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剛果苦艾 與自然共舞---台北雙年展《4》
2021/02/08 00:08
瀏覽1,242
迴響4
推薦48
引用0

人與自然之間 可以存在一種“非搾取式”的關係嗎?

那是多美好和諧 讓人嚮往的境界啊 可是會不會有點太難了?

人類與大自然的依存關係 根本是緊張的~~

地球生態被破壞殆盡 資源被蠶食鯨吞 予取予求......

請問何時不是蠻橫 貪婪的單向搾取呢?

 

這次台北雙年展 策展主題非常的宏觀而謙卑

參展的藝術家在創作中

提供的不僅只是生活意境的美感經驗和追求

更多的是人文關懷 社會與生態 氣候變遷 地球何去何從的省思

藝術家諸多問題 也許沒有提出具體解決方案

但卻嚴肅揭示這是人類不可逃避 必須直面問題的時刻!

 

在“實地星球”的展區

藝術家探討的是:當全球化星球的現代化 看不到未來與希望時

我們會去那裡?應該何去何從?

是自私的 不管地球能否撐住 不管子孫的死活

依舊沿用現在的生活方式 繼續揮霍跡近枯竭的資源嗎?

 

如果堅持要留在這顆傷痕累累的星球生活

專家認為 人類只有改變自己 用不同的觀念與態度對待大自然

“鎖定自己在地球臨界區活動 並接受行星界線的約束”

也許這樣 還可以在地球的某個處女地 找到一片宜居的土地?

 

可惜“實地星球”的模樣 目前還無法具體勾勒

 於是藝術家提出了幾個近似的構想:

首先 我們應該認識 何謂“地球臨界區”?

簡單地說 如果地球是一個柳丁 那“臨界區〞就是柳丁的皮

也是我們腳踩的土地 到頭頂的數公里之間的區塊

它非常的脆弱 絕非傳統印象中那麼堅不可摧......

“實地星球”強調回歸土地 並認為~~

地球上無論是生物與非生物 都是有意識的

不僅會適應環境 同時也會塑造環境!

人類必須破除自我中心的框架 謙卑的與自然和平共存

同時應該向跟土地有深刻連接的文化學習....

不以“萬物之靈”自居 不以“人定勝天”為是!

 

當我們 用傳統標準之外的觀念看待世界時

就會發現 原來還是有許多意想不到的可能和突破口......

也唯有這樣 地球才有救 人類也才有救!

 

 

此展有許多影片 包括紀錄片以及專家訪談

其中有一部介紹生物學家琳恩馬古利斯一生的故事

主要探討人類應如何打破常規 開啟科學革命 與地球共生的議題

 

“共生地球~Symbiotic Earth 這部影片長達2小時27分

由約翰費爾德曼導演 主題應該是~~

“你我不住在同一星球”策展基調和“主題曲”了!

由於內容精采 幾乎每句旁白都是值得思考的議題

如上圖的字幕“有人相信世界是為人類而造”....

那麼 接下來是不是就會有許多隱藏的 應該追問的疑惑呢?

可惜當時沒有充裕的時間一次看完

會找一天 專程去欣賞這部探討關於演化的影片!

 

這個雙年展 之前已寫了三篇文稿

之後還會繼續整理出一些觀感 當作今年春天的寒假作業.....

屆時還請大家關注分享 並多多指教!

 

 

喀坦加在剛果共和國西南邊 有蘊藏豐富的銅礦和鈷礦

全世界的手機 筆電和電動車中所用到的鈷

大多數都是從這裡的礦區挖掘生產

然而開採的過程 弊端叢生

跨國企業剝削在地社區民眾事件 也絕非傳聞

那些侵害人權 壓榨童工 嚴重環境汙染等等問題 也屢見不鮮.....

 可嘆的是 如此“非洲悲歌” 從來不曾停歇 !

 

今天要討論的不是如何抗爭 反對剝削的問題

這些問題盤根錯節存在已久 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變

 就像惡名昭彰的孟山都 禍害天下 鐵證如山 但能拿他怎麼辦呢?

