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地藏明珠(9)飛奔人間,誤闖業海
2013/09/03 18:52
瀏覽499
迴響1
推薦21
引用0

  

               地藏明珠(9)飛奔人間,誤闖業海

「去吧!若有疑難,可以呼叫楊判或調動當地鬼神,去吧!」

「多謝師父!」善聽、善視起身,朝地藏菩薩深深鞠躬,又向分身善聽、善視點點頭,說:「我二騎去也!」雙手合十,身體往上騰起,剛上頂端,瞬間失了蹤影。

地藏菩薩笑看分身善聽、善視,說:「有不懂的就問問鬼判一殿的官差吧!」聖體緩緩隱沒。

兩分身從地面起來,相視一笑,說:「咱們各處走走逛逛!」他倆有如調皮小娃,稍一蹲身,似墜落陷阱,一下子沒了影兒

善聽、善視從地底深處向上飛揚,眼前先是沉沉的墨黑,黑得看不清路徑,彷似誤打歪中闖進伸手不見五指的山洞,善視睜眼一瞧,深濃的黑霧向外擴散,越往上竄,光線漸明,忽見波光閃爍,一股溼熱罩頭罩身撲來,耳邊聽得一聲接一聲浪濤,此時已置身茫茫無際大海中,二神騎的白衫、黑衣已全然溼淋。少年善聽、少女善視在水中奮力游動,身影倏地一變,成了兩隻犬兒。黑犬揚聲說道:「善聽,咱們是不是走錯路線?為何落得這一身溼?」

「恐怕是師父讓咱們吃點苦頭吧!師父曾說過,生而為人沒有不苦的,因為苦才知道修行!」

「別說甚麼修行!這會兒還真奇怪,海水應是冰冷的?怎麼是溫熱的呢?」

「是不是咱們在冰冷的地獄待太久,才會覺得這海水是溫熱的?」白犬善聽多麼享受般閉起眼,說:「這溫熱的水,雖有些不習慣,可好像蠻舒服的。」

「是蠻舒服的,可這是到人間的路麼?」

「沒錯,是到人間的路!」

「以往咱們馱負師父,也從未一身濕淋,為何今日成落水狗?」

「咱們馱負師父時,有師父加持,走的全是捷徑,自然無事!

「還記得一千多年以前,咱們到九華山接師父回返地獄,也沒有掉進海裡過。」

「當時你我同去接師父,天上地下眾神佛相助,自然有捷徑直通九華山。」

「難道咱們到人間走一趟,一定得掉落大海做落水狗麼?」

「善視,咱們不是掉落海裡,咱們也不是落水狗,咱們地獄位在大海底下,這會兒只是借道大海到人間去!咱們別划水了,來,前爪展翅,咱們飛出大海!」

善視如夢初醒,效善聽姿態,將一雙前爪往前挺伸,下一刻已變回人身,倆人正要雙臂一展,向空飛去,善視忽然遲疑。「等一等,這地方有些古怪,咱們多待一會兒!」善聽同意道:「好,咱們看看再走!」剛說完話,皺皺眉頭,忍不住大叫:「這海水怎麼越來越熱哇?」

「沒錯,海水越來越熱,好像在燒燙皮膚!」

善視突抬頭一望,大吃一驚:「這不是普通的海,是業海!」

善聽也愣住,喃喃道:「三業惡因之所召感,共號業海,說的就是這海吧?」

「不錯,是業海!」善視嘴唇大張,低叫一聲,說:「這海水怎麼又變涼了?不,不只是涼,還越來越冰冷。」果然冰冷的寒意從肌膚、四肢襲向心底,令她不覺打個長長的冷顫。

善聽連續打了幾個噴嚔,說:「是好冷!業海果然詭異,那些新死之眾,掉進業海,不免被折騰得死去活來!咦,為何有這淒慘的哭聲?哭聲震天,出了甚麼事?」

善視詫異張望一下,恍然大悟。原來前方不知何時,早已聚來不少彷彿溺水的人,不,不是人,是新死之眾、是鬼,只見海面上一個個頭顱,一會兒冒出來,一會兒又沉下去,不論男女,一個個面容憔悴,愁雲慘霧,沉下去時不斷發出咕 嚕咕嚕聲,口鼻眼耳等處灌進好多水,幾乎窒息,只好急急將頭露出水面,不料一群人身、頭上如奇禽異獸的怪物立刻衝過來,這些禽獸長得非常恐怖,有的多頭,有的多口,有多手多腳;長相也非常奇特,有似驢的、有似牛的、有似馬的、有似貓的、有似狗的,有似雞似鴨似羊似豬,還有似鶯似雁者,更有似虎似豹似獅的。這些怪玩意兒都長着長長、白白的獠牙,臉色青裡帶黑,看來恐怖。眾怪一見冒出的頭顱就蜂擁過去,張口就咬,以致鮮血噴出,哭聲震天,那些鬼被咬得幾乎昏死過去,還得急急將頭埋進水裡。不只如此,海上遍佈手拿長戟長叉的鬼差、夜叉等,他們不斷將銳器擲出去,隨即身子也飛馳趕至,饒是鬼已被刺傷,那些鬼差、夜叉仍舊無情開膛挖心,將內臟高高拋起,放眼望去鮮血染紅海面,善聽、善視在地獄千年,血淋淋的場面司空見慣,但善視仍有些不解:「為何弄得血水四溢?」

