定察覺到客廳裡的緊張氣氛,於是她朝她父親那邊走過去,然後在他臉上親了一下。「別為了準備講道熬得太晚,好嗎?」

「我不會,」他輕聲說道。屋裡即使有我在場,我自己也可以察覺到他真愛她,而且不擔心在我眼前顯露出來;那就是他對我心存的感覺,卻也是麻煩所在。

P.52

我們道了再會,在往停車處走去的途中,我把胸花遞給嘉咪,告訴他等我們坐進車裡,我會教她把它別上。接著我替她打開車門,然後繞過車的另一邊走去,也坐進車內;就在那短暫的時間內,嘉咪已經把胸花別上了。

「我真的不笨,我曉得怎麼別胸花。」

我發動了汽車朝學校開去,此時心中又想起剛剛跟海柏特的談話。

「我父親不太喜歡你,」她說道,口氣彷彿知道我正在想什麼。

我點點頭,什麼話也沒說。

「他認為你很不負責任。」

我又點點頭。

「他也不太喜歡你父親。」

我再次點點頭。

「我是說你家。」

我全都明白了。

「不過,你知道我是怎麼想的嗎?」她突然問說。

「不太清楚。」說出的時候,我很沮喪。

「我想,這一切都是上帝的旨意,你對這句話做如何想呢?」

你說得沒錯,我自忖著。

P.53

現在,如果你想知道實情的話,我可以跟你說,那晚的情景真是糟透了。我大部分的朋友都跟我保持距離,一開始時嘉咪也沒幾個朋友跟她攀談,因此大部分的時間我們都獨處一角,更糟的是,我的出現已不再是眾之所望了。大家之所以打破以往的規矩,我想是因卡瑞也沒有約到女孩之故;我知道這整件事的真相後,心情覺得很慘。不過,因她父親跟我說了那番話的緣故,我不能因此提早送她家是有苦衷的,是不是?更重要的是,她在舞會上顯然很快樂,我甚至能看得出這點。她欣賞我幫忙佈置的會場,她喜歡會場播放的音樂,她愛極了那晚舞會的種種。她一直跟我說,這一切多麼美妙,還問我有天可不可以幫教會或聯誼會所佈置,我含含糊糊地答應說,她可以打電話給我就是了。即使我回答得了無生氣,嘉咪還是很感激我的體貼、周到;老實說,舞會開始的頭一小時,我實在沮喪極了,然而她似乎沒有察覺出來。

嘉咪必需在十一點鐘前回到家,

P.54

也就是舞會結束前一小時,這對我來說有點過早,我很難處理得妥當。音樂一開始我們就瘋狂地跳起舞來,結果嘉咪果然舞跳得很好(如果以她初次跳舞的標準來看)。她跟著我跳了十多首曲子,跳得相當順,跳完後我們就退到休息桌那邊,聊了些類似平常聊的話題什麼的。當然啦,她隨時都會冒出像「信心」、「喜樂」、甚至「救贖」之類的語詞;她也會談幫助孤兒,還有抱小動物離開馬路的事,她說的時候簡直快樂得要死,你卻難以再跟她談下去。

起先事情進行得還滿順的,完全沒有我想像的那麼糟糕。等到路易和安琪拉雙雙出現後,氣氛就變得很不愉快。

他們倆在我們抵達後不久就出現了。路易還是穿著那件袖口有駱駝毛的T-侐,看起來很蠢,他的頭髮還抹了黏黏的髮膠。安琪拉從舞會一開始就一直纏著他,而且你不必想也可以知道,她來之前已喝了些酒。她的晚禮服非常耀眼奪目(她母親在服飾沙龍做事),但我注意到她有嚼口香糖的習慣,那是當時所謂淑女的嗜好;

P.55

她嚼口香糖嚼得很認真,差不多就像牛在反芻嚼草。

老好人路易則在擋人,免得他們喝過多賓治飲料,顯然有些人已經喝得有點醉了;老師適時發現這個情況後,就大量收起賓治飲料,大家則早已習慣他們眼中那冷漠無情的樣子了。我看到安琪拉咕嚕咕嚕喝下第二杯賓治時,就曉得要緊盯哨著她;縱然她把我給甩了,我還是不希望她發生意外,她是我有生以來第一位讓我法式親吻的女孩,雖然我們初嚐的時候,兩人的硬牙齒因碰觸發出咯咯的響聲,令我頭暈目眩,害得我回家還要服阿斯匹林,但我還是對她有感情。

我現在跟嘉咪坐在一起,我原只想聽她描述聖經學校的奇妙傳聞,卻邊看著安琪拉走出我的視線外;路易看到我在注意她,就做了一個熱情的動作,一把抱住安琪拉的腰,拉她到桌子旁按住她,然後對我使了個眼色,就像在說「辦事」之意,你懂我指的是什麼了。

「你在看我的女朋友嗎?」他邊問邊緊張起來。

「沒有。」

P.56

「有,他在看,」安琪拉說,話中帶著羞辱人的語氣。「他在看我,他就是我以前的男朋友,我跟你提過那位。」

路易的眼睛瞇成細縫,就像海柏特常做的動作那樣。我想我的舉止對許多人都發生過作用。

「你就是那位囉,」他說道,狀極不屑。

我不太像好鬥的人,我唯一真正捲入爭端的風波,是發生在三年級的時候,那回我輸得很慘,對方揮拳準備打我的時候,我竟哭了起來。

通常我對於擺脫這類的是比較不成問題,因為我天生消極,不喜歡抵擋;除了這件事外,只要有艾瑞克在身邊的場合,就沒有人會再找我的麻煩。只是艾瑞克跟瑪格麗特現在都在別處,不在現場,也許在陽台那邊。

「我沒在看,」我最後說道,「我不曉得她跟你說了什麼,我懷疑她會說真話。」

他的眼睛瞇了起來,「你是說安琪拉說謊嗎?」他說道,口吻很鄙夷。

糟糕了。

我以為他會當場一拳把我打倒在地,不過突然間,嘉咪介入管起了這個局面,她小心謹慎地處理著。「我不是認得你嗎?」她說的口氣很快活,眼睛正視著他。嘉咪有時似乎會弄不清楚她眼前發生的情況,

P.57

「等等──對了,我認得你,你在城區的修車廠做事,你父親的名字叫喬伊,你的祖母住在城外的佛斯特路上,火車平交道旁。」

路易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很困惑,就像在玩拼圖遊戲,設法要將許多碎片拼成圖案一樣。

「你怎麼知道這些?她又跟你說了我什麼呢?」

「沒有啊,」嘉咪說道,「別傻。」她自說自笑起來。嘉咪唯一能表現幽默感的時刻,就像此時的情況。「我在你祖母家看過你的照片。有回我路經過的時候,她需要人幫忙提雜貨進屋去,你的照片就擺在壁爐台上。」

路易看著嘉咪,彷彿她的耳朵長出了玉米莖似的。

此時的嘉咪就用手扇扇自己,「好了,我們坐下來喘口氣吧,整晚都在跳舞,真是的,到屋外去消消熱吧。你想跟我們去嗎?我們找到了幾張椅子,我想聽聽你祖母的近況。」

她的語調聽起來那麼快樂,讓路易覺得不知所措;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知識學習 考試升學
自訂分類:翻譯
上一則: 翻譯小說<照片疑雲>連載 1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