我們都明白~~這個病很難醫啊!

不過 明知不可為而為 才能彰顯道德勇氣的可貴

而事實的真相 還是必須公告周知的

所以我們將討論範圍縮小 今天只談苦艾茶與瘧疾吧......

 

 

這件作品是瑞士藝術家尤利奧羅創作 共分為三個部分:

1.向苦艾學習 2019~2020年

三頻道錄像 壓克力顏料 由畫板 片長14分18秒

2.瘧疾 剛果及比利時人

3.喀坦加的非洲苦艾 2019年

典藏級噴墨輸出攝影 純棉超平滑紙 作品5件

以下是其中的三件

 

 

喀坦加的非洲苦艾

 

喀坦加的非洲苦艾

 

喀坦加的非洲苦艾

 

 

 藝術家尤利奧羅 以影像裝置探討非洲苦艾 Artemisia afra

苦艾是非洲人用來治療和預防瘧疾的藥用植物

通常就是用來當茶葉沖泡著喝.....

可惜 以苦艾茶防治瘧疾 並未獲得世界衛生組織的認同

反而與有龐大影響力的製藥商 站在同一陣線!

 

對已開發的國家來說 瘧疾幾乎已是個“遠古的疾病”

相信很少有人知道 就在2019年期間

 世界上還有許多地區的人民 仍舊受此一疾病侵襲

甚至在非洲 每兩分鐘就有一名兒童因瘧疾喪生

 聽起來很不可思議!挺嚇人的吧?

 

為什麼已經發明了有效的藥 還會有那麼多兒童死於瘧疾?

道理很簡單 貧窮國家的醫藥資源有限且昂貴

多數貧童是無法獲得良好的醫療照顧的

同時因病源寄生蟲 又能快速產生抗藥性

於是解藥與抗藥性之間的追逐戰 不斷重複上演!

 

 

話說1970年代 化學家從中國人已食用兩千多年的艾屬植物

黃花蒿中發現了青篙素 並萃取製成可以抗瘧疾的藥物

不過沒想到 瘧原蟲對青篙素產生了抗藥性

而未經萃取的整株苦艾植物 則依然具有預防和醫治的功效!

 

非洲苦艾像似黃花蒿 但不含青篙素 是一種散布非洲的原生植物

 因為土壤混合有大量多種的礦物質

使得苦艾含有天然的銅與礦物質 且會互相刺激發生變化作用

不必萃取 只需沖泡著喝 就有預防和治療瘧疾的效果

而瘧蚊無法適應 也無從產生抗藥性......

這重大發現 豈不是個大好消息嗎?

可惜不然 因為中間尚有不少人為的複雜因素干擾!

 

 

非洲苦艾 ~一種不需要提煉的天然藥物

一種在自家院子就可以種植生產的 低成本抗瘧疾的藥!

但是世衛組織並未給予認證

甚至有些歐洲的國家 還禁止使用苦艾茶......

究竟是什麼原因呢?有何道理呢?

想來瘧疾藥物是一門大生意 這中間有沒有貓膩 不得而知

應該也不是三言兩語 可以說清楚的事.....

 

尤利奧羅 作為一個歐洲白人藝術家

他的道德良知與自覺 驅使他敢於說出內心的話

他認為製藥業掌控了龐大的商業利益 財團是不肯放手的!

當價廉物美的苦艾療效 未獲認證與推廣之下

那製藥業的商機和利潤 就光明正大的獲得保護了......

當萃取藥的抗藥與製藥間 不斷惡性循環時

非洲貧窮地區 因瘧疾病逝的人 自然是居高不下了!

 

 

苦艾草是非洲的原生植物 自然是野生的

後來才漸漸被引進計畫栽種 .....

剛開始時是一些婦女 有如打游擊式的零星栽種

後來才慢慢整合組織 變得有規模.....

