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地藏明珠(16)地藏王菩薩顯身
2013/11/30 22:18
瀏覽985
迴響0
推薦17
引用0

                    地藏明珠(16)地藏王菩薩顯身

 

「別裝死!」三人渾沌間聽得厲斥,腦袋被狠敲一記,鬼差喝道:「下去嘗嘗業海的滋味吧!下去!」說完一鬆手,三個人的身子迅即朝下墜落,噗、噗、噗連三響,張大輝三人已先後落海,奇大的水花濺起,三人霎時從腳底至頭頂一身濕冷,水從四肢乃至身軀傳入心臟,三人渾身痙攣,臟腑急縮,心跳一刹那休止,轉眼昏了過去。

透寒的張大輝等人暈去復又醒來,聽得汪汪怪叫,睜眼一看,一群狗頭人身的異獸不知從何處冒出,叫囂幾聲,朝他們撲過來。

三人驚慌閃躲,三顆頭顱碰一聲脆響,竟撞在一塊,將腦袋撞得頭痛欲裂,那群狗頭人身一擁而上,伸手便拉,各自張大口朝他們露於水面的雙臂一咬,罵道:「咬斷這打人、打狗的賤手!」

三人哭號:「不要!不要啊!」

來不及了,手臂劇痛,鮮血湧出,狗怪罵道:「以為暗夜無人,幹了多少欺凌狗輩的事,是誰拿了橡皮筋,套在一隻狗脖子上,害狗險些死掉?若非好心人將狗送醫,那狗早被你們凌虐而死!是誰做這沒天良之事?哪一個叫董小俊?」

董小俊毫無血色的臉扭曲一下,一天夜晚他在公園左等右等不見張大輝和趙培華,見一隻小流浪狗走過,頓起作弄之念,便將吃剩的便當盒放地上,那狗見有殘餘的排骨,猶疑一下,漸漸走近,董小俊趁牠咬住排骨肉,冷不防衝出,一手抓牠背脊,一手抓緊狗嘴,手上兩條橡皮筋往牠頭部一套,橡皮筋往下一扯,頓時套住牠脖子,董小俊看牠驚慌竄逃,一邊掙扎著直甩頭,想甩開套緊脖子的橡皮筋,便忍不住昂首狂笑………

狗頭人身怪獸倏然撲向董小俊,兩隻筋肉糾結怪手掐他脖子,董小俊喘氣不得,手腳無法動彈,身子一痿,沒入水中。

「把這傢伙拖出水面!」

「等等!讓他多淹一會!溺得他死去活來!」

卻見董小俊頭顱突地冒出,驚恐大叫:「蛇!水下有蛇!咬……咬我!」

狗頭人身相顧大笑,罵道:「惡人自有惡蛇咬!」

「滿腦子壞主意的傢伙!咬斷他們脖子,讓他們沒腦袋!」眾狗頭一擁而上,扯著他們脖子一咬,頓時鮮血噴灑,染紅海面。

三人奄奄一息,張大輝虛弱說:「我不能死!不能死!阿嬤!阿嬤的菩薩救救我!」突然想起甚麼,喃喃道:「阿嬤拜的菩薩叫地藏王菩薩!地藏王菩薩救我!」

狗頭人身大詫,說:「好傢伙!到這地方知道呼喚菩薩有救了!小子,虔誠一點,要唸南無地藏王菩薩,南無是歸依的意思。」說著大聲誦唸:「南無地藏王菩薩!」眾狗頭人身呼應著:「南無地藏王菩薩!南無地藏王菩薩!」邊誦邊往後退,張大輝一見,忙說:「董小俊、趙培華快跟著唸!南無地藏王菩薩!」

董小俊渾身虛脫,有氣無力道:「都快死了!脖子給咬斷了,我不會唸!」話剛說完,一隻狗頭倏地從水面躍起,直向董小俊撲來,一扯他前襟,董小俊大驚,急低頭吶吶道:「南無地藏王菩薩!」那狗頭盯他一眼,返身而去。三人再不敢怠慢,忙忙誦唸起來,連誦數十聲,抬眼一看,狗頭人身已不知去向。張大輝鬆口氣說:「唸地藏王菩薩有效,那些狗怪不見了!」

