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經典文本重寫武俠示範作〉魔戒之綠葉刀客
2013/04/26 14:35
瀏覽1,906
迴響6
推薦3
引用0

魔戒之綠葉刀客

 

原著:約翰˙羅奈爾得˙魯埃爾˙托爾金《魔戒》

 

/趙晨光

 

有人問名滿江湖的綠葉刀客,「您這一生,何時最為得意?可是十五歲一箭射死魔教壇主,汝父笑言:『吾兒一箭能當百萬師。』博得北綠林第一神箭手之時?」

 

「不是。」

 

「可是十八歲與瑞文莊兩位少莊主縱馬高歌遨遊四海,少年意氣正當時?」

 

「不是。」

 

「那……」

 

年輕俊秀的刀客微笑,「當年魔教猖獗,北方的遊俠兒會同我與西域長斧手,三人直攻魔教總壇。我與長斧手比賽誰殺的人多,我坐在高樹上,以酒拭刀,鮮血混著酒液滴落塵土之中,遊俠縱聲大笑,直道不枉此生。後來我們奇蹟般取勝,毀卻魔教護符至尊魔戒,魔教教主索林亦是身死。」

 

「那是白道最大勝利,難怪您銘記於心。」

 

「不,」刀客微笑,「得意的不是勝利,而是與朋友一起。」

 

有誰推薦more
迴響(6) :
6樓. 蕭四
2013/05/06 17:29
楓橋夜泊

「還剩一個!」他暗忖著,手上輕捻根

羽翎。

船艙裡一燈如豆,江上浮著一具屍體,另一具被釘在岸邊楓樹下。最厲害的殺手「俱寂」不知何時出手。

孤兒的他被僧侶養大,不耐乏味日子而流浪江湖,憑著寺裡學到的「燒禾十三劍」,竟也成為江湖有名的殺手,只是這次失手被對頭大追殺,邊逃邊打,不意竟回到童年之地。原來經過這麼多年,想回故鄉的心始終似煙縈繞,揮之不去。

把對手俱寂解決,待黎明破曉,他要回寺皈依,從此遠離江湖,青燈古佛。

黑夜,白霜,落月,棲鴉,以及剛結束的戰鬥。現在天地無聲,彷彿凍結,但他知道擅長無聲殺人的俱寂準備動手了。

突然,雄渾樸厚的鐘聲,撕裂俱寂的夜,他心頭大震!鐘聲,竟是從寒山寺傳出來的!

原作:楓橋夜泊

作者:張繼

f125.38@yahoo.com.tw

5樓. 花正芳
2013/05/05 15:05
寶釵撲蝶:滴翠亭楊妃戲彩蝶、埋香塚飛燕泣殘紅

寶釵撲蝶:滴翠亭楊妃戲彩蝶、埋香塚飛燕泣殘紅

寶釵取出暗器,玉色蝴蝶鏢,沈思道:「林姑娘來自姑蘇林家,劍氣森冷,性子古怪。聽聞她將敵手屍骨與花同葬,並且灑淚吟詩。如今滴翠亭之約勝負難分,圍觀眾人又恐兩不相幫,若不趁機將眾心收為己用,難保將來做個花塚裡的短命鬼!」

主意既定,寶釵擲出蝴蝶鏢,故意放重腳步,摀住腹部痛聲喊道:「顰兒!你好—」眾人竊竊私語:「素聞寶黛二人交好,比試身手,卻來下此重手。林姑娘未免心狠。」寶釵知眾心所向,芳心暗喜。

 

原著:曹雪芹。《紅樓夢》第二十七回

/花正芳

ccapeacock@gmail.com

 

4樓.
2013/05/01 00:27
英台的自白

 

山伯匆匆來祝府提親,見家丁皆手持刀棍兵器,我怒斥:「柳蔭結拜,十八送行,親近後冒我之名與馬家解除婚約,想攀高枝?且看你有無此命…..。」

山伯沒想落入此等詭計,伸手欲探腰際,我縱前一躍,蝴蝶劍已先行出鞘,劍勢如水浪翻騰,一個鷂子翻身山伯勉力閃避,我側身迴旋,去勢凜凜,劍身在他肩上劃出深淵般的傷口,負傷跪地的山伯,衣襟前露出一圈白布,實為女兒身的鐵證。

看著我陰險笑臉,山伯嘴裡嘶嘶的吐出一口寒氣,似未料到他欲脫離貧寒的私心,竟招致這場劫難。

山伯卻非死於我之手。

「不男不女的妖孽。」抽冷子從心口刺了一刀的是馬文才。

那些墓複合攏,彩蝶翩飛的殉情迭聞,不過是遮掩姐妹為情鬩牆的說法而已,無關愛情。

本文:梁山伯與祝英台

E -mail:yyzzioo@kimo.com

 