無論整地扦插到收成製作 也已有一套成熟的流程模式

她們製作的苦艾茶 沒有經過萃取加工

也因為瘧蚊無法對它產生抗藥性 就成了極好的抗瘧疾良方;

然而製藥業與在地藥商 為了保護龐大的既得利益

便設法排擠 拒用這種單純的藥用植物

甚至曾傳出有一名研究苦艾的非洲研究員慘遭毒害.....

 

 

當年歐洲人從金雞納樹皮中 分離萃取出奎寧 

並將大批樹移植到英屬印度 荷屬印尼

這對歐洲人殖民非洲 是很重要的 因為除了豐厚的經濟利益外

還讓他們掌握了抵抗瘧疾威脅的醫療技術.......

如今苦艾草 這樣容易種植

不用大藥廠加工萃取 就可以自己沖泡著喝

不但成本低廉 而且療效神奇

這麼一來 不是等於殺了他們的金雞母嗎?

那些資本家和大藥商 怎麼會願意放手樂觀其成呢?

 

想起一個關於燈泡的故事~~

據說最早發明的電燈泡 鎢絲是不會耗損的

一個燈泡的壽命可超過百年以上

後來資本家為了商業利益 放棄了這項發明 將燈泡變成消耗材.....

也許吧 在商言商 似乎也沒什麼不對?

但這豈不正是“貪婪自私自利”的最佳寫照嗎?

“我們只有一個地球”的口號喊了多少年了?

“永續經營發展”難道就真的只是ㄧ個不可能的任務?

多令人沮喪的聯想啊!

 

 

回過頭來 我們再看藝術家是怎麼看的........

尤利奧羅非常樂觀 他認為非洲苦艾不含青蒿素

卻對醫療瘧疾非常有效 同時沒有抗藥性 萃取性之類問題

條件很符合想像中 人類與自然環境和平共存的理想

他的第一件作品 標題“向苦艾學習”

就是希望 藉由苦艾獨有的特性

與在地醫療結合 發揮永續發展 且是非榨取式的關係.....

 

 

 

人與大自然如何和平共存呢?

尤利奧羅提出向苦艾學習”的觀點 簡單說就是:

在地扎根 追求永續的發展......

 

 

科學家強調 這個星球上無論是生物或非生物

不止會適應環境 同時也會塑造環境!

所以人類只有在跳脫“以人為世界中心”的意識框架之後

重新省思 並向與大地有深刻連結的文化學習.....

然後會發現 在所謂的傳統“標準”之外 存在著更多的可能性

也才能為不斷蛻變的世界 帶來更多元的觀念與突破!

 

“向苦艾學習” 的主旨 強調的就是:

苦艾提供人類的 是自然而非榨取式的療效......

 

 

他們相信~~只要喝上一杯苦艾茶~~

將會百病消除 百毒不侵!

 

 

兩位非洲歌手 彈唱著苦艾之歌

歌詞很簡單 反覆述說苦艾茶的神奇

~~無論是頭痛 或有其他不適 喝一杯苦艾茶 就會好轉!

“用黃金求你”苦艾茶就是萬靈丹......

 

歌中有一段還述說當年美國打越戰的故事

指出當年美軍會節節敗退 傷亡慘重 最後落荒而逃

就是因為越軍喝了在中國有2000年歷史的~~

能預防治療瘧疾的藥草黃花蒿

 

 

這是剛果的藥草 能治瘧疾的藥草.....

~~這是最天然的療法

“強烈建議各位 讓孩子喝下吧”

 

 

2020台北雙年展 作品內涵豐富 非常值得參觀

展期將在今年3.14結束 中間涵蓋了春節年假

年輕家長 安排小朋友出遊訪友拜年

不妨也帶著孩子上美術館 接受美育陶冶心性吧

以寓教於樂的方式 啟發他們對宇宙的好奇與對大自然的關愛......

 

最後要說 在2021.2.28日以前

台北美術館 還有個“台北美術獎” 在3A 3B展出

豈不一舉兩得值回票價? 可別錯過囉!