趙培華見脖子上的血還不停往下滴,不禁哭泣道:「我們會死掉!脖子給咬斷,活不成了!」

張大輝聽他提醒,著急下,揚聲道:「南無地藏王菩薩!地藏王菩薩救命!」

二人急到無法,趕緊跟隨叫:「南無地藏王菩薩!地藏王菩薩救命!」

茫茫業海,無邊無際,海浪輕晃,啪啪作響,三人專心誦念,聲音越來越響,啪啪浪濤聲似乎隱去,忽見一道白光射來,三人抬頭一看,廣闊無邊的海忽然出現海岸。白光原來從岸邊射來,一個和尚卓然立於沙灘上,一手握禪杖,一手托水晶也似的圓珠,多縷白光化成一大束白燦燦光圈,正源源不絕從圓珠迸射而來。

白色的芒光緩緩在三人間游動,當白光射向手臂,被狗頭咬出的鮮血和傷口奇妙消失,當白光照向脖子,傷痕斑斑、欲斷欲裂的脖子頓時完好如初。三人彼此注視,驚喜交集。

「是那個和尚救我們的!」董小俊脫口而出。

和尚低眉微笑,面容慈藹。三人再細看,和尚左右有一白一黑兩隻狗兒,馴服趴沙灘上,那正是善聽、善視分身。

三人面面相覷,轉臉再看,一白一黑兩隻狗兒,緩緩起身,驀地變成身著唐裝的人身。一個少男、一個少女,正是分身少年善聽和分身少女善視。

張大輝目瞪口呆,眼前若夢似幻,如假還真。忽然他大叫:「是地藏菩薩!是地藏菩薩!」急雙手合十,喃喃誦唸:「南無地藏王菩薩!南無地藏王菩薩!」

和尚微笑著,一襲袈裟被海風吹得衣袂飄飄。

「你為何認識貧僧?」和尚問。

張大輝怔仲片刻,半是驚奇,卻還帶幾分篤定說:「我阿嬤有一張佛像,常常拿出來拜,阿嬤說是地藏王菩薩,菩薩一隻手托圓珠子………

和尚身旁的善聽分身忙說:「是明珠!」

「是!一隻手托明珠,另一手拿一根甚麼杖?」

少女善視分身忙說:「是禪杖!」

「是!一隻手托明珠,一隻手拿禪杖,身著袈裟,現出家相。」張大輝機伶道:「您一定是地藏王菩薩沒錯,我給您磕頭,求地藏王菩薩救我們離開這裡!」說完連磕三個頭,說也奇怪,水面似乎多一塊板子,頭磕在板子上,發出叩叩叩三響,張大輝磕罷滿臉困惑。

地藏王菩薩微笑道:「平日你等做了何事?你等可知錯?」。

張大輝垂頭道 :「我三人常欺負弱小,今晚將一隻流浪狗痛打一頓,才會受此懲罰,以後不敢再犯!」低聲對董小俊、趙培華說:「快認錯!磕頭!」

董小俊、趙培華剛才業海一番驚魂,見自己手臂、脖子鮮血淋漓的傷口被那白光一照,頓時痊癒,又聽張大輝與他對話,說是甚麼菩薩,目瞪口呆的這兩人,聽張大輝提醒,忙效張大輝朝水面磕頭,分明並無一物的水面,被兩人的頭一叩,兩人只覺額頭如撞在板面上,既痛又有聲響,兩人暗驚:「真的遇到菩薩?」便不敢遲疑,同聲道:「以後不敢做壞事,請菩薩救我們離開此地!」

地藏菩薩微笑道:「念你們年紀尚小,有向善之心,這就饒過你們,回去以後,多做好事,不做壞事,你們走吧!」

                       

三人眼睜睜看地藏菩薩不見身影,又一忽兒,祂身旁的白衣少年、黑衣少女也各自化成一道白光、一道黑光,不知往何處去?地藏消失的位置,忽而有片矇矓的紅,紅的上下方有點點黑。趙培華驚疑問:「那是甚麼?」

三人定睛一看,竟是一個穿暗紅古袍、頭戴烏紗、腳著黑靴的中年男,那男人相貌堂堂,臉上不怒而威。只見他昂首朝三人看看,說:「張大輝、董小俊、趙培華,若不是地藏王菩薩慈悲,你三人還有苦頭吃!看吧!」

他原本雙手空空,此際右手突然一抬,手中多了一隻黑筆,他將筆尖往張大輝三人的方向一點,一團白濛濛的煙霧自三人身畔升起,三人頓覺冷冽的海水突變得溫暖,但熱度逐漸上升,越來越熱,三人額頭、臉上先沁出汗水,隨即豆大的汗珠滾滾而落,氤氳之氣漸濃,眼前白霧瀰漫,猶如置身熱鍋之中,三人相顧失色。「好燙啊!怎麼辦?」

 

待續……………………..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