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言語之外
2009/02/09 08:52
瀏覽1,140
迴響0
推薦5
引用0

言語之外

        在孔子多元的教學方法中,有一種方法是「不言之教」。孔子說:「予欲無言。」子貢曰:「子如不言,則小子何述焉?」子曰:「天何言哉?四時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17.19)「講述」當然是教學中最普遍的方法,不論是老師或學生,通常也都習慣於用言語講述的方式來進行教學活動。孔子是至聖先師,無論如何也不可能不用講述的方法啊!可是孔老師為什麼說:「予欲無言。」(我不想說些什麼了)這不是和他平常所說:「學之不講,……是吾憂也。」(7.3)相矛盾嗎? 

  在說明孔子說:「予欲無言」的用意之前,我們可以先看看孔子對「語言」的看法。子曰:「巧言、令色、鮮矣仁。(1.3)是以說話雖是我們彼此溝通的基礎方式,但若是過分的玩弄語言、賣弄小聰明,那倒不如不說話了。所以,當有人稱讚冉雍具有仁德,卻不巧言善辯時(或曰:「雍也,仁而不佞。」),孔子卻說:冉雍未必稱得上是個仁德的人,但何必需要用巧言善辯來與人家辯駁呢!經常的巧言善辯(甚至強詞奪理),恐怕只會招來人們的厭惡吧!(子曰:「焉用佞?禦人以口給,屢憎於人。不知其仁,焉用佞?」)(5.5)

  由是我們可以說,孔子對語言所給的定義是:達到溝通作用即可。這是對語言最樸實的定義,語言只要能達意即可。他尤其不喜歡誇大不實的言論,因此他說:「古者言之不出,恥躬之不逮也。」(4.22)古人之所以不輕易的說些什麼,是因為擔心自己的實踐程度不及言語。是以孔子強調的是言行一致,甚至他更認為「實踐」重於「言語」。子曰:「君子欲訥於言而敏於行。」(4.24)因此對於學生是否達到仁德的境界孔子一向不輕許,卻認為不以巧言善辯對人只是基本的行為表現,可見孔子實在不喜歡耍嘴皮子的人。 

  回到孔子說的:「予欲無言。」其實  老師怎麼可能不再說了呢?教育畢竟是他一生的志業啊!可是,當孔子講述了許多生命的道理、當孔子與學生有了許多深刻的對話之後,學生們卻只是習慣於知識上的理解、只是滿足語言、文字上的追求,而不能將這些知識透過具體的行動轉化為智慧,那麼再多的言語又有什麼用呢? 

  像是子貢喜歡批評別人,孔子就告訴子貢:努力用功的修養自己都來不及了,那裡還有時間去批評別人呢?(子貢方人。子曰「賜也賢乎哉?夫我則不暇。」14.29)在孔老師的想法中:「有德者必有言,有言者不必有德。」(14.4)一個有德行的人自然有值得我們聆聽的言論。因此重點仍是在於我們是否用心於實踐,而不是只在言語上遊走。 

  孔子說:「予欲無言。」其實就是針對學生只追求語言知識的滿足,卻不用心去實踐生命的學問所發出的嘆息。孔子舉「天地、四時運行不輟、生生不息,卻完全不須透過言語昭告天下」為例,告訴我們:當我們用心於實踐德行的修為而有所成時,別人自然是會看到你的成就,何須要言語來做宣傳呢? 

  是以在言語之外,孔老師更重視的應該是我們如何實踐德行的毅力吧!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靈
自訂分類:論語與生命教育
上一則: 孔子懂禮嗎?
下一則: 不斷進步的學習精神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