善聽道:「這些新死之眾,七七四十九天無家屬超度,在生又積多惡因,到了業海自然要受這些苦難!」

善視嘆了一口氣,說聲:「真可憐。」卻聽善聽說:「快看那邊!」

那邊,一個年輕人,正被貓頭人身的小動物纏住,年輕人幾番浮沉,卻被五隻貓頭小動物輪番圍攻,年輕人急得大叫:「你們這群可惡的貓,為何窮追不捨?」

「你折了我們的命!」一隻小貓說:「還我們命來!」

年輕人呻吟著,氣喘如牛。「我又沒有招惹你們,為何你們苦苦相逼?」

當中一隻最肥的貓頭人身露出雪白的獠牙說:「我是貓精,你叫傅大德是不是?」

年輕人說:「我是傅大德沒錯,你們這青面獠牙的貓為何跟我過不去?」

五隻貓頭人身一陣嘶叫,隨即張開大口朝傅大德撲過去。傅大德頭臉被咬,連聲慘叫。貓精道:「你在陽間,凌虐四隻小貓,你把膠水塗在牠們身上,連鼻子眼睛都塗滿,以致害死四隻小貓,當時你取貓命埋下惡因,如今嘗到果報。你本來壽年五十五,四隻貓總共被你折壽三十年,你現在明白為什麼才二十五歲就出車禍身亡吧?」

傅大德發紅的眼怒瞪貓精,忽然哭叫起來:「是你!是你這隻貓精突然衝出來,我才出車禍的!我不想死的!我不想死的!你賠我命來,賠我命來!」

五隻貓張牙舞爪,一起撲過去!傅大德慘叫著,頭、臉、頸、肩立刻被咬得血水噴灑,其狀慘不忍睹。

「南無地藏王菩薩!」善聽唱了聲師父聖號,呢喃:「可憐之鬼,必有可惡之處!」

忽聽得善視低叫:「善聽,那邊有船!」

善聽順她手勢一看,見一艘中型帆船緩緩駛來,甲板上站滿「人」,頓時明白:「這些新死之眾,在生積德行善多,無心小過少,誤闖業海,幸喜有船搭救。」

「業海茫茫,咱們也是誤闖吧?」

善聽笑道:「你我並非新死之眾,誤闖又何妨?飛出去便是!」

善視遲疑:「業海茫茫,恐怕有得飛!」

「你我修煉千年本可以心隨意到,如今置身業海,有些小障礙,幸好眼前有這艘渡船,倒也無妨!」說完雙臂一揚,騰身而起,直撲帆船,雙足在船舷一踮,迅即向空飛翔,飛得既高且遠。善視尾隨而至,不旋踵少年善聽、少女善視如兩隻飛鷹,翩翩飄飄,自在翱翔。

                           

   浪潮一波又一波,匆匆蕩過來,又悠悠退回去。濤聲一聲又一聲,風聲也一串接一串。

這是向晚時分,夕陽照著大海,海上有恍惚迷離的金色陽光,海波蕩漾,金光粼粼。金光下各式大小礁石凸出海面,其中一塊大礁石,狀似大肚漢臥姿,其形粗獷豪邁、其色黑裡透亮,大肚漢閒臥著,好一副笑看浪裡乾坤,睥睨天地之態。儘管大海千百年來不斷翻騰,各種各式礁石卻一動不動,看來除非天地變色、滄海桑田,否則這些礁石怎麼也不會變的。

忽然狀似大肚漢大礁石似乎有變,不是礁石變,而是似乎添了甚麼東西,讓它的外觀短暫不一樣。

一男一女踩在大肚漢礁石上,兩人同時低叫:「到了!」

兩人睜開眼,饒是並不強烈的夕陽之光,仍刺得眼痛、天旋地轉,兩人趕緊閉上眼。

片刻後兩人舒口氣,緩緩睜眼,善視呢喃道:「這是人間的甚麼時刻?」不免掐指算算:「現在是申時,將近尾端了。」

「申時尾端,是陽間下午快近五點鐘,這是哪裡?」

「先別管哪裡,上岸再說!」

 

待續……………………..

長篇神異小說「地藏明珠」已由風雲時代出版公司出版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幸福☆Anita_準備中~
2013/09/05 11:12

幾天沒上udn了   也忙碌了幾天

偷個空    上來瞧瞧

謝謝你貼心的把標題用中文和阿拉伯數字做區隔

今天   我沒搞錯喔!!

辛苦了,能偷空來寒舍,感謝之至.用中文和阿拉伯數字做區隔,也是妹子提醒的,總不能讓小迷糊您迷路呀!來踢陶呀! 荻宜:一代宗師劉雲樵2013/09/05 20:30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