3樓. 張英聲
2013/04/29 12:34
乾坤
乾坤
  青天朗朗,好友武泮和嬌妻芷蘭笑語而來。瞥見武泮的佩巾,李益變了臉。皖南繡娘,所繡從不重複,而佩巾上清雅的水邊蘭,是自己為愛妻選的花樣。
  李益出劍,芷蘭嬌叱:「你做什麼?」她竟維護武泮?想起管家文馳多次為己抱不平,他以「乾坤貫日月」直取武泮性命。回身挑向驚怒的芷蘭,狂風迅掩,芷蘭如折葉的香蘭凋萎,巾帕從內夾襖落下,香蘭含笑搖曳在水涘。
李益怔住。
  老者倏忽出現,大笑道:「未來盟主李益竟不知必先器識方能馭劍?尤其是令尊傳下的乾坤劍。器不大何足以動天地、轉乾坤?年輕人,是什麼蒙蔽了你的雙眼?殊不知繡娘閨名文繡,是我女兒;文馳正是犬子。是我多慮,錯看你了!」
  李益狂嘯,乾坤劍指向天地,再指向了自己的咽喉……。


※重寫之經典文本:奧賽羅(作者:莎士比亞)。
※e-mail信箱:seasky566@yahoo.com.tw
2樓. 黃槑
2013/04/27 22:24
西廂記
手執垂柳,借力一蹬,張生蹤身躍上牆頭,舉目張望,四下無人,心想好個└待月西廂下┘。
帶著色字頭上的那把刀,張生猶豫一會,沉甸甸往下落,雙腳甫著地,身後傳來紅娘嬌怒聲:那來的折桂客、偷花漢…隨著而來的是,化作無數星點的香火,張生叫苦不迭:這那是└迎風戶半開┘。
紅娘的吆喝把色字頭上的刀打掉,張生一時像赤裸裸待宰羔羊,羞愧無地自容。忽見└隔牆花影動┘,突然轉念:無膽豈有果子吃,只得鼓足餘力,一招直搗黃龍…
└疑是玉人來┘,藏身花叢後的黑影現出原形,崔鶯鶯凌空掠了起來,使出欲拒還迎絕招,兩人四掌相擊,剎時天雷勾動地火。
急風暴雨過後,張生傷心,崔鶯鶯傷心,紅娘更傷心,因為這時覺悟:有頓狠打等著呢…
文本:西廂記
作者:元.王實甫
E-mail: jfhuang9@hotmail.com
1樓. 史天興
2013/04/26 18:56
拳頭粘在屁股上
你看那女娃,一身勁裝,雙手抱拳,走向前道:「獻醜啦!」拉開架勢,走了一趟白鶴拳。

  那男人拿著鑼盤,走向觀眾道:「一錢不少,百錢不多。爺!謝你啦!」咚!的一聲,一錠大元寶落鑼盤上。黑大漢笑不吃的道:「場子我包啦!連人。」遂伸手揪著那女娃的衣袖,就朝外走。那男人吃了一驚,忙攔著哀求道:「大爺!使不得呀!」

  場子上看熱鬧的,都認得這群無賴,為首的黑漢,綽號金頭蜈蚣王薛強,天生脅力,拳腳了得。

  薛強被那人纏著性起。飛起一腳,將他踢翻在地道:「我當是真練家子, 原是紙糊的哩!」

  「別人是紙糊的,恐自己是泥捏的。」薛強順著發話打量,原是一個瘦小的老頭兒,即發一記掃堂腿掃過去。老頭兒旱地拔葱。緊接著白蛇吐信,直拳搗來,老頭兒一個轉身,鐵錘遇上了磁石,硬生生的紮根在老屁股上。老頭兒疾步走,薛強殺豬般吼叫求饒。老頭兒回頭道:「以後你還敢欺人嗎?」薛強跪地倒蒜道:「若再做歹事,叫我死無葬身之地。」

  「老頭兒哈哈大笑,健步如飛,瞬間渺無影蹤。有上年紀的人認得說:「此人是鴛鴦劍的主人花逢春,離開本鎮有六十年了。薛強收回的拳頭呈黑紫色,不能伸合,醫了年餘,才漸恢復,自此,謹守本份,做了不少善事。

 

原著:鴛鴦小劍俠(為民國二十年間小說,作者名遺忘)

wzwe36@yahoo.com.tw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