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日據時代臺灣現代化推動者•兒玉源太郎與後藤新平
2009/01/02 21:30
瀏覽3,745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作者:楊中美  

    三任總督治台無方

    日清戰爭後,日本強迫清政府簽訂《馬關條約》,中國的臺灣及澎湖列島被割讓於日本。

    當時日本為了迅速平定臺灣,採取了剿撫並用的手法。首任臺灣總督樺山資紀(海軍大將)頒行了《六三法案》,對反抗運動采清剿的高壓政策;與此同時,在規定期限允許不願留台的人可攜帶自己的資產移居大陸;對歸順的士紳則予以安撫,給與商貿時權,保護他們的土地財產。

    但樺山資紀卻無力平息臺灣人的反抗運動,1896年6月,在臺灣待了一年的樺山資記由於治理不力被調任回國。

    繼任者是時任日軍第三師團長的桂太郎。桂太郎繼續了樺山資紀的鐵血政策,僅對雲林起義的抵抗力量,就不分清紅皂白地殺了三萬餘人。這一血腥屠殺使得臺灣人的反抗一浪高過一浪。桂太郎一看遍地烽火,也就失掉了原先要治理好臺灣的雄心,在總督位上僅四個月,恰逢伊藤博文內閣倒臺,桂太郎也就趁機辭去了臺灣總督一職。

    1896年10月,日軍中將乃木希典成為第三任臺灣總督。乃木在1895年曾參加過侵佔臺灣的戰爭,對臺灣的情況十分熟悉。他上任後,為鎮壓臺灣人民的反抗,大力推行“以台治台”策略,頒佈了《臺灣紳章規則》、《土匪歸順政策》等法規,但由於臺灣各界的抵制,乃木的謀略未能得逞。

    更令乃木頭痛的是,臺灣各地的抵抗鬥爭洶湧,使他和日軍窮于應付。他上任兩個多月後,台東就爆發了“太魯閣鬥爭”。太魯閣位於台東立霧溪口附近,地形險要,是一萬多泰雅族人的居住地。日本殖民者進入臺灣後,不斷挑釁泰雅人,激起泰雅人的憤怒。

    1896年12月,泰雅族人突然向日軍哨所發動襲擊,殺死哨所內所有日軍。1897年1月,日軍派一艘軍艦及炮兵、士兵500余人進攻太魯閣,結果大部被殲。不甘失敗的乃木在2月從臺北調集千餘日軍再次進攻太魯閣,結果日軍死傷數百,鎩羽而歸。從三任總督治台的歷史看,臺灣人的抵抗壯不如一些台綠色力量所說的那樣,臺灣人對日本人的殖民統治是受歡迎的、親善的。

    在乃木希典看來,日本得台得不償失,不僅花費大量軍費,死傷大量人員,還要為維護統治撥出許多財政補助。有點文墨和商業頭腦的乃木使萌生出賣臺灣的構想,並說動了當時的首相松方正義。經過一系列幕後活動,初步決定以1500萬法郎(一說一億日元)把臺灣賣給法國。


    力阻乃木希典賣台

    1898年,伊藤博文重新成為日本首相,在他主持召開的軍政要員會議上,乃木希典正式提出了他的賣台論,日本外務省也堅決支持日本的賣台主張。這時曾任日軍參謀本部參謀的兒玉源太郎起立發言反對說:“我認為,臺灣系日本南部的屏障,軍事價值甚大,不能賣給法國。當初為了得到臺灣,我們費了那麼大的力,死了那麼多的人。如果將臺灣賣給他國,從長遠看划不來。至於乃木總督提到臺灣不好治理的問題,我覺得不是臺灣不好治理,而是我們管理的官員無能。如果首相覺得政府中找不到治理臺灣的總督,我願前往。

    ”為了阻止乃木將臺灣賣掉,兒玉源太郎向伊藤博文立下了軍令狀,發誓要治理好臺灣。伊藤博文當即表態:“那好,臺灣不賣給法國了。我任命你為第四任臺灣總督,臺灣的事情,全權委託給你處理。”
辣腕總督兒玉與智囊後藤

    1898年2月26日,伊藤博文給兒玉配備了一位能幹的助手,原日本衛生局的一個技術官僚後藤新平。兒玉為總督,後藤為民政長官,兩人於該日正式走馬上任。

    後藤出任前,曾就治台寫了一份緊急對案。後藤認為:臺灣原為清朝的化外之地,瘴癘彌漫民智未開,如要以現在的日本法律習慣去要求他們順守,是難以行得通的。這需假以時日,待臺灣的生產力上到一定的水準後,才能移日本法而治。目前要緊的是平定秩序,這可採用清政府行之有效的保甲制度和連坐法。

    在此基礎上,興建基礎設施,發展鐵道、郵政、電信、汽船運輸,鋪設道路、興建水利、健全下水道等排泄,建立醫院、學校,然後發展工農業生產,擴大稅收……

    後藤的治台對策,深獲伊藤博文欣賞。後來兒玉在總督期間,實際上推行的就是後藤的政策。


    兒玉新政的功罪

    兒玉到任後,立即在臺灣推行了一系列新的殖民措施:在軍事上,兒玉源太郎殘酷鎮壓臺灣人,他實行了保甲制度,推行連坐法。殺人無數。據筆者之師,著名的臺灣史研究者戴國徽的論文所示,兒玉與後藤統治臺灣的十年間,抓獲土匪8030人,殺掉土匪3473人。討伐反抗叛逆,僅在明治三十五年就處死俘虜者539名,臨機權宜處死約4043人。

