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死生契闊‧與子成說
2010/04/23 19:19
瀏覽9,070
迴響0
推薦6
引用1

  《詩三百‧邶風‧擊鼓》中有一段話如此寫道:『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用白話說就是:「無論生死離合多麼遼遠,我都跟妳約定好了,要牽妳的手一起到老。」

  這是幾千年前先人的浪漫,也是丈夫對妻子深切的思念。

  在早期台灣,平埔族與原住民的婚俗中,「牽手」一詞是指對妻子的稱呼,在連雅堂所撰的《台灣語典》中寫道:「土番娶婦,親至婦家,攜手以歸;沿山之人習見其俗,因謂妻曰牽手。」執子之手與牽手兩者之間,似乎冥冥之中有了呼應。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與「牽手」兩字都是最美的文字之一,也都代表著男人對女人一生的承諾。

  然而曾幾何時,這種美凋零了,被電光石火的愛情與水逝雲卷的承諾所取代,一切都變成得之容易、失之不難。或許在這個愛情太氾濫的年代,兩性關係需要檢討,對生命的態度也值得省思。

  今時男女,在花前月下傾訴著綿綿不絕的甜言蜜語,宛如星飛電掣般纏綿在一起,口中輕輕吐出「我愛你」三個字,看似如此堅定不移,甚至以為可以海枯石爛、至死不渝,但實際上那只因當下一觸即發的慾望,而併發出短暫且絢麗的煙火而已,不過曇花一現、海市蜃樓般不切實際。

  所謂未經一番寒徹骨,哪得梅花撲鼻香的道理,即是世界太多元,很多「速食」觀念的形成,導致許多事情被本末倒置化,而無法去體會細水長流的美,更無法領略《上邪》詩中的那份執著與堅定。現今多數的年青男女很難懂得「我愛你」的真諦,大部分年青男女只為了心中那股慾望,就像乾柴遇上烈火般,用盡氣力燃燒耗竭,一地成灰後,原以為昇華了彼此愛情的模樣,實際上卻是愛情的原貌始終不曾看見。

  所以一個人若是沒有歷經過愛情真正的洗禮,是很難體悟何謂:『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這份願意用一生一世與愛人廝磨的渴望。更無法去理解樂府詩歌中那句:『我欲與君相知,長命無絕衰!』這種不因時間流逝而有所遞減的情感。

  所以走過愛情,回頭看看來時路,是否我們都曾不留遺憾,且遇見過生命裡真正的那份愛呢?我相信,對天地合、乃敢與君絕這樣的愛情渴望,應該不分男女老少都想擁有的,對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這份期盼,應該也是存活在每個人內心深處吧!


以下收錄兩首原篇
《詩經‧邶風‧擊鼓》
擊鼓其鏜,踊躍用兵。土國城漕,我獨南行。
從孫子仲,平陳與宋。不我以歸,憂心有忡。
爰居爰處?爰喪其馬?于以求之?于林之下。
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于嗟闊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上邪》
上邪!我欲與君相知,長命無絕哀。
山無陵,江水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與君絕。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禪子小品
上一則: 故事
下一則: 喜歡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