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老人
2021/02/21 12:23
瀏覽372
迴響0
推薦7
引用0

  你是不是想毒死我?我不要你餵,叫春子來。」爸一手撥開我拿在手上的鹹粥,一邊還大聲嚷嚷,引得病房內的其他患者往這裡看來。「爸你小聲一點,這裡是醫院。」「我不管,叫春子來,我只吃她煮的飯,你只是想得到我的錢,只有她才是真心對我好。」我只得放下鹹粥,打電話給春子,看看她是否有空來幫忙解決。

  七十幾歲的老人得了阿茲海默症,行為和心智就退化成了三歲小孩般不講理和鬧彆扭,也開始有了妄想言行。打電話的同時他仍在嘟囔著過去春子如何替他洗衣煮飯餵食,無微不至地照顧他的往事。

  春子其實是我小時候在家裡幫傭的傭人,年紀只比我爸小了十歲,所以他們算是同個世代的人,觀念上比較相近。春子具有傳統女性的溫良恭儉讓的特質,因此比較知道如何安撫我爸的牛脾氣,尤其是他患了阿茲海默症後,不知怎的,春子對他的好的記憶就特別深固。春子至今仍孤身一人,雖然已不在我家幫傭了,但逢年過節我們仍會邀請她來家裡一同圍爐,因為我們已經把她視為家人了。

  打完電話回到病床旁,爸早已呼呼大睡。我也只得坐在一旁等春子來,再想辦法哄他吃飯。看著窗外,想起同學阿德的母親因為糖尿病而不良於行,只能整天待在家裡,他的父親前些年過世了,而他也已經成家在外租屋,老家只剩下母親獨居,因為長年缺乏人際互動的刺激,導致她開始有些特異的行為,例如會和鄰居因為停車問題起口角,會因為阿德幫她訂的三餐不合胃口就半夜打無聲電話騷擾阿德,日夜顛倒更是常態,白天昏睡晚上在家翻箱倒櫃,鄰居三不五時向阿德抱怨,而阿德也只能跟鄰居說抱歉,苦勸母親多次,她也總是相應不理。

  春子來了,仍是一身樸素的打扮,和她說了剛才的情況,她一副了然於心的表情,先好聲好氣地跟我爸打招呼。看到春子,他的表情柔和許多,抓著春子的手不斷說話。當他在訴說過去家裡的時光回憶時,春子就附和他,一起回憶當時的點滴;當他又開始講不合邏輯的事情時,春子就只是傾聽,也不反駁,然後輕拍他的手背安撫他。春子不著痕跡地端起鹹粥,趁我爸開口講話時舀了一匙靠近他嘴邊,他就順勢吃了一口,就這樣吃完一大碗。

  好不容易吃完了,他就繼續午睡。春子幫他蓋好被子後,端詳他的臉許久,就像媽媽在看顧自己的小孩般,彷彿看著看著就能消除病痛。也許,她才是他的家人,而我不是。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家庭親子
上一則: 走路
下一則: 陪伴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