    另據中國方面資料說,兒玉上任初的十年間就殺掉了1.2萬余名抵抗人員。當時的臺灣兒歌唱道:“兒玉為總督,百姓苦難當,害人無米煮,父子分西東”。

    但是,另一方面,兒玉與後藤又採取“皮鞭之處”加“糖”的懷柔政策。對老百姓喜歡的陋習吸鴉片,從清肅改為放寬至“專賣”,又搞“饗老典”的敬老活動,“揚文會”重視讀書經商精英的表彰活動等。

    在經濟上,兒玉源太郎實行了食鹽、樟腦、煙酒、鴉片等專賣制度,盤剝臺灣人。為了在臺灣農人身上得到更多的油水,兒玉源太郎又頒佈了《臺灣地籍規則》、《土地調查規則》,並組織大批人馬對全台土地重新進行丈量。通過這次丈量,臺灣耕地面積比原來多了一倍,日本對臺灣的土地稅收入也因此翻番。

    最令日本當局滿意的是,兒玉源太郎在臺灣奪取各種資源、物資,使日本大獲其利。那時,食糖是十分緊俏的物資,價格有時會一日數漲,臺灣的土壤和氣候很適合種植甘蔗,兒玉源太郎便強迫臺灣農人種植甘蔗。每年甘蔗豐收後,日本殖民官吏指揮蔗農將其製成粗糖,再用低價全部收購,然後運往日本進行細加工,使糖的價格成倍增長。臺灣粗糖源源不斷地運往日本,既讓日本當局賺了大錢,又解決了日本國內許多失業人員的就業問題。

    兒玉源太郎在臺灣推行的一系列殖民政策,使日本當局嘗到了甜頭,再也沒有人提起要將臺灣賣給他國的事了。

    1906年,兒玉源太郎奉調回國。由於在臺灣的殖民“政績”特別突出,日本政府又任命他兼任中國東北“南滿鐵道株式會社創立委員長”。

    兒玉上任後,雄心勃勃地提出向東北移民50萬,要變東北為第二個臺灣。然而,天不假平,1907年,兒玉源太郎去東北赴任時,突發暴症而死在船上。

    後藤新平的功罪

    兒玉雖為臺灣最高統治者,但其推行的“皮鞭加糖”的治台兩手政策,實為後藤的規則與思想。兒玉在初期率軍平定臺灣民眾反抗後,實際上治理大權由後藤全權處理推行。臺灣人民稱後藤為“土皇帝”。

    不可否認,後藤在台推行的新政(1898—1906)期間,臺灣的面貌有了大改變。縱斷臺灣的鐵道建成了。筆者有一次赴台參觀,在花蓮山區也看到一條保存得好好的鐵道。

    高雄和基隆兩大港口也建成,至今仍在擴展使用,成為南北海運兩大樞紐。由於興建了許多水利,許多荒地變良田,耕地的55%實現了水利灌溉。臺灣的糧食蔗糖產量大增,糧食不僅實現自給還有餘,特別是蔗糖的產量更翻了15倍,成為日本的一大財政收入。

    許多學校修建了,臺灣有了自己的醫生、農業專家,傳染病也基本杜絕了。

    經過後藤的新政推行,至1905年,臺灣實現了經濟獨立,臺灣總督府不再向日本政府申請行政輔助金。不僅如此,臺灣蔗糖、稅收,還從事了日本政府的國庫。

    記得在八十年代初,美國的一位學者高伊哥寫了一本著作“後藤新平——臺灣現代化的奠基者”。此文一出,反響很大,許多反國民黨在台統治的綠色人士便鼓吹,外來政權不如殖民政權,國民黨治台不如後藤新平等等。著名台獨精神領袖李登輝也是此一論說的共鳴者,在其著作中對日本的殖民統治與日本的生活方式表現出迷戀之情。

    我的老師戴國輝是反對這種論說的,他在《臺灣史研究》中批評道:“第一代台獨人士的言論,尤其是邱永漢、王育德兩氏的言論給日本人帶來‘負’的歷史意識。他們以東京帝大的校友,以臺灣人的精英姿態立論著書來肯定日本帝國主義給臺灣農業帶來了資本主義,給臺灣現代化奠了基,給臺灣農業帶來了現代化水利設施——如嘉南大圳等。這些言論概以日文發表,它不但變成了‘媚藥’幫助了日本人,把他們原來已經很稀薄的殖民統治罪惡沖淡了不少……”

    戴先生與李登輝是學農的朋友。李當了總統後,曾請戴先生回去當總統的資政。但是戴先生堅持一個學者的良識,堅決反對臺灣獨立,最後與李決裂,寧辭職而不肯改變學者的立場。

    他曾對我說:不錯,日本人是培養了一些臺灣知識人,但是,楊君,您要知道,日本人只准臺灣人學醫、學農,為他們的殖民服務。他們不准你學政、法、經濟等,將來能自理臺灣的精英人才。其居心何在?

    戴先生最後與李分道揚鑣,顯然不僅僅是中國人的良識,還鑒於對歷史的洞察,他認為“台獨是沒有出路的”。

    (本文作者系橫浜市立大學講師)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