 

 

最後祝福大家

歲歲平安 健康快樂!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4) :
4樓. 新天新地
2021/02/17 11:10
這是天大的好事。
想起聖經有句話說:神造雨降下給好人,也給歹人。
謝謝分享!早安..... lillian2021/02/18 09:55回覆
3樓. 繽紛
2021/02/11 02:51

小時候,臨近清明節時,總會看到媽媽製作艾草菜包。

那個艾草不知和非洲的苦艾草是否同屬一宗?

也是曬乾的藥草,媽媽把它細細撕碎,遍撒在米漿粉中,再搓揉均勻。

我在自律神經失調,精神健康極度不佳時,也常用熱水浸泡香茅草和艾草,薰其氣息,並以之沐浴淨身,似乎有無以名狀的療效。

我相信苦艾草有它神奇的力量,一如這個地球的土地,足以滋養數以萬萬計的人類。

在我小學時,瘧疾尚未能根治,還要注射預防針,不然會長天花。

那時操場的土地還是黃泥土地,長著一撮一撮的小綠草。

媽媽在菜園裡鋤地,黃土之下盡是蠕動的蚯蚓,大地生機何其富足。

如今地球只殘存可憐的幾許原始樣貌,盡數被人們以水泥叢林改造了。

今年自然災害頻傳,我看到地球反撲的力道,人們還能不反省往昔的罪孽嗎?

謝謝繽紛留言
說起鋤地會看到蠕動的蚯蚓
感覺真的非常鮮活 .....
讓人勾起許多美好的童年回憶!
這是繽紛最擅長最可愛的特點啊

過年了 不能免俗~~ 得說一聲:
恭喜恭喜!
祝福
事事如意 歲歲平安! lillian2021/02/11 08:59回覆
2樓. the flying kite
2021/02/09 15:52

我覺得:歐美資本主義對於人所面臨的問題,通常是採用「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方式;line裡層峰傳過一個極短篇,大意是有個猶太人本來只是耳朵有點異狀,第一位醫師開的XX黴素,耳朵問題稍歇換胃痛,他再看第二位..第三位...每位都一堆藥,最後他死了;死後才發現,他原先耳朵不舒服是有小小蟲屍卡住。

工業革命後,為了人類生活的便「利」,濫墾亂研發的結果把地球推向倒數計時;人很難回得去,但至少要反思...

說的是 非常有同感!
“人很難回得去”......
那不等於說世界也很難回去嗎?
這才是讓人萬般憂心的事啊......
我們也只能從自身做起 管好自己了!
謝謝分享 祝福
新春快樂平安 lillian2021/02/10 08:57回覆
1樓. Siena
2021/02/08 17:12

非常贊成而且喜歡這一篇(其實是妳的每一篇都很有可讀性)

我覺得:人類對付層出不窮的病毒或疾病,並不是趕盡殺絕,停頓和重重隔離,開發疫苗設法撲滅。 終究必須在「覺醒」,學習「自我克制」,以「共生,共好」來取代「以人為世界中心」的想法。  從我們日常做起,盡量Reduce, Re-use 和Recycle,來降低環境污染。

另外,大自然蘊藏許多寶藏和解藥,需要我們開放心胸來智慧運用。

地球脆弱是人類的共業,「業」的中心即是「我執」

請允許引用這篇。   

謝謝捧場 謝謝喜歡......
坦白說 苦艾這篇稿 寫了一個多星期
情緒很低落 覺得很多話都梳理不出來
懊惱極了....還差點要放棄!

剛剛看到留言鼓勵 真開心!
如果 Siena 不說
還以為這個題材太冷
沒有人會關心呢......

“我們只有一個地球”
大家一起愛地球 好極了!

承蒙看得起 願意引用 非常榮幸
若有疏漏之處 還請不吝指正才是!
祝福
新春快樂 lillian2021/02/08 20:1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