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公公與我
2016/05/04 04:29
瀏覽1,675
迴響0
推薦84
引用0

公公走了...

大家都沒預期這麼快。

其實,嫁來鄉下成為公公的媳婦近二十年,與他,相當疏離。

在小學畢業那年爸爸去世,十多年後再度對另一個人喊出"爸爸"二字,是生疏而靦腆的。

曾經以為自己可以重新擁有一份父女關係,對於自小渴望的父愛有所填補。

這份期待卻在結婚之後,因著公公長年酗酒的習慣而幻滅。

 

永遠忘不了,當自己肚子裡醞釀新生命懷胎十個月時,

在一次又因為酗酒的爭吵中,自己傻呼呼地上前勸架,

因被推撞加上情緒的刺激,導致羊水破了而提前赴醫院待產。

永遠忘不了,公公的酗酒像顆不定時炸彈,經常上演脫序的行為而讓自己總是提心吊膽。

但,更永遠忘不了的,

在婆婆的強勢作風下,偶而不喝酒時候的公公曾淺淡對著婆婆說,是家裡對不起這媳婦。

這樣一句出乎意料,充滿體恤,理解的簡單話語,始終讓自己心裡頭深深感動而惦記。

 

為了讓女兒在寧靜祥和的環境中成長,搬離婆家是不得不的選擇。

選擇離婆家相隔一條大馬路的老家旁,另外建構屬於我們一家三口小小的窩。

其實公公胃痛已經一段不短時日,卻只是在診所拿回胃藥服用,從來拒絕做任何檢查。

也許,每個人對於自己的害怕總隱隱然有個譜而怯於面對現實。

好不容易哄他,三月初在Jack返昆明之前,同意到街上診所做腹腔超音波。

看著螢幕上一顆一顆的像葡萄一般的影像,

心裡頭牽掛擔憂地終於得到印證。

安撫著Jack先返回工作崗位,畢竟暫時間他留了下來也使不上力。

在最短的時間裡,幫公公轉診到地區醫院重做超音坡及進一步腹部斷層檢查。

多次公公不耐地埋怨,好好的人又沒怎樣, 為何要一再回醫院檢查看診。

一直瞞著公公實際病情,深怕他承受不了實情,一蹶不振而放棄服藥治療。

看診時,向來沉默寡言的公公,含蓄地問著醫生:

『倘若一個三餐餐後總有"小酌" 一杯習慣的人,卻對於杯中物再也不感任何興趣時,是怎麼回事?』

將坐在輪椅上的公公推出看診間後,醫生告訴我們,雖然我們小心翼翼瞞著他,其實他心裡已是明白。

商量過後,大家決定採取安寧方式,減輕,紓解公公的不適與痛苦為原則,

實在不忍心讓原本已瘦骨嶙峋的公公再承受化學治療產生的副作用引發的痛苦。

事實上,自己並不是個傳統孝順的好媳婦。

為了避免捲入多年不斷的紛爭與是非,總是刻意與婆家保持安全距離。

公公生病之後,才讓自己有機會親近了陌生的他。

食慾不振是照顧公公最大的困擾。

擔心他毫無食慾而日益虛弱,每餐總是絞盡腦汁變化不同餐點。

從一開時考慮營養均衡,衛生與健康而少鹽少油,自己執意下廚,直到被公公嫌棄叨唸不會烹調...

知道病人已因味覺改變而覺得食物索然無味,沒有一丁點胃口。

不再堅持下廚不外食,我想,這時候能吃得下任何食材已勝於講究所謂的營養或衛生了。

生病的公公像是退化成三歲孩童,需以更多的耐心,柔軟的態度與口氣安撫,哄他多吃下一口食物。

如果,不是多年來公公的酗酒, 不是家裡的爭吵, 我多想當一個真正女兒而不只是媳婦!

生病的公公臥床的時間逐漸多了, 下樓的時間少了...

那是下雨的清晨,深怕他足不出戶的日子過於無聊,準備了收音機置於床邊的書桌上。

只聽他悠悠的說,他寧可打開窗戶,聽外頭滴滴答答敲打玻璃的落雨聲。

剛嫁過來時那幾年, 公公婆婆飼養著兩萬多隻肉雞。

說起那些年養雞的時候,他的眼神像似墜入多年的記憶河裡,

每天看著毛茸茸的小雞們,餵養幾周後至熟成而出雞,總有著心靈寄託...

這樣的心情,我怎麼不懂呢?!

自己這些年植栽了許許多多的玫瑰,看著她從小苗,發嫩芽,形成花芽,來花苞...到花團錦簇

在在都是心情的轉移與心靈的寄託,不是嗎?

看著一旁靠牆斜擺著一把斷了根琴弦的吉他,公公說,當年養雞的時候,夜裡無聊便把玩著吉他·

我興奮地告訴他學生時期自己可也是吉他社社長,還哼了一首"愛的羅曼史"給他聽。

這樣善感的公公, 我認識的真不多啊!

所有的人,都認為我是"外人",所以公公對我態度較為和善客氣。

因為我是"外人", 他不好意思拒絕,所以願意吃下我餵他的任何一口食材。

這樣話語,著實讓人難過且耿耿於懷。我是如此用心啊!

陪著媽媽上台北幾天,回家再度見到公公時, 他已時而清醒時而昏睡,漸漸失去意識。

坐在公公的書桌前, 輕聲唸著普門品...心裡請求菩薩讓公公離苦得樂,身心無罣礙。

 

下午四點多再去看公公與婆婆在樓下錯身時,婆婆哽咽說著公公走了....

提著剛幫他買的新床單, 還沒來得及換上呀!

上樓推開房門望著安安靜靜躺在床上的公公, 心裡不斷唸著佛號。

前兩天居家安寧的醫護人員來家裡做衛教時,告訴我們最後階段時病人可能出現的生理現象。

看到公公安詳,寧靜,乾乾淨淨的樣貌,我寧願相信是菩薩庇佑,他像是沉沉的睡著了那麼莊嚴好看。

 

走下樓,遇見了迎面而來的Jack, 我紅了眼眶,我們都知道,這對於公公是最好的安排。

拍了拍我的肩, Jack 對我說了聲"謝謝"...

小學畢業那年,自己還懵懵懂懂時,送走了自己的爸爸,

再次,又失去了一位口中喊他"爸爸"卻又彷彿煞是陌生的親人....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關係花園
上一則: 放手。我的寶貝
下一則: 親親寶貝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