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編織詩意象(編織療癒時光)The time of knitting therapy
2020/04/26 10:44
瀏覽743
迴響0
推薦32
引用0

編織療癒時光(The Time of Knitting therapy)

編織詩意象

總想織一雙會走路的襪子。首先借來書籍,看到書中一雙雙漂亮可愛的襪子,好像會走路似的。我還沒開始織,就想像一雙紅襪子,已在書頁上輕盈地走動起來了。

想像是一回事,實際上,編織襪子是需要基本功夫的鍛鍊,手不停地織了又拆,拆了又織,特別是腳跟部位,來來回回織了許多回,線都織老了才織好,等到織好了成品,竟像舊襪子似的;不過總算織好了,但冬天也過了。春天即將來到,只好當地板鞋穿,也貼地舒適。

亂亂織成的一雙襪子,亂中有序,皺皺的鬆襪子,有一種放鬆,隨意自在的美,蠻釋懷的編織療癒。

編織有時像寫詩,有想像,有現實。織好這雙襪子像寫了一首不甚滿意的詩:現實世界不同以往了,想像素材變了,尋不著準確的意象。如果想向日日行走的人行道上去尋求詩意,那就是木棉花樹了。但如今的木棉花樹卻無新意,反得向舊時意去求。黑枝紅花的木棉花樹,在幽陰的冬末街頭出現,像極龐德(Ezra Pound)的意象詩:

「人群中,這些魅臉,

潮濕,黑色枝頭上的花瓣。」

學生時代常在羅斯福路上,看到木棉花開的景象,印象中的木棉花樹只開花朵,沒看到葉子,花的顏色如厚橘紅色,像這雙襪子的色澤。晚冬,陰暗中看到黑枝頭開滿了橘色花,真像龐德的詩中看到的魅臉那樣;如花一般的魅影,灰暗晚冬裡的療癒。

織襪子不知不覺織入了詩意象。織好的紅襪子,就好比寫出的一首木棉花詩,取材於晚冬台北街頭的木棉花樹;那些鬆鬆散佈的花意,意象不那麼對焦準確,却也釋懷了;就說暫時先這樣吧!襪子鬆鬆亂亂的,穿起來反而舒適自在。詩寫成散文似的,不也是放鬆的療癒。

Feb. 16, 2020

原載於華副 Apr. 26, 2020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