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到天國要多少天?
2013/01/21 22:40
瀏覽284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到天國要多少天?

天冷,例假日的早上,老媽沒開伙。我到一家以鍋貼聞名的館子吃早餐,點了五個泡菜餃子和一碗酸辣湯。

此時,人潮散去,剛好只剩我一個客人在店裡。忙中得空的老闆,把餃子丟進沸水後,跟在一旁包水餃的幾個女員工聊起天來。老闆說:「妳們要把年假的輪休表排出來給我。」
「可不可以連休。」員工! 問! 。「可以。」「那可以連多久。」
⋯⋯ 「我們做的是餐飲,重服務。所以,要維持一定的人力來保持服務水準。這樣好了,家住愈遠就准她休久一點,住高雄的休除夕一天。」老闆公平的說。

「頭家,那我住台中。幾天?」「兩天。」

「我住台北。」「我家在宜蘭。」「老闆,我是中國大陸嫁來的。」家真的住哪,我也聽得模模糊糊,看她們講話神情,大概有真有假。

「老闆,到天國,要多少天?」一個坐在角落,年約十來歲的小妹妹,紅著雙眼說。一時,嘻哈的大夥鴉雀無聲。霎時無法給這個來工讀的小妹答案的老闆,追問她為何這樣說。

「我爸爸和媽媽,半年前騎車一起去工廠時,出車禍。阿嬤說,他們去天國了。」老闆聽完小妹的話後,走到她旁邊,撫著她的肩。 老闆說:「去那個地方車票很貴,妳要努力念書、存錢,將來才買得起車票。這個過年,妳如果沒有事,就來店裡包餃子,妳來上一天班,老闆就加付妳十天的薪資。」 小女孩聽後,眼睛一眨一眨的點頭。
更多
相片:到天國要多少天? 

天冷,例假日的早上,老媽沒開伙。我到一家以鍋貼聞名的館子吃早餐,點了五個泡菜餃子和一碗酸辣湯。

此時,人潮散去,剛好只剩我一個客人在店裡。忙中得空的老闆,把餃子丟進沸水後,跟在一旁包水餃的幾個女員工聊起天來。老闆說:「妳們要把年假的輪休表排出來給我。」 
「可不可以連休。」員工! 問! 。「可以。」「那可以連多久。」                   
「我們做的是餐飲,重服務。所以,要維持一定的人力來保持服務水準。這樣好了,家住愈遠就准她休久一點,住高雄的休除夕一天。」老闆公平的說。 

「頭家,那我住台中。幾天?」「兩天。」 

「我住台北。」「我家在宜蘭。」「老闆,我是中國大陸嫁來的。」家真的住哪,我也聽得模模糊糊,看她們講話神情,大概有真有假。 

「老闆,到天國,要多少天?」一個坐在角落,年約十來歲的小妹妹,紅著雙眼說。一時,嘻哈的大夥鴉雀無聲。霎時無法給這個來工讀的小妹答案的老闆,追問她為何這樣說。 

「我爸爸和媽媽,半年前騎車一起去工廠時,出車禍。阿嬤說,他們去天國了。」老闆聽完小妹的話後,走到她旁邊,撫著她的肩。 老闆說:「去那個地方車票很貴,妳要努力念書、存錢,將來才買得起車票。這個過年,妳如果沒有事,就來店裡包餃子,妳來上一天班,老闆就加付妳十天的薪資。」 小女孩聽後,眼睛一眨一眨的點頭。
相片:到天國要多少天? 

天冷,例假日的早上,老媽沒開伙。我到一家以鍋貼聞名的館子吃早餐,點了五個泡菜餃子和一碗酸辣湯。

此時,人潮散去,剛好只剩我一個客人在店裡。忙中得空的老闆,把餃子丟進沸水後,跟在一旁包水餃的幾個女員工聊起天來。老闆說:「妳們要把年假的輪休表排出來給我。」 
「可不可以連休。」員工! 問! 。「可以。」「那可以連多久。」                   
「我們做的是餐飲,重服務。所以,要維持一定的人力來保持服務水準。這樣好了,家住愈遠就准她休久一點,住高雄的休除夕一天。」老闆公平的說。 

「頭家,那我住台中。幾天?」「兩天。」 

「我住台北。」「我家在宜蘭。」「老闆,我是中國大陸嫁來的。」家真的住哪,我也聽得模模糊糊,看她們講話神情,大概有真有假。 

「老闆,到天國,要多少天?」一個坐在角落,年約十來歲的小妹妹,紅著雙眼說。一時,嘻哈的大夥鴉雀無聲。霎時無法給這個來工讀的小妹答案的老闆,追問她為何這樣說。 

「我爸爸和媽媽,半年前騎車一起去工廠時,出車禍。阿嬤說,他們去天國了。」老闆聽完小妹的話後,走到她旁邊,撫著她的肩。 老闆說:「去那個地方車票很貴,妳要努力念書、存錢,將來才買得起車票。這個過年,妳如果沒有事,就來店裡包餃子,妳來上一天班,老闆就加付妳十天的薪資。」 小女孩聽後,眼睛一眨一眨的點頭。
相片:到天國要多少天? 

天冷,例假日的早上,老媽沒開伙。我到一家以鍋貼聞名的館子吃早餐,點了五個泡菜餃子和一碗酸辣湯。

此時,人潮散去,剛好只剩我一個客人在店裡。忙中得空的老闆,把餃子丟進沸水後,跟在一旁包水餃的幾個女員工聊起天來。老闆說:「妳們要把年假的輪休表排出來給我。」 
「可不可以連休。」員工! 問! 。「可以。」「那可以連多久。」                   
「我們做的是餐飲,重服務。所以,要維持一定的人力來保持服務水準。這樣好了,家住愈遠就准她休久一點,住高雄的休除夕一天。」老闆公平的說。 

「頭家,那我住台中。幾天?」「兩天。」 

「我住台北。」「我家在宜蘭。」「老闆,我是中國大陸嫁來的。」家真的住哪,我也聽得模模糊糊,看她們講話神情,大概有真有假。 

「老闆,到天國,要多少天?」一個坐在角落,年約十來歲的小妹妹,紅著雙眼說。一時,嘻哈的大夥鴉雀無聲。霎時無法給這個來工讀的小妹答案的老闆,追問她為何這樣說。 

「我爸爸和媽媽,半年前騎車一起去工廠時,出車禍。阿嬤說,他們去天國了。」老闆聽完小妹的話後,走到她旁邊,撫著她的肩。 老闆說:「去那個地方車票很貴,妳要努力念書、存錢,將來才買得起車票。這個過年,妳如果沒有事,就來店裡包餃子,妳來上一天班,老闆就加付妳十天的薪資。」 小女孩聽後,眼睛一眨一眨的點頭。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公共議題
自訂分類:好歌共享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